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六十 牡丹花下死

一千四百六十 牡丹花下死


                就在刘无忌策马返回之时,东北方向尘土大起,火把攒动。

正准备驰援廉颇的杨延昭听到杨家庄附近人喊马嘶,还以为刘御带领的一千骑兵遭到了唐军包围,急忙率部前来救援,恰好撞见董平欺辱百姓,遂一声呐喊,漫山遍野的蜂拥而来。

为了震慑敌军,杨延昭下令于沿途砍伐树木,人手两支火把甚至是三支,造成疑兵之势。此举果然奏效,一万五千左右的汉军看起来漫山遍野,火把犹如繁星点点,声势浩大。

董平撇下曹军骑兵不知所踪,副将又被刘无忌一箭‘射’死,两千曹军骑兵群龙无首,面对着漫山遍野的汉军惊慌失措,纷纷上马向南逃窜。

马蹄声隆隆,曹军骑兵绝尘而去,只剩下惊魂未定的百姓,以及遭受了凌辱的‘妇’‘女’嘤嘤啜泣。失去清白固然痛心疾首,但在这人命贱如草芥的世界,只要能够活着其他都不重要!

看到曹军骑兵退走,刘御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策马冲进人群之中四处寻觅,却不见嫦娥的踪影,不由得心急如焚,大声询问:“嫦娥姑娘何在?”

心有余悸的杨婵挽着老父亲的胳膊,气喘吁吁的答道:“被带队的……曹军主将……掳走了!”

刘无忌闻言瞬间怒发冲冠,发指眦裂,低头朝跟在马后的啸天犬吩咐一声:“啸天犬,就看你的了,能否带我找到嫦娥姑娘?”

“汪汪汪……”,啸天犬报以一阵狂吠,撒开四蹄朝东南方向狂奔而去。

刘无忌顾不得等候杨延昭到来,在马上朝杨大喊一声:“老丈休慌,从北面来的这支兵马是杨延昭将军率领的王师,你带着桑梓去与他们会合,便可以平安无事。我去寻找嫦娥姑娘回来!”

夜‘色’之中,一人一马一犬,向东南绝尘而去。

董平将嫦娥横放在马鞍前,一路策马徐行,不时的调戏几句:“小娘子莫要反抗,**一刻值千金,反抗也是徒劳无功,何不遂了我意,共赴鱼水之欢?我董平出自名‘门’贵胄,生的一表人才,也不算辱没你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紧要关头嫦娥反而冷静了下来,与其徒劳无功的挣扎反抗,还不如先设法稳住这‘色’狼,然后再寻找机会脱身。

一念及此,嫦娥便不再挣扎,柔声道:“将军,我也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你心里若是当真喜欢我,便等到战事结束后托了媒人去我家下聘书六礼,结为夫妻,从此便可以朝夕与共。若是无媒苟合,在野外玷污了我的身子,我宁愿咬舌自尽,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见嫦娥不再挣扎反抗,董平心里暗自欢喜,笑‘吟’‘吟’的道:“我董平这辈子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自然是真心喜欢。你放心,我既然要了你的人便会对你负责,聘书六礼一样也不会少。但姑娘的美貌撩的我坐立不安,今夜无论如何也要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你若是反抗,休怪我粗鲁。”

董平说着话就要对嫦娥动手,嫦娥急忙伸手推阻:“既然将军这么急不可耐,便依我最后一件事,否则宁死不从。若是依我,今夜便遂了你心愿……”

“哈哈……你说,只要今夜让我染指与你,什么条件都依你!”董平喜出望外,伸手在嫦娥的**上拍了一巴掌,“这样才是明智选择,共享鱼水之欢,岂不胜过被我霸王硬上弓?”

嫦娥压着心头的屈辱,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柔声道:“我自小有洁癖,若将军要和我在这野外媾和,怕是此生将会留下‘阴’影,日后再也不能与将军和谐相处。将军是想要我一夜还是一世?”

“自然是一世,遇上你这样的绝‘色’尤物恨不得夜夜巫山,日日**。”

董平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扯烂嫦娥的衣服,来个霸王硬上弓。但为了博得嫦娥的好感,赢得美人芳心,做个长久夫妻,日日享受她的美‘色’,只好强行按捺着心头的‘欲’火。

“那就请将军带我寻找一处客栈,洗干净了身子再行周公之礼,否则我只有咬舌自尽。”嫦娥说完便伸出舌头用牙齿咬住,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样子。

眼见生米即将煮成熟饭,董平自然不敢再用强,急忙央求道:“姑娘莫要生气,莫要生气,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只是这荒郊野外,却又去哪里寻找客栈?”

嫦娥斩钉截铁的道:“没有客栈便找一所民宅,将军手里有枪有银两,讨一间房屋应该不难吧?”

说着话嘤嘤啜泣道:“我已经够委曲求全迁就你了,你若非要霸王硬上弓,我便‘玉’石俱焚。若你连这点小事都不依我,何谈真心待我?”

见嫦娥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董平心中一软,打消了野战的念头,颔首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依你便是!”

董平当下放慢了马速,漫山遍野的寻找村落,此刻天将拂晓,东方已经微微‘露’出鱼肚白。

功夫不负有心人,策马走了一炷香方的功夫,前面果然发现了一个村落,董平捡着一个青砖白瓦的大户人家,一脚踹开‘门’板,闯进了卧房。

吓得还未起‘床’的夫妻哆嗦成一团:“唉呀……大王,你要钱或者要粮直管拿去,但求饶命!”

董平冷哼一声:“老子既不要钱也不要粮,借你们家的‘床’榻行周公之礼。马上去‘弄’热水来伺候我娘子洗澡,否则老子一枪搠死你们夫妻!”

话音未落,一枪‘抽’打在圆桌上,登时“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要求,这对夫妻吓得魂飞魄散,急忙爬起来招唿了丫鬟把洗澡的木桶抬进卧房,烧了一锅热水倒进木桶,战战兢兢的道:“大王请慢洗,但求饶命!”

董平一把将嫦娥拉进怀里,朝其他人叱喝一声“都给我滚出去!”

吓得这对夫妻与丫鬟急忙抱头鼠窜,房间里只剩下董平与嫦娥二人独处。

董平‘淫’笑道:“呵呵……小娘子,这回该心满意足了吧?**一刻值千金,让我来帮你除去衣衫,你我共赴巫山。”

嫦娥心中大急,吱呜道:“‘女’孩子家害羞,请将军先更衣,我再脱不迟!”

董平放声大笑:“哈哈……有趣,便依你!”

见董平果真解开战袍,卸掉甲胄,脱去战靴,除去内衫,嫦娥忽然发疯一般向‘门’外冲了出去,同时放声大喊:“救命啊……”

董平早就防着嫦娥这一手,虽然身上一丝不挂,但却猎豹一般冲出了房‘门’,伸手一把扳住了嫦娥的香肩:“煮熟的鸭子,我岂会……”

“汪汪汪……”

‘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狗吠之声,一条黑‘色’的细狗犹如离弦之箭般蹿了进来,一口咬住董平的裆部,登时将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将军”撕扯了下来,瞬间血流如注,触目惊心。

董平猝不及防,几乎晕死过去,捂着裆部挣扎着跪倒在地,嚎叫道:“我的命根子啊……哪里来的畜牲……我要杀你全家!”……

“咴咴……”

一阵雄壮的战马嘶鸣声在‘门’前停了下来,刘无忌翻身下马,左手屠龙刀右手倚天剑,大步流星的冲进院子,目睹此景不由得怒发冲冠,“你们曹军欺辱百姓,玷污‘妇’人,与山贼匪寇又有何异?”

话音未落,寒光一闪,董平那俊朗的头颅登时跌倒在地,鲜血从脖颈中仿佛喷泉一般喷‘射’起来,无头尸体摇晃了几下,瞬间栽倒在地。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董平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已上升至12枚,复活点1740个!”

刘无忌扭头去看惊魂未定的嫦娥,只见她身上的衣衫尚且完整,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稍稍落地,关切的问道:“姬姑娘你没事吧?这‘淫’贼没有……玷污了你吧?”

大难不死,第二次被刘御保全清白,嫦娥不由得泪水如下,嘤咛一声扑进刘无忌怀里:“小王爷,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你若是再来迟一些,嫦娥将不复在世!两次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我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面对着扑进怀里的嫦娥,刘无忌有些不知所措,收了刀剑安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似这样的恶棍‘淫’徒,人人得而诛之。”

刘御转身对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宅院主人叮嘱道:“你们把这恶徒挖个坑埋了便是,不会有官差来找麻烦。”

然后牵了嫦娥的手一起出了院子,共乘一骑,引领着啸天犬直奔火把攒动的地方而去,准备与杨六郎、凌统会合,再谋退敌之策。

凌统率领着一千汉军面对着蜂拥而来的三千曹军骑兵,人人抱定了必死之心,但因为杨六郎的疑兵之计,吓得王彦章唯恐落进了包围圈,与凌统甫一‘交’锋便率部退走,向南会合陈庆之、贾复率领的主力部队去了,准备卷土重来与汉军再决胜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