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四十六 双雄搏虎

一千四百四十六 双雄搏虎


                听了斥候的禀报,李世民一脸意外:“什么,汉军竟然主动来进攻我军大营?”

斥候单膝跪地禀报:“汉军来势汹汹,已经杀到我军大营门外!”

“呛啷”一声,李世民拔剑在手,高声道:“这杨延昭勇气虽嘉,但却自不量力,朕当亲自上阵,率众将士予以重创!”

身高八尺八寸,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金弹子抱拳道:“秦琼已死,区区几个虾兵蟹将不足为虑,请陛下稳坐中军帐,看末将去杀他个丢盔弃甲!”

李世民点头答应:“完颜将军先去堵住汉军冲击我军大营,并吹响号角,集合山脚下的将士们前来合围。朕马上命人竖起龙旗,亲自给将士们擂鼓助威!”

“得令!”

完颜金弹子答应一声,出门提了一双各重九十斤的擂鼓紫金锤,翻身上马,率领着已经集结完毕的六千唐军,挥舞兵器,呐喊着杀出营门。

而李世民亦是披盔挂甲,腰悬佩剑,手提一杆金灿灿的蟠龙枪,翻身跨上踏雪白龙驹,命令身边的御林军挑着大唐天子的龙旗,亲自出营督阵。

春回大地,风和日丽,色彩斑斓的春季不知不觉间降临人间。

而此时此刻的旷野上却爆发了一场残酷的肉搏战,双方数万人挥舞着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砍杀的血肉横飞,人喊马嘶声此起彼伏,每一瞬间都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完颜金弹子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金弹子挥舞着一对大锤,在乱军中击毙了数十名汉军将士,马前无一合之敌,迎面相遇者尽皆一锤砸成肉泥,挡者披靡。

远处的凌统看到金弹子耀武耀威,当即催马来战:“我管你是金蛋子还是屎蛋子,小爷我看见用锤的家伙就恨不得碎尸万断!”

转眼之间,凌统就策马来到金弹子面前,手中三节棍一招横扫千军奔着金弹子的脑门扫了出去,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犹如万钧雷霆,声势非凡。

“叮咚……凌统霹雳属性爆发,武力+5,基础武力98,武器+1,当前一击瞬间飙升至104!”

“啧啧……竟然用这般怪异的武器?”金弹子一边啧啧称奇,一边挥锤格挡。一双大锤势似奔雷,力逾千钧。

“叮咚……金弹子锤霸属性爆发,降低凌统3点武力,当前基础武力下降至95!”

俗话说“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凌统知道用锤的武将力气都特别霸道,再辅以大锤的重量,一般的兵器要是撞上了,轻则崩开,重则扭曲变形,所以绝对不能硬碰硬,只能以巧取胜。

看到金弹子双锤呼啸而来,凌统一声叱喝,手腕一抖,硬生生的将三节棍收了回来,画出一道弧线卷向金弹子的后背。

金弹子连声冷哼:“哼……用这样怪异的兵器上沙场,简直就是旁门左道,自讨苦吃!”

厮杀了三个回合之后,金弹子反守为攻,挥舞起一对大锤狂攻乱砸,犹如泰山压顶,又似黄河奔腾,风声虎虎,金光霍霍,很快就占据了上风,杀的凌统渐渐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勉强支撑了七八个回合,凌统再也招架不住,虚晃一鞭,拨马就走:“用锤的家伙果然各个难缠,小爷暂且放你一马!”

金弹子哪里肯舍,催促胯下青鬃马,擎着一对擂鼓紫金锤紧追不舍:“大言不惭的小贼哪里走,锤下受死!”

两人在乱军中一个逃一个赶,追逐了两三里路程,恰好撞见挥枪厮杀的秦怀玉,凌统急忙大喊一声:“秦大哥援我,这番将好生厉害!”

当初秦怀玉恶战史敬思的时候曾经得到凌统的援手,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此刻见凌统被追的狼狈万分,秦怀玉无暇多想,叱喝胯下战马,挺起手中金纂提炉枪迎上前去。

“呔……唐将吃我一枪!”

金弹子不敢怠慢,双锤一个野马分鬃,向外硬磕,企图一锤震飞秦怀玉手中长枪。

秦怀玉手中的这杆金纂提炉枪正是秦琼的遗物,曾经近距离遭到后羿的爆射,在强劲的力道之下枪杆有些弯曲,后来被凌统连带着一对四棱金装锏捡了回来交给了秦怀玉。

数日前因为厮杀之时用力过猛,导致秦怀玉的长枪断裂,无奈之下只好拿着秦琼的金纂提炉枪上阵,虽然不是很趁手,但总胜过寻常的破铜烂铁。

金弹子双锤来的又快又疾,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结结实实砸在秦怀玉手中的金纂提炉枪上,直震的秦怀玉双手十指发麻,长枪险些脱手飞出。

凌统知道秦怀玉的武艺和自己在伯仲之间,既然自己在金弹子手下走不了十个回合,想来秦怀玉也不是对手,只有两人并肩作战,才能与这唐将一决胜负。

看到秦怀玉手中长枪险些被一锤震飞,凌统急忙催促战马,手中三节棍一个老树盘根,奔着金弹子的背部狠狠抽了下去。

金弹子不敢怠慢,左手大锤继续穷追秦怀玉,右手大锤举火燎天,向上格挡凌统的三节棍,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

趁着凌统出手缠住金弹子,秦怀玉获得了喘息之机,催马后退数丈,缓一缓有些肿胀的十指,却惊喜的发现自己手中的金纂提炉枪因为被金弹子砸了一锤,竟然歪打正着,变得宛如从前一般笔直。

“哈哈……竟然给小爷把枪砸直了,小爷真得道一声谢!”秦怀玉喜得几乎合不拢嘴,“待会儿杀你的时候小爷在你身上少刺几个窟窿便是!”

“叮咚……受金弹子锤霸属性影响,秦怀玉基础武力-3,武器金纂提炉枪+1,当前武力变化为96.”

金弹子冷哼一声,一对大锤挥舞开来,左攻凌统右攻秦怀玉:“切……老子能给你砸直了,也能再给你掰弯!两个乳臭未干之徒,速速下马受死,老子尚能留你们一个全尸!”

凌统与秦怀玉一左一右,左鞭右枪,耐着性子与金弹子厮杀,走马灯一般厮杀了十个回合,胜负难分。

就在这时,一匹健壮的黑色骏马嘶鸣着由北方疾驰而来,其声雄壮,秦怀玉急忙扭头看去,一脸惊喜的道:“这不是叔父的呼雷豹么?”

凌统一边挥鞭与金弹子厮杀,一边侧目扫视,不由得满脸惊诧:“真是奇怪,数日前我去牵这匹畜生,想让他把秦都督的遗体驮回去,它却嘶鸣着逃得无影无踪。为何现在又自己跑了回来?”

“叔父的这匹坐骑乃是日行千里的宝马,凌兄弟缠住这唐将,容我去换了坐骑!”秦怀玉不等凌统回答,拔转马头退出战团,直奔呼雷豹迎了上去。

这匹长得有些丑陋的宝马在秦怀玉面前停了下来,伸出脑袋摇晃着尾巴和秦怀玉亲热。不停地伸出舌头舔舐秦怀玉手中长枪,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对昔日旧主的思念!

秦怀玉翻身下马,跨上呼雷豹,叱喝一声:“雷子,随我杀敌,咱们为叔父报仇雪恨,通杀唐寇!”

“咴咴……”呼雷豹一声嘶鸣,撒开四蹄,驮着秦怀玉奔驰如飞,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奔金弹子冲了过去。

“吃我一锏!”

仗着胯下马快,秦怀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从背上摘下一支金锏,奔着金弹子的面门掷了出去。

“叮咚……秦怀玉杀手锏技能发动,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95,武器+1,坐骑呼雷豹+1,当前一击瞬间飙升至102!”

凌统也趁机发难,手中三节棍挥舞的虎虎生风,一个神龙摆尾,奔着金弹子的腰部扫了过去,又快又疾,势大力沉。

“叮咚……凌统霹雳属性发动,瞬间武力+6,当前一击飙升至103!”

突然遭到两人的暴击,金弹子大吃一惊,急忙低头躲闪。

饶是躲得够快,还是被秦怀玉的杀手锏擦着头顶飞过,摩擦的火星四溅,将盔缨撞断,只吓得金弹子出了一身冷汗。

刚刚躲过秦怀玉的杀手锏,凌统的三节棍就带着呼啸的风声扫了过来,又快又疾,声势骇人。

金弹子躲闪不及,急忙侧身滚下马鞍,侥幸逃过了凌统的这一鞭。

只听一声痛苦的嘶鸣,凌统手中的三节棍结结实实击中了金弹子坐骑的脖颈,这匹黑色战马踉踉跄跄的挣扎了几下,脖颈一歪,轰然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竟敢杀我坐骑?”

怒不可遏的金弹子一锤飞出,正中凌统坐骑的臀部,登时骨骼折断,仆倒在地,将马上的凌统掀翻马下。

“老子今日就让你给我的坐骑偿命!”金弹子嘶吼一声,单手持锤,一个猛虎扑食朝跌在地上的凌统扑了上去。

(ps:说说最近的更新吧,由于年关将近,各种事情繁多,再加上卡文,状态不好,这几天实在提不上更新去,请兄弟们理解包涵。

岁月如梭,这已经是剑客写这本书的第三个春节了。而之前的春节,剑客一直在码字,大年初一都在码字,看着别人热热闹闹的打牌喝酒,串门吹牛,好不羡慕。

两年多的时间,三个新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年来十二点之前几乎从没睡过,剑客累了,真的累了,精疲力尽的感觉!

两年多的时间,这本书从一开始的幼苗,到现在已经四百五十万字了,当初一起开的书差不多有上千本,基本上都结束或者太监了,而这本书还在继续。

历史类很少有五百万字的篇幅,写到现在基本上也到了收官阶段,宛如风烛残年的妇人,已经没有当初的姿色,剑客能做的就是善始善终,不太监不烂尾。

过年这段时间会尽最大努力更新,有时间就两更,没时间就一更,如果偶尔耽误一天,也请兄弟们见谅,剑客真的累了。写书,尤其写这么长的书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