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一十二 杀他个鸡犬不留

一千四百一十二 杀他个鸡犬不留


                次日傍晚,李隆基乘坐四驾马车,在二十名‘侍’卫的保护下直抵赵王府‘门’前,求见李元霸。。

“小基基他要见本王做什么,我还要在家里保护娘子,不……不见!”得了守‘门’‘侍’卫禀报,李元霸脑袋摇的仿佛拨‘浪’鼓,瓮声瓮气的一口回绝,丝毫不给这个堂兄弟面子。

但长孙无垢却意识到,自己如果想在唐国立足,甚至取李世民而代之,光靠一个李元霸还远远不够,必须拉拢培植足够强大的力量才有希望抗衡李世民,做出让他后悔终生的事情。

而李隆基正是一个合适的人选,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能力有能力,要野心有野心,纵观整个唐国,实在找不出第二个比李隆基还要合适的人选。

论身份,他是李世民的堂兄弟,大唐的全罗王,堂堂的王室帝胄。

论地位,他被李世民委任与左丞相李鸿章、右丞相蔺相如,以及李世民的妻舅骠骑将军丘神通,掌管禁军的孙尚武等四人共同组成内阁,全权处理国内政事。

从能力上来看,李隆基长袖善舞,很快就成了内阁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具有一锤定音的影响力。而在李世民出征之后,李隆基积极栽培亲信势力,扶植党羽,也暴‘露’出了他内心深处的野心,未必会心甘情愿的做一个王爷。

如果能够成功拉拢到李隆基,对于长孙无垢的复仇计划无疑是如虎添翼,想到这里,长孙无垢立即微笑着对李元霸道:“夫君,全罗王毕竟是你的兄弟,为朝廷日理万机,辛苦‘操’劳,岂能驳了他的面子?还是听听他所为何来,再做决定不迟。”

长孙无垢的话对李元霸就是圣旨,立即吩咐‘侍’卫:“那就让小基基进来,看看……他为何而来?”

正在旁边和长孙无垢闲聊的嫦娥不由得以袖掩鼻,哑然失笑:“王爷真是如孩童一般童言无忌,若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只怕会惹人起一身‘鸡’皮疙瘩,而从王爷嘴里说出来反而让人觉得有趣。”

“嫦娥妹子啊,其实全罗王这人不错。”长孙无垢上前一步牵了嫦娥的手,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说道,“他这段时间可是派人给你送来了不少礼物,虽然都被妹妹统统回绝,但却能够证明全罗王一片痴情。”

嫦娥旋即收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长孙姐姐,全罗王的确人才出众,出身王室帝胄,生的器宇轩昂,才华横溢,国士风范。但嫦娥出身卑微,不懂宫规礼仪,更何况我与羿哥哥已经定了终身……”

“不是还没成亲么?”长孙无垢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随即大笑,“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姐姐知道妹妹也是个痴情‘女’子,只是随便感慨一句。待会儿全罗王来了,你可不要太冷淡了,让人家下不来台。”

嫦娥肃拜施礼:“妹妹心中自有分寸,我也不是没有教养之人,对于全罗王的……情义,我还是非常感‘激’的。但在我心里只有羿哥哥,却是再也容不下别人。”

正说话间,就看到身高七尺八寸,身穿锦衣华服,打扮的儒雅倜傥的李隆基在几名‘侍’卫的陪同下走进了李元霸的客厅。

人还没进屋,就先响起爽朗的大笑:“小弟已经多日没来请安,惊闻二哥府上又有忍者潜入,意图不轨,不知二哥与二嫂可是无恙?”

“你……笑的这么大声,是不是幸灾乐祸啊?”李元霸双手叉腰,怒视李隆基。

李隆基急忙赔罪:“二哥这话是从何说起?小弟知道二哥武功盖世,小小的‘毛’贼岂能伤的了王兄?”

李元霸点头:“这样听起来还像人话。”

李隆基自随从手里接过一个礼盒,当着长孙无垢的面打开,里面却是一对造型‘精’美的金钗,以及一个晶莹剔透的‘玉’佩,双手奉上:“这是小弟孝敬二嫂的。”

“唉呀……让王叔你破费了,却之不恭,嫂子只好笑纳了。”长孙无垢肃拜致谢,亲手从李隆基的手里接过了礼盒。

看到姬嫦娥就站在旁边,李隆基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绣手帕,展开之后却是一个珠圆‘玉’润,青翠‘欲’滴的‘玉’手镯,双手捧给嫦娥:“嫦娥姑娘,我这里还有偶得的一只‘玉’镯,质地上乘。我想普天之下也只有嫦娥姑娘才能配的上它!”

嫦娥急忙肃拜施礼:“多谢王爷的好意,但无功不受禄,嫦娥却是不敢收王爷这样的厚礼。”

李隆基大笑:“宝剑赠英雄,宝物赠美人。司羿将军为国征战,本王奖赏一下他的家眷有何不可?本王坦坦‘荡’‘荡’,不惧流言蜚语,拿着!”

李隆基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让司羿猜忌嫦娥,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自己再抓住机会追逐嫦娥,说不定就能赢得美人芳心。

有句话说得好,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自己隔三差五的给嫦娥送贵重的礼物,就不怕后羿不起疑心,不担心自己头上戴了绿帽子?只要两人感情出现裂痕,自己就有可乘之机。

这次不等嫦娥说话,长孙无垢就抢先接了过来:“王叔一片好意,嫂嫂我代嫦娥妹妹收下了。”

见长孙无垢替自己收了礼物,嫦娥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若是王妃姐姐喜欢,你自己留着便是,妹妹却是不敢接受这样的厚礼。”

长孙无垢也不管嫦娥说什么,把礼物放到桌案上,肃容问道:“天‘色’已黑,不知王叔所为何来?”

“对啊,天都黑了,小基基你来我们家干嘛?”李元霸‘妇’唱夫随,附和着长孙无垢质问李隆基。

李隆基摇头苦笑:“二哥啊,小时候你这样称呼我也就罢了,现在都是成年人了。再传出去不免让人笑话,还请二哥改口。”

李元霸吹胡子瞪眼:“你长得再大,也得喊我二哥不是?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基基!”

李隆基朝长孙无垢摇头苦笑,一脸无辜和冤枉,弟弟我不小啊,二哥他冤枉人!

长孙无垢朝李元霸和颜悦‘色’的一笑,开始教导丈夫:“夫君啊,王叔说得有道理,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日后可不能再胡‘乱’称呼,必须改口。”

李元霸双手一摊:“好吧,我听娘子的,日后就改成大基基好了……”

李元霸话音刚落,满堂笑喷。

就连笑不‘露’齿的嫦娥也是笑弯了腰,而长孙无垢更是笑的一口茶喷在李隆基身上。

而李隆基竟然能够做到不羞不恼,笑‘吟’‘吟’的站在原地,不疾不徐的道:“嫂嫂你看,我就知道跟二哥讲不通道理,他要怎么称呼,随他好了。”

李隆基虽然表面上笑的人畜无害,心里却在暗自发誓:“我让你们现在笑的开心,待会儿就让柳青山和逢‘蒙’灭‘门’,除了李元霸和嫦娥之外,整个赵王府‘鸡’犬不留!”

为了避免李隆基下不来台,长孙无垢忍住笑意,板起脸来教导李元霸:“夫君!休要胡闹,日后你必须称呼王叔王弟。”

“那到底是叫王叔呢还是王弟?”李元霸扑闪着一对大眼睛,满脸无辜。

长孙无垢摇头苦笑:“王叔是我叫的,王弟是你叫的。因为全罗王是你的兄弟,所以你应该称呼王弟。”

李元霸一脸不解:“你我是夫妻,为何到了李隆基这里差了辈分?我喊他王弟,你喊他王叔,这成河体统?”

也亏着赵王府里面的人都了解李元霸脑子不好使,否则这个傍晚能把李隆基当‘春’晚给过了。长孙无垢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说通了李元霸,改口称呼李隆基“王弟”。

“呵呵……让王叔见笑了,不知道你还有别的事情么?”长孙无垢亲自给李隆基奉上茶水赔罪。

李隆基接过来滋润了一下喉咙:“我此来除了探视王兄与王嫂之外,哦……还有嫦娥姑娘,另外还打算请王兄到我府上赴筵。”

“来者是客,既然王叔到了我们赵王府,怎么能再让你离开呢?嫂嫂马上吩咐下人置办酒筵,我与你王兄还有嫦娥姑娘陪你浅酌几杯。”听李隆基道明来意,长孙无垢立即热情的挽留。

李隆基却是摇头道:“我这次亲自登‘门’邀请王兄,并非单纯的饮酒赴筵。只因今日乃是皇伯父的寿辰,而他却隔着茫茫大海被囚禁在金陵,因此我邀请了几位大人在府中设宴,遥祝皇伯父万寿无疆,早日脱离金陵,返回我大唐。此刻诸位大人正在我府上等候呢,却是不宜留在兄长这里。”

李隆基不仅仅是王爷,而且还是内阁大臣,因此他的府邸还起着衙‘门’的作用,许多重要会议以及筵席时常在他的府中召开。因此长孙无垢不仅无法再挽留李隆基,而且也没法再跟着李元霸出席,毕竟这种场合不适合‘女’人参与。

“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家保护娘子。”李元霸头摇的像拨‘浪’鼓。

为了结好李隆基,长孙无垢耐心的安抚李元霸:“夫君啊,这可不是一次普通的筵席,乃是为了父皇的寿辰举办,你就跟随王叔走一趟吧,早去早回。京城乃天下脚下,妾身不会有事的!”

既然长孙无垢这样说,李元霸只好更换了衣衫,恋恋不舍的辞别长孙无垢,跟随李隆基出了赵王府,提着自己的一对擂鼓瓮金锤,骑乘千里一盏灯,在夜幕中穿街走巷,奔全罗王府而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