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一十六 叔嫂密谋

一千四百一十六 叔嫂密谋


                李元霸正在李隆基的府上饮酒,忽然看到赵王府所在的方位起了大火,立即抛下李隆基翻身上马,冲出了全罗王府。,: 。

“也不知道柳青山与逢‘蒙’得手了没有?”李元霸前脚刚走,李隆基就站在府邸‘门’前翘首以待。

能不能杀掉长孙无垢倒在其次,李隆基最关心的是能不能把嫦娥抢回来,为了一亲芳泽,李隆基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至于那些前来陪着李元霸饮酒的文武大臣早就识趣的离开,神仙打架,谁也不愿意惹祸上身。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李元霸驱驰胯下千里一盏灯,风驰电掣一般来到全罗王府邸‘门’前,李隆基心中一惊,急忙上前拱手相迎:“王兄去而复返,莫非府中无恙?”

“李隆基,是谁杀了我的‘侍’卫,是谁烧了我的府邸,是不是你?”李元霸人还未下马,就劈手一把揪住了李隆基的衣襟,嘶声怒吼。

李隆基的人也不算瘦小,七尺八寸的身高,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被李元霸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轻而易举的提了起来,一身倜傥的风度‘荡’然无存,“王……王兄,何出此言?放我……下来,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夫君,大街上人多嘴杂,进府说话。”长孙无垢从披风底下探出头来,柔声说道。

“呃……王嫂你、你没事吧?”突然听到长孙无垢说话,李隆基先是吃了一惊,随即难掩失望之‘色’。长孙无垢既然没死,看来逢‘蒙’失手了,自己想要染指嫦娥的美梦怕是要破碎了。

长孙无垢冷笑一声:“我没死,是不是让王叔很失望啊?”

李隆基苦笑辩解:“哪……哪能啊,我看王兄的府上火势如此猛烈,还以为王嫂会有个三长两短,小弟这不出‘门’准备调兵救火么。”

长孙无垢压低声音道:“王叔,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啊!你随我进府,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密谈一番。”

长孙无垢话音未落,伸手朝前一指,吩咐李元霸进府。

李元霸双‘腿’在坐骑腹部猛地一夹,右手策马,左手拎着李隆基的衣襟,穿过雄伟的‘门’楼,跨过‘门’槛,径直进了全罗王府。面对着天神下凡一般的李元霸,李隆基府上的‘侍’卫谁敢阻拦,只能任凭李元霸挟持了李隆基进了王府。

一直来到客厅前,长孙无垢方才吩咐李元霸把李隆基放下,进屋说话。

“滚下去,你要是敢对我娘子说半个不字,本王就让你变成没基基!”李元霸凶神恶煞一般把李隆基掷于马下,纵身下马,温柔的把长孙无垢搀扶了下来,“娘子慢些,切勿动了胎气。”

李隆基踉跄几步方才站稳,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长出了一口粗气,小心翼翼的道:“王兄这话说的,咱们和亲兄弟一般无二,王嫂就是我的亲嫂子,小弟岂敢说半个不字?”

“少废话,你跟我进屋,不许任何人跟进来!”

长孙无垢懒得和李隆基说废话,径直推开房‘门’走进大厅,语气中透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将身为内阁大臣的全罗王压了下去。

李隆基不由得一怔,方才发现这位王嫂言行举止间竟然透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不由自主的就觉着矮了一头:“小弟明白。”

急忙转身吩咐跟上来的‘侍’卫:“给我守在‘门’口,没有本王的吩咐,任何人不许入内!”

李隆基走进客厅的时候,长孙无垢已经正襟端坐,用犀利的目光瞪了惴惴不安的李隆基一眼:“王弟,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直接开‘门’见山可好?你王兄的脑子虽然不好使,可嫂子不傻。”

李隆基讪讪笑道:“嫂子能够把王兄训的服服帖帖,足见你的聪明才智不让须眉,小弟在这里洗耳恭听,请嫂子直管教诲。”

“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收起你的客套话吧!”长孙无垢冷哼一声。

李元霸一脸茫然的道:“娘子,难道我不是人么?”

长孙无垢笑笑:“夫君,你不是人,你是神!你去那边自己玩一会,看看王叔房里有什么好东西,看上的自己拿,我在这里和王叔说几句话。”

“王嫂说得是,二哥有看上的随便拿,随便拿!”李隆基点头哈腰,悻悻笑道。

“我是神,我是战神!”被媳‘妇’夸了几句,李元霸登时笑逐颜开,欢天喜地的满屋子转悠,瞅瞅这瞧瞧那,看看有什么合自己心意的宝贝?

见李元霸走远,长孙无垢端起桌案上的凉茶猛灌了几口,心有余悸的道,“李世民可真是心狠手辣啊,这把大火几乎把我烤焦了,先喝杯凉茶滋润下喉咙!”

既然长孙无垢已经开‘门’见山,李隆基也没必要再掖着瞒着:“无情最是帝王家,哪个做皇帝的不心狠手辣?大哥能连伯父、伯母,自己的长子都弃之不顾,怎么会在乎你的死活?更何况你把二哥‘迷’得神魂颠倒,再也不肯上战场,大哥又怎么会容得下你?”

长孙无垢发出一串凄惨的冷笑:“我在金陵为他守身如‘玉’,对刘辩的追求不屑一顾,我为他拉扯孩子,视若己出,我那里对不起李世民?他却把我赐给了李元霸。”

李隆基喟叹一声:“这件事上,大哥的确愧对于王嫂,像你这样痴情的‘女’子本应该好好珍惜。但‘阴’差阳错,既然你与二哥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二哥又认定了你,所以大哥也只能忍痛割爱,与你劳燕分飞。”

“我有错么?”长孙无垢提高嗓‘门’反问李隆基,“既然李世民把我让给了李元霸,我找个做妻子的有了身孕,丈夫照顾我,相妻教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为何他偏偏要将我赶尽杀绝?而你为何又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帮凶?”

李隆基苦笑:“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既然李世民决心置嫂嫂于死地,我又岂敢抗旨不遵?否则只怕嫂嫂还没死,小弟就要先走一步了。我也是迫不得已,请嫂嫂谅解。”

“够了!”长孙无垢伸手打断了李隆基的话,“我来,不是向你讨要说法,也不是辩论谁对说错。我只是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与我合作,要么去死!”

李隆基额头见汗,抬手擦拭道:“怎么合作?怎么去死?”

长孙无垢冷笑:“如果你不和我合作,我现在就让李元霸一锤砸死你,你信还是不信?”

“我信……”李隆基‘欲’哭无泪,被人要挟的滋味实在难受。

“就算我不让李元霸杀你,也可以咬住你贪图嫦娥的美‘色’,先用调虎离山之计把李元霸骗到府上。然后又派逢‘蒙’带人灭了赵王府,二百多条人命全部系你所为。”长孙无垢正襟端坐,循序渐进的威胁李隆基。

李隆基面如土‘色’:“逢‘蒙’何在?”

长孙无垢冷笑:“死了!他现在是你府上的头号‘门’客,有他的尸体为证,按照我们汉人的话,你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李隆基争辩道:“赵王府遇袭绝非小弟指使,是李世民手下的柳青山所为,我只是想让逢‘蒙’把嫦娥抢回来,仅此而已。”

“那重要么?”长孙无垢反问,“如果这件事追究起来,李世民该怎么给唐国的百姓一个‘交’代,该怎么给李元霸一个‘交’代?承认这件事是他指使的,还是丢车保帅,把罪名扣在你头上?”

听了长孙无垢的分析,李隆基脊背冒汗,心惊‘肉’跳,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长孙无垢继续侃侃而谈:“论能力,你不在李世民之下,为何却要屈居他人之下,仰人鼻息?若你肯跟我合作,说不定能取李世民而代之。”

“李世民在唐国根深蒂固,想要取而代之,哪有这么容易?”李隆基摇头苦笑,“况且我的能力也远远不及,我还是有自知之明,我们拿什么和李世民斗?”

长孙无垢冷声道:“只要你有这个胆量,就一定会有办法!或者趁着李世民远征青州之时发动兵变,或者把李世民的作战计划泄‘露’给刘辩,让刘辩进行斩首行动,擒贼先擒王,让李世民死在青州,永远也不能回来。一切就看你敢不敢做!”

听长孙无垢说得铿锵有力,李隆基不由得‘毛’骨悚然,在心里暗自惊叹,“‘女’人的仇恨啊,实在太可怕!”

“我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李隆基稳定了下心神,反问长孙无垢。

长孙无垢沉声道:“第一,你可以保住现在的地位,我会把赵王府灭‘门’大案压下去,不再追究,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全罗王,继续做你的内阁大臣。”

顿了一顿,又道:“第二,若是我们的计划能够如愿,或者取李世民而代之,或者让李世民死在青州。你拥立我腹中的孩儿登基,拥立我为太后,你做摄政王,总揽唐**政大权。”

“这个嘛……”李隆基目光闪烁,沉‘吟’不决。

长孙无垢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第三,如果你肯答应与我合作,我会成全你的美梦,让你得到嫦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