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八十七 不死不休结束

一千四百八十七 不死不休结束


                刘无忌一发力,王不超登时招架不住,眼看天威戟裹挟着劲风扑面而来,想要举矛招架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

“老夫打了一辈子鹰,到头来反而被鹰啄瞎了眼睛!”王不超双眼圆睁,一脸不甘心的样子。

寒光一闪而殁,就在距离王不超咽喉只有一尺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刘无忌朗声叱喝道:“看在你一把年纪,儿孙满堂的份上饶你一命,也让你仔细看看小王和你说的这李通到底谁更胜一筹!”

“小娃儿到底是缺少经验啊!”

死里逃生的王不超喜出望外,刚才因为惊慌失措而耷拉在地上的长矛突然猛地一挑,撅起一团尘土朝刘无忌的脸颊扬了出去,同时挥矛就刺:“小儿受死!”

尘土弥漫,几乎遮住了刘无忌的双眼,但这少年的反应实在太快,出手的速度甚至让王不超的双眼都无法捕捉。

“老贼讨死!”

伴随着一声叱喝,一道金光破空划过,“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

王不超的头盔跌落在地,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顿时飞在空中,一股殷红的鲜血从腔子里喷‘射’出来,好似喷泉一般喷起数尺,无头尸体轰然坠地,惊吓的战马人立而起。

刘无忌将天威戟‘插’在泥土之中,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尘土,忿忿的道:“我本来看在他一把年纪的份上打算饶他一命,这老贼竟然和我使诈,看来是活的不耐烦了,小王只好成全他!”

主将既死,跟着王不超惊慌逃窜的唐军群龙无首,纷纷缴械投降:“我等愿降,我等愿降,但求饶命!”

“把这些唐军全部看押起来,等战事结束后统一处置!”刘无忌收了屠龙刀大声吩咐,举手投足间一派大将风范。

相隔数里之外李元霸正催马狂奔,驱赶着胯下千里一盏灯,挥舞起擂鼓瓮金锤所向披靡,不管挡在前面的是汉军还是唐军一律毫不留情的碾压过去,犹如推土机一般硬生生杀开了一条血‘肉’之路!

李元霸胯下的千里一盏灯身高超过了一丈四,四肢又粗又长,矫健有力,论速度在所有的宝马良驹中也是屈指可数;此刻撒开四蹄全力驰骋,犹如腾云驾雾一般,逐渐的把关羽、赵云、马超三人甩在身后,并且有越来越远的趋势。

“我的耳朵啊,我就剩半个耳朵了,呜呜……我恨死用枪的家伙了!”

鲜血顺着脸颊不停的流淌进衣襟之中,火辣辣的疼痛让李元霸悲从中来,一边策马逃命一边嚎啕大哭,发了疯一般见人就砸。尤其是使用枪矛类的将士,不管唐军还是汉卒,俱都一锤飞出,登时变成‘肉’酱。

忽然迎面杀出一员年轻的武将,年约十六七岁的模样,胯下驱驰铅顶干草黄,手提一条三节鞭,正是刘无忌的副手凌统,率部追杀贾复正好与李元霸狭路相逢。

“挡我者死!”

李元霸并未把凌统放在眼里,甚至不是太仇恨凌统,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拿着长枪的家伙,至于是汉军还是唐卒倒在其次了。反正自己的一个半耳朵是被用枪的家伙挑的,所以这辈子自己和用枪的势不两立!

李元霸不认识凌统,但凌统却认识他,而且刻骨铭心,化成灰烬也能认出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凌统的怒火“噌”的一下子燃遍全身,牙齿咬的格格作响,恨不能一鞭把李元霸脑‘门’‘抽’的脑浆迸流,以报杀父之仇。

“这二傻子浑身是血,看来受伤不轻啊,此乃上天赐给我的报仇良机,今日不为父报仇,更待何时?”

凌统看到李元霸脸上身上血渍斑斑,一颗心顿时狂跳不已,看到了大仇得报的希望,当即咆哮一声,挥舞起三节鞭朝李元霸迎了上去,“李二傻,还我父亲命来!”

“叮咚……凌统特殊属‘性’‘霹雳’发动,武力瞬间+7,基础武力98,瞬间一击飙升至105!由于凌统的三节鞭与李元霸双锤长度相当,鞭将属‘性’未能成功发动。”

李元霸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不主动去招惹凌统也就罢了,反而见凌统骂骂咧咧的扑了上来,登时怒不可遏,咆哮一声,挥锤就砸:“老虎落到了平阳,也轮不到被土狗欺负,讨死!”

只听“呼”的一声,两把金灿灿的擂鼓瓮金锤裹挟着劲风,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以万钧雷霆之势砸向凌统,犹如天崩地裂,又似樯倾楫摧。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李元霸双锤一个野马分鬃,左锤轻而易举的将凌统的三节棍震开,右锤结结实实的砸在凌统的‘胸’口,登时犹如纸鸢一般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哇喔……”

凌统惨叫一声,身体腾空而起,直感到五脏翻滚,骨骼寸断,四肢再也不能动弹,瞳孔开始扩散,看到天上的太阳变成了十几个,然后又变成了无数个……

“我要死了么?”

飞在空中的凌统喃喃自语,然后重重的跌落在地,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我……真是没用,我还没有替父亲报仇呢?我还没有完成杨婵‘交’代的任务,我……怎么就这样死了?”

“驾!”

李元霸一锤震飞凌统,连多看一眼都不肯,直接策马就走。

在李元霸看来,只要被自己的大锤击中,基本上就宣判死刑了,更何况这个少年连挡都没有挡,直接承受了自己的千钧之力,如果还不死的话,自己可以举起锤来砸死自己了!

一匹战马飞驰而来,原来是刘无忌看到李元霸朝这边逃窜,正要准备过来拦截,突然远远看到凌统中锤落马,登时心急如焚,飞马而来:“凌公绩你坚持住啊!”

万里烟云罩四蹄腾空,闪电般来到凌统面前,不等四蹄站稳,刘无忌已经滚落马下,一把抱起凌统:“公绩,你没事吧?”

凌统躺在刘御的怀里,‘露’出一丝微笑,呢喃道:“我……我以为死前见不到……小王爷了,没……没想到……还能再见你一面!”

刘无忌到底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还不能抵抗生离死别的打击,眼泪瞬间便夺眶而出,哽咽道:“公绩,你坚持住,我马上找医匠来救你!我们大汉朝有四大神医,一定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凌统像一滩泥巴般躺在刘无忌的怀里,有气无力的呻‘吟’道:“没……没用了,这世上或许没人……能捱住李元霸一锤,我……大限已至!”

刘无忌放声大哭,几乎成了泪人:“公绩,你若死了,本王誓杀李元霸替你报仇!”

“王爷……我相信你!”凌统虽然奄奄一息,但脸上却自始至终挂着笑容,“虽然我的生命短暂,可能够跟着……王爷建下许多功绩,能够……习得如此出众的武艺,只怕整个东吴……没有人能比的上我凌公绩吧?我死而无憾!”

“公绩,你‘挺’住,我这就你带你回去救治!”刘无忌哭着想要抱起凌统。

凌统却呢喃道:“小王爷别动……容我说完最后几句话,我唯一的遗憾是未能杀死李元霸,替父亲报血海深仇。我死了之后若是有可能,希望无忌你能替我们……父子报仇!”

“公绩你放心,无论追到天涯海角,纵然山无陵,江水为竭,本王都要手刃李元霸,替你报仇雪恨!”刘无忌紧紧抱着凌统,咬牙切齿的立下誓言。

凌统喘着粗气,继续道:“我的第二个遗憾是未能完成与杨婵姑娘的约定,未能把她娶回家中。我死之后,如果小王爷把我……当兄弟,你就替我娶了杨姑娘,好生待她吧!”

话音落下,凌统双眼一闭,就此停止了呼吸,与世长辞。

“公绩,你睁开眼睛啊!”刘无忌怀抱着凌统的尸体放声大喊,只可惜却无能为力,这个整日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兄弟已经永远的阖上了眼睛,再也不能睁开。

“叮咚……李元霸与凌统不死不休任务完结,李元霸锤杀凌统,获得三点基础武力加成,基础武力永久上升至115!”

“叮咚……刘无忌与李元霸之间开启不死不休任务,若刘无忌能够斩杀李元霸,则基础武力+3,统率+3,智力+5,政治+10。若李元霸能够击杀刘无忌,则基础武力永久+5!”

就在刘无忌放声大哭的时候,孔明灯恰好在不远之处降落的刘辩大踏步的冲了过来,在儿子身边蹲了下去,轻轻拍着爱子的肩膀,柔声安慰道:“无忌吾儿,战争难免牺牲,凌公绩之死是为了大汉,他死的重于泰山,大汉的子民将会永远记住他的功绩!吴郡凌公绩的名字将会名垂青史,受万世景仰!”

“父皇,我不想让公绩死,你让他活过来好不好?”看到阔别了许久的父亲,刘无忌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投进父亲的怀抱中嚎啕大哭。

(ps:李元霸突围,凌统战死了,青州之战基本落下帷幕。战争不可能不死人,唐国连皇帝李世民都死了,汉军不死几个也说不过去。本来打算死黄忠的,衡量一番,决定杀青让很多读者不太顺眼的凌统。月有‘阴’晴圆缺,每个人都有粉丝,死谁都不好,但却也不能不死,这就是作者的为难之处吧,凌公绩,再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