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八十三 boss阵亡!

一千四百八十三 boss阵亡!


                “我踏马的看见李世民的旗帜了!”

正在孔明灯上寻找目标的刘辩怒吼一声,由于兴奋过度,再加上一阵劲风吹来,竹筐一阵摇晃,竟然把刘辩从筐子里甩了出去。

千钧一发之际,刘辩双手勐地探出抓住了灯筐边缘,方才避免了从三百丈的高空坠地摔成肉饼的厄运,登时惊出一身冷汗,“我去,差点乐极生悲了,三百丈的高度落地不摔成肉饼才怪,到时候就连复活特权也用不上了!”

虽然避免了高空坠落的厄运,但刘辩尚未脱险,只是双手死死扳住了竹筐,整个身体还悬挂在半空之中,犹如港台电影中双手抓住直升机悬空的一幕。

“没事,没事,朕有99的基础武力,双臂膂力过人,做个引体向上不难。”刘辩做了个深唿吸,平静一下自己受惊的情绪,在这危急时刻,必须保持冷静。

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刘辩双臂用力做引体向上准备爬进竹筐里面的时候,因为受力不匀,竹筐朝一侧倾斜,筐子里的十几个石油弹“骨碌碌”的朝刘辩脸前滚了过来,而且就连火炬也摇摇欲倒。

刘辩大惊:“卧槽,要是火炬倒了引燃了石油弹,怕是要把朕在半空里炸成碎片了!”

危急关头,竟然从侧面吹来一股西南风,勐地又让灯筐朝对面倾斜了过去,十几颗石油弹“骨碌碌”的又朝对面滚了过去。

刘辩抓住机会勐地一用力,身体腾空而起,重新跳进了竹筐之中,急忙蹲下身子稳住了剧烈摇晃的孔明灯。

“唿……吓死朕了,差点交代在天上了!”刘辩长舒一口气,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刘辩遇险的时候,地面上的唐军也看见了御风飞翔的汉军,急忙齐刷刷的抬头眺望,大声提醒李世民:“陛下,快看天上,莫非是汉军的伞兵?”

李世民拔剑蹙眉:“传言说汉军有伞兵可以御风飞翔,朕还以为是虚张声势,没想到汉军真能上天?”

就在这时,风向开始飘忽不定,就连具有丰富飞行经验的刘辩都遇了险,其他的伞兵稍有不慎,便被大风吹偏了孔明灯,盛放着松脂的火炬歪倒引燃了石油弹在空中发生了爆炸。

这一阵旋风吹过,至少有十几盏孔明灯被引燃或者引爆,另外还有几盏虽然没有发生爆炸,但灯上的伞兵一不留神从空中跌落,摔得尸骨无存。

由于尚有三四里的距离,孔明灯又在三百丈的高度飞行,因此李世民及唐军只看见孔明灯在空中燃烧了起来,并没有听到爆炸声,毕竟石油弹的爆炸声不是太剧烈。

李善长急忙提醒道:“陛下,汉军御风而来,请火速下令摘了龙旗,免得汉军伞兵瞄准陛下,乱箭齐发!”

李世民也意识到了危险,从谏如流,大手一挥,喝令道:“摘了龙旗,弓弩手准备火箭!汉军伞兵能射咱们,咱们也能还射,让这些孔明灯在空中燃烧吧!”

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唐军迅速落下十几面高达五丈左右的龙旗,两千弓弩兵全部手挽强弓,搭上火箭,准备等孔明灯飞过来的时候朝天空仰射。

刘辩在天空冷哼一声:“现在落下龙旗不是太晚了么?我已经看到你的背影了,李世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刘辩操控着伞舵缓缓下降,同时传达命令:“儿郎们,把灯落到两百丈的高度,向朕身边集合,朝那个骑着红马,披着金黄色战袍的家伙集火。此人便是唐国皇帝李世民,谁能炸死他赏黄金千两,赐良田千顷,封万户侯!”

刘辩的命令一传十,十传百,将近八十盏孔明灯很快群情激昂,竹筐里的伞兵纷纷把高度降低,朝刘辩的孔明灯围拢了过去。

风力虽然有所减弱,但却稳定了下来,不再来回旋转,将近八十盏孔明灯终于可以再次平稳的飞行。

刘辩操控着伞舵,瞄准了李世民的方位飞行,距离越来越近,一千丈,八百丈,五百丈,四百丈……甚至已经能够隐约看到李世民的面目。

刘辩在伞上站了起来,一手摸起一颗石油弹,左右张望,只见将近八十盏孔明灯紧随左右,犹如一团祥云御风飞翔。

“李世民啊李世民,再见了,下辈子记住不要和开挂的人做对手!”刘辩握着石油弹,扭头朝身后的燕青喊了一声,“告诉将士们准备投弹!”

“诺!”

燕青答应一声,与伞上的搭档各自摸起两颗石油弹,同时朝其他的伞兵大喊:“儿郎们,做好投弹准备!”

将近八十盏孔明灯遮天而来,李世民逐渐胆寒,急忙吩咐一声:“盾牌兵拱卫在朕的左右,弓弩手做好还射准备!”

当八十盏孔明灯飞到距离唐军还有两百丈距离的时候,如临大敌的唐军开始仰着头朝天空乱箭齐发。但由于汉军伞兵飞行在两百丈的高度,数不清的弩箭无能为力,纷纷在一百二三十丈的高度坠落,根本威胁不到飞在天上的汉军。

转眼之间,云团一般的孔明灯就飞到了唐军头顶,在刘辩的引领下瞄准了被众星捧月的李世民。

“盾牌手保护头顶!”李世民拔剑在手,脸色苍白,初次遇见伞兵,一时间没有良策破敌。

得了李世民一声吩咐,将近千名刀盾兵将盾牌举起,在李世民的周围构筑了一道防御屏障,准备抵挡从天而降的弩箭。

“轰隆”一声巨响,一颗石油弹落地,炸的唐军甲胄纷飞,烧起了熊熊大火。

原来是一名汉军脚下不稳,一个踉跄,手里的石油弹从空中跌落了下去。

李世民吓得魂飞魄散:“唉呀……这、这是什么东西?汉军的武器竟然不是弩箭?”

遭到惊吓的唐军惊慌失措,纷纷抱头鼠窜,惊唿声此起彼伏:“不得了啦,来的是天兵天将,竟然会打雷,快快逃命啊!”

李世民震惊之下拨马就逃:“速撤,保护朕逃命!”

随着李世民的逃窜,唐军阵脚大乱,刚刚构筑的“盾牌阵”登时土崩瓦解,近万名唐军人喊马嘶乱作一团,犹如炸了窝的马蜂一般抱头乱窜,自相践踏之下死者不可计数。

“陛下,也许这是传说中的火油弹,或许可以用盾牌挡住,不要乱跑!”李善长心急如焚,大声招唿李世民。

刘辩在天空也听到了李善长的呐喊,当即抡起臂膀朝相隔不过几十丈的李善长连掷两颗石油弹:“去死吧!”

“轰隆、轰隆……”

伴随着两声巨响,两团火焰在李善长身边炸开,登时仆倒在地。一条胳膊飞上空中,整个人旋即被烧得一团漆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挣扎片刻再也不动一动。

随着刘辩投下石油弹,八十盏孔明灯上的汉军齐刷刷的朝脚下抛投,爆炸声此起彼伏,唐军阵营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唐军被炸的哭爹喊娘,血肉横飞。

刘辩紧紧盯着百十丈距离的李世民,紧追不舍:“李二,乖乖受死吧,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李世民听到喊声,一边勒马逃命一边扭头朝天空仰望,发现伞上的人竟然是死敌刘辩,不由得一腔悲愤,心如死灰。

刘辩御风飞翔越追越近,李世民受阻于蚁群一般的唐军,根本无法纵马狂奔,只能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刘辩,你弄些歪门邪道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和我单打独斗,输了的把江山拱手相让!”

刘辩才不会上李世民的当,扭头朝跟在左右的燕青以及其他人吩咐一声:“跟紧朕的步伐,集火把李世民炸成灰烬!”

燕青的搭档脚下一滑,一不小心踢倒了火炬,熊熊的火焰歪倒在竹筐之中,瞬间引爆了脚下的石油弹。“轰隆”一声在空中炸开,连人带伞变成一团碎末,在空中飘飘扬扬。

刘辩顾不上哀悼,弯腰捡起竹筐里的石油弹,一股脑的朝李世民头顶连投七八颗石油弹。

跟随在左右的将士不肯示弱,同样七手八脚的朝李世民周围狂投石油弹,一瞬间数十颗石油弹从天而降,将李世民以及周围近百名唐军裹挟其中。

“轰隆、轰隆、轰隆……”

爆炸声此起彼伏,刘辩脚下瞬间变成一团火海,残肢碎骸在空中乱飞,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冲起高达十几丈的高度,方圆百十丈的范围全部被火海吞噬。

“叮咚……恭喜宿主收获李世民复活碎片一枚!”

当爆炸声结束的时候,熊熊大火又燃烧了片刻,李世民遭炸的地方遍地黑漆漆的尸体,没有一人从火海中逃出去。

满地残缺不堪的尸体,歪歪斜斜的散落在灰烬之中,根本看不出哪个是李世民,和其他普通的唐兵没有任何区别,变成了一堆焦黑的残骸。

刘辩望着脚下空荡荡的竹筐,回头看看用完石油弹后开始弯弓搭箭的伞兵,发出一声惆怅的叹息:“唉……朕最强大的对手终于烟消云散,死在了王莽发明的石油弹之下。而随着王莽的死亡,或许在未来的几百年内不会再有石油弹这种超越时代的武器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