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三十 漫山衣冠似雪

一千四百三十 漫山衣冠似雪


                杨延昭心急火燎的赶到中军阵地,远远看到刘无忌在一匹雄壮的灰‘色’骏马前负手而立,眉目间颇有大将风度,看起来安然无恙,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地。

急忙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施礼:“微臣奉义将军杨延昭拜见庐江王殿下!”

刘无忌急忙伸手搀扶杨六郎:“大敌当前,杨将军不必多礼。”

“唐军在高密县境内已经埋伏多时,小王爷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凶险之地?”杨六郎起身之后手抚佩剑,一脸诧异的问道。

刘无忌沉声道:“数日前我正随卫卿将军从沂‘蒙’山区朝半岛悄悄进军,忽然接到斥候禀报,说父皇被困于断舌山。我心中担忧不已,便与凌统悄悄瞒着卫将军,遗书一封,快马加鞭离开大营,奔高密而来……”

“卫将军正向高密进军?真是太好了!”杨延昭闻言喜出望外,‘露’出久违的笑容,“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说不定我们还能反客为主,逆转现在这个不利的局面呢!”

刘无忌点头:“卫将军于五日之前从平阳县出兵,‘花’了四天的功夫已经差不多走出沂‘蒙’山区了,掐指算算估计此刻已经到了诸县附近,距离高密也就是二百五十里左右的路程。”

杨六郎光顾着和刘御说话,直到此时才看见旁边放着一具简陋的棺椁,不由得蹙眉问道:“这是何人的棺椁?”

“叔宝将军战死了。”刘无忌叹息一声,眼角瞬间湿润,就连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什么?”杨六郎吓了一跳,瞬间变得面如土‘色’,嘴‘唇’不停的哆嗦,“怎……怎么……可能?”

杨六郎已经与秦琼搭档了五六年,一直在徐州作战,虽然不是兄弟但却胜似兄弟。

秦琼虽然统兵能力一般,但他的豪爽仗义却是让杨六郎、武松、麴义等人打心里佩服,徐州军团的实力也许是大汉各军团中最弱的,但却是最团结的。

在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只有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兄弟情。

秦琼治军也不像岳飞、李靖那样严明,不讲究军令如山,经常和稀泥,只要不是犯了特别严重的军纪,大多数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琼平日里还有点匪气,经常与手下的将校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甚至还允许将校们‘花’钱买娼/妓进大营解决生理需求,有时候也会让手下的兄弟挑几个有姿‘色’的娘们孝敬自己。

在徐州军的眼里,秦琼不仅是主将,更像是山大王,更像是帮派大哥。所以得知秦琼战死后,这些将士们才情不自禁的哭泣起来。

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多年的沙场喋血,这些将士们不是没有见过死亡,甚至对死亡已经麻木,可是当最心疼将士们的“大哥”阵亡之时,数以万计的徐州军还是忍不住悲伤,无不潸然泪下。

“呜呜……都督战死了,秦大哥死了,离我们而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都督是为了救全琮将军被狗日的司羿‘射’死的……”

“杨将军,我们一定要替都督报仇啊!”

看到杨六郎连嘴‘唇’都颤抖起来,围拢在棺椁周围的将士无不啜泣起来,一个个嚎啕大哭。

“都督,秦大哥!”

杨六郎用颤抖的手指缓缓推开了了棺材板。这是从长达十余里的山谷中一个村落里向百姓讨来的,看上去非常简陋,棺材板只需轻轻一推,便敞开了缝隙。

只见躺在里面的秦琼满身血污,但遗容看上去却平静淡然,没有任何仇恨,没有任何不舍,静静的躺在棺椁中一动不动。

‘胸’前巨大的血口让人触目惊心,虽然经过医匠短暂的包扎止血,但不断涌出的鲜血还是把铺在棺材里面的被褥全被染红,悲壮中透着一股妖‘艳’。

“秦大哥!”杨延昭用颤抖的手指伸进棺材抚‘摸’秦琼已经冰凉的脸颊,“大哥,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吧,我杨延昭对着你的棺椁发誓,誓要率领兄弟们替你报仇雪恨,诛杀后羿!”

“替都督报仇雪恨,诛杀后羿!”

数百名亲兵高举兵器,齐声呐喊,引得周围的其他将士纷纷响应,声振寰宇。

杨延昭说着话“哧啦”一声扯烂了身上的白‘色’战袍,虽然已经血渍斑驳,但底子毕竟是白‘色’的。

然后撕成一条白带,缓缓系在额头,大声喝道:“将士们,把随军携带的白布拿出来,全军将士尽着缟素。这一战不为别的,只为秦大哥而战!”

古代人打仗并不是打完就跑,而是需要清扫战场,掩埋敌方尸体,收殓战友尸骨。因此大部分军中都会随身携带一些白布,以备急用。

得了杨六郎一声吩咐,汉军将士纷纷动手,用刀剑把随身携带的白布分割成条条缕缕,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用白布缠头,尽着缟素。

一时间,整个山谷中缟素飘扬,悲声雄壮,先前的呜咽声也变成了复仇的呐喊。

刘御也从士卒手里接过一条白布缠在头上,哽咽道:“今日本王与你们一块为秦将军而战,用唐寇的鲜血告慰秦将军的在天之灵!”

北风吹来,漫山遍野的缟素随风飘‘荡’,刘无忌牵过灰‘色’的“万里烟云罩”,翻身上马,大喝一声:“杨将军,本王在前突围开路,你率领将士们随后冲锋,能杀死几个唐寇算几个!”

“不不不……不是突围?”杨六郎急忙阻止了准备策马冲出去的刘御。

“不是突围,难道杨将军打算与唐寇血战到底吗?”刘无忌蹙眉问道。

虽然要替秦琼报仇,但目前的形势显然不适合硬拼,在唐军的前后夹攻之下,纵然汉军豁出生死,只怕也难以获胜,撑死也就是多杀一批唐军罢了。‘玉’石俱焚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就算秦琼活着只怕也未必同意。

杨六郎朝西侧的山坡一指,高声道:“白天的时候我观察过这个山坡,山上有树木,有溪流,面积又足够大。可以容纳将士们在山上休息,吸引唐寇包围。”

“哦……杨将军打算来个反包围?”刘无忌聪明睿智,一点就通。

杨六郎点头道:“既然唐军把我们困住了,肯定不会轻易撤兵,只要我们上了山坡,他们就会把山坡围个水泄不通。既然小王爷说卫将军的兵马已经过了沂‘蒙’山,料想两三日左右便能进入高密,再加上廉颇将军的四万青州郡兵,足以对唐军形成反包围。到那时,我们里应外合,痛击唐寇,为秦将军报仇雪恨!”

刘无忌抬头仰望,只见这片山谷长十余里,最宽的地方有千余丈,最窄的地方有百十丈。山上有潺潺的流水淌下来,谷底甚至还有村庄民居。

山坡上星星点点,火把晃动,大约有四五千唐军正在鼓噪呐喊,朝山下开弓放箭,投掷滚石擂木,帮助两侧的唐军攻打汉军。

“杨将军好主意,虽然有些冒险,但只要能成功,定然是一场大胜!”刘无忌先后跟随诸葛亮、岳飞、李靖等名帅学习兵法,对于用兵之道已经小有造诣,听了杨六郎的话立即颔首赞成。

杨六郎翻身上马,抱枪施礼道:“小王爷你在这里守卫着秦将军的棺椁,我率领敢死队当先冲锋!”

刘无忌却抢先策马而去:“我的兵器短小‘精’悍,最适合贴身近战,还是让小王带人去攻打山坡。杨将军聚拢将士随后上山,整肃军纪,避免出现各自为战的局面!”

刘无忌话音未落,双‘腿’在马腹上猛地一夹,胯下的战马离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

这匹“万里烟云罩”是刘辩前年在成都用“坐骑”卡‘抽’到的,随后便把他赏赐给了刘御。从那以后刘御就结束了偷马上战场的生涯,再也不用偷偷骑着父亲的“追风白凰”或者母亲的“燎原火”上沙场。

此马身材高大,四肢健壮,体型优雅,姿态华美,一身灰‘色’的鬃‘毛’驰骋起来好似一团烟雾,因此得名“万里烟云罩”。此刻撒开四蹄,足下生风,瞬间就把杨六郎远远甩开。

“将士们,随我上山攻下山坡!”刘无忌策马驰骋,左手屠龙,右手倚天,好似风驰电掣。

数以万计额头缠着白布的汉军头顶盾牌,手持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跟随着刘御的步伐朝西侧两百余丈高的山坡发起了猛攻。

一时间杀声震天,脚步动地,数不清的弩箭在天空飞舞,汉军一边朝山坡上冲锋,一边还‘射’。在舍生忘死的斗志下,汉军很快就冲上了山坡,与唐军短兵相接。

山上的唐军本来就是史敬思挑选的老弱病残,‘精’壮的都留在下面‘肉’搏,此刻面对着发了疯一般狂攻的汉军顿时阵脚大‘乱’,一阵抵抗之后,丢下上千具尸体,纷纷向山坡背面逃命去了。

不消一个时辰,刘无忌就以牺牲千人的代价攻占了这座名唤“诛神岭”的山坡,命令弓弩手扼守要塞,居高临下,接应山下的杨延昭、秦怀‘玉’等人上山。准备以这支军队做‘诱’饵,吸引唐军包围,等卫青、廉颇率军抵达之后来一个反包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