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九十七 大唐风云

一千四百九十七 大唐风云


                唐都,全罗王府,长孙无垢居住的院落。,: 。

自从赵王府被毁之后,为了与李隆基合谋,长孙无垢就与李元霸在李隆基的王府暂时住了下来,虽然知道李隆基狼子野心,但为了向李世民复仇,长孙无垢不得不与狼共舞。

尽管李隆基居心叵测,但手握着李元霸这个大杀器,一句话就可以置李隆基于死地,所以长孙无垢也不害怕李隆基算计自己。只要他李隆基胆敢轻举妄动,自己就能让李隆基先死一步!

但李元霸的突然失踪却彻底打‘乱’了长孙无垢的计划,让她变得无依无靠,不得不在李隆基面前委曲求全。

长孙无垢相信李元霸的自我保护能力,就凭李隆基麾下的这些虾兵蟹将要想暗算他何异于痴人说梦?谁知李元霸却突然撇下自己不辞而别,原因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李隆基从中作梗,不知道向李元霸说了自己什么坏话,才气得李元霸不告而别。

长孙无垢也想过放弃复仇,甚至悬梁自尽,自己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凭什么想要和两个皇帝斗?拿什么向两个皇帝复仇?

但仇恨却让长孙无垢坚持了下来,不断的在内心安慰自己:“我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李元霸虽傻,但用情却是至深,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再退一步说,如果李元霸撇下自己不管,就别怪自己倒向李隆基。反正都是为了向李世民复仇,让他为放弃自己付出代价,那么借助李隆基的力量与借助李元霸的力量有什么区别?

一念通达,长孙无垢就镇静了下来,每日在全罗王府看看书,种种‘花’,没事的时候去京城外面的寺庙上柱香,慢慢等着李元霸归来,日子倒也过的其乐融融。

就在七八天之前,长孙无垢在丫鬟的陪同下出城上香,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准备卖‘女’儿的苏姓中年男子,因为输光了家产所以出来卖‘女’儿。

长孙无垢仔细观察这个‘女’孩,只见约莫十六七岁年龄,虽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却掩饰不住俊俏的面庞,当即毫不犹豫的出了高价买下了这个少‘女’。

经过询问得知,这个少‘女’名唤苏妲己,除了赌棍父亲之外,家里还有母亲以及一个兄长,一弟一妹,全部对赌棍父亲的恶行敢怒不敢言。

“承‘蒙’夫人搭救,小‘女’子无以为报,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但凭夫人驱使。”苏妲己感‘激’涕零,跪地拜谢。

长孙无垢暂时不想把苏妲己带回府中,单论美貌这个‘女’子竟然不输嫦娥,回去还能逃过李隆基这个好‘色’之徒的魔掌?长孙无垢要把苏妲己当做一枚棋子,将来用在刀刃上。

于是苏妲己在京城买了一座四合院,让苏妲己把母亲与兄弟姐妹接过来一起居住,随时等候自己的吩咐,并给予钱财帮助。

等苏家人来到京城之后,长孙无垢才惊喜的发现苏妲己的哥哥名叫苏全忠,年方十八,自幼以打猎为生,不仅有百步穿杨的‘射’术,而且弓马娴熟,武艺‘精’湛。

“唉呀……苏公子身负这般武艺,为何家境沦落至此?”长孙无垢诧异不已。

苏全忠郁闷的道:“我父亲本来也是一方商贾,早年曾经贩马贩盐,只是后来沉溺于赌博,输得倾家‘荡’产,输光了田地宅院不说,就连丫鬟仆人也全都卖光了,现在正准备卖两个‘女’儿和妻子呢!”

除了苏全忠之外,苏妲己还有一个叫做苏帝辛的兄弟,年方十五,虽然武艺略逊兄长,但却身负千钧之力,小小年纪就曾经徒手搏野猪,震动乡邻,四方惊诧。

长孙无垢惊讶不已:“啧啧……想不到我们唐国山野之间竟然有你们这样的奇才,为何不从军报国?”

苏全忠郁闷的道:“我弟弟年幼,父亲不让他出仕,我倒是报名参军了,不知何故,后来被秦桧秦大人给刷了下来,说我出自赌徒之家,耳濡目染恶习,会影响军纪,不准从军!”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长孙无垢又惊又喜,索‘性’挑明身份,“我是西府赵王的王妃,正打算招募人手,成就一番大事。既然你们兄弟武勇过人,怀才不遇,便为我效力如何?”

苏全忠、苏帝辛兄弟二人喜出望外,齐刷刷跪倒在地:“我们久闻赵王大名,视他为心目中的英雄,想不到竟然有缘与王妃相识。如果王妃不嫌弃,我们兄弟愿为王妃奔‘波’效力,万死不辞!”

长孙无垢正苦于无人帮助,一下子得了这么一家子帮手,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当即认了苏妲己的母亲杜氏为干娘,并和苏妲己义结金兰,认作义妹。

杜氏感‘激’涕零,拉着长孙无垢的手道:“多谢王妃救济,要不是你,我‘女’儿还不知道会沦落到什么下场呢!”

“干娘你这是说哪里话,我与妲己一见如故,命中注定我们要做姐妹。你们尽管在这里安心住着,钱粮自会有‘女’儿供应,我每天都会来探望你们。”长孙无垢挽着杜氏的手,犹如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恭敬。

苏全忠兄弟一起发誓:“自今日起,王妃便是我们的亲姐姐,但有吩咐,我们兄弟一定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笼络了两个得力帮手之后,长孙无垢心情大好,自此每日借着出‘门’上香之际悄悄来这座四合院探望苏妲己一家,联络感情。

除了苏氏一家之外,长孙无垢的另外一张牌就是李建成、李元吉兄弟。

毕竟是李渊的亲生儿子,李世民一‘奶’同胞的兄弟,迫于民间舆论压力,李世民只好册封十二岁的李建成为秦王,十一岁的李元吉为齐王,并在京城里为他们修建了府邸。

两人年幼无知,现在还只是学武习文,闲暇之余飞鹰走狗,所以也没人太重视这对兄弟。但内阁大臣国舅丘神通却非常同情这两个外甥,闲暇之余,暗中照顾,倒也让这兄弟二人衣食无忧,悠闲自在。

被困在金陵的时候,这兄弟二人就与长孙无垢熟识,重返唐国之后更是完全依靠这个嫂嫂照顾饮食起居,所以在这兄弟二人心里把长孙无垢几乎当成了母亲。

虽然大嫂变成了二嫂,但对于这对兄弟来说无所谓,反正都是亲嫂嫂,老嫂比母,所以这兄弟二人在唐国最信任的人就是长孙无垢。

虽然李建成与李元吉都是王爷身份,但苦于无人撑腰,少年无知,再加上李世民有意压制,所以也没什么权力,能够调动的人手也就是家里上百名家丁以及‘侍’‘女’。

但长孙无垢独在异乡,无依无靠,蚊子‘肉’也是‘肉’,就算李建成、李元吉力量再薄弱,也必须拉拢过来为己所用。因此更是关怀备至,时常悄悄向这对兄弟灌输对李世民的仇恨,告诉他们李世民如何自‘私’自利,权利熏心,把他们和李渊扔在江东不闻不问!

“嫂嫂请放心,等我们兄弟长大‘成’人了,一定会找个机会除掉李世民这个不忠不孝之徒,迎回父皇!”李建成和李元吉用稚嫩的声音向长孙无垢打着包票。

总算有了一点自己的势力,长孙无垢心中稍稍高兴了一些,总算看到了复仇成功的希望,接下来便安心等待李元霸的归来。

此刻已是四月时节,桃红柳绿,鸟语‘花’香,天空漂浮着杨柳的丝絮,李世民战死青州的消息还未传回国内,唐都王俭城内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这日晌午长孙无垢正在房间里午休,准备下午去见苏妲己一家,联络感情,忽听“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

脸上带着酒‘色’的李隆基醉醺醺的闯了进来,‘色’眯眯的看着长孙无垢:“唉呀……王嫂一个人睡么?孤枕难眠,多么寂寞,就让小弟来慰籍一下嫂嫂吧?”

长孙无垢吃了一惊,又不便发作,急忙坐起来抚‘摸’着已经怀胎七个月的肚子,笑道:“叔叔休要开玩笑,你看嫂嫂肚子这么大了,可不能和我信口雌黄!”

李隆基大步流星的走到‘床’榻边在长孙无垢的身边坐了,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就要袭/‘胸’:“呵呵……这段时间,小弟照顾的嫂嫂算是无微不至吧?我傻子二哥不知所踪,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嫂嫂何必独守空房?”

“呵呵……王叔休要胡说,你二哥可能去青州找你皇兄去了吧?”长孙无垢想要掰开李隆基的胳膊,只是纹丝不动,“再说嫂嫂我‘挺’着个大肚子,你也不能胡来啊?”

李隆基大笑:“哈哈……都是过来人,王嫂何必害羞?你和一个不懂风月的傻子行房,有何快乐可言?小弟我也算风流倜傥,保证让嫂子快活似神仙!”

长孙无垢大急,又不敢和李隆基翻脸:“王叔……莫要胡来,万一让你王兄知道了,还不得把你砸成‘肉’饼了?”

李隆基却是不依,一把将长孙无垢推倒在‘床’上,就要霸王硬上弓:“嘿嘿……我会怕那个傻子?我略施小计就能哄得他卖了妻儿!我这辈子染指的‘女’人不可计数,还没尝过孕‘妇’的滋味呢,嫂嫂当初答应把嫦娥许配给我,现在不知所踪,我只好把嫂子要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