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一十八 韩信出击

一千四百一十八 韩信出击


                长孙无垢李代桃僵的计划成功实施,在李隆基与李元霸的配合之下,成功的瞒过了李鸿章、丘神机、孙尚武等李世民的心腹大臣,误以为长孙无垢果真死在了大火之中。

有句话叫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妇人。在场众人虽然都不知道彼此在这桩大案里面扮演什么角色,但却都能够轻易猜到这件事来自李世民的授意,为的就是让李元霸重返青州战场。

在李鸿章的带领下,其他几个内阁大臣俱都心领神会,一起上前安慰李元霸:“事已至此,赵王请节哀顺变。青州战场正是用人之际,赵王还是火速前往支援陛下,痛击汉贼,为王妃报仇雪恨吧?”

“本王不去,现在不去,我要给娘子守灵。”李元霸头摇的像拨浪鼓,按照临来之前长孙无垢的叮嘱,一口回绝了几位内阁大臣的提议。

李元霸平日里缺心眼惯了,在场众人包括蔺相如在内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学会了使诈,见李元霸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只好俱都缄口不语。

“事已至此,劳烦李丞相给陛下修书一封报告此案。”李隆基为了避免李世民猜疑自己,把向李世民禀报的差事托付给了李鸿章。

李鸿章拱手应诺:“王爷请直管放心,老臣定然会把此案详细禀报给陛下,并为赵王妃讨一个谥号。”

李隆基又道:“王兄的府邸已经被焚毁,暂时无处容身,我便让他到本王的府上盘桓一段时间。善后与调查之事便着落在金捕头身上,诸位大人各自回家休息去吧,务必加强戒备,提高警惕,严防此类恶性案件发生。”

“小臣谨遵王爷吩咐。”总捕头金垒抱拳领命。

李鸿章、蔺相如、丘神机等人陆续告辞离去,只剩下李隆基与李元霸等人,李隆基这才心急火燎的询问门客:“可曾找到穆宪与嫦娥姑娘?”

门客摇头道:“回王爷的话,我等已经把赵王府翻了个底朝天,除了官差之外再也没有见到其他活人。”

李隆基不由得心急如焚,当即撇下李元霸翻身上马,径直奔自己的王府而去。李元霸急忙翻身上马,紧跟李隆基回去,唯恐这家伙对自己媳妇图谋不轨。

“什么?穆宪与嫦娥都不见了。”长孙无垢得到消息后同样吃了一惊,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虽然自己百般拉拢这个家伙,到最后还是弃自己而去,更重要的是他跑了不说,竟然把嫦娥也拐走了,破坏了自己笼络李隆基的计划。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百密终有一疏。

李隆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小子不会是见色起意,把嫦娥给掳走了吧?”

“事已至此,王叔请稍安勿躁。这穆宪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应该不会伤害嫦娥妹妹,再说他要想逃出唐国也不是易事,王叔还是出榜拿人吧?”长孙无垢唯恐气急败坏的李隆基反悔不再与自己合作,一脸无奈的提出了建议。

李隆基捶胸顿足,懊悔不已:“唉……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最后竟然便宜了一个下三滥。”

李隆基除了破口大骂一通,也别无他法,立即召来总捕头金垒,命他带画匠来按照长孙无垢的描述临摹画像,出榜缉拿穆宪与嫦娥,就说这两人牵涉了赵王府被灭门的答案。若有人提供线索,必有重赏。

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嫦娥不知所踪,兵权握在丘神机与孙尚武手中,要想发动政变取代李世民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李隆基只好暂时把长孙无垢秘密藏在家中,一边派出大量的门客刺探其他大臣的动静,伺机而动。

青州,北海国,唐军大营。

随着天气方的转暖,汉军与唐军之间已经爆发了十余场大小不一的战役,双方互有伤亡,战事呈献胶着状态。

让李世民感到焦虑的是迟迟无法搞定长孙无垢,不能把李元霸召回青州助战,这让唐军的战力至少被削弱了三分之一左右。李世民为此不止一次大发雷霆,陆续派出多名心腹返回朝鲜半岛勒令柳青山火速解决长孙无垢,争取早日召回李元霸。

李鸿章的书信八百里加急,一路漂洋过海,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李世民的手中。告知李世民长孙无垢已经遇刺身亡,但李元霸却因为悲伤过度不肯离开京城前往青州。请陛下暂时耐心等待,微臣自会与其他诸位大人劝说赵王尽快前往青州助战。

“好啊,总算除掉这个妖女了!”李世民看完书信之后长叹一声,既有如释重负的感慨,又有一丝愧疚,“唉……长孙无垢啊长孙无垢,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也不要怪朕冷血无情!”

在议事厅里不停地来回踱步,李世民忽然又产生了疑问:“既然柳青山成功的把赵王府满门诛杀,为何没有活着回来?他可是唐国绿林中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能够杀掉他的人怕是凤毛麟角,李鸿章在书信中对他的死因竟然只字未提,这究竟是何缘故?”

想到这里,李世民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烦躁了起来,在心中暗自沉吟:“这赵王府的灭门案疑点重重啊,柳青山究竟被何人所杀?长孙无垢是真死了还是另有蹊跷?为何李隆基把元霸带到了他的府上暂住?这里面怕是藏了许多秘密,必须再派人返回京城秘密调查。”

一念及此,李世民烦躁的心突然就冷静了下来,猛然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能否把李元霸召回青州助战的问题,而是在自己的大本营有股潜流暗涌,甚至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白啸川?”想到这里,李世民扭头召唤一声。

白啸川是由柳青山向李世民举荐的江湖游侠,除了棍棒了得,拳脚无双之外,还有一身攀岩走壁的轻身功夫,因此颇受李世民器重,一直留在帐下统领斥候,负责谍报、暗杀、刺探等任务,其职位与刘辩手下的李元芳、展昭大体相当。

“臣在!”白啸川答应一声,上前抱拳领命。

李世民肃声道:“这次的赵王府灭门案疑点重重,柳青山所带领的杀手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面对着一些普通的家丁侍卫,为何全军覆没?你马上带人返回京城,暗中调查这里面究竟有何玄机?”

白啸川拱手领命:“小臣谨遵陛下圣谕,这次回国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李世民颔首:“去吧,多带些人手,行踪尽量保密,尤其重点调查李隆基。”

白啸川答应一声,立刻转身而去,从李世民身边的侍卫中挑选了二十余名精锐,悄悄离开北海国,快马加鞭向东奔胶东半岛而去。

白啸川前脚刚走,大将渊盖苏文飞马来报:“启奏陛下,韩信将军前来见驾,此刻正在门外等候召唤。”

“哦……”李世民双眉微蹙,沉声道,“朕已经多日没有接到韩信的情报,斥候也没有刺探到他麾下兵马的行踪,朕正打算加派人手打探他究竟率部去了哪里?现在总算回来了,马上带来见朕。”

片刻之后,一身戎装,身高七尺八寸,相貌堂堂,一身儒帅打扮,腰悬佩剑的韩信跟在渊盖苏文后面,昂首阔步走进了议事厅,抱拳施礼道:“微臣韩信见过陛下!”

在帅案后面正襟端坐的李世民缓缓抬头,露出一脸怒容,叱喝道:“韩信,你可知罪?”

韩信微微一笑:“陛下说得是联络不到臣率领的兵马之事吧?”

李世民一脸恼怒的道:“亏你还有脸说,朕待你如何?”

“陛下将臣从一介布衣擢升为独掌五万兵马的大将,如此隆恩,古今罕见。韩信虽肝脑涂地,不能报答陛下的大恩!”韩信长揖到地,感激涕零。

李世民压着怒火道:“那你为何不将行踪告知于朕?让朕派出的斥候在朱虚、营陵、安丘一带寻找了多日,迟迟联络不上,朕还以为你率部投敌,变节叛国了呢!”

韩信面色从容,作揖禀报道:“陛下请暂息雷霆之怒,听臣慢慢解释。数日前,臣正率部向诸县移动,打算偷袭泰山郡,包抄李靖的后路。忽有倾盆大雨而至,更有狂风大作,吹断旌旗,由此心生一计……”

李世民脸色稍稍好转了一些,抚须问道:“你说的是三日前那场狂风暴雨?这场暴风雨的确非常恶劣,北海城墙上的旗帜同样被吹断了许多,野外许多大树被连根拔起。不过,这和你麾下的兵马失去联系有何关系,难不成大风还把你们吹进了海里?直到今天才爬出来见朕?”

韩信笑道:“自然不是,而是臣由这场暴风雨突然想出了一条计策,一条围点打援,诱敌深入,合围歼敌的计划。臣唯恐贻误军机,亦怕走漏风声,因此臣并没有急于向陛下禀报,而是自作主张,在高密境内做好了军事部署。”

“到底什么计划,仔细与朕道来。”李世民端起面前的茶碗呷了一口,不耐烦的叱喝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