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六十二 三英战天王

一千四百六十二 三英战天王


                刘无忌带着嫦娥会合了凌统、杨六郎之后,天‘色’已经大亮,疑兵之计失效。?

登上山坡眺望的陈子云冷哼一声:“原来汉军不足两万,用疑兵之计故意震慑我军,杨延昭果然狡诈。现在天‘色’已经大亮,我看他还有什么手段?给我分兵围剿,务必全歼这支汉军!”

得了陈子云一声令下,贾复与王彦章分别引领了两万人马漫山遍野的向前包抄,各自由骑兵在前面各路,长枪兵与重步兵紧随其后,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向汉军所在掩杀了了过来。

而陈子云此刻依旧不知董平已经死在刘无忌剑下,站在山坡上忿忿不平:“这个董驸马真是目无法纪,大战在即,他却掳了‘女’子,不知躲到哪里逍遥快活去了。待战事结束一定修书一封弹劾于他。若陛下对他这样的行为依旧包庇,何以服众?”

“杀啊!”

四万曹军分作两支,在颦鼓的助威下踩踏的烟尘滚滚,漫山遍野的席卷而来。

刘御在阵前立马横戟,杨延昭提枪在旁边驻马。秦怀**下呼雷豹,手提金纂提炉枪,背挂四棱金装锏,宛若秦琼在世;凌统则骑乘铅顶干草黄,手持三节棍,与秦怀‘玉’一左一右,与漫山遍野掩杀过来的魏军遥相对峙。

看到魏军距离本方阵脚愈来愈近,杨六郎长枪一招,汉军弓弩手‘乱’箭齐,洒下一‘波’箭雨,‘射’住阵脚。

刘御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手提三尖两刃戟出阵大声叫战:“贾覆,你不是与荆布号称曹魏的龙虎双煞么,可敢出来与我一决胜负?”

虽然距离上次‘交’手过了两年,刘无忌已经长高了足足两尺,但贾复依旧一眼认了出来:“哦……原来在桥头上装神‘弄’鬼,阻挡我军的少年便是你这个小杂种啊!”

秦怀‘玉’勃然大怒,猛地一提缰绳,驱驰胯下呼雷豹抢先一步杀了出来:“‘乱’臣贼子,竟敢辱骂堂堂的皇室后裔,看我取你‘性’命!”

刘无忌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大声提醒:“这贾覆武艺不俗,秦将军小心应付,若是不敌,休要逞强!”

刘无忌话音未落,贾复已经怒吼一声,手中银月盘龙戟一招力劈华山,奔着秦怀‘玉’当头砍下:“大言不惭,小贼受死!”

见贾复这一戟势大力沉,犹如泰山压顶,秦怀‘玉’不敢怠慢,急忙双手举枪,一个“二郎担山”向上招架。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枪戟相‘交’,火星四溅,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震的站在前排的将士耳膜嗡嗡作响,惊骇不已。

“啧啧……小小年纪倒是有些本事!”

拆了一招,贾复现对手并非无能之辈,当下打起‘精’神,使出浑身解数,将一条银月盘龙戟挥舞的犹如银龙翱翔,直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秦怀‘玉’将金纂提炉枪挥舞开来,见招拆招遇式化式,与贾复酣战了二十回合,逐渐左支右绌,只剩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又支撑了三个回合,秦怀‘玉’虚晃一招,拔马就走。呼雷豹嘶鸣一声,撒开四蹄,犹如风驰电掣一般朝汉军本阵飞奔。

秦怀**下的呼雷豹乃是绝世宝马,贾复骑乘的鳌头登山雪也是万里挑一的良驹,在贾复的驱驰下紧追不舍,在马上挥舞银戟,大声叫嚣:“小贼休走,留下人头!”

秦怀‘玉’瞅准机会,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从背上摘了一支金锏,卯足了浑身力气,转身奔着贾复投掷了出去:“吃我一锏!”

“叮咚……秦怀‘玉’杀手锏属‘性’动,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98,坐骑呼雷豹+1,兵器四棱金锏+1,瞬间武力飙升至1o5!”

贾复追的正急,忽见秦怀‘玉’在马上转身,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慌忙在马上低头。

只听“咔嚓”一声,饶是贾复躲得够快,还是被一锏击中了盔缨,直震的脑‘门’嗡嗡作响。不由得暴跳如雷,火冒三丈:“小贼竟敢暗算于我?有本事再来与我大战三十回合!”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动,每被压制一回合则武力+2,基础武力1o4,坐骑鳌头登山雪+1,武器银月盘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o8,此效果可持续至本场战役结束!”

等贾复想要追赶之时,秦怀‘玉’已经返回本阵,垂头丧气的道:“这贾覆果真了得,我不是他的对手!”

贾复一脸恼怒,拨马转身准备回去捡了秦怀‘玉’的金锏:“这杀手锏乃是秦家的祖传绝技,秦琼已死,而他的后辈却把家传金锏弃之如敝履,九泉之下有何颜面与秦琼相见?”

凌统想起杨婵对自己提的条件,其中就是阵斩一员唐军大将,心想这贾覆虽然不是唐军大将但却是魏军大将。更何况魏军昨夜凌辱了几个杨家庄的‘妇’人,想来杨婵心中对魏将更是恨之入骨,若能阵斩了贾覆,定能讨得杨婵欢心。

打定主意,凌统朝正‘欲’策马出战的刘无忌大喊一声:“小王爷且慢,这贾覆的脑袋‘交’给我了!”

“凌公绩休要逞能,你不是贾覆对手!”刘御想要阻止,凌统却已经策马出阵,与贾复厮杀成一团。

刘御对凌统的武艺知根知底,虽然觉得他不是贾复的对手,但是保命却是绰绰有余,让他与高手过招,受一下磨砺,提高武艺也不是一件坏事。

“叮咚……凌统鞭将属‘性’动,因武器短于贾复手中银月盘龙戟三尺,武力+3,基础武力98,武器怒涛+1,坐骑铅顶干草黄+1,当前武力上升至1o3!”

两员大将咆哮叱喝,马走龙蛇,鞭来戟往,转眼间就恶战了十几个回合,贾复很快就占据了上风,逐渐掌控了场上局势。

凌统招架遮挡,见招拆招,瞅准机会,忽然暴喝一声,手中三节棍犹如苍鹰击水,带着呼啸的风声扫向贾复的面‘门’,势若雷霆,又快又疾。

“叮咚……凌统霹雳属‘性’动,瞬间武力+6,爆至1o9!”

贾复猝不及防,虽然躲得够快,但还是被鞭尾扫中了肩膀,顿时火辣辣一般疼痛,不由得咆哮怒喝,将手中银戟挥舞的虎虎生风,漫天银光,“小贼……若不杀你,我便不姓贾,从此以后姓真!”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1,效果可持续至战役结束。”

凌统侥幸占了一次便宜,当贾复暴走的时候再也招架不住,只能虚晃一鞭,拨马就走。

贾复哪里肯舍,纵马狂追不舍:“小贼休走,留下人头!”

刘御见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凌统不过二十回合便败在了贾复戟下,当即催马提戟杀出阵来拦住了贾复:“来来来……手下败将,再让小王教训教训你!”

贾复咆哮一声,长戟一抖,直取刘无忌面‘门’,疾若雷霆,快似闪电。

刘无忌不敢大意,手中三尖两刃奋力劈出,一招横扫千军向外格挡。

“叮咚……刘无忌橫勇属‘性’动,武力+3;屠龙属‘性’动,武力+3;基础武力1o4,坐骑+1,武器+1,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在震天的颦鼓声中,在千军万马的注视之下,两员绝顶高手各自使出浑身解数,刀来戟往,马走龙蛇,恶战了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初得天威戟,用起来不算太顺手,我当再辅以屠龙刀!”

既然无法占到便宜,刘御便决定改变路数,单手持戟,左手握刀,再次和贾复周旋。

“叮咚……刘无忌双绝属‘性’动,面对轻武器武将时武力+7,屠龙刀+1,当前武力上升至119!”

面对着刘御的左刀右戟,贾复逐渐招架不住,勉强支撑了十几个会合,被刘无忌抓住破绽,在背部划开了一道血口,顿时血流如注。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再次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4!”

被刘无忌占据上风之后,贾复的嗜血属‘性’又连续开启了两次,不知不觉间将武力提升到了118,面对着刘御的左刀右剑,摆出了以死相博的架势。

震天动地的呐喊声中,两员虎将马踏连环,刀来戟往,酣战了一百多个回合,依然难分胜负。

陈子云在山坡上见了不禁眉头紧皱,手中马鞭一指,下令道:“我军兵力占优,何苦与汉军斗将?传我命令,全军冲锋,以众击寡!”

“杀啊!”

随着陈子云一声令下,一直作壁上观的王彦章这才‘挺’枪跃马,率领着魏军呐喊一声,漫山遍野的向汉军起了冲锋。

汉军人数虽少,但在杨六郎的指挥下毫无惧‘色’,先用一‘波’爆‘射’杀伤魏军,然后才在凌统、秦怀‘玉’、杨六郎的率领下与魏军展开了厮杀,且战且退,保护着杨家庄的百姓向淳于县撤退。

汉将虽猛,奈何兵力处在劣势,在鏖战了一个时辰后逐渐落在下风,危急关头西面尘土大起,却是汉将羊侃、徐盛奉了卫青的命令,率领两万人马前来支援,一边掩杀一边呐喊,“徐州军休慌,我等奉了卫将军的命令前来助阵,大汉必胜!”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