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一十三 两败俱伤

一千四百一十三 两败俱伤


                李隆基与李元霸离开赵王府之后,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处在闹市区的赵王府突然静寂的可怕。

得到李隆基的指示,唐国刑部总捕头金垒亲自出马,率领三百名差役控制了赵王府周围所有的街道,方圆三里之内不许任何闲杂人等靠近,给柳青山创造了刺杀长孙无垢的机会。

一行四十人,全部都是柳青山招募的江湖游侠,各个黑巾‘蒙’面,一身劲装,手里提着明晃晃的刀剑,在夜幕中悄无声息的‘逼’近了赵王府。

“柳兄,真的要对赵王府灭‘门’吗?这可是二百多条人命呢!”手持镔铁双钩的副手心中忐忑不安,忍不住提高嗓‘门’询问柳青山。

柳青山面‘色’如霜,冷声道:“陛下说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至亲亦可杀!只有把赵王府灭了‘门’,才能把赵王彻底‘蒙’在鼓里,让他误以为是刘辩干的,让他重新走上沙场与汉军拼命。”

“难道连姬嫦娥也杀了么?她可是司羿将军的未婚妻,要骗赵王容易,想骗司羿将军怕是就没这么简单了吧?”副手一脸犹豫,再次提出质疑。

柳青山面无表情的挥手:“我再强调一遍,赵王府上下一个不留,全部灭‘门’!”

为了避免惊扰到赵王府的‘侍’卫,所有人一起抱拳领命,没有任何声音,但在这一瞬间却杀气毕‘露’。

柳青山挥手示意:“每堵墙外面留下三个人看守,但凡有爬墙逃生者,格杀勿论!其余人四面分开,青龙组在南,白虎组在西,朱雀组在北,玄武组在东,见人就杀,一个活口不留。我亲自去主殿杀掉长孙无垢与嫦娥,所有人互相支援,不得留情!”

随着柳青山一声令下,除了每堵墙外面留下三名游弋的杀手之外,其余的二十八人分成四组,俱都手持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翻墙入内。

“来的什么人?”

如此大规模的翻墙入内,自然瞒不过赵王府的‘侍’卫,随着一声叱喝,一支十五人的巡逻队伍朝柳青山亲自统率的青龙组扑了上来。

“杀!”

柳青山头戴青铜面具,身披黑‘色’披风,叱喝一声,抖手连‘射’四枚飞刀。

“噗噗……”的声音响个不停,这些寻常的‘侍’卫又岂是柳青山这个高丽第一游侠的对手,只听惨叫声此起彼伏,瞬间就有四人被飞刀‘射’杀。

七名身穿夜行衣的杀手同时亮出武器扑了上去,刀砍剑劈,斧剁戟削,三下五除二就把其余的‘侍’卫全部斩杀,本方战死两人。

“不好了,有刺客入侵,马上反击!”

‘侍’卫的惨叫声惊动了整个赵王府,其余正在巡逻的五支卫队马上呐喊着朝出事的地点赶来,却在途中遭到了白虎组、朱雀组、玄武组的截杀。

一时间杀声大作,兵器碰撞声,呐喊叱喝声,惨叫痛哭声,此起彼伏,‘乱’作一团,火把晃动,直冲云霄。

一阵‘激’烈的厮杀下来,赵王府的‘侍’卫死伤殆尽,遍地都是尸体,鲜血染红了王府的白墙黑瓦,染红了悬挂在屋檐下的黄‘色’灯笼,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偶尔有几个翻墙逃走,想要去报官求援,也被在外面巡守的杀手悉数截杀。整个赵王府一百六十余名‘侍’卫家丁,不曾走脱一个,全部横尸当场。

血战过后,柳青山所带领的杀手伤亡同样不小,有十七人被‘侍’卫反杀,五人负伤。除了在王府外面巡守的十二人之外,整个赵王府里面只剩下包括柳青山在内的九名杀手。

“‘女’人还杀么?”副手手里的铁钩抵住了一名‘侍’‘女’的咽喉,见她吓得魂飞魄散,心下不忍,再次征询柳青山的意见,“要不然除了长孙无垢与嫦娥之外,饶过其他‘女’人吧?她们只是一些无辜的婢子。”

“你当我说的话是放屁么?”柳青山双眉倒竖,声若寒霜,抖手就是两枚飞刀。

“呃……”副手猝不及防,被一下子‘洞’穿喉咙,旋即丢了兵器双手捂着咽喉蜷曲在地上挣扎,“你……好……狠!”

另外一把飞刀直接‘洞’穿了‘侍’‘女’的太阳‘穴’,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噗通”一声,仰面栽倒。

柳青山从地上捡起一把燃烧的火把,亲手点燃了赵王府的客厅,叱喝道:“你们点燃大火,把赵王府所有的‘侍’‘女’统统‘逼’出来杀掉,我去解决长孙无垢与姬嫦娥。”

“是!”

剩余的七名杀手答应一声,各自‘摸’起一个火把,开始在赵王府的后院杀戮婢‘女’。但凡遇上,一刀挥出,便是香消‘玉’殒。

躲在黑暗里的诸葛诞吓得咋舌不已,后背直冒冷汗:“卧槽,李世民太狠了,居然玩了一招调虎离山。还打算把赵王府灭‘门’,把李元霸‘蒙’在鼓里,骗李元霸给他卖命,真是无毒不丈夫!”

诸葛诞虽然有些武艺,但也只是80出头的水准,在小兵面前逞逞能还行,遇上大批刀头喋血的亡命之徒,以寡敌众简直就是白送人头。以诸葛诞的‘性’格,自然不会为了长孙无垢和李元霸拼命,相比之下,还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就在赵王府的‘侍’卫与柳青山带领的杀手殊死搏斗之际,诸葛诞悄悄顺着井轱辘把自己放进了深井之中。井水温度适宜,躲在里面并不是太寒冷,诸葛诞贴着井壁‘露’出了半截脑袋,心中庆幸不已,也亏着自己机灵,否则今日就要为长孙无垢陪葬了。

“他娘的,唐国真是太危险了。如果长孙无垢死了,我明天就可以启程返回大汉了!”诸葛诞抓着井绳避免沉进井水之中,一边在心中暗自思忖。

就在柳青山手提双刀直奔长孙无垢寝室之时,逢‘蒙’率领着二十多个李隆基府上的‘门’客,在黑夜中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赵王府周围。

逢‘蒙’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弯弓搭箭,连发三矢,将在东墙外游弋的杀手纷纷‘射’倒。例无虚发,俱都是一箭毙命。

跟着逢‘蒙’前来的‘门’客也都分别在其他墙外动手,与柳青山带领的杀手一阵‘激’烈的厮杀,将猝不及防,人数处在劣势的杀手纷纷斩杀。杀敌十二,自损九人,剩下的十五人跟着逢‘蒙’翻墙入内,准备围剿柳青山及剩下的七个杀手。

长孙无垢正与嫦娥用晚膳,忽然听到外面杀声大作,俱都一脸惊讶。没想到刺客竟然来的如此之快,李隆基前脚刚把李元霸带走,不过才一炷香的功夫,刺客竟然就杀上‘门’来了。

起初,长孙无垢还能保持镇定,认为来的只是三五个刺客,凭赵王府里的一百五十名‘侍’卫,想来完全能够应付。

但从窗子里向外眺望,只见来的杀手各个武艺不凡,出手利索,俱都能够以一敌十。虽然他们人数处在劣势,但很快就对王府‘侍’卫造成了巨大杀伤,迅速的控制了局势。

这个时候,长孙无忌还能够保持镇定,不停地安抚嫦娥:“妹妹放心,赵王府坐落在闹市中央,这些杀手如此嚣张,想来官差很快就会前来增援。”

但随着厮杀的进行,赵王府的‘侍’卫尸横遍地,血流满院,依旧不见官差前来增援。这么大的动静,却没人过问,这才让长孙无垢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好啊,枉我这么看重李隆基,原来他与李世民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用调虎离山之计骗走了元霸,又派出杀手大张旗鼓的杀上‘门’来,这是打算把我们赵王府灭‘门’啊!”

长孙无垢死死的‘插’住房‘门’,上下牙齿不停地打颤:“果然无情最是帝王家,李世民丝毫不念旧情,非要把我置于死地不可!”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柳青山小心翼翼的靠近寝宫‘门’前,沉声喝问:“长孙无垢,我知道你在里面,自己走出来吧,不要等我杀进去!”

嫦娥上前一步挡在长孙无垢面前,叱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无法无天了么?在天子脚下竟敢如此肆无忌惮,信不信赵王回来诛杀你们九族?”

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柳青山顿时放下心来,抬脚“砰”的一声踹开房‘门’。

透过冰冷的青铜面具,用一双冷若冰霜的眸子注视着长孙无垢和嫦娥:“不要多费‘唇’舌了,认命吧!”

“嗖”的一声,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疾如惊雷,快似雷霆。

柳青山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剧痛,一支利箭透‘胸’而过,瞬间‘射’穿了自己的心脏,刚刚举起双刀的胳膊再也抬不起来。

“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柳大人感觉如何?”逢‘蒙’一箭得手,心情大好,拎着宝雕弓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在逢‘蒙’看来,长孙无垢非杀不可,而嫦娥要被李隆基囚禁起来金屋藏娇,从此再也不见天日。自己是否暴‘露’身份已经不重要,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以本尊示人,站出来‘露’个脸呢,也让长孙无垢和柳青山死个明白。

看到来的人竟然是逢‘蒙’,嫦娥喜出望外,欢呼一声迎了上去:“师弟,你是来救我和长孙姐姐的么?”

逢‘蒙’越过奄奄一息的柳青山,伸手轻抚嫦娥漂亮的脸蛋:“漂亮的师姐,你猜猜看啊?”

“我猜你比我先死!”

柳青山抓住机会暴喝一声,拼尽最后的力气,把手中的双刀齐齐‘插’进了逢‘蒙’的后背,透‘胸’而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