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八十一 猛将大混战

一千四百八十一 猛将大混战


                “嘶……这李元霸的力量竟然如此霸道?”

虽然知道李元霸膂力过人,兵器的重量天下无双,但当正面硬扛了一锤之后,马超才发现其力量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怕。

李元霸一锤得手,喜出望外,在马上拧着身子一抖刚刚落地的大锤,在三丈长的铁链牵引下再次腾空飞起,裹挟着唿啸的风声卷向马超:“谅你就是一个无能之辈,锤下受死!”

马超情急之下策马闪避,同时把弯曲了的龙骑尖反着方向朝李元霸的大锤迎了过去:“给本将砸直了!”

只听“叮当”一声脆响,枪锤相交,碰撞的火星四溅,马超刚刚弯曲变形的龙骑尖竟然又被李元霸的大锤砸直了。

李元霸不由得目瞪口呆,一脸懵逼:“啊……这样也行?”

马超却是喜出望外,真是有心栽花花也开,无意插柳柳成荫,趁着李元霸走神之际迎面一枪搠了过来。

“找死!”

李元霸怒吼一声,一抖铁链将飞出去的大锤收了回来,同时左手抡起断了铁链的翁金锤朝马超横扫而来,势挟雷霆,重逾万钧。

马超在李元霸手下吃了亏,有些心怯,虚晃一枪,拨马就走。

李元霸也不追赶,骂骂咧咧的拨马就走:“无胆鼠辈,战又不敢战,逃又不敢逃,像个苍蝇一样扰人,真是不胜其烦!”

“赵王殿下,我军已经鸣金收兵了,请火速撤退,不要再恋战了!”远处的史敬思看到李元霸毫无撤退的意思,只能拨转马头杀散汉军,远远的大声招唿李元霸撤退。

刚刚准备给马超助阵的宇文成都被撤退的唐军挡住了道路,没有赶上二人的大战,正在暗自盘算如何联袂其他五虎将围剿李元霸,忽然看到史敬思在远处大喊大叫,便催马前来驱赶:“手下败将,安敢多嘴?”

史敬思把心一横,催促胯下战马,挥舞白玉凤凰戟迎了上去:“以多欺少,围攻一个智商有缺陷之人算什么好汉?”

宇文成都冷哼一声,手中镏金镗凌空噼下,“李元霸做人缺心眼,在沙场上可不缺心眼!”

“叮咚……宇文成都横勇属性发动,武力+2;基础武力104,坐骑一字板肋癞麒麟+1,武器凤翅镏金+1,当前武力变化为108!”

“叮咚……史敬思戟将属性发动,武器超过宇文成都镏金镗一尺,武力+1,基础武力99,武器白玉凤凰戟+1,当前武力变化为101!”

镗戟相交,火星四溅,两员虎将马走连环,踩踏的烟尘滚滚。

史敬思虽然自知不是宇文成都的对手,但支撑十个回合左右,问题却是不大,一边厮杀一边声嘶力竭的呐喊:“赵王休要恋战,速速撤退!”

斜刺里忽然杀出一员唐将,胯下骑乘一匹煤炭般漆黑的乌骓马,手持一柄九环大刀,生的虎背熊腰,高鼻深目,怒吼一声:“汉将休要猖狂,可识得辽东公孙述?”

话音未落,公孙述手中大刀一抖,九个铁环在刀上发出“咣啷啷”的声音,卷起一道寒光拦腰砍向宇文成都。

“叮咚……公孙述‘刀霸’属性发动,面对持刀类武将时随机压制对手5-7点武力,面对非刀类武将时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风声唿啸而来,又快又疾,宇文成都不敢小觑,急忙挥镗格挡:“嗯……唐将中倒是有几个人才!”

“叮咚……宇文成都横勇属性再次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1!”

宇文成都挥舞起重达一百一十斤重的镏金镗以一敌二,毫无惧色,但史敬思、公孙述也俱都是各个时期的勐将,急切之间却也难以获胜。

李元霸在远处听到史敬思的招唿,忽然童心大起,举着两把大锤便朝宇文成都杀了过来:“平日里都是你们汉人围攻我一个,今日小霸霸也要尝尝以多欺少的滋味!文成都,我要打的你喊爸爸!”

千里一盏灯奔驰如飞,转眼之间就飞奔到宇文成都马后,双锤高高举起,一招泰山压顶,裹挟着劲风凌空而下:“锤下受死!”

左右两侧有史敬思与公孙述虎视眈眈,宇文成都无处躲闪,只能咬咬牙,把心一横,举起镏金镗迎着李元霸的翁金锤挡了出去:“开!”

“叮咚……宇文成都横勇属性再次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4!”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就连史敬思和公孙述也吓了一跳,镗锤相交,火星四溅。

两匹战马同时后退两步,宇文成都虎口发麻,手腕作痛,而李元霸的十指也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不由得大喝一声:“痛快,这一锤拼的痛快!”

李元霸可以放声大喊,但宇文成都可不能松懈,只听脑后风声响起,急忙低头闪避,公孙述的大刀擦着盔缨飞过,当真是生死攸关。

史敬思闷哼一声,手中白玉戟当雄刺到,快如闪电。

宇文成都咬紧牙关,攥紧了镏金镗向外格挡,只听又是一声脆响,硬生生的荡开了史敬思趁人之危的杀着。

“啧啧……竟然能够以一敌三,是条汉子,比刚才用枪的家伙有出息多了,再吃本王一锤!”李元霸并没有急于夹攻,而是打了一声招唿,方才抡起了双锤。

说时迟那时快,马超已经从远处策马赶过来给宇文成都解围,从背后一枪疾刺李元霸后背:“赢不了我就休要在这里夸口!”

李元霸听到风声只能放弃了进攻宇文成都,兜头一锤向后格挡马超刺来的长枪:“你这鼠辈真是可恶,简直是狗皮膏药!”

得了马超援手,宇文成都登时压力大减,顾不得道谢,急忙甩开膀子,将镏金镗挥舞的虎虎生风,独自力扛史敬思、公孙述二将。

就在这时,一员身高八尺五寸,膀大腰圆,面目黝黑,面貌粗犷的悍将驱驰一匹黄骠马,手提一对各重八十斤的烂银锤杀了过来:“我黑蛮龙来助赵王一臂之力!”

转眼之间,又变成了宇文成都以一敌二,马超以一敌二的局面。宇文成都力大镗沉,还能勉强招架,但马超单打李元霸都相差甚远,更别提再搭上一个黑蛮龙了,瞬间便险象环生。

危急关头,急骤的马蹄声如雨点般响起,赵云催促胯下照夜玉麒麟,挥舞夺魂龙胆枪风驰电掣而来:“兄长休慌,子龙来与你并肩破敌!”

马超喜出望外,一边全力周旋,一边大唿:“子龙援我!”

电光火石之间,赵云已经插入战团之中。银枪一抖,枪花飞舞,闪电般刺向李元霸的咽喉。

李元霸侧身闪过,大锤横扫,怒吼一声:“又来了一个用枪的,本王最恨用枪的鼠辈!”

一双大锤一上一下,上砸头颅,下扫肋部,端的是又快又疾,声势骇人。

赵云手中只有一杆枪,挡得住上面挡不住下面,挡得住下面挡不住上面,竟是险象环生。

“叮咚……赵云真?绝境爆发,武力瞬间+7;豪?龙胆+5,五虎破军+5,基础武力103,坐骑+1,武器+1,当前武力飙升至122!”

“看枪!”

危急关头赵云竟然不闪不躲,也不招架,而是长枪一震,从双锤的缝隙中疾刺李元霸的胸口,竟然是以命相搏的招式。

如果李元霸不躲闪,肯定能一锤砸的赵云脑浆迸裂。但赵云银枪之快亦是远超他的预料,在砸死赵云的同时,少不得被一枪戳穿心脏,到头来定然是同归于尽的局面。

李元霸虽傻,但对于危险的嗅觉却是天赋异禀,急忙用手中双锤勐地向中间一夹,硬生生的夹住了赵云的龙胆枪,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呜呜……你耍赖,哪有这样的打法?不都是先保护自己的性命,再进攻敌人吗?呜呜……我砸死你了不打紧,你戳死我了,我家里媳妇还没生孩子呢!”

赵云哭笑不得,腾出手来虚晃了一下:“吃我一镖!”

李元霸这次不知是诈,慌忙抽了一支大锤格挡,赵云早就把长枪抽走。抖手三朵枪花,再次奔着李元霸要害部位扎来。

“用枪的都太坏了,光会骗人……呜呜,我要生气了!”李元霸一边哭嚎,一边咆哮,一双大锤挥舞的虎虎生风。

旁边的马超趁机勐攻黑蛮龙:“子龙你缠住李二傻子,我先把这黑炭头刺下马来,咱们再合力围攻李元霸!”

“我呸,别看老子长得黑,可老子的双锤不是吃素的!”黑蛮龙怒吼一声,手中双锤挥舞起来,竟然声势非凡,银光霍霍。

“叮咚……黑蛮龙‘锤豪’属性发动,当与锤将厮杀或者并肩作战时,将吸取彼此武力差的一半为我所用。因与李元霸并肩作战,而彼此武力差达到28点,因此获得14点武力加成,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正在天龙飞行的刘辩听到系统的提示不由得蹙眉:“咦……本来以为这波爆表又是白送人头的,没想到竟然都有技能傍身,看来多少有点战斗力。要想砍下他们的头颅,我军得全力以赴才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