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六十三 大将阵亡

一千四百六十三 大将阵亡


                得了徐盛与羊侃的支援,汉魏两军渐成旗鼓相当之势,从黎明鏖战到晌午,直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依然难分胜负。,: 。??

而在相隔三十里的地方,卫青率领着太史慈、养由基提兵五万加入战团,与青州兵对唐军前后夹攻,不仅让青州军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危险,反而慢慢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眼见围剿青州军的计划功亏一篑,韩信不由得抚膺长叹:“卫卿究竟何时率部抵达高密的?我军斥候竟然没有刺探到一点消息,简直如瞎子一般!当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上天不让我韩信成就大功啊!”

唐军在后羿与李嗣源撤走之后还有渊盖苏文、苏宝同、史敬思三员大将压阵,而汉军则有秦用、太史慈、养由基三将领衔,唐将擅使飞刀,汉将善于弓箭,堪称旗鼓相当,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

两军正在僵持之际,忽有一将挥舞凤翅镏金镋杀到,单人匹马从背后杀的唐军阵脚大‘乱’,马蹄到处犹如‘波’开‘浪’裂,马前无一合之敌,直杀的唐军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将士们休慌,文成都奉了陛下圣旨前来助战!”宇文成都一边催马冲阵,一边高声大喊,鼓舞汉军士气,“将士们奋勇厮杀啊,陛下正率部前来救援,大汉必胜!”

听闻大汉天子亲至,又差遣了御林军统领文成都提前赶来助阵,汉军士气高涨,斗志昂扬,俱都呐喊着挥舞刀枪奋勇死战,逐渐慢慢占据了上风,对唐军形成了压制态势。

“哈哈……我就知道陛下绝对不会有事!”

重伤躺在马车上的廉颇得知大汉天子不仅安然无恙,而且正率部赶来增援,不由得仰天大笑,声音悲壮:“得知陛下无恙,我们青州军能够绝境重生,我廉颇……死……而无憾也!”

话音落下,双眼缓缓阖上,一代名将,就此战死沙场,与世长辞。

四万青州军战死了一半,剩下的两万人得知主将廉颇重伤不治,死在了司羿的箭下,俱都悲愤填膺,呐喊着奋力死战:“为廉老将军报仇雪恨,誓灭唐寇!”

韩信见大势已去,再厮杀下去不仅不能剿灭青州军,反而有可能被随后赶来增援的尉迟恭、刘辩围攻,陷入反包围之中,到那时才是‘欲’哭无泪,还是火撤退方为上策。

一念及此,韩信手中佩剑归鞘,沉声下令:“鸣金收兵,命苏宝同、渊盖苏文断后!”

随着韩信一声令下,唐军开始缓缓撤退,七万多兵马秩序井然,退而不‘乱’。由史敬思在前开路,苏宝同、渊盖孙文两人断后,一路且战且走,准备撤退到夷安县城与李世民会合。

“全军追袭,为秦叔宝将军与廉老将军报仇!”

终于反败为胜,卫青自然不肯错过这个扩大战果的机会,在‘乱’军中跃马提剑,指挥将士们追袭。太史慈、养由基、秦用等人俱都身先士卒,率领着汉军紧追不舍,一路上直杀的唐军伏尸成堆,血流盈野。

“唐将休走,谁敢与我文成都大战三百回合?”

宇文成都仗着胯下马快,催促一字板肋癞麒麟身先士卒的追杀,半个时辰的追逐下来,至少手刃了两百余人,直杀的唐军魂飞魄散,看到宇文成都的身影便望风逃遁。

唐将苏宝同年少气盛,见宇文成都在‘乱’军中势不可挡,当即催马前来挑战,挥舞黄金枣木槊,催促胯下青骓马,远远的放声大喊:“文成都何在?别人怕你,我苏宝同不怕你,有本事来与我一决胜,欺负小兵算什么本事?”

宇文成都在‘乱’军中听到苏宝同的喊声,当即出一声轻蔑的冷笑,挥舞镏金镗分开唐军直取苏宝同:“无名之辈也敢向我挑战?你要寻死,我便成全你!”

转眼之间,两员虎将便在‘乱’军中狭路相逢,也不多说废话,各自咆哮一声,使出看家本领,挥舞起兵器刺向对方要害。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爆,武力+2,基础武力1o4,坐骑一字板肋癞麒麟+1,武器凤翅镏金镋+1,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两把兵器裹挟着风声碰撞在一起,出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火星四溅。直震的苏宝同十指麻,四十多斤的黄金槊险些脱手飞上半空。

“唉呀……这文成都的力气竟然如此骇人,吾非敌手也!”苏宝同大惊失‘色’,甫一‘交’手,旋即拨马败走。

沙场上难能可贵的是自知之明,苏宝同无疑是个聪明人,‘交’手不过一个回合便知道自己绝非宇文成都的对手,甚至连十个回合也支撑不住。对方不仅膂力过人,而且身高臂长,兵器沉重,武艺娴熟,再继续厮杀下去难逃尸横马前,裹尸而还的命运,还是三十六计,早走为妙!

宇文成都岂肯让送到嘴边的‘肥’‘肉’溜走,双‘腿’在战马腹部一夹,高举镏金镗紧追不舍:“我还当你有多大本事,原来是个大言不惭的无能鼠辈!方才不是夸口要与我一决胜负么,为何逃得比老鼠还快?”

一字板肋癞麒麟撒开四蹄,眼看就要追上苏宝同,忽听斜刺里响起破空之声,宇文成都无暇多想,本能的扭头躲闪。一把飞刀擦着鼻尖飞过,有惊无险。

“叮咚……渊盖苏文刀绝属‘性’动,第一刀降低宇文成都2点武力,下降至1o6!”

渊盖苏文一刀落空,第二刀挟带着呼啸的风声接踵而至,嘴里咆哮一声:“反应倒是够快,再吃我一刀!”

相比突然而至的第一刀,宇文成都这次有了准备,怒吼一声,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镗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挥出,在半空里将渊盖苏文的飞刀击落在地。

得了渊盖苏文助战,苏宝同觉得刚才颜面尽失,当下鼓起勇气拨转马头,挥舞着黄金槊重新朝宇文成都杀了回来,嘴里大喊道:“渊盖将军你我齐心协力,并肩斩杀了这文成都,必是大功一桩!”

“苏兄弟所言正合我意,听说这文成都乃是刘辩的头号亲信,杀了它定然是大功一桩!”

渊盖苏文答应一声,催促胯下金眼‘玉’‘花’虬,挥舞手成都,与苏宝同合力御敌,以二抵一。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动,对手每增加一名武力值过1oo的武将时+3武力,当前武力上升至111!”

千军万马之中,三员大将厮杀成一团,马走连环,镗来槊往,寒光闪烁,直杀的烟尘滚滚,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十回合过后,宇文成都便完全占据了上风,打的渊盖苏文与苏宝同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抓住机会卖个破绽,苏宝同一槊刺空,将半截身体完全暴‘露’在宇文成都的镗下。

“唐将受死!”

宇文成都岂肯错过大好机会,一声暴喝,手中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高高举起,重重劈下。只听“咔嚓”一声,瞬间便把苏宝同拦腰斩断,五脏六腑撒落一地,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出,便气绝身亡。

渊盖苏文被吓得魂飞魄散,趁着苏宝同被斩于马下之际拨马便逃。扭头看见宇文成都紧追不舍,在马上突然转身,抖手‘射’出一支飞刀,直奔宇文成都面‘门’。

“叮咚……渊盖苏文刀绝技能再次动,当前一刀降低宇文成都3点武力,下降至1o5!”

宇文成都早有准备,挥舞镏金镗轻而易举的击落在地,冷哼一声:“你这唐将莫非已经黔驴技穷,就这些本事么?”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