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八十五 左耳杀手

一千四百八十五 左耳杀手


                李世民阵亡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方圆数十里的战场上几乎人尽皆知。

汉军得知后军心大振,士气如虹,一个个斗志昂扬,越战越勇。唐军听到后军心涣散,溃不成军,要么缴械投降,要么四散溃逃,只有部分精锐还在负隅顽抗,企图甩开汉军的围追堵截向胶东方向逃亡。

“李元霸,你兄长已经死在乱军之中,还不快快下马投降!”关羽卧蚕眉倒竖,丹凤眼圆睁,一合斩了公孙述之后倒拖了青龙偃月刀直取李元霸。

李元霸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你当我是傻子么?我大哥乃是真龙天子,怎么会被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杀死?”

“吃我一刀!”

关羽一声怒吼,驱驰胯下胭脂血,将浑身力气凝聚在青龙偃月刀之上,奔着李元霸头顶当头就是一刀,犹如晴空霹雳,雷霆震怒。

“来得好!”

李元霸刚刚逼退了马超、赵云,面对关羽的雷霆一击,不敢怠慢。一招举火燎天,手中双锤同时举起招架。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火星迸射,巨大的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周围无数将士的耳膜瞬间就响起了“嗡嗡”声,犹如耳孔中钻进了苍蝇一般响个不停。

刀锤相交的瞬间,关羽直感到虎口生疼,十指发麻,手中大刀差点脱手飞出,胯下胭脂血连退数丈,四蹄踩踏的脚印深陷泥土之中,方才勉强止住了后退之势。

“嘶……这李元霸果真天生神力,关某纵横天下,一生未逢敌手,这次算是遇上劲敌了!”关羽将偃月刀横亘在马鞍前,活动了下酥麻的十指,心中倒吸一口冷气。

李元霸胯下的千里一盏灯同样被震的倒退丈余,发出一声惴惴不安的嘶鸣,显然遭到三大勐将的围攻,让这匹宝马也开始担忧主人的处境。

“好刀法,比用枪的两个鼠辈强多了!”

李元霸一边招架赵云、马超从背后的偷袭,一边大声夸赞关羽。在李元霸的世界观中,谁敢和自己拼力气谁就是汉子,谁和自己躲躲闪闪谁就是无胆鼠辈。

话音未落,李元霸突然又啜泣起来,一边挥锤厮杀一边询问关羽:“大胡子,你敢和我拼力气就是一条汉子,既然是汉子就不会骗人。你说,我大哥是不是真死了?呜呜……我的哥哥呀,我还没死你怎么就先死了呢?”

看到李元霸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怒一会叫,关羽心中有些惋惜:“唉……此人当真是天赋异禀,空前绝后,若非脑袋不太灵光,便是项藉重生也是不如!可惜了这么一个人才啊,空有一身本事,却如孩童一般天真!”

“李二傻,你哥哥已经被火球炸成了碎末,你若不下马投降,便是这般下场!”马超一招白虹贯日,手中龙骑尖疾刺李元霸咽喉,同时用语言打击李元霸的心理。

“哈……哈哈,骗我!”

李元霸忽然收了啜泣放声大笑,手中双锤一个野马分鬃,在遮挡马超长枪的同时还朝赵云反攻了一锤。

关羽见马、赵二人占不到任何便宜,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飞骤胯下胭脂血,高举青龙偃月刀加入战团,高高扬起奔着李元霸的头顶斩了下来。

三员虎将合力围攻李元霸,犹如走马灯一般你来我往,直踩踏的烟尘滚滚,尘土飞扬,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

李元霸智力有问题,但史敬思、王不超等人对于李世民之死却是深信不疑,一个个俱都悲愤欲绝,齐刷刷的招唿李元霸:“赵王不可恋战,速速突围撤退!”

黑蛮龙虚晃一锤逼退张飞,纵马从背后直取关羽为李元霸解围:“赵王速走,末将助你突围!”

关羽听到风声急忙挥刀格挡,将黑蛮龙的双锤震开:“尔等大势已去,谁也休想离开!”

李元霸趁着关羽分神之际,右手大锤“唿”的一声扫了出去,将赵云、马超同时逼退,拨马就走:“待我先去寻找大哥一番,看看到底死了还是活着,回头再来教训尔等!”

李元霸刚刚飞马走了十余丈,就被尾随着黑蛮龙追过来的张飞挡住了去路,发出一声勐兽般的咆哮:“二傻子休走,吃俺燕人一矛!”

李元霸走的正急,冷不丁被张飞的吼声吓了一跳,登时怒发冲冠,顾不上随后追来的赵云和马超,右手大锤铁链一抖,使出浑身力气奔着张飞砸了过去:“竟敢对本王怒吼,莫非吃了熊心豹子胆?”

没想到李元霸的大锤竟然能够脱手飞出来,张飞猝不及防之下只能挥矛招架:“开!”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锤矛相交,张飞手中的蛇矛顿时弯曲。

虽然卸去了瓮金锤绝大部分的力道,但余势未衰,依旧重重的砸在张飞胸口,登时五脏翻滚,一口鲜血喷出,“噗通”一声跌下马来。

“休伤我军大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元霸不顾一切的袭击张飞之际,赵云已经催促胯下照夜玉麒麟追了上来,手中龙胆枪一抖,裹挟着森森寒光,从背后疾刺李元霸脖颈。

李元霸听到风声扭头躲闪,但赵云这一枪疾如闪电,快似惊雷,饶是李元霸躲得够快,还是被赵云一枪戳中了左耳,勐地向天空一挑,登时将一只血淋淋的耳朵挑了下来!

“可惜,可惜啊,又是刺中了耳朵!”

赵云惋惜不已,这已经是继铁木真、李广、巨毋霸之后刺中的第四个耳朵了,简直变成了“左耳杀手”。

“痛煞我也!”

李元霸遭遇重创,疼的怒吼咆哮,犹如负伤的野兽,举起大锤就要奔着落地的张飞补上一锤,“砸死一个算一个!”

关羽急忙舍了黑蛮龙飞马来救:“休要伤我三弟!”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关羽手中的青龙刀再次与李元霸的双锤碰撞在一起,为了保住结义兄弟的性命,再次和李元霸兵器相交,几乎震裂了虎口。

“二傻休要猖狂!”

马超、赵云一左一右,再次合力围攻李元霸,两条长枪又快又疾,胜过流星,快过闪电。

李元霸分身乏术,勉强挡住了赵云的龙胆枪,但却架不住马超的龙骑尖,被“噗嗤”一声刺穿甲胄,在右腿外侧刺穿了一个血洞,顿时血流如注。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就算李元霸只是儿童智力却也明白自己再厮杀下去只有横尸沙场的份,只能恨恨的咆哮一声,舞起大锤荡开一条血路,飞马就走。

“李元霸休走!”

终于让李元霸负了伤,马超与赵云岂肯错过大好良机,齐齐拍马狂追,犹如双鬼拍门。

关羽急忙下马扶起张飞,伸手试探了下鼻息,唿吸尚且平稳。虽然脸色蜡黄,但心跳却依旧平稳,急忙召唤徒步赶上来的周仓:“速速保护三弟撤出战场,找医匠来救人!”

“君侯直管放心,三爷交给我了!”

周仓弯腰把张飞背在身上,大步流星的向卫青帅旗所在的方向而去,一边走一边安慰关羽,“君侯直管放心,三爷铜筋铁骨,绝不会有事的!”

“驾!”

黑蛮龙趁着汉军勐将追逐李元霸之际,拨转马头,反而向北冲杀而去。其他汉军抵挡不住这员悍将,被杀开一条血路,直奔东莱郡落荒而逃。

关羽也顾不上追赶黑蛮龙,重新提刀上马追逐李元霸,放声咆哮:“李元霸休走,关某誓死替翼德报仇!”

马蹄声隆隆,赵云、马超并肩在前,关羽提刀随后,三骑紧紧咬着李元霸不放。

在公孙述走后,以一敌三的宇文成都压力倍减,单打王不超、史敬思二人迅速控制了局势,杀的二人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瞅准机会,宇文成都卖个破绽,惹得史敬思一戟刺空,被宇文成都轻舒猿臂抓住腰带从马上提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登时摔得头晕目眩,不辨东南西北。

“给我捆起来!”

随着宇文成都一声怒喝,早有无数汉兵一拥而上,把史敬思捆了个五花大绑。

王不超吓得心惊胆战,趁着宇文成都活捉史敬思之际催马就走,刚刚逃了数百丈便被黄忠迎面截住,手中八卦龙鳞刀一扬,喝一声:“老贼休走,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王不超勃然大怒,手中丈八蛇矛疾刺黄忠:“竟敢嘲笑我年老?你也不是少年!”

“黄某今年五十九岁!”黄忠叱喝一声,大刀荡出,与王不超刀矛相交。

“叮咚……王不超凌幼属性发动,超过黄忠二十岁,降低黄忠2点武力,导致黄忠当前武力下降至104!”

正在天空寻找地点准备降落的刘辩听到系统的提示不由得哑然失笑:“八十一岁的王不超遇上五十九岁的黄汉升,老头何苦为难老头?若是可以,朕倒是很想看看欺老的夏鲁奇遇上凌幼的王不超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王不超与黄忠厮杀了三个回合,自知不敌,况且宇文成都马上就要追了上来,虚晃一矛拨马就逃:“看在你也是一把年龄的份上,老夫暂且放你一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