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九十五 最强间谍

一千四百九十五 最强间谍


                刘无忌已经和人家‘私’定了终身,刘辩这个做爹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儿子拼死拼活给自己打江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讨老婆不用爹妈‘操’心,不要房不要车,凭本事撩妹,比二十一世纪的啃老族强了不知n万倍,自己这个当爹的要是再反对就实在太不近人情了。.: 。

再说这杨婵长什么样刘辩不知道,但嫦娥却是自己召唤出来的,而且是传说中的仙子,倘若拒绝了,有何颜面去面对从一开始就跟着自己打江山的穆桂英?

“起来吧,朕答应你了!”刘辩伸手扶起了刘无忌,“她们现在何处,你去把人带来让父皇看看。”

刘无忌喜出望外,磕头如捣蒜:“多谢父皇成全,她们和杨家庄的村民被孩儿安排在了附近的乡亭,孩儿这就去把人带来。”

刘无忌兴冲冲的离开帅帐,翻身上马,直奔三十里之外的桃源亭,见到了在此等待多时的嫦娥与杨婵一家。

“小王爷,你的伤势没事吧?两日不见你,嫦娥心中牵挂不已!”看到刘无忌安然无恙的归来,嫦娥满心欢喜的迎了上去。

杨祐手抚‘花’白的胡须感慨道:“我听说王师大获全胜,不仅击败了唐魏联军,而且利用什么什么火油弹把匪首李世民炸死了?”

刘无忌大致的介绍了一下战况,最后拱手道:“有劳老丈牵挂,唐军除了韩信、李元霸遁逃之外几乎全军覆没,青州从此以后将会告别烽火狼烟,过上太平盛世。”

众人俱都欣喜不已,杨婵这才一脸担忧的询问刘无忌:“小王爷,凌统呢,怎么没见他跟来?”

听了杨婵的询问,刘无忌不由得一脸黯然,红着眼睛道:“我这次来除了要带你们去见见父皇,也是为了告诉你们这个不幸的消息,公绩他……阵亡了!”

“啊?”杨祐父子俱都大惊失‘色’,大张着嘴巴迟迟说不出话来。

杨婵不由得哭出声来,泪如雨下:“都怪我不好,当初和他提什么条件,痛快的答应他多好,他到了九泉之下一定会恨我。”

刘无忌上前轻轻拍了拍杨婵的肩膀,柔声道:“杨姑娘,我自三岁便和公绩一起习武学文,虽然不是兄弟但却胜似兄弟。无忌临终之前托付我好生照顾你……当然,若姑娘要是另有想法,无忌也会像对待嫂嫂一样照顾你,但有所求,无敢不从。”

杨婵的两个兄长登时喜出望外,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才几天的功夫妹夫就从侯爷变成王爷了,傻子才不答应呢!

急忙一起抢着应允:“既然是凌公绩的嘱托,舍妹就‘交’给王爷费心了,这辈子就跟着你了!”

杨婵掩面哭泣:“他到临终之前还念着我,而我却故意刁难他,呜呜……早知如此,我就不该难为他!”

两个兄长一起数落杨婵:“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就算答应了凌统,他也注定难逃此劫。你天生就是注定当王妃的命,所以日后要好生伺候王爷,莫要堕了我们杨家的颜面,皇室帝胄可比不得寻常人家。”

嫦娥也上前安慰杨婵:“凌将军命中注定有此劫,他把你托付给王爷,也算是有情有义。正好我一个人在江东人生地不熟,你便去和姐姐作伴!”

杨婵肃拜施礼道:“王爷,既然凌公绩把我托付给了你,小‘女’子愿意一生服‘侍’王爷。只是我与他已有父母之命,也算有缘,所以我打算为他守节一年,还望王爷成全。”

刘无忌一脸欣慰的答应了下来:“你能这样有情有义,小王倍感欣慰,凌公绩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小王答应你。”

自始至终,杨祐未置可否,但心里却也为‘女’儿高兴,为凌统感到惋惜。

说完了正事,刘无忌又一脸苦恼的道:“几年之前,父皇为我定了一桩婚事,对方是关云长将军的‘女’儿。现如今她已经十七岁,正好这次随军出征,在帅帐中与我见了面,群臣便撺掇着我们在军中完婚,让将士们沾沾喜气。父皇一口答应了下来,君命难违,我正为此事发愁呢!”

杨祐抚须道:“既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王爷便成婚便是,我想姬姑娘和小‘女’是不会有意见的。更何况关君侯威震天下,想来她的‘女’儿也是极为出众,小‘女’能和她共‘侍’一夫,实乃三生之幸!”

在这个一夫多妻的年代,嫦娥也从来没有奢望自己的男人只守着自己一个‘女’人,脸上挤出理解的表情:“王爷不必为难,既然你和关姐姐有婚约在身,君命难违,众将又都等着喝喜酒,便高高兴兴的完婚就是。”

就连嫦娥都没意见,杨婵自然更是无话可说。

刘无忌喜出望外,再三拱手致谢:“沙场征战,将士们刀头喋血,凌公绩尸骨未寒,现在不是小王‘洞’房‘花’烛的时候。你们直管放心,我只和银屏完婚,不入‘洞’房!”

当下刘无忌带着杨祐父‘女’四人,以及嫦娥辞别了杨家庄的百姓,前往军营拜见天子。为了避免关银屏心里不高兴,刘无忌特意叮嘱嫦娥和杨婵‘女’扮男装,这样不会太引人注目。

三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刘无忌一行很快返回了军营,直奔帅帐拜见天子。而此时张良还在忙碌着筹办婚礼,关银屏和两个哥哥去姑慕县城购买凤冠霞帔也尚未归来。

帅帐之内,刘辩正在与人谈话,旁边坐着刚刚从剧县赶来的樊梨‘花’与张出尘两位嫔妃,下面站着从临淄赶来的青州刺史萧何。

“孩儿拜见父皇!”

刘无忌进了帅帐先向刘辩施礼,接着又对张出尘和樊梨‘花’施礼参拜,两人一起还礼。萧何也上前参拜了庐江王。

刘辩呵呵大笑,对樊梨‘花’和张出尘道:“你们来的正好啊,就看看吾儿无忌的本事吧!这次来青州不仅杀敌如麻,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而且追起‘女’孩来啊也是手到擒来,咱们便给孩子掌掌眼,看看她选的媳‘妇’如何?”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樊梨‘花’笑‘吟’‘吟’的揶揄一句。

张出尘则笑道:“我打小就看无忌这孩子聪明机智有出息,啥时候登儿能像他哥哥这么有本事就好了!我们也算半个婆婆了,却是没准备见面礼,怕是失了礼数。”

刘辩大笑道:“无妨,无妨,暂时记在账上,等回金陵从你们的俸禄中扣除便是。”

刘辩挥手道:“去把你的两个媳‘妇’及岳丈带进来说话!”

不消片刻功夫,刘无忌昂首阔步带着嫦娥和杨婵走进了帅帐,刹那间便‘艳’光四‘射’,整个帅帐变得熠熠生辉。

就连樊梨‘花’和张出尘也不由自主的赞叹一声:“好美的‘女’子!”

刘辩虽然想要装出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里满是遗憾。

“庶民等拜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杨祐的带领下,所有人一起跪地叩首,齐呼万岁。

趁着众人叩首之际,刘辩悄悄用意念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指示:“给朕查询一下嫦娥与杨婵的四维!”

“系统正在查询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嫦娥——统率35,武力38,智力69,政治56,魅力105.”

“叮咚……杨婵——统率42,武力41,智力75,政治61,魅力95.”

“看来都属于‘花’瓶‘性’质,有颜值无心机,罢了,罢了,朕不是还有王昭君正等着入宫吗!”刘辩悄悄在心里给两个儿媳‘妇’做了评价,一本正经的道一声,“平身!”

待众人起来闲叙了片刻之后,刘辩肃声叮嘱萧何道:“萧卿啊,杨家庄为了帮助朝廷的军队,惨遭魏军洗劫,村庄化为灰烬。朕便把杨家庄的百姓着落在你身上,好生安置,帮他们重建村庄,补助钱粮。”

萧何躬身领命:“陛下直管放心,此事便落在微臣身上。”

萧何说着话扭头看了看杨婵的两位兄长:“我看这两位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正好淳于县缺个县令,回头我便从两位之中择其一前去赴任吧?”

简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杨婵的两个哥哥喜出望外,一起作揖施礼:“多谢使君大人提携,我们兄弟定然不负所托。”

刘辩又对嫦娥、杨婵道:“无忌今日与关氏成婚之后,明日清晨将会追随卫青跨海东征,你们便跟着朕到剧县暂住一段时间吧,等无忌归来之后一块返回金陵。”

嫦娥肃拜施礼道:“陛下,民‘女’是唐国人士,愿随王爷一起出征,为大军引路!”

话音未落,忽然帐外响起一人的呐喊:“要说引路,还得看我诸葛诞啊,陛下,微臣诸葛诞前来见驾,陛下你还记得我么?”

帅帐‘门’口的御林军手中金瓜锤一架,拦住了去路:“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御帐?”

刘辩眉头一蹙:“哦……竟然是诸葛诞?朕还以为他早死了呢!来呀,速速放他进帐说话!”

诸葛诞大步流星的走进帅帐,纳头便拜:“小臣诸葛诞幸不辱命,特来向陛下复命!”

嫦娥大惊失‘色’:“啊……你不是叫穆宪么?说起来小王爷得喊你一声舅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