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五十一 玩弄于鼓掌之中

一千四百五十一 玩弄于鼓掌之中


                趁着李元霸和李世民争吵之际,刘无忌拨转马头,快马加鞭重新返回了唐营。

在金弹子阵亡,李世民落荒而逃之后,唐军群龙无首,各自为战,被杨延昭、秦怀‘玉’等人率汉军猛攻,损失惨重,不仅被攻破了寨栅,就连营帐也几乎被焚烧殆尽。

李善长逃出唐营,聚拢了从诛神岭下返回的唐军,凭借着兵力优势向汉军展开了反攻,总算止住了溃败之势,一边等待韩信派人回援,一边派骑兵寻找李世民。

刘无忌策马直入唐营,在‘乱’军中找到杨六郎,大声提醒道:“杨将军,大事不好,我在追逐李世民的途中遇见了李元霸,只恐他很快就要返回助战,我军当火速撤退。”

杨六郎闻言面‘色’骤变,皱眉沉‘吟’道:“那李元霸身负万夫难挡之勇,一人能抵数万大军,若是被他杀入军中,损失将不可估量,全军速退!”

随着杨六郎一声令下,由秦怀‘玉’在前面开路,刘无忌、凌统、杨六郎三人断后,一万五千多唐军火速离开唐营,在茫茫夜‘色’中向北而去。

群龙无首的唐军不知汉军因何撤退,但大将金弹子战死,主公李世民不知所踪,人心惶惶。仅靠着军师李善长指挥,才勉强与汉军旗鼓相当,此刻看到汉军主动撤退,自然无人愿意追袭,纷纷在原地等候命令。

唐军大营十里之外。

就在汉军撤退之际,李世民仍在被李元霸纠缠追问:“大哥,这小孩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娘子真的不是穆桂英,而是长孙……母……狗?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我没记住,她是不是怀了你的孩子,故意许配给我戴绿帽?”

李世民已经跟李元霸解释了一炷香的功夫,发现他根本不接受长孙无垢的真实身份,只要自己跟他叙述真相,他就会嘶吼咆哮,仰天大吼“这不是真的”,然后再重新抓住自己的衣襟询问一次。

“好了,元霸,你媳‘妇’就是穆桂英,不是长孙无垢!”李世民无可奈何,只好给了李元霸一个想要的答案。

李元霸这才转忧为喜,犹如小孩一般‘露’出了笑容:“我媳‘妇’对我这么好,我就知道他是穆桂英,怎么可能是假的呢?那些说她是长孙无垢的都是坏人,都应该用锤砸死,我知道大哥不会骗我的!”

李世民继续道:“大哥对你这么好,怎么会给你戴绿帽?这些谎言都是李隆基这个白眼狼编造了离间你我兄弟感情的,他故意把你支开,说不定此刻正在对你媳‘妇’不轨。”

“啊?”李元霸大惊失‘色’,双目圆睁,发指眦裂,“这个杂碎,我现在就回去把他砸成‘肉’饼!”

李元霸说着话就要翻身上马,心急火燎的准备向东返程:“大哥,俺先走了,若是迟了,怕是小基基要给俺戴绿帽了。”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把李元霸盼到了青州,李世民怎么会放他离开,情急之下一把拉住李元霸的缰绳,喝一声:“二弟,你不能走!”

李元霸一脸烦躁,双锤一举,咆哮道:“大哥,你难道想让李隆基这杂碎给俺戴绿帽么?你若是再阻拦,休怪我锤下无情!”

李世民急中生智,耐着‘性’子规劝道:“二弟啊,大哥昨夜刚刚接到情报,李隆基意‘欲’谋反。在你离开国都之后把你媳‘妇’抓了,并派人送到青州献给了刘辩。你若想救你媳‘妇’绝不能回唐国,只有留下来跟随大哥打败刘辩,才能救回你媳‘妇’。”

“哇呀呀……李隆基,你这个杂碎,老子迟早要把你砸成‘肉’饼!”

听了李世民的话,李元霸仰天长啸,如疯如癫。

铁链一抖,将两把大锤旋转了起来,裹挟着呼啸的风声,正中路边两颗参天大树,同时发出“咔嚓”声,轰然倒地。

等李元霸发泄完了,李世民上前拍了拍这个傻弟弟的胳膊,安慰道:“元霸莫要心急,穆桂英以前毕竟是刘辩的妃子,青州的汉人是不敢难为她的,你只要跟着兄长打赢青州之战,就能夺回你媳‘妇’!”

“只要能把俺媳‘妇’抢回来,我什么都听大哥的。”李元霸发泄完毕之后一脸茫然,犹如绵羊一般温驯,垂头丧气的聆听李世民的教诲。

总算稳住了这个傻弟弟,李世民长舒一口气,翻身上马,挥鞭朝唐营疾驰而去:“速速随我返回大营,先击退汉军再说!”

马蹄声哒哒,兄弟二人在斜阳的照耀下策马并行,风驰电掣一般朝唐军大营疾驰而去。

十里左右的路程,不过一顿饭的时间,李世民带着李元霸很快就返回了唐军大营,发现汉军已经退走,只剩下满地尸体与仍在燃烧的灰烬,以及正在救火的唐军。

见李世民有惊无险的去而复返,身边还带着天神下凡一般的李元霸,李善长及众将士一起上前参拜:“臣等护驾不力,请陛下恕罪!”

李世民叹息一声:“刘辩的儿子实在逆天,就连元霸都不能速战速决,尚且被他全身而退,更不用说你们了。清点损失了么,战况如何?”

李善长拱手道:“回陛下的话,我军损失八千余人,营帐被焚毁殆尽。庆幸粮食藏在夷安城中,倒是没有断粮之忧!”

李世民颔首道:“如今大营已经被焚毁,杨延昭也率部从诛神岭上突围而去,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将士们火速收拾辎重撤退进夷安县城,并派人通知韩信。”

“陛下,汉军战死了三千左右,尚有一万五千多人向北逃窜。这支队伍以步兵为主,骑兵为辅,此刻估计也就是逃了十几里路程,可让赵王率骑兵快马追赶,必有斩获!”李善长拱手提议道。

李世民马上召唤李元霸来到面前,吩咐道:“元霸,这支汉军杀的我们损失惨重,若不予以重创,难泄我心头之恨。你马上带领一支骑兵追赶,杀他个片甲不留!”

“好嘞,大哥等俺的好消息!”李元霸答应一声,手提双锤翻身上马,就要出‘门’追赶,“大哥,往哪里追啊?”

李世民急忙召唤一名金姓偏将来到面前,面授机宜:“你看天‘色’迟暮,马上就要黑天了,汉军必然会点起火把照明。你循着火把的踪迹,带着赵王率骑兵快马追赶。”

这员金姓偏将答应一声,点起一千五百骑兵,引领着李元霸离开了硝烟弥漫的唐军大营,向北穷追汉军不舍。

天‘色’迟暮,日薄西山。

在杨延昭的催促之下,这支一万五千人的队伍全力急行,一个时辰走了不过三十里左右的路程。登上山坡向南远眺,依稀能够看到一支唐军骑兵快速追赶了上来。

“莫非是李元霸追上来了?”杨延昭心急如焚,“传令全军做好迎战准备,我就不信李元霸能够以一敌万?”

刘无忌当机立断,沉声道:“杨将军,我看不如这样,你挑选一千骑兵‘交’给小王我统率。我们打着火把向西进军,引开追赶的唐军,你带着将士们‘摸’黑向北赶路。我带着李元霸绕个圈子,等天亮之后将士们就安全了!”

杨延昭急忙摆手:“万万使不得,小王爷乃是万金之躯,岂能以身犯险?”

刘御翻身上马,叱喝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客套话?若是被李元霸追上来,你们谁是他的对手,还不是要靠小王与他周旋?到那时想走走不掉,才是真正的危险!”

杨延昭拱手道:“不如让微臣率骑兵引开李元霸,小王爷率主力‘摸’黑遁走?”

“得了吧!”刘御一口回绝,“若李元霸单人匹马追了上来,只怕杨将军就要殉国了。我和李元霸‘交’过手,自有把握对付他,而且我的马快,李元霸也追不上我。”

杨延昭稽首顿拜:“既然如此,臣杨延昭在这里代三军将士拜谢小王爷的大恩!”

杨延昭从军中挑选了一千‘精’锐骑兵,‘交’给刘御、凌统统率,人手两支两把,并将队形拉长,在茫茫夜‘色’中大张旗鼓的奔西北方向而去。杨延昭则与秦怀‘玉’率领剩下的将士人缄口马摘铃,悄悄的‘摸’黑朝东北方向而去,避免被李元霸追上大开杀戒。

半个时辰之后,斥候来报,唐军骑兵果然中计,跟着火把朝西北方向而去,距离主力部队渐行渐远。杨延昭这才放下心来,催促队伍加快脚步,力争尽量寻找到廉颇的青州兵或者尉迟恭的兵马,合兵一处,回头再做计较。

刘无忌带着一千骑引领着李元霸绕了一个多时辰的路程,估‘摸’着杨延昭已经率骑兵走远,当即勒马带缰,吩咐骑兵全部下马上山:“所有人下马,将火把绑在马鞍上,只留下数十人驱赶马匹,继续带着唐军绕圈!”

当下除了刘无忌和凌统之外,近千名汉军全部下马,将火把捆在马鞍两侧,只留下三十多个‘精’通驯马的骑士驱赶马匹,继续朝西北方向狂奔,吸引李元霸追赶,剩下的人全部上山躲避。

等汉军上山躲藏好了之后,唐军骑兵果然从山坡脚下呼啸而过,只见李元霸匹马当先,挥舞大锤高喊:“汉军休走,谁敢我与大战三个回合?”

刘无忌在马上咧嘴笑道:“这样戏‘弄’一个傻子,是不是太没有爱心了?将士们,随我下山!”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