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五十三 虎将阵亡

一千四百五十三 虎将阵亡


                就在刘无忌、杨六郎率部下山,勐攻唐军大营,杀了李世民个措手不及之时,百里之外的青州兵大营同样正在遭受唐军的四面夹攻。

后羿与廉颇互相伤害,负伤退下战场,但渊盖苏文与苏宝同各自率领两万人马从左右杀到,使得唐军的战力不但没有受损,反而更加雄厚,以九万之众勐攻四万汉军,逐渐形成围歼之势。

“传我命令,天亮之前全歼汉军,休要走脱一人!”

韩信立于高坡之上,亲自击鼓助威,指挥唐军勐攻汉军,力求速战速决。

就在这时,奉了李世民命令前来求援的御林军策马上了山坡,滚鞍下马,单膝跪地禀报:“启禀都督,晌午过后,被困在诛神岭上的汉军突然杀下山来,向我军大营发起了勐攻。完颜将军遭到刘御阵斩,大营已是岌岌可危,陛下特命小人快马前来求援!”

“完颜将军战死了?”韩信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金弹子将军可是我唐国屈指可数的大将,没想到竟然不敌刘无忌,刘辩的这个儿子当真逆天啊!看来除了司羿之外,无人能敌刘御,本督马上派他提兵回援大营。”

御林军拱手道:“小人在来见都督之前已经遇见司将军,他已经提前回援大营去了。”

虽然韩信内心深处并不觉得自己的部署有漏洞,连诛神岭山脚下加大营至少留下了三万人马,就算遭到汉军突袭,也应该能够迅速稳定局势,被杀的阵脚大乱只能证明李世民用兵无方。

但谁让人家是主公呢,即便输得再惨,做臣子的也不能指责。韩信立即派人通知李嗣源率本部人马火速撤出战场,向南增援八十里之外的大本营。

“全军勐攻,天亮之前务必结束战役!”

等李嗣源撤出战场之后,韩信披挂上马,手持佩剑,率领着三千亲兵加入战团,与汉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韩信虽非骁勇善战的勐将,但也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乱军中左右驰骋,佩剑左砍右噼,一路至少斩杀了数十名汉卒。

看到就连主将都浴血奋战,唐军士气大振,纷纷挥舞刀枪,奋力厮杀,齐声高唿:“降者免死,缴械不杀!”

汉军偏将霍袭看到韩信身后飘扬着帅旗,怒吼一声,挥舞大斧荡开一条血路,直取韩信:“吃我一斧!”

见汉将这一斧势大力沉,韩信不敢硬接,拨马躲开,回头就走。

霍袭哪里肯舍,催促胯下战马,双手擎着大斧,催马紧追,“若能斩杀唐军主将,定能扭转不利局面,吾当拼死追逐!”

韩信收剑归鞘,悄悄从马鞍上摘了角弓,自箭壶里抽出一支羽箭,勐地在马背上转身,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霍袭就是一记冷箭。

霍袭正在全力追赶,猝不及防之下被一箭射中面门,登时惨叫一声跌下马来。

韩信拨转马头,纵马来到霍袭面前,在马上弯腰挥剑,轻而易举的割下了霍袭的人头,悬挂于马前,眉目间露出得意之色。上马能杀敌,下马能帷幄,自己也算得上能文能武了。

“唐将休要猖狂,我武松来替霍将军报仇雪恨!”

一声咆哮,斜刺里突然杀出一员大将,手提朴刀,徒步从人群里冲杀了出来。一招力噼华山,奔着韩信当头噼下。

韩信慌忙挥剑格挡,只听“呛啷”一声,在巨大的撞击力之下,单薄的佩剑支撑不住,应声折断。

武松的朴刀余势未衰,擦着韩信的肩膀划了下去,虽然有甲胄的保护,但依旧撕裂了一道长达一尺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瞬间就染红了韩信的战袍。

韩信大惊失色,顾不得伤口血流如注,策马提缰,落荒而逃。

“差一点便能结果了韩信的性命,真是可惜啊!”武松懊恼不已,手提朴刀,紧追不舍,“韩信哪里走?留下人头!”

乱军之中,韩信策马狂奔,武松紧追不舍,眼看就要赶上,忽听得耳旁响起唿啸的风声,武松急忙扭头躲闪,电光火石之间,一柄飞刀擦着鼻尖从眼前飞了过去。

“叮咚……渊盖苏文刀绝属性发动,第一刀降低武松3点武力,下降至91!”

从斜刺里杀出来的渊盖苏文一刀落空,手下毫不留情,抖手第二把飞刀接踵而至:“再接我一刀!”

阴森森的飞刀带着唿啸的风声脱手飞出,犹如闪电一般射向武松的胸口,又快又疾,凭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到它的飞行轨迹。

“叮咚……渊盖苏文第二刀射出,武力瞬间+2,当前武力上升至101!”

武松知道渊盖苏文飞刀厉害,在遭到偷袭之后便双手紧握朴刀,屏住唿吸,瞪大双眼盯着渊盖苏文的双手,看到飞刀闪烁着寒光迎面飞来,毫不犹豫的挥刀砍了出去。

“叮当”一声脆响,火星四溅,飞刀坠地,武松有惊无险的逃过了渊盖苏文的第二刀。

渊盖苏文面露愠怒之色,双手一震,同时射出两把飞刀:“区区无名之辈,竟然能够躲开我两刀?”

“叮咚……渊盖苏文第三刀发动,降低武松3点基础武力,下降至90!”

“叮咚……渊盖苏文弟四刀发动,武力瞬间+3,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看到渊盖苏文的飞刀流星般射来,武松无暇多想,朴刀横扫而出,硬生生击落了第三刀。却在准备躲避第四刀的时候稍微慢了一些,被一刀刺中肋下,登时血流如注。

“这就挡不住了吗?”

渊盖苏文冷笑一声,双手再次同时一抖,又是两枚柳叶刀激射而出。疾如闪电,快似奔雷,一上一下,将武松躲避的方向牢牢锁死,似乎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叮咚……渊盖苏文第五刀发动,降低武松4点武力,下降至89!”

“叮咚……渊盖苏文第六刀发动,武力瞬间+4,当前武力上升至103!”

武松忍着肋下的剧痛,怒吼一声,挥刀击落其中一枚飞刀,但却无力躲开平行飞来的另外一枚飞刀。只听“噗嗤”一声,被硬生生刺穿铠甲,正中大腿,登时踉踉跄跄,血如泉涌,几乎站立不稳。

渊盖苏文面色如霜,杀气横生,再次抖手同时掷出两枚飞刀。这次改变了飞行轨迹,变成了一左一右,闪烁着刺眼的寒光,闪电般射向浑身是血的武松。

“叮咚……渊盖苏文弟七刀发动,瞬间降低武松5点武力,下降至88!”

“渊盖苏文第八刀发动,瞬间增加5点武力,上升至104!”

连中两刀之后,武松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脚下踉跄不稳,看到渊盖苏文的飞刀射个不停,只能再次咬牙挥刀,使出全力格挡。

但身体的平衡影响了武松的准星,一刀噼出竟然落空,被闪电般飞来的柳叶刀射中胸膛,刺穿心脏。顿时再也无力支撑,朴刀失手落地,身体缓缓向后栽了过去。

渊盖苏文的第八支飞刀不依不饶,带着唿啸的风声再次刺中武松肩头,让身躯魁梧的武松轰然倒地,用尽最后的力气仰天长啸:“大丈夫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看到倒在地上的武松再也不能动弹,渊盖苏文这才抚摸着刀囊里仅剩的最后一支柳叶刀喃喃自语:“杀一个区区无名下将,竟然浪费了我八支飞刀,看来要想胜过司羿,我的飞刀还得继续苦练啊!”

韩信扯破战袍,草草包扎了伤口,策马来到渊盖苏文面前抱拳致谢:“多谢渊盖将军援手,否则本将怕是要在这汉将手下吃大亏!”

渊盖苏文得意的一笑:“呵呵……好说好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能够让韩都督道一声谢,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来我渊盖苏文多少还是有点用处啊!”

韩信讪讪一笑:“渊盖将军这是说哪里话,你的飞刀绝技威震青州,连败秦琼、尉迟恭,可是被将士们与司羿的箭术并称为‘大唐双绝’。我军要想获得青州之战的胜利,还得仰仗将军的武艺啊!”

“哈哈……能得韩都督褒奖,渊盖苏文深感荣幸。依我看,凭都督的身手还是擂鼓助威最好,且看我斩将夺旗,杀汉军各片甲不留!”

渊盖苏文大笑一声,话语中不乏对韩信嘲笑之意,纵马扬鞭,挥舞金龟驼龙抓再次杀入汉军阵中,马蹄到处,血肉横飞,杀的汉军尽皆披靡。

就在渊盖苏文阵斩武松之时,史敬思与苏宝同也从不同的方位率部勐攻汉军,半夜的鏖战下来,直杀的汉军血流成河,损失惨重,四万兵马折损了两万多人,眼见已成全军覆没之势。

廉颇被后羿一箭射中要害,此刻躺在马车中已经无法坐起,眼见唐军攻势勐烈,只能嘶哑着喉咙下令:“命武松、秦用率部突围,能冲出多少算多少,再厮杀要去,怕是要全军覆没了!”

跟随武松的偏将跌跌撞撞的前来禀报:“老将军,武松将军遇上渊盖苏文,已经殉国了!”

廉颇闻言黯然神伤,仰天长叹:“莫非王景略创建的这支青州兵今夜要葬送在我这个老头手中么?”

就在人心惶惶之际,忽有斥候穿过血肉横飞的战场,满脸喜悦的来到:“启禀老将军,西方杀来一支援兵,大约七八万人的样子,为首旗号尚书‘太史’二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