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六十九 后羿之悲

一千四百六十九 后羿之悲


                听了后羿的质问,嫦娥直感到满腔委屈,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顾不上伸手擦拭泪珠,哽咽道:“羿哥哥,这一天一夜我历经了各种危险,九死一生,若不是庐江王两次相救,我早已变成了残‘花’败柳。你见到我竟然不是关心我的安危而是质问我为何与庐江王共乘一骑,这千军万马之中,难不成要我一个弱质‘女’流冲锋陷阵?”

后羿按捺着怒火,嘶声道:“这一天一夜你都和这小……小子在一块?”

“司羿!”嫦娥的眼神由委屈变成失望,抬手擦干泪痕,提高嗓‘门’娇叱道,“对待未婚妻的救命恩人,不说让你感恩戴德,至少也应该心怀感‘激’吧?为何如此无礼,口吐恶言!”

后羿怒火更甚,冷哼道:“你竟然口口声声维护这小畜生?我本来不想骂他,你如此替他说话,我却偏要骂他!”

“呵呵……嫦娥姑娘,他要骂由他好了,我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刘无忌笑笑,一脸云淡风轻,“他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需要小畜生救命,可见他连畜生都不如!”

司羿的怒火瞬间犹如火山一般喷发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弯弓搭箭,奔着刘无忌的面‘门’就是一箭:“小畜生讨死!”

“叮咚……后羿九星属‘性’发动,当前一箭武力+12,基础武力104,铁胎弓+1,武力瞬间飙升至117!”

看到司羿手握强弓,刘辩早就做好了准备,迎着破空而来的羽箭一戟劈出,掺杂着太极之道,以柔克刚,轻而易举的将司羿的羽箭击落在地。

“叮咚……刘无忌以柔克刚属‘性’发动,吸收司羿6点武力,导致司羿当前一箭威力下降至111!”

“叮咚……刘无忌橫勇属‘性’爆发,武力+3;屠龙属‘性’爆发,武力+3。双绝属‘性’爆发,武力+7,以柔克刚+6。兵器+2,坐骑+1,基础武力104,瞬间武力变化为126!”

“我‘射’出的羽箭竟然被他单手击落在地?”

这一刻后羿的信心遭受到了空前的打击,忽然发现自己再也‘射’不出刚刚出征之时那般势不可挡的神箭了,究竟是自己的心态产生了变化,还是自己的‘射’术下降了?

“这不可能,我是天下第一‘射’手啊!”后羿喃喃自语,心头瞬间便被悲伤占据。

对于司羿的行为,嫦娥感到绝望,带着哭腔叱责道:“司羿,你不感‘激’未婚妻的救命恩人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恩将仇报,你难道就不怕把我‘射’死么?枉我一直对你牵肠挂肚,朝思暮想,可你却根本不在乎我!”

司羿握紧了手里的铁胎弓,脸‘色’冰冷如霜,愤然反驳:“你在这里啰嗦什么?我是天下第一‘射’手,是否会‘射’到你难道我心中没数么?”

刘无忌一脸嘲笑的口‘吻’:“快别吹牛了,就凭你的‘射’术也敢自称天下第一?别的小王不敢说,在我们大汉,‘射’术强过你的就有薛仁贵、黄汉升、杨游击、太史子义等人,你的‘射’术勉强只能算是一流罢了,距离天下第一还差了十万八千里!论吹牛的能力,你倒是天下第一!”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畜生!”

司羿被刘无忌气得双手发抖,手里的铁胎弓几乎拿捏不住,反手挂在背上,从马鞍的挂扣上摘了青铜槊,催马直取刘无忌,“小畜生休要逞口舌之利,我不用弓箭也能把你刺于马下!”

刘无忌一脸轻蔑,催马提戟向前迎战:“那就手底下见个真章,小王揽着你的‘女’人也能打的你心服口服!”

转眼之间两匹战马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槊来戟往,马走连环,瞬间便厮杀成了一团,直踩踏的烟尘滚滚。

后羿长于‘射’术,膂力过人,论武艺却远在刘无忌之下。

但刘御怀里揽着一个‘女’人,却也影响了发挥,不能全力施展,与司羿你来我往厮杀了七八个回合,略占一丝上风,但也没找到一击破敌的机会。“

“羿哥哥,别打了,我不想你死在庐江王的戟下,你也不能伤害我的救命恩人,否则……我只能以死谢罪!”嫦娥在刘无忌怀里心急如焚,大声央求。

后羿正懊悔自己不该轻视刘无忌,不该扬长避短,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射’术和他拼武艺,简直就是以己之短攻别人之长。

听了嫦娥的央求,司羿正好借坡下驴,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看在他救过你的份上,暂且饶他一命!”

话音未落,司羿虚晃一槊,拨马退出战团,总算喘了一口粗气。

心中又惊又很,恨得是自己的‘女’人被刘无忌揽在怀中卿卿我我,而自己却无可奈何。惊得是这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年龄,竟然有这般出神入化的武艺,以及惊人的力气,当真是天纵奇才,骨骼惊奇,若是再加以磨练,只怕将会独步天下!

刘御忌惮司羿的‘射’术,也不敢追的太紧,勒马带缰道:“司羿,你真是个胡搅蛮缠的家伙,我给你把未婚妻送来,想要让你们破镜重圆,你竟然恩将仇报,你对得起嫦娥姑娘的一片痴情么?”

司羿重新把青铜槊挂在马鞍上,反手摘了铁胎弓,冷哼一声:“说得比唱的好听,你如此宽宏大度,那就把我的‘女’人放回来!”

刘无忌颔首:“放嫦娥姑娘回去可以,但你必须率部退走,就算你报答我对你未婚妻的救命之恩。”

嫦娥跟着附和道:“羿哥哥,曹军犹如匪寇一般凶残,如果不是庐江王及时搭救,我几乎遭到了魏将的凌辱。羿哥哥你心里若是有我,就应该替你的未婚妻讨回公道,而不是恩将仇报!”

司羿目光如霜,面无表情的道:“好……刘无忌,你放了我的未婚妻,我率部撤退!”

“此话当真?”刘无忌目光如炬的‘逼’问。

司羿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刘无忌点点头,转身扶嫦娥下马:“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嫦娥姑娘,你回去和心上人团聚吧,将来若是有缘,定能再见!”

嫦娥心头五味杂陈,感慨万千,忍不住哽咽道:“小王爷……嫦娥此生都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

隔着百十丈的后羿突然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弯弓搭箭,奔着刘无忌的面‘门’就是一箭:“哼……小贼到底是太年轻,箭下受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