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五十八

一千四百五十八


                刘无忌登上一处山坡向西南眺望,只见漫山遍野的曹军蜂拥而来,火把几乎照亮了夜空,目测至少有五万左右。想来除了贾覆、王彦章、董平等人,定然还有其他大将坐镇。

曹军的火把逶迤蜿蜒,宛如一条长龙,照亮了旷野与夜空。

刘御在山坡上借着火光发现山坡不远处有一条宽十丈左右的小河,河面上有一座石桥。虽然河水寥寥无几,并不足以当做屏障,但至少可以拿来做些文章。

“哈哈……老天果然庇佑积善行德之人,有了这条河流,足以让我拖延曹军一个时辰左右,给杨家庄的百姓争取逃命的时间。”

刘御喜出望外,当即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手提天威戟,纵马下了山坡。径直穿过河面上的石桥,这才勒马带缰,停下了马蹄。

忽明忽亮的夜色之中,只见一个少年将军在桥头立马横戟,面无表情,一脸杀气,平添一股诡异的气氛。

“汪汪汪……”

就在刘御凝神静气,静候强敌之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串急促的狗吠之声,回头望去,竟然是啸天犬跟了上来。

刘御不由得喜出望外,手中三尖两刃戟划出一道优美的银色弧线,大声道:“真是一条好狗,咱们今夜大战曹军,来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啸天犬摇晃着尾巴,以清脆的吠声回应刘辩,一副同生共死的模样。

来的这支兵马正是应李世民邀请,由陈子云率领从徐州而来的五万曹军,随行的除了贾复、王彦章、董平之外还有李通。

接到了李世民的调令之后,乐毅、郭子仪、陈子云等三位魏将商议一番,一致认为如果唐军在青州失利的话,徐州将会彻底与魏国疆域断绝联系,变成一块孤立无援的飞地。

而且唐魏现在是同盟关系,魏国能否保住河北还要仰仗唐军的力量,曹操早就下达了让徐州军听从李世民调遣的圣旨,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能拒绝李世民的征调。

权衡一番,乐毅与郭子仪、曹刿、鲁智深、达奚长儒等人率领七万曹军继续坐镇徐州,由陈子云带着贾复、王彦章、董平、李通等四员大将提兵五万离开下邳,一路穿过东海国、琅琊国等地,前往高密境内为唐军助战。

而被乐毅、郭子仪、陈子云三人推崇有加的范蠡则在郭嘉辞世之后,应曹操征调离开徐州返回下邳辅佐大魏皇帝去了。

范蠡离开徐州之时,三将一起送出数十里,相互喟叹道:“范先生此去,使得徐州军如折一臂也。然陛下急需用人,我等却也不能挽留,只望先生到了邺城莫忘我等,多多修书提携。”

范蠡扬鞭策马,带了十余骑随从乔扮成商旅奔沛县方向而去。陈子云则辞别乐毅、郭子仪,率部离开下邳,北上奔高密而去。

陈子云率部昼夜急行,过了东海、琅琊等地之后进入了青州的地盘,先后穿过利城、祝其等县城,用了七八天的时间抵达了高密境内,并在向导的引领下找到了诛神岭的唐军大营。

恰好李世民刚被刘御和杨延昭杀的焦头烂额,损兵折将,大营也被付之一炬,见到陈子云之后破口大骂:“你这叛将为何姗姗来迟,莫非是无颜见我?如今我被汉军杀的损兵折将,你却又率部出现,莫非故意为之?”

陈子云不卑不亢的施礼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当初微臣被曹军捕获,若不投降只能身首异处,迫不得已,只好降魏。如今唐魏一家,陛下就不要再算旧账了,免得破坏了两军情义。子云既然敢来见陛下,便是心怀坦荡,若陛下依然记恨子云背叛之仇,请将我斩首示众,绝无半句怨言。”

李世民要杀陈子云容易,但斩杀了魏军主将势必会影响军心,所以李世民只能咽下这口恶气,恶狠狠的道:“你若还记得旧主之义,当火速率兵向北,先助韩信剿灭廉破的青州兵,再助我取得青州之战的胜利,也不枉你我君臣一场,自此两不相欠!”

当下李世民率部向东朝夷安方向撤退,陈子云则提兵向北为韩信助战,共同围剿廉颇的青州军。

大军过境,必先刺探周围虚实,魏军的斥候在探路的时候发现杨家庄有小股汉军,立刻回报陈子云。

陈子云当即召唤贾复、王彦章、董平等人面授机宜,吩咐三将依计行事,先俘虏了这支小股汉兵,审问一下汉军的虚实,然后再做打算。

马蹄声震天动地,踩踏的尘土飞扬。

担任先锋大将的李通率领三千骑兵直逼杨家庄,忽然发现前面有一条河流,正琢磨该如何过河,却惊讶的发现一个少年将军在石桥边立马横戟,领着一只黑狗挡住了过桥的道路。

“咴咴……”

一时间人喊马嘶,魏军骑兵被刘无忌的气势所摄,纷纷勒马带缰,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等候李通的命令。

李通也是一脸诧异,策马提枪向前几步,大声问道:“喂……你这少年为何阻挡大军道路,莫非自寻死路不成?”

刘无忌存心拖延时间,面无表情的缄口不语,只是静静的立马横戟望着李通与他身后的三千魏军铁骑,犹如一尊雕塑般岿然不动。

“这少年是人还是鬼啊?深更半夜为何带着一条狗堵在荒郊野外?”

“世上哪有鬼,莫不是故弄玄虚的汉将?”

“即便是汉将也是个傻子,凭一己之力就能挡住我们千军万马么?”

李通勃然大怒,手中长枪一指,吩咐身边的亲兵道:“管他是人是鬼,上前给我乱刀砍杀!”

反正曹军数万之众,不管桥头的少年是人是鬼都不足为惧,十几名曹军骑兵呐喊一声,纷纷挥舞手中长枪,策马冲了上来:“小儿讨死!”

刘无忌依然不答话,只是催动胯下战马,挥舞手中三尖两刃戟迎了上去。

闪烁的寒光漫天飞舞,万里烟云罩闪转腾挪,游刃有余。转眼之间刘无忌一刀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十几个曹军骑兵全部斩于马下,依然立马横戟挡在桥头,不言不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