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四十八 擒贼先擒帝

一千四百四十八 擒贼先擒帝


                凌统和刘无忌不认识李世民的龙旗,但秦怀玉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手舞刚刚捡回来的双锏,一脸兴奋的道:“在剧县和唐军对峙的时候我见过这面龙旗,这就是李世民的天子旗,一定是他亲自来高密坐镇了!”

刘无忌闻言喜出望外,催马就要向前冲锋:“真是太好了,若是能用李世民的头颅祭奠秦都督的在天之灵,足以让秦都督含笑九泉。众位将士们,随我向前诛杀李世民!”

凌统却露出担忧之色,跨前一步挡在刘御马前:“小王爷且慢,万一司羿在唐营中压阵,带头冲锋危险太大。还是让统来带头冲锋,你在后面督军!”

秦怀玉也抱锏恳求:“那司羿射术了得,小王爷万万不可以身试险,还是让末将与凌公绩带头冲锋吧?”

刘无忌却一脸坚定的道:“你们不必担忧,韩信为了围剿青州兵,定然精锐尽出,司羿这个头号大将肯定不会留在家中。况且我与司羿交过手,他的箭术的确出神入化,但本王也曾经硬接了他两箭,只要小心提防,本王足以自保。如果连我都躲不开后羿的冷箭,你们更没有把握,本王可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去打没把握之仗!”

不等凌统和秦怀玉答话,刘无忌已经叱喝胯下万里烟云罩,挥舞刀剑,策马当先冲锋。马蹄踏处,人头乱滚,挡者披靡。

由于李世民低估了汉军的战斗力,并没有选择闭门死守,利用鹿角、荆棘等防御物阻挡汉军冲锋的脚步,然后用弓箭射杀汉军;而是直接开门肉搏,因此汉军的伤亡大幅降低。

在金弹子阵亡之后,唐军更是没了压阵的大将,只剩下一些二流甚至三流的偏将,遇上了带头冲锋的刘御、凌统、秦怀玉三员悍将,简直是白送人头,被轻而易举的斩于马下,杀起唐军来犹如砍瓜切菜。

刘无忌策马当先,一路连斩百余名唐军,挥舞屠龙刀砍断寨栅,第一个冲进了唐军大营,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直取李世民的龙旗所在。

而凌统与秦怀玉也不甘示弱,各自引领着数千汉军杀的唐军节节败退,挑开鹿角,砍断寨栅,一边与唐军近身肉搏,一边放火烧营。

杨延昭在后面听说庐江王阵斩唐军大将完颜金弹子,不由得喜出望外,连胜称赞:“这金弹子曾经号称唐国第二勐将,仅次于李元霸,手中一双紫金锤有万夫不当之勇。没想到竟然被年轻的庐江王阵斩,真是后生可畏啊!”

当下杨六郎一边保护秦琼的棺椁,一边率部抵挡从诛神岭山脚四周赶来增援的唐军,保护刘御等人的后背,免遭唐军前后夹击。

诛神岭方圆十余里,包围在山脚下的唐军稀稀拉拉,又缺少统一的指挥,诸营兵马各自为战,难以组织起有效的进攻。被杨六郎立马横枪,率领五千汉军牢牢阻挡在唐军大营门外,遭到箭雨的勐烈射击,一时难以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无忌、秦怀玉等人率领着一万多汉军火烧唐营。

驻守大本营的唐军兵力本来就处在劣势,在金弹子阵亡之后更是军心大乱,被汉军一阵勐攻战死了三千余人。又看到烽火四起,营寨被烧,渐有溃败之势。

正在督战的李世民见此情景,不由得怒不可遏,拔剑连斩数名溃逃的唐卒,大声叱喝:“谁敢置军纪于不顾,四散奔逃,扰乱军心,立斩无赦!”

同时吩咐身边的御林军校尉前去传令:“命金弹子顶住汉军的进攻,等山脚下的将士们围拢过来之后前后夹攻,定让汉军首尾不能相顾,反败为胜!”

旁边的李善长建议道:“陛下,这支汉军看起来战斗力十分强悍,不如速速派人通知韩信分一支兵马回来救援。”

李世民一脸郁闷,摇头叹息:“唉……朕与韩信倒是小瞧了汉将的本事,没想到汉军在山上填饱了肚子,养足了精神,竟敢直接反攻我军大营。汉卒一个个精神抖擞,士气高昂,反而把我军杀了个措手不及,早知如此,就该多留下点人马镇守大营。”

“韩信计谋虽好,可惜我军兵力不足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便是如此。”李善长也是跟着摇头,满脸遗憾。

李世民手抚佩剑,肃声道:“如果这次高密之战能够取得大捷,朕一定会把韩信扶正,封他为唐国兵马大元帅,统一指挥李绩、李牧,这样才能够让韩信有用武之地。”

李世民正与李善长商议对策,忽见一员偏将盔歪甲斜,倒拖了长枪,慌慌张张的策马疾驰而来:“陛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李世民立马横枪,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风度,“何事惊慌?慢慢禀来!”

偏将顾不上下马,直接在马上抱拳道:“启禀陛下……完颜将军被阵斩了,汉军已经冲进了大营,刘无忌正一马当先朝龙旗所在之处冲杀了过来。臣等阻拦不住,请陛下速速逃命!”

李世民闻言精神大震,脸色骤变,刚刚还气定神闲的风度瞬间荡然无存:“你说什么?金弹子战死了,死在了刘御手下?”

“正是!”偏将气喘吁吁的禀报,不时的扭头向南张望,生怕下一瞬间刘御就出现在了面前,“完颜将军被一合毙命,头颅也被砍了下来,挂在秦琼侄子的马前。”

“完颜金弹子乃是我唐国屈指可数的勐将,怎会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儿阵斩了,你不是在跟朕胡说八道?”李世民脸色如土,就连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在后羿与渊盖苏文加入唐军之前,金弹子稳坐唐军第二勐将的交椅,仅次于李元霸,号称唐国第二勐将。而如今这样一员虎将竟然被刘辩十几岁的孩子给阵斩了,这让李世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李世民何在?大汉庐江王在此,可敢出来与我一决胜负?”

就在李世民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之时,刘无忌已经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挥舞屠龙刀,高擎倚天剑,冲开挡在面前的唐军,离弦之箭般朝唐军龙旗所在之处驰骋了过来。

马蹄踏处,唐军犹如波开浪裂,挡者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