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九十二 女王的诱惑

一千三百九十二 女王的诱惑


                甲府县境内,琊马台军大营。

自明智光秀离开之后,卑弥呼就一直绞尽脑汁的苦思良策,琢磨着用什么名义把陆逊、戚继光、公孙齐这三大主将约上‘门’来,然后一网打尽?

最终还是卑弥呼的首席谋主安倍下流想出了一个主意:“‘女’王殿下,睦仁公子是刘辩的‘私’生子,这在汉将之中已经不是秘密。‘女’王可以谎称睦仁公子病重,召陆逊、戚继光等人前来探视,逐一剪除。”

卑弥呼轻抚秀发,沉‘吟’道:“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也只有拿着刘辩做噱头,才能引来汉军三大主将。”

安倍下流又道:“要想成功的毒杀陆逊、戚继光等人,最好能够先在汉军中策反一名内应,随时向我们通风报信,争取做到知己知彼,才能让我们的计划事半功倍。”

“我看司马昭就不错!”卑弥呼灵光一闪,第一个就想起了司马昭,“汉将之中,我与此人最为熟悉,从‘交’州一路走来,我对他的脾‘性’已经掌握了十之**。此人野心勃勃,而又才疏学浅,对东汉朝廷多有不满,若是用些伎俩,有很大的把握将之策反为我所用。”

安倍下流竖起大拇指道:“‘女’王的眼光果然毒辣,微臣也早就看出了司马昭是个‘阴’险之人,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策反?”

卑弥呼道:“你去甲府县城中买一些牛羊美酒,再筹备部分粮草,我修书给公孙齐,让他派人来甲府押解,再暗地里给司马昭写一封书信,让他主动请缨来甲府叙旧,到时我自有主意。”

安倍下流奉命照做,带人进了甲府县城买了五百坛美酒,一千头牛羊,又筹备了五万石粮食,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司马昭上钩。

卑弥呼当即提笔给白起写了一封公文,在书信中说鉴于“公孙军团”最近表现卓越,一路攻无不克,因此特地准备了部分美酒牛羊犒赏三军,并献上五万石粮食资助军需。

从卑弥呼驻兵的甲府县到白起驻兵的冈谷县不过六七十里路程,使者一路快马加鞭,很快就把卑弥呼的书信送到了白起手中。

“哈哈……‘女’王实在太客气了,剿灭织田信长,让日本岛归于教化,沐浴皇恩,乃是我等分内之事。既然‘女’王如此盛情,还望使者回去替我致谢!”白起看过书信大笑一声,下令重赏使者。

接到卑弥呼秘密书信的司马昭主动出列请缨:“我大汉乃是礼仪之邦,既然‘女’王如此盛情,末将愿代表公孙将军前往致谢,并押解粮食与牛羊美酒归来。”

白起抚须赞成:“司马高达所言极是,既然如此,你便代本将去一趟琊马台大营向‘女’王致谢。”

得了白起应允,司马昭心中暗自喜悦,既然卑弥呼‘女’王修书召唤自己,必有好事。当下不动声‘色’的辞别白起,带着两千将士驱赶着马车离开了冈谷大营,踏上了前往甲府的旅途。

一路马车粼粼,司马昭率领的队伍于傍晚时分抵达了甲府城外,留下副将指挥将士们把牛羊粮食装车,司马昭自己带了数名随从,在琊马台官员的带领下前往大营向卑弥呼致谢。

卑弥呼的帅帐之中并无第二个人在场,气氛有些暧昧,这让司马昭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

“不知‘女’王修书召唤司马昭前来,有何吩咐?”司马昭作揖施礼,一脸讨好的表情。

今天的卑弥呼‘精’心化了妆,气‘色’比见明智光秀的时候好了许多,看起来美‘艳’动人,颇有几分姿‘色’。朝司马昭‘露’出一个魅‘惑’人心的笑容:“自上次一别,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司马将军了,特招你来叙叙旧。”

帅帐中设有两张桌案,桌上摆满了丰盛的佳肴与香醇的美酒,卑弥呼朝客座指了一指,吩咐道:“司马将军请坐,你我对饮三杯。”

“多谢‘女’王盛情款待,如此司马昭便不客气了。”司马昭作揖致谢,与卑弥呼分宾主落座。

两人先从最近的战事谈起,说一些客套话,酒过三巡之后话题便开始慢慢深入,触及到一些敏感的话题,让司马昭丝毫不敢大意,唯恐言多有失。

“高达将军啊,听说你的族人都在曹魏效力,譬如司马懿、司马错、司马炎等人?”卑弥呼转动着手里的酒杯,用暧昧的眼神盯着司马昭问道。

司马昭干笑一声:“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兄弟分仕二主,古来有之,这也并不稀奇。”

卑弥呼笑笑:“这种把戏骗骗普通的君主还行,要想骗过刘辩,恐怕难哟!如果刘辩灭了曹魏,对你们司马家只怕断然不会手下留情,谁让你那兄长在曹魏阵中表现的如此抢眼来着?”

“的确,兄长的表现有些锋芒毕‘露’了,他应该韬光养晦。”司马昭叹息一声,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露’出担忧之‘色’。

卑弥呼端起酒壶,亲手给司马昭斟满:“我现在有个好主意,能够保住你们司马家族,不知司马高达可有胆量?”

“愿闻其详。”司马昭举杯向卑弥呼敬酒,脸上已经微有醉意,直觉的今天的美酒格外的猛烈。

卑弥呼‘露’出一个‘诱’人的笑容,压低声音道:“帮我击退汉军,拥戴我做岛国的‘女’王,我会给你无上的荣耀,并派人去河内把你的家眷全部接到岛国,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如今曹魏大势已去,你也可以召唤你的两个兄长来岛国为我效力,我一定会委以重任。”

司马昭虽然对刘辩空降白起担任主将不满,但还没达到因此背叛东汉的程度,而且就算叛汉也不会投靠穷途末路的卑弥呼。

曹魏现在的确是日薄西山,可人家还有数十万兵马,还有不少的谋臣猛将,还有河北偌大的土地,治下还有六七百万人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曹魏再不济也不是你们琊马台能比的,我司马昭吃错‘药’了背叛汉朝投靠你们琊马台?

“呵呵……‘女’王你一定是喝多了,否则怎么会在这里胡言‘乱’语?”司马昭决定离开这是非之地,起身告辞,“酒后之言,昭也不会当真,更不会向第二个人提及,‘女’王请放心……”

卑弥呼微微一笑:“我看是司马将军喝多了吧?”

卑弥呼话音刚落,司马昭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双眼发黑,脚下一个踉跄,登时跌倒在地,人事不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