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四十三 看你能挡我几箭?

一千四百四十三 看你能挡我几箭?


                弦之箭带着呼啸的风声破空飞行,疾如流星,快过闪电。

这一支长达七尺左右的羽箭带着强劲的力道,穿过汉军‘射’出的漫天箭雨,飞越汉军扎下的寨栅,准确无误的‘射’中了汉将唐援。

一箭‘洞’穿咽喉,巨大的力道裹挟着整个人向后倒栽了下去,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魂归九泉,战死沙场。

正在后方督战的廉颇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本来生龙活虎的偏将唐援就变成了死人,这样变/态的箭术怎能不让人心惊胆寒?

夜‘色’茫茫,虽然有数不清的火把照耀,但终究不如烈日之下那般光明。

更何况五千汉军弓弩手‘射’出的弩箭犹如雨点一般从天而降,即便是白天也会极大的影响视线,可唐将却能隔着将近两百丈的距离,准确的‘射’中唐援的咽喉,这‘射’术当真称得上天下无双了!

“放箭之人十有**便是‘射’死秦叔宝的后羿吧?”廉颇不由自主的拔剑出鞘,小心翼翼的提防冷箭。

廉颇并不怕死,但他知道自己是三军主将,如果自己步了秦琼的后尘,势必会让青州军军心大‘乱’。这支军队的战力本来就不如秦琼手下的正规军,如果再群龙无首,势必会迎来灭顶之灾。

负责指挥的主将阵亡,汉军弓弩兵顿时各自为战,‘乱’哄哄一团,效率大为降低。后羿趁机率部向前掩杀,一路向前挑开鹿角、荆棘,直‘逼’寨栅。

“廉介,你去负责指挥弓兵!”廉颇扭头扫视了一眼侄子,大喝一声,“小心提防司羿的冷箭,这厮的‘射’术实在太逆天了,只怕薛仁贵将军在此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诺!”

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中年偏将答应一声,催马提刀,直奔弓弩兵方阵,挥刀斩杀了一名临阵脱逃的士兵:“大敌当前,竟敢临阵脱逃,立斩无赦!”

在廉介的约束下,弓弩兵的军纪好转了下来,各自在校尉、百夫长的指挥下朝唐军猛‘射’,倾洒下密集的箭雨,‘射’的向前冲锋的唐军纷纷倒地,伤亡惨重。

寨栅外面鹿角重重,荆棘林立,这些障碍物的作用不是扎死唐军士兵,而是用它延缓唐军的冲锋,让敌军更长时间的遭受箭雨的洗礼,尽最大可能的杀伤敌方兵力。

在廉介的指挥下,汉军弓弩兵一阵爆‘射’,至少‘射’倒了三百多名冲在最前面的唐兵。遍地都是中箭后倒地哀嚎的唐军士兵,此起彼伏,极大的阻碍了唐军冲锋的道路。

“自寻死路的家伙!”

面对着巨大的伤亡,后羿恼羞成怒,再次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满月,瞄准了正在指挥的汉将。对于后羿来说,最好的战术就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叮咚……后羿九星技能发动,当前一箭武力+12,基础武力104,铁胎弓+1,坐骑呼雷豹+1,当前一击飙升至118!”

廉介亲眼目睹了唐援中箭坠马的一幕,再加上后羿‘射’杀秦琼造成的心理‘阴’影,因此廉介心中极为忌惮。要不是叔父廉颇点名让自己来指挥弓兵,廉介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前的!

只是军令难违,廉介知道叔父执法如山,如果自己抗令不遵,势必会遭到军法处置。与其受人耻笑,甚至被叔父处以斩首之罪,还不如豁出‘性’命赌一把。

因此廉介在指挥弓弩兵‘乱’箭齐发的同时,也尽可能的做好了防御,左手提着大刀随时准备格挡,右手握着一张盾牌挡住了大半截身子,只‘露’出了鼻梁以上的眼睛部位,以及膝盖以下的双‘腿’。

“我看你有多厉害,难不成能‘射’透盾牌?”

一箭破空而来,疾若流星,廉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箭穿透了头盔,正中眉心。

廉介惨叫一声,痛苦的跪倒在地,用嘶哑的声音挣扎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给我杀!”

后羿再次一箭‘射’杀汉将,将铁胎弓挂在背上,反手摘了青铜槊,挑开面前的层层鹿角,策马直奔寨栅‘门’前。

“冲啊!”

在后羿的引领下唐军士气大振,重步兵纷纷顶着盾牌,手持大刀向前冲锋,在长矛兵挑开鹿角之后,一个个奋力挥舞起大刀,砍的寨栅木屑纷飞。

看到侄子再次中箭身亡,廉颇心痛的咬牙切齿,手中佩剑一挥,高声下令:“敌军已经突破障碍物,重步兵上前‘肉’搏!”

“杀唐寇!”

得了廉颇一声令下,三千重甲步兵,三千长枪兵,三千刀斧手呐喊一声,排列着整齐的阵型,在三员偏将的带领下向前冲锋。越过弓弩兵方阵,挥舞起武器与唐军‘肉’搏起来,直杀的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后羿催促胯下呼雷豹,砍倒一片寨栅,身先士卒的冲进了青州兵大营。一杆青铜槊挥舞的虎虎生风,寒光霍霍,所到之处直杀的汉军尽皆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

“给我冲锋,不要放走一名汉军!”

见后羿冲破了汉军营寨,韩信在后面催兵急进,手提佩剑大声指挥唐军作战。

两万唐军在后羿的身先士卒之下,在韩信的指挥下,‘潮’水一般涌进了汉军寨栅。双方旋即展开了你死我活,血‘肉’横飞的‘肉’搏战。震耳‘欲’聋的杀声中,每一瞬间都会有人丧命在刀光剑影之下。

后羿一路冲杀,凭借着掌中青铜槊挑翻了一百多名汉兵,遥遥望见廉颇的帅旗,当下催促胯下呼雷豹径直冲杀了过去:“廉破老匹夫,天下第一神‘射’手司羿在此,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汉军拼死阻挡,但在后羿的纵马冲锋之下几乎是螳臂当车,只能白送人头,眼见距离廉颇愈来愈近。

情急之下廉颇拨马就走,就算被后羿追的夹着尾巴逃命也比死在箭下强,手中马鞭狠狠的‘抽’在胯下马‘臀’上,落荒而逃。

“哼哼……老匹夫在我司羿面前,还想逃命么?”

后羿并没有急于追赶,反而勒马带缰停下了脚步,反手摘了铁胎弓,拉得弓弦如满月一般,瞄准了廉颇的后背,“秦琼挡了我五箭,刘辩的儿子挡了我一箭,我倒要看看你这老匹能逃过几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