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零六 戚白之战

一千四百零六 戚白之战


                明智光秀话音刚落,白起就挥手吩咐一声:“来人,把明智光秀拿下!”

明智光秀闻言吓得魂飞魄散,跪地求饶:“公孙将军这是何意,莫非要言而无信?小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还请将军手下留情!”

白起抚须大笑:“你放心便是,对我来说你还有利用价值,我这次并没有打算杀你。,: 。”

“那将军为何下令把我拿下?”明智光秀心中稍安,依旧满脸不解。

白起笑‘吟’‘吟’的道:“你可曾听过项羽在巨鹿留章邯坑杀秦军之事?本将为了留你一命才让人把你暂时囚禁起来,否则你项上人头早已不在。”

“啊……公孙将军莫非打算把降兵全部坑杀了?”

明智光秀吓得面如土‘色’,心中追悔莫及,本来还打算接替织田信长掌管所有的日本军队,做个“汉人之下,倭人之上”的大日‘奸’,如今看来都变成了南柯一梦。

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如今木已成舟,四十多万日军全部缴械投降,包括明智光秀自己也变成了俎上鱼‘肉’,待宰羔羊;要杀要剐还不是白起一句话的事情,现在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任凭白起处置了。

白起挥挥手,吩咐邓羌上前抓人:“把明智光秀暂时押解下去,待处决了俘虏之后再放出来。”

“既然公孙将军意下已决,罪将也无话可说,只是希望将军能饶过我手下的几十个心腹兄弟,他们可是追随我出生入死多年,这次除掉织田信长和伊达政宗也都立下了功劳,还望将军开恩!”在邓羌上前抓人之前,明智光秀稽首顿拜,为自己的心腹求情。

白起目光如霜,冷哼一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除了你明智光秀之外,一个不留!”

明智光秀心里恨不得亲手把白起碎尸万断,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只能忍辱偷生,先保住‘性’命再做计较。只能叹息一声,任由邓羌把自己反扭了双臂押解了下去。

明智光秀被押下去之后,只剩下白起、陆逊、戚继光三人在千军万马中并肩而立,此刻他们就是日本岛上的主宰,一句话就能决定四十多万被俘日军的生死。

“咳咳……”戚继光首先用咳嗽打破了短暂的沉默,肃声问道,“公孙将军适才对明智光秀所言不会当真吧?”

从职位上来说,三人中陆逊最高,戚继光次之,白起最低。

但这场全歼织田信长的战役是由白起发起,并且起了百分之七十的主导作用,所以陆逊与戚继光不自觉的就把白起当成了主将,任何重大决策都首先征询白起的意思。

而陆逊为了压过白起,不说对他屠杀俘虏之事加以阻止,甚至恨不能鼓动白起大肆屠杀战俘。四十多万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消息传到金陵,满朝文官光用唾沫星子也能淹死白起。

‘精’忠报国,一心为大汉开疆拓土的戚继光则没有陆逊这么多想法,也不在乎三支兵团合并之后谁做主将,反而对白起的用兵之道佩服不已。

但在戚继光内心深处,却不赞成白起的屠杀之举,认为用兵之道应该是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只有征服百姓的内心,才能长治久安。

对于白起第一次的屠杀之举,在獐子岭一次坑杀了三万多日军,戚继光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那时候战局未定,日军人多势众,留着这些俘虏万一先降后叛,将会给汉军带来难以估量的困难,所以戚继光并未表态。

而现在大局已定,织田信长、卑弥呼、伊达政宗、柴田胜家等倭国领袖与大将已经全部死亡,四十多万乌合之众全部缴械被围,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现在依然将他们屠杀,是不是过于残酷血腥了?这是戚继光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白起笑笑:“自然是当真,难道戚将军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

“不行,我不赞成!”戚继光提高了嗓‘门’,直觉拒绝了白起的提议,“公孙将军数日前在獐子岭坑杀了三万多俘虏,昨夜又命贺齐在野王町屠杀了一万倭寇,那时候战局未定,屠杀乃是无奈之举。为了最后的胜利,继光可以支持将军,但现在大局已定,若是再大开杀戒,却是万万不能。”

白起不疾不徐的慢慢解释:“戚将军啊,你这可就是‘妇’人之仁了!信长与卑弥呼虽死,但丰臣秀吉依然活着,日本岛尚未统一,江户依旧没拿下,北海道广袤的岛屿上还有数十万日本百姓,与其养虎遗患,不如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戚继光据理力争:“公孙将军啊,对你的用兵之道,继光佩服不已。但对你的治国之道却是不敢苟同,我们东征日本不仅仅是为了攻掠土地,更为了征服百姓,让他们臣服在大汉的天威之下。

这些所谓的军人,大部分都是被织田信长强征入伍,上有七十老翁,下有七岁幼童,许多人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已跪地投降,若是再加以杀戮,于心何忍?更是与我我大汉的治国方略背道而驰,所以我决不答应!”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白起也是寸步不让,据理力争,“哪个帝国的建立不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这数十万人虽然都是被织田信长强征入伍,但其家眷多有死于军中,起因终究是因为我大汉入侵,难免会在心中仇恨我大汉,为将来埋下隐患。只有彻底杀光,才能永绝后患!”

“不能杀,我决不答应!”戚继光脸‘色’涨红,表情愤怒。

白起脸‘色’如霜,冷声道:“戚将军对不住了,这些俘虏我杀定了!为了大汉朝的长治久安,我白起不惜背俘千载骂名,不惧千夫所指。难道戚将军以为我公孙齐愿意双手沾满鲜血么?还不是为了大汉社稷!”

戚继光毫不退让:“不管公孙将军有多少理由,这毕竟是四十多万生灵啊!其中还有许多‘妇’孺,他们何辜惨死在屠刀之下?”

“哪个王朝不是由白骨铸就?哪座江山不是由鲜血汇成?这些‘妇’孺错就错在出生在了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错就错在出生在日本这座岛屿。我们大汉自黄巾之‘乱’起,到现在已经历时二十载左右,死亡的无辜百姓已经超过一千五百万,他们又去找谁说理?既然活在这个‘乱’世,就要认命!”白起犟脾气上来了,双臂抱在‘胸’前,口沫横飞,滔滔不绝。

见两位主将吵的不可开‘交’,包括邓羌、贺齐、周泰、俞大猷、狄青、施琅等人纷纷凑上来劝解:“两位将军稍安勿躁,慢慢商议便是。”

一直追随戚继光担任参军的田丰目光扫向八风不动的陆逊:“公孙将军与戚将军吵的不可开‘交’,不知伯言将军是何意思?”

陆逊恨不得让白起把俘虏全部杀光,但又不能公开支持,那样朝廷文官弹劾的时候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但戚继光如此强烈反对,自己身为军团主将不站出来说几句却也说不过去。

“两位将军说得都有道理,此事有些棘手啊!”陆逊清了清嗓子,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语,“要不然两位将军比武定输赢,谁胜了就听谁的?”

“可!”白起一脸傲气,伸手‘摸’了‘摸’腰间的佩剑。

戚继光亦是抱拳:“为了大汉的道义,我愿意与公孙将军一战。”

“呵呵,那就这样定了。”陆逊笑‘吟’‘吟’的答应了下来,心里却莫名的兴奋,刀枪无眼,两虎相斗,万一都伤了,这三军主将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田丰望着陆逊这张清秀的面孔,目光闪烁,上前一步道:“两位且慢,你们是三军主将,岂能刀剑相见,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岂不动摇了军心?”

“那田元皓认为该怎样决定?我是绝对不会答应这样滥杀无辜的!”戚继光手抚佩剑,毫不妥协。

白起亦是将双臂抱在‘胸’前:“我公孙齐绝不是个以杀人为乐的屠夫,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大汉的社稷。”

田丰道:“不如修书一封,派人送回金陵,由朝廷裁决。”

陆逊面‘露’厌恶之‘色’,肃声道:“大海茫茫,从关东平原派人返回金陵请示,来来回回,怕是两个月都不够吧?这四十多万人的粮食由谁来供应?”

邓羌大步流星的上前一步,抱拳道:“不如由我来代替公孙将军,也请戚将军从军中指定一人与我比试一番,谁赢了便听谁的!”

戚继光微微颔首,就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目光扫向周泰:“周幼平,你可愿意代本将迎战邓羌?”

周泰双臂抱在‘胸’前,不好意思的抚‘摸’了下虬髯,苦笑道:“戚将军,真是抱歉啊,其实俺心里是非常支持公孙将军杀光这些俘虏的。一帮下贱民族,何不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戚继光气得脸‘色’涨红,拔剑在手朝邓羌喝道:“看来军中支持公孙将军的大有人在啊,既然如此,我戚继光便亲自与你一决胜负。我赢了留下俘虏的‘性’命,输了……”

输了该怎么办,戚继光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白起大规模屠杀俘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