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一十九 神来之笔

一千四百一十九 神来之笔


                听了李世民的质问,韩信一脸淡定从容,不慌不忙的起身走到挂在墙壁上的巨幅地图前,拱手道:“陛下请到这边来,容微臣将这个战略慢慢道来。.: 。”

李世民霍然起身,昂首阔步走到地图前,肃声道:“朕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说出一个子丑寅卯,如果不能,两罪并罚。”

“陛下所言极是,五万军队无缘无故的失去联络,简直是目无军纪。如果不能拿出一个说法来,恐怕难以让将士们心服口服。”

自曹‘操’败走中原后,无所事事的李密便从冀州返回了北海唐军大营,一直留在李世民身边出谋划策。对于李世民擢升韩信独掌一军之事忿忿不平,此刻有了落井下石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而另外一员大将渊盖苏文的心理与李密如出一辙,同样对刚刚出仕就被提拔为军团主将的韩信嫉妒万分,只是自己出仕的时间尚短,资历尚浅,因此敢怒不敢言。此刻见到韩信自己作死惹怒了李世民,自然是幸灾乐祸。

韩信在巨幅地图面前站的笔直,手中镀金的“地图杆”缓缓落在高密县境内的一座山上:“此山叫做断舌山,因为从远处看形似人舌,而山坡中央又有一条巨大的断裂截面,因此得名断舌山。”

“这和你率领兵马消失有什么关系?”李密双手拢在小腹前面,语气尖刻的问道。

韩信笑笑:“辩者,靠‘唇’舌之利,凭铁齿铜牙,而断舌则意味着不能辩也。恰好刘辩的名字中含有一个辩字,断舌岂不是意味着刘辩葬身之处?”

李世民脸‘色’铁青,冷哼一声:“韩信啊韩信,我的韩大将军,朕让你从一介布衣平步青云变成了统率五万兵马的大将,你就是靠这些小儿把戏来糊‘弄’朕么?你是不是还要给朕来个指鹿为马?”

渊盖苏文也跟着嘲笑:“呵呵……或许韩将军以为凭空口白牙就能咒死刘辩吧?既然这样,将士们也不用浴血沙场了!”

韩信也不急于辩解,面带微笑的听李世民训斥完毕,方才拱手道:“陛下想必知道刘辩于半月前离开金陵,扬帆入海,准备前来青州坐镇的消息吧?”

“刘辩带了两千左右的兵马乘坐大船顺江而下,声势浩大,自然瞒不过我军斥候。”李世民抚须沉‘吟’,“怎么,你的意思打算在断舌山伏击刘辩?胶州湾海岸辽阔,你又怎能确定刘辩从何处登陆?”

李密跟着符合道:“陛下所言极是,且不说大海茫茫,幅员辽阔,天知道刘辩会从哪里登陆?说不定乘船入海只是刘辩虚晃一枪,他此刻已经由陆路抵达了青州也不一定。”

韩信伸手抚‘摸’着下巴,微微一笑:“初‘春’时节乍暖还寒,徐州又被曹军控制,刘辩要想从陆路抵达青州,必须走淮南绕道汝南、陈留、东郡一带。天气寒冷,路途遥远,相比之下乘船入海则安逸了许多,刘辩已经走惯了水路,想必这次也不会例外。”

李密争辩道:“说不定刘辩不敢冒险进入青州,而是有可能去中原坐镇也不一定。若是那样走淮南再合适不过,走水路反而绕远了。兵不厌诈,韩将军又怎能确定刘辩一定要来青州,而不是虚张声势?”

“想必李玄邃也知道前些日子在金陵发生的汉太子遭殴一案吧?”韩信面‘色’从容,不疾不徐的反问李密。

李密沉声道:“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薛仁贵还因为此事诈降,将魏军‘诱’入圈套,在许昌斩杀了夏侯渊,并乘胜追击,歼灭十余万曹军,将曹魏一举逐出中原。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会不知道?”

韩信鼓掌:“李大人说得好,汉人将计就计,利用机会设套的能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如果当初我们站在曹魏的立场,说不定也会中了汉人的诡计。”

“韩将军这是取笑陛下不懂兵法么?”渊盖苏文双目一登,怒声喝问。

李世民抬手示意渊盖苏文不必急于拍马屁:“汉人这套连环计实在厉害,如果朕站在曹‘操’的位置,也难保不会中计。”

韩信继续道:“因为岳雷殴打太子,导致岳银瓶被褫夺太子妃头衔。而前些日子,金陵的满朝文武进言册立王猛之‘女’王蔷为太子妃,获得刘辩准许……”

“我知道这件事,岳银瓶为此投井自尽,韩将军的意思是想利用此事策反岳飞?”李密一脸不屑的打断韩信的话,“薛礼妻儿都被‘逼’死了,尚且不肯造反,更别说身为汉军三大元帅的岳飞,岂会因为区区一个‘女’儿而造反?”

韩信双手一摊:“我何时说要策反岳飞了?在我看来,整个东汉最不可能反的人就是岳飞了。就算刘辩一杯毒酒赐死岳飞,这个愚忠之徒也绝不会造反的。”

李密咽了口唾沫,不甘示弱:“那你为何又扯到东汉册立太子妃这件事上来?我看你分明是解释不上来为何无故失联,在这里东拉西扯,‘混’淆是非!”

韩信笑道:“我说的册立太子妃之事与岳银瓶无关,而与王猛的侄‘女’王嫱有关。”

“哦……可是号称青州第一美人的王明君?”李世民肃容问道。

韩信点头道:“正是此‘女’。据说她有沉鱼落雁之貌,倾国倾城之姿,因为‘女’儿被刘辩册立为太子妃,王猛为了投桃报李,主动把侄‘女’王嫱的身世和盘托出,并推举她入宫‘侍’奉刘辩。”

“汉朝地大物博,人杰地灵,豪杰美‘女’如雨后‘春’笋,实在让人羡慕啊!”提前王明君的名字,李世民不由得抚须感慨一声,“上次被杨‘玉’环逃了,煮熟的鸭子到了嘴边飞了,这次若能染指刘辩的‘女’人,方能一泄朕的心头之恨!”

李世民平日里对美‘色’的兴趣并不是特别大,在场众人都知道李世民之所以如此耿耿于怀,无非就是因为长孙无垢的事情难以释怀。身为一国之君,遭到如此戏耍,怕是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渊盖苏文为了讨好李世民,攥拳道:“陛下,听说剧县就是王猛的家乡,距离北海城不过八十里路程,不如集中重兵猛攻,定然能够击破剧县,将王明君生擒活捉。也好让陛下一雪耻辱!”

李世民叹息道:“目前剧县屯驻了十万汉军以及四万青州郡兵,虽然秦琼是无能之辈,廉破垂垂老矣,但兵力雄厚,要想击破剧县也绝非易事。”

“要是赵王在这里就好咯!”李密跟着叹息,满脸遗憾,“有赵王当先冲锋,一鼓作气砸开城‘门’,要攻破一个小小的剧县还不是易如反掌?”

韩信清了清嗓子,把话题拉回了正轨:“陛下,刘辩对美‘女’的兴趣世人皆知,这王明君就在前线,想来刘辩十有**会亲征青州。”

李世民颔首道:“嗯……照你这么一分析,刘辩的确有很大的可能来青州。比起走陆路绕道汝南、陈留,由海上登陆青州的确更加便捷。可是大海苍茫,胶州湾又有郑成功的水师接应,你又怎能断定刘辩一点就会途径断舌山?万一刘辩从别处登陆,你岂不是前功尽弃,白忙活一场?”

韩信拱手道:“臣自然不知道刘辩从哪里登陆,臣甚至不用知道刘辩在哪里登陆,只要放出烟幕,虚张声势,就能引得汉军前来自投罗网。”

“呵呵……看你这话说的。”李世民一脸不信,“虽说秦琼屡战屡败,可他也不是傻子啊,你设下了埋伏,他就会来自投罗网?”

韩信朗声道:“按照正常日期计算,刘辩已经离开金陵半月有余,掐指算算,就在这几日便可抵达青州。可数日前那场飓风定然会阻碍刘辩的行程,说不定已经让刘辩船沉大海,葬身鱼腹。”

“这句话朕爱听,若是如此,实乃天佑大唐,吞并东汉指日可待。”李世民听到这里,斗志总算被韩信提了起来,语气中透出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韩信继续道:“臣谋划好了这场围点打援的计策之后,便派李嗣源率领两千兵马乔装成汉军,悄悄‘摸’到沿海岸边。然后打着黄罗伞盖,挑着天子旌旗,大张旗鼓的朝内陆进军,并吸引沿途的百姓注意。”

“啧啧……朕明白了,似乎有点意思啊!”李世民‘精’神一阵,眸子里的光芒愈来愈亮,或许机会已经来临了。

韩信提高音调,大声道:“臣之所以不辞而别,便是率军悄悄向东,进入高密县境内,把御驾亲征的‘刘辩’困在了断舌山。而且消息已经放出,屯驻在剧县的秦琼、廉破,甚至是屯兵平阳的卫卿都将会很快获得刘辩被围的消息……”

“妙计,妙计啊!”李世民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击掌叫好,“真是神来之笔的计策,若是各路汉军得知刘辩被围,自然会拼死来救。我军便可以设下埋伏,杀来援的各路伏兵一个片甲不留!”

韩信的眸子里同样光彩熠熠,拱手道:“正是!臣已经在断舌山附近布下天罗地网,但还需陛下派遣大军支援,方能一战重创汉军元气,为青州大战获胜奠定基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