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零一 宿命难逃

一千四百零一 宿命难逃


                这个时期的日本虽然不像战国时期遍地诸侯,但各町都拥有自己的地方武装,挖掘个地道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因此织田信长并不见疑。

听了明智光秀的话,满脸喜悦的抚须大笑:“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啊,马上带我去查看。只要能把我们的旧部带出包围圈,就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织田信长恨不得肋生双翼飞出这片丘陵地带,说起来也是倒霉,从江户到歧阜东西绵延四百多里路程,大部分都是海拔几十米的平原,只有山梨县东北部是百米左右的丘陵,四十多万日军偏偏就被包围在这片地区。

如果被包围的地点再向南移动五十里,或者再向北移动五十里,脚下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织田信长可以带着手下的‘精’锐狼奔豕突,随心所‘欲’的逃命。别说十五万汉军围不住他们,就是五十万也未必能够围住,因为遍地都是道路。

可该死的汉军却不偏不倚的把自己麾下的“大军”围困在了这片丘陵地带,将所有的道路与山隘全部堵死,并居高临下的占据了周遭山岭,将四十多万日军牢牢困死。

当然,换个角度来看,这更加说明了汉将的牛‘逼’之处,简直是算无遗策,三个兵团密切配合,恰到好处的把日军围困在了这片丘陵之中。

织田信长相信,四十多万日军被围困于此,绝不是偶然,也不是巧合,而是公孙齐与陆逊、戚继光等人‘精’心算计之后才出现的局面,可以说从一开始自己就被汉将在牵着鼻子走。

想到这里,织田信长心中弥漫着一股难以描述的悲哀,与如此强大的对手作战,注定了自己没有胜算,失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而现在明智光秀竟然在野王町发现了秘密地道,对于织田信长简直就是即将溺亡之前的一根救命稻草,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快点带路,如果这条密道可以通行,天黑之后我们就率领旧部秘密逃离,把老弱病残留下吸引汉军。”织田信长霍然起身,从亲兵手里接过马缰,就要翻身上马。

相比亢奋的织田信长,年轻的伊达政宗更加冷静,手抚佩剑询问明智光秀:“各町有地道与箭楼也不是奇怪的事情,但让我纳闷的是野王町的地道为何长达十余里,而一般的地道只有三五里左右?”

明智光秀‘露’出不耐烦之‘色’,冷哼一声:“这地道斑驳陆离,青苔丛生,看上去至少已经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能不能走通还不一定。你问我我却又去问谁,只能说建造这座地道的人料事如神,深谋远虑。”

织田信长急忙阻止了伊达政宗:“先人的智慧并不输给我们,或许前辈们早就看穿了这片地方是整个关东平原最适合埋伏的场所,所以才修建了这条逃生密道,以备不时之需。也有可能是天照大神在冥冥之中保佑我们,指给了光秀一条逃生的道路也不一定!”

织田信长嘴里所说的“天照大神”是传说中日本天皇的始祖,传说是他建立了日本,其地位与中国历史上的黄帝相当。日本人对天照大神的尊敬几乎等同于基督教徒对耶稣的崇拜,伊斯兰教徒对穆罕默德的崇拜,在日本百姓心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威望。

既然织田信长此刻都把“天照大神”搬了出来,伊达政宗也只好打消自己的疑虑,提醒信长道:“末将现在就开始挑选‘精’锐,吃饱喝足只等天黑。如果关白大人去看看地道走不通,请马上归来,末将就算拼死也要冲开一条血路掩护关白大人突围!”

“政宗在这里约束将士们等我的好消息吧!”织田信长翻身上马,带了两百多名亲兵,在明智光秀的引领下朝野王町疾驰而去。

在日本国内,“町”就是乡镇的聚集地,一般都在方圆四五里左右,人口从一两千到三五千不等。而明智光秀所说的“野王町”是个中型乡镇,距离织田信长主力大军屯驻的地点大约十五里左右的样子。

四十多万日本人被压缩在方圆数十里的范围之内,遍地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头,呼儿唤‘女’,扶老携幼者随处可见,根本不用汉军发起进攻就已经‘乱’作一团。

这让奉命前来担任队长、都尉的日兵感到无可奈何,军纪在这里根本不起作用,法不责众,自己拿军法来处置谁?无奈之下也只能‘混’在人群中自暴自弃,能多活一刻算一刻。

织田信长在亲兵的簇拥下策马狂奔,穿越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巨大的错误,用这样的“军队”来对抗东汉的虎狼之师,简直就是白送人头,白白给公孙齐积累军功。

远处的山岭上依稀能够看到飘扬的汉军旗帜,蚁群一般的汉军弓弩手正在山岭上蓄势以待,想要靠着这些老弱病残突围,何异于痴人说梦?

二百多匹战马雷鸣般飞奔,卷起一片尘土,吓得刚刚招募了不久的士兵纷纷逃窜,慌忙不迭的给关白大人让路。等织田信长过去之后不免有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大骂,算是被这个无谋之辈害死了,但愿老天让他不得好死。

小半个时辰之后,织田信长带着两百多名亲兵来到明智光秀屯兵的“野王町”,只见新招募的老弱病残都聚集在外围,而明智光秀的部曲则占据了町里面的街道以及民居,此刻正在养‘精’蓄锐,更有许多人如临大敌。

织田信长勒马带缰打量了一下这个“野王町”,有山有水,丘陵起伏,河道蜿蜒,的确是个用兵的好地方,的确是个修建军事地道的好地方。

“吁……”织田信长勒马带缰,吩咐明智光秀道,“速速带我去查看地道。”

明智光秀朝街道中央的一座大宅院指了一指:“那座宅院是野王町町长的府邸,地道入口就在里面,关白大人请随我来。”

在明智光秀的带领下,织田信长一行来到宅院‘门’前驻马,只见府邸内外聚集着近千名长枪兵,一个个手握长枪,如临大敌。

织田信长与明智光秀也不下马,径直策马进了这座宅院,在明智光秀的引领下直奔后‘花’园,寻找地道的入口。

来到一座带有‘洞’窟,仅仅只能够容纳一人通行的假山面前,明智光秀用手向里一指:“关白大人,这地道的入口就在里面,但只能容纳一人通行。你在前面,末将在后面举着火把给你照明。”

这座假山面积不小,人造的‘洞’窟至少有近百米的长度,地道的入口自然藏在隐蔽之处,因此织田信长也不多疑,大步流星的钻进了狭窄‘逼’仄的‘洞’窟,寻找明智光秀所说的地道。

“光秀啊,如果你能把本座及将士们带出包围圈,我一定升你为手下第一大将。”织田信长一边猫着腰走路,一边褒奖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嘴角微翘,‘阴’阳怪气的道:“虽然我不能把关白大人送出包围圈,但我却能把关白大人送到金陵!”

“此话怎讲?”织田信长大‘惑’不解,扭头询问。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寒光一闪,明智光秀腰间的佩剑已经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透了织田信长的‘胸’膛,自后背‘插’入前‘胸’透出。

织田信长想要转身搏斗,却已经浑身无力,死死的攥住透‘胸’而过的剑刃,嘶吼道:“明智光秀,我……待你不薄,你……竟敢暗算我?”

明智光秀大笑着拔剑:“哈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关白大人说过,要想成就大事必须心黑脸厚,关白大人觉得我怎么样?”

佩剑‘抽’出之后,鲜血喷泉一般从织田信长的‘胸’口冒出,任凭他死死地用手掌压住,却也无能为力。直觉的心脏慢慢的停止了跳动,整个人绵软无力的缓缓瘫倒在地,四肢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以为出卖了我……汉人就会饶过你么?”织田信长蜷曲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质问。

明智光秀大笑:“哈哈……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也让你死个明白。我早就与公孙齐有了联络,风魔小太郎准备行刺也是我透‘露’给他的,公孙齐还需要一名有威望的日本人替他招降你的旧部,我相信他不会杀我的,至少暂时不会!”

“我……死……不……瞑……目。”织田信长双目圆睁,朝明智光秀伸出手掌索命,惨叫一声,气绝身亡。

明智光秀把佩剑上的血渍在织田信长的衣衫上擦拭干净,摘了‘玉’佩以及兵符,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假山中的‘洞’窟,伸手招呼信长的亲兵到前院喝茶:“关白大人正顺着地道查看,尔等喝口茶滋润一下嗓子。”

这些‘蒙’在鼓里的士兵刚刚进入前院就遭到了弓箭手的包围,‘乱’箭齐发,犹如飞蝗,一阵爆‘射’之后全部毙命,不曾逃脱一人。

明智光秀吩咐自己的副将暂时统兵,自己割下织田信长的头颅,用包袱包裹了悬首马前,扬鞭策马向北前来拜见白起,纳上自己的投名状,证明自己弃暗投明的决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