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二十九 霹雳惊雷

一千四百二十九 霹雳惊雷


                风在吹,旗在飘。。

人在吼,马在叫。

十余里的山谷杀声震天,颦鼓动地,三万汉军遭到六七万唐军的两面夹击,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只能在杨六郎与秦怀‘玉’的带领下拼死突围,与唐军展开了你死我活,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一时间刀光剑影,尘土弥漫,惨叫嘶吼声此起彼伏,每一瞬间都会有人倒在血泊之中,丧命在腥风血雨的厮杀中。

秦怀‘玉’手提镔铁枪与史敬思恶战五十回合,渐落下风,慢慢的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只能且战且退,心中叫苦不迭。

正在指挥作战的杨六郎在远处见了,便催促胯下战马,挥舞手中紫金枪,穿过厮杀的人群上前助战,“怀‘玉’贤侄休慌,六叔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得到杨六郎助阵,秦怀‘玉’登时压力大减,一边挥枪厮杀一边致谢,“多谢六叔助战,也不知道叔父与全琮甩开后面的唐军了吗?”

史敬思胯下白鬃马,身穿亮银锁子甲,外罩白‘色’素锦战袍,挥舞凤凰白‘玉’戟,以一敌二,毫无惧‘色’:“既然进了包围圈,还想活着离开么?我们天下无敌的西府赵王马上就要赶到,尔等早早下马受缚,或许可以饶你们一命!”

“叮咚……史敬思▼‘戟将’属‘性’爆发,对手的武器每比自己短三尺,则武力+1。史敬思手中白‘玉’凤凰戟长一丈九七,比杨延昭、秦怀‘玉’的武器各长两尺有余,故此武力+2。史敬思基础武力99,武器白‘玉’凤凰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有道是“一寸短,一寸险;一寸长,一寸强。”

史敬思马快戟长,武艺娴熟,将手中近两丈的白‘玉’凤凰戟挥舞的银光闪烁,上下飞舞,犹如一只白‘色’的凤凰在战场上展翅翱翔。见招拆招遇式化式,优雅从容,以一敌二完全不落下风。

听说李元霸重返青州战场,杨六郎不由得大惊失‘色’,一边厮杀一边向秦怀‘玉’大喊:“没想到李元霸重返青州了,若是等他抵达了战场,咱们这三万将士怕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让六叔拼死挡住史敬思,贤侄速速率部突围,能走几个算几个,总胜过在这山谷中全军覆没!”

秦怀‘玉’不知道李元霸的厉害,一边挥枪遮挡,一边半信半疑的道:“早就听说过李元霸的名字,我就不信他能有三头六臂,比这个叫‘屎净死’的家伙还厉害?”

史敬思没听懂秦怀‘玉’话语中的谐音,冷笑一声:“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的武艺比起赵王来不过是萤火与皓月争辉,在赵王面前怕是一个回合也接不下来,更别提你们这些虾兵蟹将。”

“对啊,你连我们这些虾兵蟹将都打不赢,枉为大将!”秦怀‘玉’枪出如龙,嘴里却是不肯吃亏,“若是李存孝、关云长等大将在此,要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史敬思勃然大怒,手中凤凰戟加快速度:“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年轻人,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且看我如何把你斩于马下!”

三匹战马你来我往,犹如走马灯一般旋转个不停,直踩踏的脚下烟尘滚滚,尘土飞扬。又恶战了三十回合,史敬思非但不‘露’败相,反而愈战愈勇,慢慢占据了上风。

“杨延昭将军何在?杨六郎在哪里?我是江东凌统,庐江王找你回中军共商对策……”

忽听身后传来呼声,杨六郎不由得一脸诧异:“咦……我似乎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自称凌统?”

旁边掠阵的士卒齐声答道:“杨将军没有听错,这人自称凌公绩,说是庐江王派他来寻找你回中军共商对策。”

秦怀‘玉’一边挥枪疾刺史敬思咽喉,一边大声提醒:“六叔,我等被困在山谷,庐江王与凌统却是从何而来?莫不是唐军故意使诈?”

“我在孔明麾下效力之时曾经与庐江王还有凌统相处过一段时间,算得上旧识,是真是假,上前来一看便知。”

杨六郎挥枪‘荡’开史敬思斩来的凤凰戟,扭头朝周围的将士大喊:“速速向凌统喊话,就说本将在此!”

十几名汉卒答应一声,齐刷刷的扯开嗓子大喊:“杨将军在此,请凌将军这边搭话!”

凌统听到喊声,便催动胯下战马,挥舞手中三节棍一路冲杀,径直来到三员正在厮杀的大将旁边,大喝一声:“杨将军请退下,容小将替你教训这唐将一番。”

“果然是凌公绩,你为何出现在这里?”杨六郎扭头看去,不是凌统又是何人,心中不由得惊诧不已。

凌统也不废话,催动战马,挥舞着长达一丈的三节棍直取史敬思,一招“蛟龙闹海”奔着史敬思的头部扫了过去,“一言难尽,你去见到庐江王便知道原委,而且还有重要的事情告知于杨将军。”

杨六郎见识过凌统的武艺,虽然年轻,但自己却很难占到便宜。那还是前年的事情,眨眼间过了一年多,想来凌统的武艺定然又有长进。

略作思忖,虚晃一枪‘逼’退史敬思,拨马便走:“有劳两位贤侄挡住史敬思,我去见见庐江王与叔宝将军,随后就来助战。”

“吃我一棍!”

想起秦琼死的惨状,凌统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但生怕扰‘乱’了正在厮杀的将士军心,也只能暂时憋在心里。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便全部倾注在三节棍上,奔着史敬思就是一阵穷追猛打。

“叮咚……凌统第一属‘性’‘鞭将’爆发,当对手的武器每超过自己武器三尺,则武力+1。凌统当前基础武力98。因武器短于史敬思白‘玉’凤凰戟九尺,武力+3,武器‘怒涛’+1,当前武力上升至101!”

千里之外,茫茫大海上,正在船舱中‘迷’糊的刘辩被系统的提示音吵醒,蹙眉沉‘吟’道:“哦……凌统的基础武力上升到98了么?已经超过了他在历史上94的巅峰武力,这个数值已经足以比肩黄忠、许褚等人了,他今年才十六岁,应该还能继续上升。当初凌**的时候系统可是说过,如果凌统培育的好,有希望提升10点左右的基础武力。”

三节棍讲究爆发力,出招凌厉迅速,史敬思还没见过这样的怪异兵器,不由得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套路?”

史敬思本来没把凌统放在眼里,拆了一招之后才发现这员小将容不得小觑,自己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迎战才行。当下叱喝战马,挥舞凤凰戟,小心翼翼的迎战。

“叮咚……史敬思‘戟将’属‘性’再次发动,因武器超过凌统武器九尺,武力+3,当前武力变化为104!”

凌统和史敬思周旋了三五个回合,觉得自己可以掰掰手腕,当即扭头朝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秦怀‘玉’大喊一声:“小兄弟,你且退下,让我自己来教训这个唐将。你在这里挡着我,碍手碍脚,反而影响了我的发挥。”

秦怀‘玉’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见凌统‘抽’踌躇满志,当即拖枪就走:“我是秦叔宝将军的侄子,今年十七岁,我看凌兄弟年龄没我大吧?”

“哪里走,留下人头!”

史敬思恶战一场,出了一身大汗,既没能留住杨六郎,也没伤了秦怀‘玉’,如何肯善摆干休?大喝一声,催马就追。

“先过凌小爷这一关!”

凌统暴喝一声,手中三节棍挥舞开来,卷起一团银光,裹挟着呼啸风声,挡住了史敬思的去路。

“叮咚……系统检测到凌统第二属‘性’‘霹雳’爆发,此属‘性’师承高宠,为惊雷的弱化版。”

“霹雳斗将时有几率爆发出三到五次霹雳攻势,将根据对手的反应随机增加47点武力不等。”

“哦……凌统竟然还有第二属‘性’,真是不错!”刘辩翻个身,欣慰不已。

依稀记得刘御和凌统在前年冬季帮助诸葛亮大破曹‘操’于合‘肥’之后,就赶往岳飞大营待了大半年的时间,直到初冬李靖攻破洛阳之后,才与岳飞分道扬镳。想来凌统的属‘性’就是在这段时间受到高宠的指点,方才在不知不觉间习得。

“虽然这两个属‘性’不算太强,但至少能够保证凌统原先的三国东吴第一武将的地位了,即便面对张飞、马超等人应该也不遑多让,是个可用之才。”

沙场之上,史敬思与凌统鞭来戟往,马走龙蛇,恶战数十回合,胜负难分。

就在这时,北方尘土大起,马蹄大作,唐将金弹子催促胯下青‘花’闪电驹,挥舞一双各重九十斤的擂鼓紫金锤,率领着一万骑兵呼啸而至。

万余名唐军铁骑一边冲锋,一边齐声大喊:“将士们奋勇杀敌啊,我们大唐皇帝率领着主力大军随后就到,休要放走汉军一兵一卒。”

杨六郎分开厮杀的人群,将长枪悬挂在马鞍上,直奔中军而来。

越向回走便听到哭声越大,心中不由得暗叫不妙:“不好,莫非是庐江王出事了?中了唐军的诡计也就罢了,若是再害得庐江王折在这里,罪过就大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