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一十 天外飞锤

一千四百一十 天外飞锤


                透过房顶的缝隙,借着摇曳的灯光,能够把长孙无垢的容貌看的清清楚楚,此刻正仰面朝天,睡的香甜,对于头顶的危险浑然未觉。。: 。

“一滴毒‘药’便能解决问题,天亮之后就可以启程返回日本了。”风魔小太郎一边在心中庆幸,一边拧开瓶盖,将贮存着剧毒的瓷瓶对准了长孙无垢的嘴‘唇’。

这种剧毒无‘色’无味,只需进入喉咙,一滴便能毒死一头黄牛。只要落到长孙无垢的‘唇’上,就算她能觉察到异常,也会下意识的用舌头‘舔’舐,到那时即便是大罗金仙在此也救不了她。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风魔小太郎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脚下天崩地裂,尘土弥漫,瓦片‘乱’飞。

同时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将自己整个人托了起来,五脏翻滚,气血逆流,自腰部以下几乎失去了知觉,仿佛与上半身分离了一般,毫无感觉。

这让风魔小太郎骇然变‘色’,惊呼一声:“什么鬼东西?难不成遇见地震了?”

急忙低头看去,借着远处家丁手里晃动的火把,方才发现竟然是一只犹如水缸般大小的金‘色’巨锤,从屋内一下子飞了出来,将房顶砸开了一个圆形窟窿,同时把蹲在顶部的自己给震飞。

原来李元霸有个习惯,无论吃饭睡觉,一对擂鼓瓮金锤不离身边,伸手必能‘摸’到。

别看他脑筋不灵光,但对于危险的嗅觉却是天赋异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反应远超常人。

就在风魔小太郎揭开瓦片之际,熟睡中的李元霸就被惊醒,当下不动声‘色’的悄悄‘摸’起‘床’边的擂鼓瓮金锤,使出全力朝头顶抛了上去。

这一击使出了李元霸吃‘奶’的力气,其威力不亚于一颗炸弹,瞬间就把房顶凿开了一个窟窿。土崩瓦解,碎片‘乱’飞,烟尘弥漫,同时把站在房顶的风魔小太郎给轰了出去,像折断了翅膀的鸟儿一样重重跌落在地。

被摔得火冒金星,丢了半条‘性’命的风魔小太郎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飞上天空的擂鼓瓮金锤就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风魔小太郎的大头顶,登时脑浆迸裂,血‘肉’模糊。

就在李元霸掷锤击飞风魔小太郎的同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躺在旁边的长孙无垢,避免他被落下的残垣断瓦给击中。一场危机,就这样有有惊无险的被李元霸化解。

听到动静的诸葛诞从睡梦中醒来,火速来到风魔小太郎的尸体旁,合几个人之力才把擂鼓瓮金锤推到一旁。举着火把在风魔小太郎模糊的‘肉’堆里搜索了一番,找出了手里剑、苦无、撒菱等日本忍者特有的暗器。

“姐夫,又是一名日本忍者。”诸葛诞调查完毕,立即来向捶‘胸’顿足的李元霸与惊魂未定的长孙无垢禀报。

虽然整个赵王府的人都知道长孙无垢的身份,但谁又敢去告诉李元霸这不是穆桂英?所以诸葛诞依旧以李元霸的小舅子自居,在赵王府吃香得喝辣的,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李元霸听了诸葛诞的报告更是怒不可遏:“倭寇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三番五次在太岁头上动土?本王现在就召集京城里的文武,给我集结一支两万人的兵马,渡过大海,杀光倭寇。”

长孙无垢依偎在李元霸的怀里嘤嘤啜泣:“夫君,我与倭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们为何三番两次的针对我?远渡大海,从倭国千里迢迢跑到唐国来谋害妾身?”

“也许他们嫉妒你嫁了一个天下无双的丈夫吧?”李元霸抠了抠鼻子,脑补了一个高大上的答案。

长孙无垢摇头苦笑:“夫君你想多了,妾身认为很可能是咱们唐国的人勾结忍者来刺杀我。”

“谁敢?”李元霸双手叉腰怒吼,“我是堂堂的赵王,大唐皇帝的亲弟弟,谁敢勾结倭寇谋害我的妻子?看我不灭他九族。”

长孙无垢抬手撩了下额前的秀发,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道:“敢不把夫君放在眼里的人一定身居高位,否则绝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连续行刺。”

“身居高位,难道比我还要高么?”李元霸气得吹胡子瞪眼,“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难不成是兄长么?”

诸葛诞趁机在旁边挑唆:“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很可能是李世民恼怒姐夫你跟着姐姐离开青州,不再帮他打仗,所以才派出刺客暗杀姐姐,然后蛊‘惑’你重返战场。”

李元霸闻言‘露’出痛苦的表情,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不可能,绝不可能,兄长怎么会谋害自己的兄弟媳‘妇’?”

顿了一顿,咬牙切齿的怒视诸葛诞:“还有,你以后要是再敢在我面前直呼兄长的姓名,看我不一锤把你砸成‘肉’酱?”

见李元霸这般反应,长孙无垢知道现在还不是离间的时候,当即嫣然一笑道:“自然不是陛下,我们姐弟只是怀疑此人身居高位。夫君请稍安勿躁,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这次刺杀虽然有惊无险,但李元霸余怒未消,命令家丁去把负责防御京城的武将申图以及衙‘门’总捕头召唤到府上,命二人限期破案,否则就要用擂鼓瓮金锤砸死二人。

这还不算完,李元霸又命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互扇耳光,然后挑土和泥,搬砖砌瓦,把屋顶上被砸坏的部位修葺完毕,才放二人离开了赵王府,“下次要是再有刺客登‘门’,本王把你们的府邸全部夷平,给我滚出去!”

这桩案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玄机,但凡明眼之人稍加推测就能猜到与李世民脱不了干系,可西府赵王不能得罪,谁又敢去把真相捅出来?李元霸能把他们二人砸死,能把他们的府邸夷平,李世民就能灭了他们的九族。

这申将军与金捕头左右为难,无奈之下只好求见“全罗王”李隆基,询问对策:“王爷,我二人承‘蒙’王爷提携,方才坐到今天的位置。这次算是遇上难题了,夹在里面左右为难,无奈之下特来向王爷求援,还望王爷指条明路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