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九十七 屠万为雄

一千三百九十七 屠万为雄


                “启奏‘女’王,位于琦‘玉’、静冈的汉军大营尽皆传来哀歌,挂起铭旌,穿起缟素,军中传言戚继光、陆逊俱都毒发身亡!”

次日清晨,琊马台的斥候策马狂飙,旋风一般抵达了位于甲府县境内的琊马台大营,把这个喜讯禀报给了正在翘首期待的卑弥呼。.: 。

卑弥呼对于苍空井的忠心没有丝毫怀疑,毕竟是跟随自己多年的亲信,但却忽略了一个‘女’人骨子里的母爱,做梦也没想到因为自己对亲生儿子的虐待,成功的‘激’起了苍空井的仇恨,将她彻底出卖。

在安倍下流的发动下,琊马台军一个夜晚就从甲府县境内强征了四万多百姓,上至七十岁老翁,下至七岁幼童,全部发给刀枪;没有刀枪的就扛起锄头镰刀,聚集在琊马台军大营外面等候命令。

在卑弥呼的鼓动之下,部分日本百姓对汉军的仇恨空前高涨,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响应:“拥护‘女’王,驱逐汉寇,恢复山河,重振倭国!”

另外的部分百姓虽然不愿意参战,但在手持刀枪的琊马台军‘逼’迫之下,面对着死亡的威胁,也只能违心的跟着高喊口号,“驱逐汉寇,恢复山河!”

参军与汉人作战有很大的可能会死,但不参军现在就死,面对着冰冷的刀枪,无奈的百姓别无选择。

望着大营外人山人海的“兵马”,卑弥呼心‘潮’澎湃,意气风发。这还只是仅仅从甲府县招募的“义勇军”,若是再把神奈川、山梨等地的百姓发动起来,加上原先隶属自己的三万旧部,估计总兵力将会达到十五万左右。

卑弥呼决定亲自上阵指挥作战,穿着一袭金丝甲,披着大红‘色’的披风,翻身上马,佩剑一挥,叱喝道:“将士们,陆逊已死,琦‘玉’境内的汉军群龙无首,给我发起进攻!”

“杀啊,驱逐汉寇!”

随着卑弥呼一声令下,七万多乌合之众高举武器,呐喊着口号,踩踏的烟尘滚滚,向位于西北方向的琦‘玉’进军,目标直指陆逊大营。

卑弥呼命麾下大将小泉一郎、东条若智为先锋,率领两万旧部与两万新军为前锋,自己率领一万旧部与两万新军随后;并命安倍下流带部分人马前往山梨与神奈川等地继续征兵。

同时,卑弥呼又派出使者联络明智光秀,约定共同进攻位于琦‘玉’的陆逊军,争取集中优势兵力先把陆逊军打残,再回头配合织田信长全歼公孙齐所部,最后再堵截位于静冈的戚继光兵团。

一时间,本州岛风云‘激’‘荡’,关东平原上人喊马嘶,尘土飞扬,旌旗蔽日,锣鼓喧天。从冈谷县到琦‘玉’县,再到山梨县,再到静冈县,遍地都是撤退的汉军与追逐的日军。

正率部追赶白起兵团的织田信长得知卑弥呼成功的毒杀了陆逊与戚继光,不由得拍掌赞叹,心悦诚服:“啧啧……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我杀了一个公孙齐,他却解决了陆逊和戚继光。这次被‘逼’无奈才和她联合,等把汉寇逐出岛国之后,我与她之间仍然少不得再决死战!”

织田信长立即修书给明智光秀,命他与卑弥呼联合作战,以打残陆逊兵团为作战目标。达成战略后立刻挥师向北,进入歧阜境内拦截白起,争取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面对着三十万倭军的追袭,邓羌、贺齐率部向西撤退,一路‘诱’敌深入。见时机成熟,便迅速召集军司马、校尉、偏将以上的中层武官,将白起诈死的计划告知众人,让他们做好反击准备。

面对着死而复生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主将,一百多名偏将、校尉、军司马无不目瞪口呆,佩服的五体投地:“唉呀……我等还以为公孙将军果真遭了日本忍者的毒手,没想到原来是‘诱’敌之计啊!”

白起抚须大笑道:“哈哈……兵不厌诈,既然织田信长雇佣忍者刺杀于我,我便将计就计,用诈死之计引蛇出‘洞’!”

“将军神算,我等皆不及也!”众将校纷纷施礼,俱都折服。

白起拿出陆逊的书信晃了晃,高声道:“没想到卑弥呼竟然勾结织田信长,意图毒杀陆伯言与戚继光,可见‘妇’人之心犹如蛇蝎。辛亏卑弥呼的婢子看不惯他虐待亲生儿子,遂大义揭发,方才让陆伯言与戚继光两位将军逃过一劫。”

“哦……原来陆、戚两位将军也是诈死啊!”众将校这次不再吃惊了,反而哄堂大笑。

白起也跟着大笑,背负双手在众将校面前来回踱步,朗声道:“诈死不是目的而是手段,织田信长与卑弥呼做梦都想让我们三人死去,以造成群龙无首,军心‘混’‘乱’的局面。所以我们便将计就计,遂了他们的心愿……”

贺齐与邓羌一起放声大笑:“这次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引蛇出‘洞’,把织田信长从江户城引了出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谋杀是倭寇策划的;我们只是将计就计,按照他们的计划给他们想要的结果,所以这些倭寇就沉不住气了!”

白起颔首赞许:“织田信长现在已经上钩,包围圈即将形成,众将士们准备展开反击,让倭狗尝尝我大汉雄师的厉害!”

“谨遵公孙将军差遣!”在邓羌、贺齐的引领下,百十名将校一起抱拳领命。

忽然有急促的马蹄声到来,一名文官带着十余名随从直入中军,心急火燎的问道:“公孙将军果真殉国了?高刺史刚刚收到陛下从江东给他送来的礼物,若是人不在了,该如何回复圣上?”

白起大笑一声:“呵呵……害得高刺史牵挂了,有劳这位同僚回去告知高使君,就说我公孙齐毫发无损。这次传出死讯,只是为了引蛇出‘洞’,重创日寇!”

文官这才放下心来,上前施礼参拜,并把从江东送来的礼物呈上。

白起毕恭毕敬的打开,却是一副装裱‘精’致的图,但画面上却空空如也,只写了一个“人”字,众将校看完之后尽皆愕然,一头雾水。

白起略作思忖,不由得抚须大笑:“哈哈……陛下的意思我懂了,这次定然不负圣望!”

送走了高熲派来的文官,白起手抚佩剑,叱喝一声:“来人,把司马昭带上来!”

片刻之后,司马昭被带进了帅帐,在众目睽睽之下见到了死而复生的白起,登时吓得瘫软在地,面如土‘色’:“公……公孙齐,你……你没死?”

白起抚须大笑:“司马将军,让你失望了!你想要在日本割据为王,与卑弥呼双栖双飞的美梦破碎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司马昭面‘色’惨白,矢口否认。

白起冷哼一声,把陆逊的手书展示给满帐将校:“这里有陆伯言的手书,据卑弥呼的婢子‘交’代:司马昭贪图美‘色’,勾结卑弥呼,意图以睦仁王子病重为缘由,‘诱’骗我与陆、戚两位将军前往赴筵,用毒酒鸠杀。让我军群龙无首,他们好趁机反攻……”

“我没有,陆逊血口喷人!”司马昭头摇的像拨‘浪’鼓,抵死否认。

白起冷笑一声:“当初你主动请缨前往甲府向卑弥呼致谢,我就怀疑你们有所勾结。在我诈死的次日清晨你不顾邓羌劝阻,企图打开棺椁验证下我是死是活。为了夺取兵权,刀刺邓羌。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还敢狡辩?”

“我没……”司马昭还想狡辩。

寒光一闪,白起佩剑出鞘,竟然是毫不留情,辛狠而毒辣。

“咕咚”一声,司马昭人头落地,殷红的鲜血从腔子里喷出,一直喷溅到头顶的营帐上面。

见白起出手干练果断,瞬间斩杀一员大将,竟然毫无顾虑,众将无不凛然。

白起收剑归鞘,高声道:“司马昭勾结倭寇,谋害同僚,人人得而知朱!速速将他的首级祭奠我大汉军旗,让将士们磨快刀枪,准备收割倭寇的大好头颅!”

“大汉万岁,杀尽倭狗!”在白起的鼓舞下,满帐将校纷纷攥拳高呼,本来低落的士气被迅速点燃。

所有的将校各自离开帅帐,纷纷召集麾下的士卒,告知他们白起的计划:“将士们,倭狗已经上钩,是时候展现我们的实力,杀他个血流成河了!”

白起手提长刀,翻身上马,在邓羌、贺齐的陪同下,在大营中来回的策马游弋,高声鼓舞士气:“将士们,跟随我调转阵脚,举起你们的刀枪,收割倭寇的头颅!管他老幼‘妇’孺,但凡上阵者,一个不留!”

贺齐面‘色’微变,嗫嚅道:“将军,许多倭寇是被迫上阵的,这样屠杀,是不是有点……而且,只怕也会遭到朝中文官弹劾。”

白起在马上放声大笑:“哈哈……屠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哪个帝国不是用累累白骨铸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凡上了沙场者,给我统统杀光!一切责任由我公孙齐来承担,与尔等无关!”

白起话音落下,纵马当先,长刀霍霍,马蹄隆隆,率领着五万汉军调转阵脚,朝着相隔四十里的日军冲杀,准备一战彻底打败织田信长。

“杀啊,屠尽倭寇!”

在白起的引领下,五万汉军将士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挥舞着刀枪,高举着旗帜,兵分三路,在白起、邓羌、贺齐三将的引领下,‘潮’水一般向回掩杀。

一个时辰之后,战役爆发。

五万‘精’锐汉军如同猛虎下山,瞬间就冲的日军前锋部队阵脚大‘乱’,人喊马嘶,惨叫连天,自相践踏之下,死伤无数。

明晃晃的大刀高高扬起,一颗颗头颅飞在半空;一柄柄长枪刺穿日军的‘胸’膛,鲜血喷泉般汩汩而出,转眼之间,关东平原上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屠杀,才刚刚开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