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三十三 生离死别

一千四百三十三 生离死别


                “袁绍的‘门’客?”

听到系统的提示后,刘辩不由得愕然。没想到袁绍都死了将近十年了,竟然还有死忠‘门’客想着替他报仇,说起来四世三公家族真不是盖的。

“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啊,沧海君前世受张良雇佣,在博‘浪’沙行刺秦始皇失手。没想到这一世竟然要为了袁绍刺杀张良的主公,若这沧海君知道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是不是应该惭愧的汗颜无地?”刘辩抬手轻‘揉’太阳‘穴’,在心中自言自语。

幸好沧海君的武力只有91,这让刘辩不至于过度紧张。服部半藏、荆轲等顶尖杀手都栽在了自己手中,对一个91武力的沧海君大可不必畏惧如虎!

“就是不知道这沧海君有没有特殊技能?”

刘辩思绪电转,又想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一个相同武力值的白板武将与拥有特殊技能的武将那完全就是两码事,如果不相信,看看同为1oo武力值的关羽是怎么秒了熊阔海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刘辩立即用意念询问系统:“给朕检测一下这个沧海君有没有利害的技能傍身?朕必须做到知己知彼,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系统正在检测中,宿主请稍等……”

连续几次提示音之后,系统传来了让刘辩失望的答案:“叮咚……系统提示,未曾检测到沧海君的特殊技能,可能需要宿主确定了其位置或者当面现身才有可能检测到。”

刘辩无奈的打个呵欠:“唉……一到关键时刻就不给力,给敌人送起人才来倒是毫不手软,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处?睡觉!”

系统并不理会刘辩的训斥,出机械的声音:“叮咚……系统提示,由于张飞造成爆表,宿主获得系统补偿的‘神兵卡’与‘坐骑’卡各一张,可以随时开启获得。”

刘辩翻身揽住樊梨‘花’的素腰,在心里嘀咕一声:“一把兵器、一匹马就把朕给打了,真是太坑了!不过有总胜于无,回头看看哪位大将缺装备,倒是可以可以让他如虎添翼。”

顿了一顿,又在心中自言自语道:“踏马的,老子忽然现了一个问题,系统补偿给朕兵器和宝马,让朕装备给那些武力值为99或者98的武将;然后再爆表,再补偿装备,再爆表……尼玛的,吓死老子了!”

刘辩忽然感觉到了满世界的恶意,“套路啊套路,全都是套路……睡觉!”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

宇文成都派出的各路斥候纷纷返回,向刘辩禀报,此地隶属徐州琅琊国莒县治下,方圆百里之内几无人烟,只有零星的几个村庄。

向西距离琅琊国治所开阳还有二百里路程,向南到徐州治所下邳有五百里路程,向北到剧县六百里路程,向东到高密四百五十里路程。

听了斥候的禀报,刘辩倒是更加放心:“此地荒无人烟,对我们也有好处,因为不可能遇见大队魏军,倒是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大家吃饱喝足之后,火朝剧县进军。咱们在海上颠簸了二十多天,说不定青州的大战已经展到如火如荼的地步了!”

刘辩虽然通过系统的提示知道了秦琼阵亡的消息,但并不确定主战场在哪里,战况如何?只能通过系统零星的提示判断猜测,因此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在青州上空飞翔,降落在最‘激’烈的战场。

“生火做饭!”得了刘辩吩咐,宇文成都挥手下令。

飞卫和纪昌师徒带着数百名弓箭手狩猎了一个夜晚,‘射’杀了三头野猪,五只麋鹿,黄羊若干,外加狍子十余头,野兔近百。

军厨支起大锅,烧的篝火熊熊,半个时辰后空气中便弥漫着‘肉’香的味道。

在海上颠簸了二十多天,只能靠咸菜与腌‘肉’充饥的将士们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一番,一个个捧着香气四溢的大碗狼吞虎咽,连‘肉’带汤都喝了个一干二净,俱都‘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

“将士们……敞开胃口吃啊,有我们师徒在,不怕供不上大伙儿吃‘肉’!”

飞卫为了在皇帝与将士们面前展示自己的本事,草草扒拉了几口饭,又翻身上马,招呼了数十名弓箭手跟随着自己在周围转悠。

不消片刻功夫,又‘射’回来了一只麋鹿,两头袍子与数只黄羊,‘交’给军厨剥皮放血,扔进大锅里一顿猛煮,很快又热腾腾的出锅了。

刘辩与樊梨‘花’、张出尘、潘金莲以及潘安围在一起吃饭,而张良则与宇文成都、文鸯、燕青等人围坐成一堆,大伙儿都是聪明人,谁也不愿意破坏皇帝这一家人的和谐。

可能是在海上漂泊的时间太久,长时间没有吃到‘肉’的缘故,潘安胃口大开,先吃了一碗兔‘肉’,又吃了一碗黄羊‘肉’,最后还要嚷嚷着吃野猪‘肉’。

吓得潘金莲急忙阻止:“才多大小的孩儿,就吃这么多?小心撑破了肚子。”

潘安嘟囔着嘴‘唇’道:“孩儿长这么大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肉’,我就喜欢和陛下在一起,阿母就让我再吃一碗吧?”

刘辩笑‘吟’‘吟’的端着自己的碗,夹起一块鹿‘肉’递给潘安:“野猪‘肉’太‘肥’,没有鹿‘肉’好吃,让父皇……让朕来喂你吃鹿‘肉’。”

潘安欢呼雀跃,向母亲做个鬼脸:“陛下让我吃的。”

一边咀嚼的满嘴流油,一边手舞足蹈的叫好:“好吃,好吃……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到这么可口的美味,我还要吃……”

看着刘辩和儿子相处融洽的样子,潘金莲不由的泪湿眼眶,急忙悄悄扭头擦拭。

张出尘递给刘辩一块手帕:“陛下擦一下手上的油渍,切莫‘弄’到衣服上去了。这可是薛姐姐‘花’了一个多月的功夫才为陛下织好的。”

“无妨,衣服破了可以再缝,脏了可以再洗,这都比不上给孩子一个难忘的回忆。”刘辩笑笑,并没有去接张出尘递来的手帕。

“我瞅着这孩子越看越像陛下。”张出尘双手托着下巴,盯着刘辩与潘安父子左瞅瞅右瞧瞧,一本正经的说道。

刘辩大笑一声:“这孩子生的‘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比朕可是英俊了百倍千倍不止,爱姬这眼神一般般啊!”

樊梨‘花’叹息一声:“唉……陛下还真是多情人啊,不如……把潘氏接进宫去吧,始‘乱’终弃终究不是个负责人的男人,陛下后宫这么大,又不是容不下潘氏。”

“呃……”

没想到樊梨‘花’直接戳穿了,刘辩一愣,并没有急于分辨,也没有说什么。

大家都是明眼人,谁也不是傻子,就连张良、文鸯这些外人都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更何况樊梨‘花’这种第六感敏锐的‘女’人了。

潘金莲急忙跪在樊梨‘花’面前:“娘娘……绝无此事,我……我与陛下清清白白,这……孩子不是……”

就在潘金莲跪地之际,忽然现对面蒿草丛里一名大汉正悄悄‘摸’了过来,手里还抱着一块磨盘般大小的岩石,正好与潘金莲四目相对,一双眸子里杀气毕‘露’,无比凶狠。

“陛下……不好!”

潘金莲不假思索,本能的用肩膀撞开了刘辩,“有刺客!”

“中!”

一声暴喝,沧海君猛然从蒿草丛里站了出来,手中举起一块磨盘般大小的岩石,狠狠的奔着刘辩的头顶砸了过来,带着呼啸的风声,又快又疾。

“叮咚……沧海君特殊技能‘暴袭’动,当投掷出武器袭击对手时,武器重量每过二十斤则武力+1。由于沧海君当前掷出的岩石重达二百八十斤,因此武力+14,当前一击飙升至1o5!”

刘辩来不及多想,抱起潘安一个翻滚,硬生生的滚出了数丈。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从天而降的岩石不偏不倚的砸在潘金莲身上,登时血‘肉’模糊,骨骼折断,压在巨石下面再也不能动弹。

“抓刺客!”

正在用膳的御林军顿时像炸了营的马蜂一般涌向蒿草丛,宇文成都手提镏金镗一马当先,瞅准沧海君当头砸下,将逃跑不及的仓海君盖在镗下,登时脑浆迸裂,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

张良本想提醒宇文成都抓活的,话未出口,沧海君已经变成乐一团‘肉’酱,只能摇头作罢。

文鸯则与燕青率领了数百名御林军‘摸’起刀枪,在周围的蒿草丛里搜索起来,严防还有其他刺客乘‘乱’行刺。

刘辩大步上前推开岩石,只见潘金莲已经只剩下一口气,奄奄一息的呻/‘吟’道:“陛下……民‘妇’……死而无憾,只求……你能……代我照顾……安儿!”

刘辩将潘氏抱在怀里,面无表情的高声喊道:“诸位卿家将士,此子乃是潘氏为朕所生,这些年流落在外,殊为不易。今日潘氏舍生救朕,其心日月可鉴,朕在这里宣布为潘安改名刘安,赐爵琅琊王。追谥潘氏为贞妃,以妃子之礼厚葬!”

“谢……陛……”

潘金莲面‘露’微笑,脖颈一歪,倒在刘辩的怀抱中,就此含笑九泉。

“阿母!”刚刚差点被吓傻了的潘安反应了过来,扑上去嚎啕大哭,却再也唤不回沉睡的母亲。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