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九十五 虎毒食子

一千三百九十五 虎毒食子


                (推荐下本书的“懒人听书”同名有声版小说《三国之召唤猛将》,上架三天,热度榜第一,单日超过13万次收听,由懒人听书主播袏佑演讲,目前已经上传到125集,全部录制完需要两千集左右。感兴趣的兄弟可以用手机下载懒人听书pp收听一下试试,感觉不错。)

甲府县,琊马台军大营。

身穿女王服,头戴凤冠的卑弥呼此刻正在教导自己的儿子明治睦仁躺到床上装病,等陆逊、戚继光来探视的时候切莫暴露了马脚,以免引起两人的怀疑,破坏了下毒的计划。

“阿母,仁儿明明没有病,为何要装病?”明治睦仁一脸无辜。

卑弥呼双目一瞪,恶狠狠的道:“我让你装病你就得装病,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让你大病一场!”

“我不装病,我也不骗人。”

隔三差五就遭到虐待的明治睦仁说话的语气像个四五岁的孩子,也许这就是孟子所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的诠释吧,“他们都在为大汉打江山,我为什么要骗他们?”

“孽子,你是个倭人!”卑弥呼大怒,抬手扇了儿子一个巴掌,“他们为大汉打江山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汉人。”明治睦仁撅着嘴巴,一脸坚毅,用含糊不清的语气争辩,“我爹是汉人。”

卑弥呼的脸颊在抽搐,上下牙齿在打颤:“你只是他发泄***的果实,他压根就没有把你当做儿子,你要是再以汉人自居,别怪我不客气。”

面对生母的威胁,浑身淤青的明治睦仁已经习以为常,跪在地上撅着嘴:“阿母现在对仁儿也没有客气,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骗人。”

“苍空井,端一盆冷水来!”卑弥呼咬牙切齿,扭头朝一名相貌清秀的女兵吩咐一声。

“好……吧!”这名被称作苍空井的女兵一脸心疼,不情愿的答应一声,转身去端来了一盆漂浮着冰渣子的冷水。

卑弥呼一把提起刚刚超过自己膝盖的明治睦仁,“噗通”一声丢进了冷水中,一边转身离去,一边冷酷无情的叮嘱道:“苍空井,盯着这个孽子,让他在冷水中浸泡一个时辰,直到他染上风寒全身滚烫为止。”

“嗨!”

望着卑弥呼远去的背影,苍空井心如刀绞,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是人,但面对着冰冷无情的女王,却也只能含泪答应。

木盆里的水冰冷刺骨,一下子就湿透了小睦仁的衣服,冻得他上下牙齿不停地打颤,嘴唇发紫,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王子,你忍着点,我马上帮你兑热水。”

苍空井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安慰可怜的小王子,有身为皇帝的父亲身为女王的母亲,这位小王子何其幸运?可小小年龄却要遭受这样非人的摧残,又何其不幸?

“谢谢姐姐!”睦仁上下牙齿不停地打颤,依然没有忘记致谢,“整个日本全都是坏人,只有苍空井姐姐是好人。”

苍空井知道卑弥呼去检阅军队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马上去伙房提了一桶热水回来,先把木盆中的冷水舀出来半盆,再把热水掺了进去。

“小王子啊,记住,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要再和女王对抗了,听话。”苍空井一边朝木盆中添加热水,一边叮咛可怜的孩子。

随着温度的升高,可怜的明治睦仁脸色好转了许多,斜靠在木盆上昏昏睡去。苍空井不断的从盆里舀出冷水,添加热水,让木盆里的水保持着适宜的温度,以免这个可怜的孩子受罪。

估摸着卑弥呼就要归来,苍空井急忙把水已经变凉的木桶提了出去,悄悄送回了伙房,然后返回帅帐唤醒睦仁:“小王子,别睡了,赶快装出冻坏的样子。”

此刻正是二月初,天气乍暖还寒,河水冰凉刺骨,虽然有苍空井的照顾,但小睦仁依旧冻的够呛,根本不需要伪装。

正说话间,卑弥呼从外面返回,看了看仍浸泡在木盆之中的明治睦仁,又望了一眼面前无表情的苍空井,肃声问道:“怎么样,冻的差不多了吧?如果还不行,再继续泡下去,直到浑身滚烫为止。”

“启奏女王,已经差不多了,小王子好几次差点晕厥了过去,再继续浸泡下去,怕是会出人命。”苍空井急忙施礼禀报。

卑弥呼点点头:“那就好,把他从水里捞出来,换上一身干燥的衣服,扔到床榻上,等待陆逊与戚继光前来探视。”

苍空井遵命照办,把可怜的小睦仁从水里捞出来,脱掉湿漉漉的衣衫,用毛巾擦干身体,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然后抱到床上用棉被紧紧包裹住。

虽然有苍空井的照顾,但在水中浸泡了一个多时辰的小睦仁依旧发起了高烧,额头滚烫,蜷缩在被窝里胡言乱语:“阿母是个坏人,倭国全是牲畜!阿爹,阿爹救我,杀光日本人!”

站在床榻前的卑弥呼面露匈色,冷哼道:“孽子,竟然以汉人自居!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用,我一定会把你的舌头割掉。”

就在这时,分别前往陆逊大营、戚继光大营出使的使者陆续归来,一起向卑弥呼禀报:“听闻睦仁王子感染了风寒,陆将军与戚将军非常挂念,晌午时分就会来探望小王子。”

就在这时,前往白起大营出使的安倍下流也快马返回,刚进帅帐就喜滋滋的欢呼:“女王,喜讯喜讯啊!”

“有何喜讯?”此刻的卑弥呼尚且不知白起遇刺的消息,一脸期待的问道。

安倍下流眉飞色舞的道:“昨日傍晚公孙齐听说小王子病危,就要打算连夜来甲府大营探视,没想到却被乔扮成亲兵的风魔小太郎刺杀了……”

“公孙齐被刺杀了?”卑弥呼又惊又喜,“消息可是准确?”

安倍下流拍掌道:“千真万确,我生怕公孙齐使诈,因此没有急着返回,便在汉军大营过了一夜,以便刺探消息。许多受到公孙齐恩惠的士卒纷纷穿起了缟素祭奠,哭声不断,绝对死了!”

“司马昭怎么说?他是汉将,应该比你更了解内幕。”卑弥呼蹙眉问道。

安倍下流悻悻的一笑:“唉……说来真是让人惭愧,我让司马昭清晨去核实一下公孙齐的死活,没想到却与邓羌起了冲突。他刺了邓羌一刀,同时也被邓羌踢断了命根……”

卑弥呼冷哼一声,一脸鄙夷:“真是个没用的废物,办事的能力和床上功夫一样差劲,比起刘辩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我本来还指望着他抢夺兵权,拉拢部分汉军,现在看来没希望了!”

安倍下流双手一摊:“兵权现在已经被邓羌掌控,因为公孙齐遇刺,高层火拼,这支队伍军心不稳,流言纷纷,邓羌已经率部向西撤退。”

“报!”又有斥候拉着长长的腔调,飞马来报,“启禀女王,织田信长已经率领数十万大军离开江户城,向西追袭公孙齐军团去了。”

卑弥呼闻言喜出望外,不停的搓手:“好啊,好啊,终于可以把汉寇逐出倭岛了!我本来与织田信长势不两立,没想到现在又要并肩作战,这造化真是弄人啊!”

稳定了一下情绪,卑弥呼沉声喝令:“传我命令,三军将士做好准备,只要陆逊、戚继光一进大营,就乱刀砍成肉泥。只要杀了这两人,马上向汉军发动反攻,把这些侵略者全部逐出倭岛!”

安倍下流建议道:“我们也可以效仿织田信长,发动治下的百姓全民皆兵,一起驱逐汉寇。”

“嗯,好主意!”卑弥呼抚掌赞成,“这件事你马上去办,就像信长一样发动百姓,上至七十老翁下至七岁儿童,全民皆兵,共同抗汉。”

安倍下流前脚刚走不久,就有巡逻的武将来报:“启奏女王,戚继光与陆逊已经联袂到来,距离我军大营还有五六里路程。”

卑弥呼一脸兴奋:“太好了,刀斧手给我做好准备,听我掷杯为号,只要陆逊、戚继光进入帅帐,便一涌而出,乱刀分尸。”

这名巡逻的武将禀报道:“启禀女王,两人都……带兵来的,戚继光带了三千人,陆逊带了五千,看起来全都是精锐。”

“什么?”卑弥呼如遭重击,忿忿不平的呢喃,“看来这些汉人终究不信任我啊,幸亏我先下手为强!”

卑弥呼手中只有两万兵马,而且大多数是新兵,对战八千精锐汉军,不见得有多大把握。而且驻扎在琦玉的陆逊大营相距也不过一百多里路程,可以快速赶来增援,既然使用武力没有太大的把握,卑弥呼只好按照原计划下毒。

卑弥呼挥手吩咐麾下武将听从自己吩咐行事,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

又悄悄召唤苍空井来到面前,将一个药瓶递了过去,吩咐道:“等陆逊、戚继光探视完毕,我会设宴款待二人,你可趁人不备把毒药掺入酒中,鸠杀二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