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九十四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千四百九十四 肥水不流外人田


                征战沙场比不得在京城之中,不是缺这就是少那,所以刘辩要求婚礼从简。.: 。

军议散去之后,张良立马带着一帮文官筹备去了,而众武将则各自回帐休息,等着到晌午时分开怀畅饮,也算是大战过后的一种放松。

军中除了关银屏之外并无‘女’子,所以关平、关铃两位兄长便陪着妹妹到距离最近的姑慕县城去买一身大红霓裳,就算再从简也是终身大事,所以凤冠霞帔绝不能少。

看到众将离开了帅帐,刘无忌悄悄折回,吞吞吐吐的道:“父、父皇……孩儿有件事想要向你启奏,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辩放下手中的奏折,和颜悦‘色’的笑道:“无忌啊,你在沙场上可不是这般婆婆妈妈,杀起敌人来那叫一个干脆,不知道何事让你这般为难,‘欲’言又止?”

刘无忌抬手‘摸’了‘摸’脑‘门’,憨笑道:“呵呵……这话该从何说起呢?孩儿在战场上捡了一个‘女’子,并一见钟情,所以特地向父皇禀报,打算把她收为姬妾。”

刘辩一脸意外,摇头大笑道:“你小子行啊,三四年前在去洛阳的路上捡了一个辛宪英,这次跑到青州打仗还不忘拈‘花’惹草!”

“是孩儿运气好,在‘乱’军中救了这个‘女’子两次,所以她打算以身相许,报答孩儿的救命之恩。”刘无忌笑呵呵的解释道,脸上难掩得意之‘色’,换谁捡了这么一个天‘女’下凡一般的媳‘妇’,怕是都会笑的合不拢嘴。

刘辩正‘色’告诫道:“无忌啊,父皇必须得训诫你几句,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你小小年纪,正是习武学文之时,可不能沉溺‘女’‘色’,见一个爱一个。何况你是王室帝胄,更不能像寻常的纨绔公子那样寻‘花’问柳,一般的‘女’子岂能进我们皇室?”

刘无忌施礼辩解道:“孩儿自然记得身份,寻常‘女’子也入不了我的法眼,只是这‘女’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说句大不敬的话,比我娘还要好看哩!”

“穷乡僻壤,还有比你娘好看的‘女’子?”刘辩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刘无忌心中暗自嘀咕,何止比我娘好看,依我看比父皇后宫中的那些嫔妃都好看,只是心里这样说嘴上却不敢造肆,“孩儿绝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女’子的确长得国‘色’天香,倾城倾国,所以孩儿才想把她收为姬妾。”

刘辩正‘色’道:“莫不是你暴‘露’了身份,这‘女’子有心攀龙附凤?若是寻常的村姑民‘妇’,就算父皇什么也不说,京城的那帮文官也能喷死你!”

刘无忌抱拳施礼,斩钉截铁的道:“回父皇的话,说起来这‘女’子也是有身份之人,绝不像父皇猜测的这样。她本是司羿的未婚妻,是唐国颇有地位的一个绿林好汉的‘女’儿,姓姬名嫦娥。”

“什么?”

正端起茶碗准备滋润下喉咙的刘辩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你把嫦娥搞到手了?”

由于刘辩嘴里含着茶水,所以刘无忌也没有听清老子的话,急忙解释道:“父皇莫要误会,嫦娥和司羿只是定了婚,但还没有成亲呢,到现在还是清白之身,不会给咱们皇室抹灰的。”

刘辩赶紧再喝一杯茶压压惊,竖起大拇指道:“真不愧是我刘辩的儿子,老子给你点个赞!”

刘无忌似懂非懂,不知道点个赞是啥意思,但总之老爹竖起大拇指就是夸奖自己的意思,登时喜出望外:“莫非父皇答应了?”

刘辩在心里无奈的叹息一声:“唉……你小子都先下手为强了,老子不答应又怎么着?难不成像李隆基那样扒灰么?好歹‘肥’水不流外人田,没想到嫦娥没被收入后宫,反而成了儿媳‘妇’,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啊!”

“咳咳……”

刘辩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既然你说是司羿的未婚妻,那么她芳龄几何,若是比你大的太多了可是不行。”

刘辩可以接受嫦娥做自己的儿媳‘妇’,但却绝不能接受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大龄儿媳,毕竟自己也只是比刘无忌大了十四五岁,如果这嫦娥接近三十了,日后该如何相处?

刘无忌拱手答道:“回父皇的话,嫦娥今年虚岁十八,比孩儿大了五六岁,和银屏年龄相仿。”

当下刘无忌把自己如何巧遇嫦娥,让她免遭唐国叛军羞辱;第二次又靠着啸天犬的搜索,从董平的枪下把人救了回来,一夜之间两救嫦娥,让她感‘激’涕零,恨不能以身相许。

之后,嫦娥劝司羿罢兵,却遭到司羿出尔反尔的欺骗,最终这对昔日恋人撕破脸皮,恩断义绝,并最终倒向自己怀中。而司羿也战死沙场,倒在了大汉五大‘射’手的围攻之下。

听完刘无忌的叙述,刘辩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厉害了我的儿,这挖墙脚撩妹的功夫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连爹也得甘拜下风啊!”

“我和嫦娥在‘乱’军中相识,并搭救了她两次,可见这桩姻缘乃是上天注定。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我想父皇一定会成全孩儿的不是?”刘无忌单膝跪地,抱拳恳求。

刘辩弯腰扶起刘御:“你为父皇立下这么多功劳,朕还能说什么?只要这‘女’子是个良人,朕便准了,起来吧!”

刘无忌却继续跪在地上不起:“启奏父皇,还有一个呢,容孩儿禀来!”

“还有一个?”刘辩赶紧又喝了一杯茶压压惊,“我说无忌啊,你是来青州打仗的还是来撩妹的?”

刘无忌一脸无奈的道:“这‘女’子虽然生的俊俏,但孩儿并没有想据为己有,毕竟我已经有了银屏、嫦娥、宪英三人,而且她爹把她许配给了公绩。没想到苍天不开眼,公绩竟然战死沙场,临死前把杨婵托付给我,孩儿实在不能辜负了公绩的临终所托啊!”

当下刘无忌又把率部进杨家庄借粮,杨员外赠戟赠犬赠马赠‘女’,之后魏军望风而来,爆发了一场大战的事情向刘辩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刘辩听完之后,心中暗自嘀咕:“我儿泡妞的能力绝不亚于武艺,这杨婵竟然和三圣母同名,也是有趣,将来你们生个儿子干脆取名刘沉香算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