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二十一 无解的阳谋

一千四百二十一 无解的阳谋


                郑成功来到帅帐正襟危坐,副将刘仁轨在帅案旁设置了偏座,十余名将校分立两旁。。

“传斥候进来说话!”郑成功双手在桌案上一拍,沉声喝道。

片刻之后,两名相貌‘精’干,身材一高一矮的斥候并肩进入帅帐,齐刷刷的抱拳施礼:“小人见过郑都督!”

郑成功双目圆睁,‘精’光四‘射’,不怒自威的扫视了二人一眼:“你二人是哪个兵团的斥候,本将为何没有半点印象?”

个头稍微高一点的斥候接过话茬道:“回郑都督的话,我等乃是卫卿将军麾下的斥候,跟随我们的屯长朱赞前来沿海哨探,忽然发现陛下被困于断舌山……”

“等等!”郑成功伸手打断了斥候的话,“你说你是卫卿将军麾下的斥候,为何跑到了高密境内,并首先来向本将禀报?”

“呛啷”一声,刘仁轨拔剑出鞘,怒视二人道:“说,你们是不是被唐寇收买的‘奸’细,特地来送假消息,引‘诱’我们入围?”

斥候一脸冤枉,拱手辩解道:“小人冤枉啊,我乃荆州襄阳人,姓郑名彪,已经从军五年,后来被分拨在龙驹将军麾下担任斥候一直至今,怎么会是被唐寇收买的‘奸’细?”

见刘仁轨的试探没有唬住斥候,郑成功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原来你我数百年前是一家,同为郑氏子孙。既然你自称是卫将军的斥候,可有凭证?”

郑彪从怀里掏出腰牌上前一步‘交’给偏将,再转‘交’给郑成功:“这是我军的斥候腰牌。”

郑成功仔细查验过之后确认无误,继续问道:“把你们为何出现在这里哨探的原因,以及发现陛下的经过仔细道来,若有半句虚言,小心项上人头!”

“诺!”

斥候躬身允诺,讨了大碗水一饮而尽,滋润了下几乎干裂的嘴‘唇’,这才拱手禀报:“启禀郑都督,事情是这样的。自正月初,卫卿将军便留下龙驹、郭淮两位将军驻守泰山郡,自己带着太史慈、杨游击、徐盛、羊侃四位将军率领七万兵马沿着琅琊国境内的山区悄悄向胶州半岛移动,准备从沿海包抄李世民的后路,与李征东前后夹击李世民,因此派出我等提前在沿海哨探。”

听了郑彪的话,郑成功与刘仁轨面面相觑,惊讶不已:“唉呀……想不到卫将军的用兵竟然如此隐秘?已经进了沂‘蒙’山区,我等却‘蒙’在鼓里浑然不知。”

“哦……对了,跟随卫将军出兵的还有庐江王呢!”郑彪特意补充了一句,“小王爷的武艺真是天赋异禀,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年龄,一双刀剑已经使得出神入化,军中几无对手。”

郑成功与众将校俱都‘露’出欣慰之‘色’:“早就听闻庐江王乃是数百年一出的武学奇才,想不到传言果然非虚,此乃大汉之福也。”

顿了一顿,郑成功继续问道:“那你再说说又是如何发现的陛下被围?”

“我等进入高密县境内之后,发现了大量的唐军正在急行军。”

“有多少人马?”

“大约一万左右。”

郑成功抚须道:“然后呢?”

郑彪拱手道:“我等便悄悄跟在唐军后面十余里刺探,发现唐军把一座形似断舌的山岭给围困了个水泄不通。从远处向山上眺望,只见山顶黄罗伞盖飞扬,龙旗招展,隐约可见大汉御林军的甲胄。”

“陛下上岸怎么可能打着黄罗伞盖?我看这分明是唐军在挖坑引‘诱’我们入围。”刘仁轨捏着下巴,一脸怀疑。

偏将留赞站出来反驳道:“万一陛下为了让青州的百姓看到大汉天子御驾亲征,为了鼓舞民心,特意打起黄罗伞盖来呢?”

众偏将俱都一脸为难:“留赞将军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啊,仅凭打着黄罗伞盖就推断被围的队伍是不是陛下,还真有点武断。”

郑成功一脸烦躁的继续询问郑彪:“尔等没有上山刺探下真假?”

“回都督的话,断舌山并不高大,高约两百丈左右,方圆不过五六里,几乎被唐军围了个水泄不通。我等试探了几次,实在无法靠近,因此不敢强行上山。”郑彪拱手作答,一脸诚恳。

郑成功蹙眉沉‘吟’,左右为难。

这件事压力最大的不是刘仁轨,也不是其他的将校,更不是青州水师的五万将士,而是他这个主将。

虽然天子被围的消息让人措手不及,虽然疑点重重,但只要不能彻底排除,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郑成功也不能作壁上观。

万一被困的真是大汉天子,而郑成功又见死不救,或许刘仁轨没事,其他的将士更没有事;但他这个主将隔着高密只有一百里路程,却不发救兵,怕是将会落下满‘门’抄斩的大罪。

从这一点上来说,秦琼心急火燎的出兵和郑成功的心情完全一致,天塌下来砸不到副将,却会全部压在主将身上。一朝天子一朝臣,君王被围却见死不救,只要有人进几句谗言,他们这些主将就算被诛灭九族也并非不可能。

由此可见,秦琼得知刘辩被围后仓促出兵并非鲁莽,一来是感‘激’大汉天子的知遇之恩,二来也是担忧自己的处境。如果刘辩被围是假,大不了战死沙场,至少还能保住妻儿老小,甚至还有突围杀回来的希望,如果是真,灭族之祸怕是难免了!

“攻其必救啊!”郑成功在心底叹息一声,“唐军策划这个计谋的主将厉害啊,真是无解的阳谋。就算我们有一万个怀疑,还是不得不出兵一探究竟!”

郑彪继续禀报道:“我等又沿途打探了许多村落,得知这支队伍的确是陛下率领的御林军,陛下甚至慰问了几个乡镇和村落呢!”

刘仁轨郁闷的道:“从胶州湾到海州湾东西五百里,南北二百里,方圆近千里没有一座县城。那些乡镇村落的百姓连太守都没见过,又怎么认识堂堂的大汉天子?万一是唐寇假冒的呢?”

“可是你也无法确认就是唐寇假冒的啊,万一是真的呢?”留赞再次反问刘仁轨,“断舌山距离我们水师大营不过一百里左右,如果见死不救,不仅仅只是郑都督罪责难逃,就是我们这些偏将只怕也脱不了干系啊!”

“可不可以先派人寻找陛下的大船,再确定是否救援?”刘仁轨捻着胡须试图破解这场阳谋,“如果能找到陛下登陆的大船,就能确定被围的是大汉皇帝无疑。”

留赞冷笑道:“刘将军,从胶州湾到海州湾东西绵延五百里,况且没有道路,要想完全搜索一遍,就算派出千名斥候,怕是也需要半月左右,天知道陛下从哪里弃船登陆?你觉的陛下在唐军的围攻之下能坚持这么久?”

郑成功叹息一声,扫了刘仁轨与留赞一眼:“好了,别吵了,不管真假,必须出兵一探究竟。”

顿了一顿,继续分析道:“按照陛下的行程来看,的确应该在这几日登陆青州,虽然受到了飓风影响,但完全有可能沿着徐州的海岸航行,安然无恙的避开了飓风。大船到了海州湾后抛锚登陆,在向剧县进军的时候遭遇了唐军的包围。虽然这里面疑点重重,但谁都不敢断言一定就是唐军使诈,所以必须出兵救援,片刻容不得耽误!”

刘仁轨再次提出建议:“郑都督言之有理,虽然我对这个消息顾虑重重。但也不敢妄言就是唐军的诡计,陛下乃是我等之君,万民之主,哪怕有一点点危险,做臣子的也必须义无反顾的救援,虽死无悔!”

郑成功双手拍案:“那就这样,仁轨你带着三万人留下来防守大营,抵御李舜臣的进攻。我带领两万将士弃舟登陆,全力朝断舌山进军,不管真假,先击溃唐军的包围再说!”

“如果这是唐军使用的诡计,在这万余人的背后只怕还有埋伏。”刘仁轨再次提出建议,“我认为都督应该兵分两路,先派一支五千人左右的兵马在前面试探,将军率大军随后。如果有诈,前后呼应,也可以迅速突围。如果是真,有五千人接应,陛下在山上也能支撑一段时间,都督你在随后救援,足以保证陛下突围。”

郑成功击掌赞成:“此计最为两全,便依你所言。诸将谁敢担任先锋?”

留赞跨前一步,抱拳道:“末将愿提五千将士担任先锋,直趋断舌山下一探究竟,虽死无憾!”

“留正明勇气可嘉,本将拨给你五千兵马先行。靠近断舌山后飞鸽联系,本将率大队人马随后接应。”郑成功拔出一支令箭做了决定。

留赞接了令箭转身出了帅帐,前往营房点兵去了。

郑成功继续询问郑彪:“除了你来向本将求援之外,可曾向其他人求援?”

“回都督的话,除了小人来水师大营报信之外,朱赞去了剧县向秦叔宝将军求援。马皮一行四人向西奔沂‘蒙’山区禀报卫卿将军去了。”

郑成功心中稍安:“如此甚好,从剧县到高密三百五十里路程,秦叔宝将军得了消息一定会火速出兵,快则两日,迟则三日便可抵达。就算遇上了埋伏,也不足为惧。”

郑彪点头道:“我等数日前离开大队之时,卫将军率领的七万将士已经过了东安县。掐指算算估计此刻应该已到莒县境内,距离高密也不过四五百里路程,接到求援后全速进军,纵然沂‘蒙’境内山路崎岖,四五日左右亦能抵达高密。”

“出兵!”郑成功拍案而起,做了最终的决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