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九十四 好奇害死猫

一千三百九十四 好奇害死猫


                江湖传言风魔小太郎身高近丈,四肢犹如铜筋铁骨,周身‘肉’瘤累累,努睛突眼,口似血盆,鼻若悬胆,声如洪钟,有四颗獠牙,头发‘花’白蜷曲,酷似中国神话故事里的南极仙翁。,: 。

如果南极仙翁在天有灵,想来一定会破口大骂,“狗娘养的倭寇,老子招谁惹谁了?我堂堂的南极仙翁怎么会长成这个样子,我是脑袋比较大,可我没有獠牙啊,你们传说中的这个风魔小太郎分明是牛魔王!”

传言毕竟是传言,以讹传讹的事情当不得真,这个传闻中号称日本岛近百年来最强杀手的风魔小太郎不仅没有这么高大,相反只有六尺多的身高,行走在人群中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枯瘦老头。

“什么,公孙齐被风魔小太郎刺杀了?”

此刻的风魔小太郎正乔装打扮成一个菜农,挑着一筐萝卜一筐白菜在距离汉军大营不远的村庄转悠,当从村民嘴里得知公孙齐被自己所杀的时候,不由得一头雾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一个‘肥’胖的村民煞有介事的描述:“谁说不是呢?风魔先生可是我们日本岛近百年来最强的杀手,有他亲自出马,公孙齐中了招也不奇怪。”

旁边的另外一个瘦高个村民不肯示弱,向围拢成一圈的买菜村民现场演示,一边解说一边比划,声‘色’并茂:“风魔先生乔装城公孙齐的亲兵,趁着公孙齐准备上马之际,抖手‘射’出一枚手里剑,正中公孙齐的‘胸’口……,只可惜最后风魔先生未能全身而退,被汉军‘乱’刀砍成‘肉’泥了,真是悲惨哪!”

风魔小太郎越发纳闷:“我好好的站在这里,怎么就被汉军剁成‘肉’泥了?到底是何人替我先出手解决了公孙齐,难道是我们风魔之里的其他‘门’徒?”

风魔小太郎百思不得其解,思前想后决定悄悄‘摸’进汉军大营刺探一番:“不行,无论如何我得进一趟汉军大营一探究竟,也算对信长有个‘交’代。”

“乡亲们,时辰已经不早,这些青菜贱卖了!”

风魔小太郎把扁担一撂,将筐子里的萝卜与白菜全部低价处理掉,最后甚至把扁担和筐子也全部卖掉,换来几枚铜钱踹进了衣兜里。哪怕事情紧急,也不肯白白扔掉。

对于风魔小太郎来说,这辈子有两件最爱的事情,一件是杀人,另外一件就是赚钱,杀足够多的人,赚足够多的钱。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身材有些伛偻的风魔小太郎忽然变得无比敏捷,配上一袭灰‘色’的夜行服,再加上身轻如燕的功夫,幽灵一般悄悄靠近了汉军大营。

“就算再厉害的杀手,再高明的轻功也不可能在军营中来去自如,更何况是五万人的大营。一个真正高明的杀手,武艺固然重要,但头脑更加重要!”

风魔小太郎在半人高的枯草丛里盘膝而坐,等着拿落单的士兵开刀。凭借着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风魔小太郎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有巡逻的士兵从面前走过,也一定会有内急的士兵到枯草丛里方便。

半个时辰之后,果然有一支三十人左右的小股哨兵从风魔小太郎面前走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并没有人停下脚步。

“不急,再继续等就是了,现在时辰还早。”风魔小太郎打个呵欠,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

果然,小半个时辰之后,又有一支五十人左右的哨兵举着火把从风魔小太郎面前走过,这次倒是有哨兵出列方便,但却一下子过来了四五个。

一个个嘴里嘻嘻哈哈的说着黄‘色’段子,脱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就在距离风魔小太郎五丈左右的地方出恭,一时间响屁连连,臭气熏天。

风魔小太郎依旧稳坐不动,双目微闭,似睡非睡,就连呼吸仿佛都停止了:“作为一个忍者,可以承受常人所不能忍,关键时刻甚至可以用‘尿’解渴,以蛇鼠充饥。时候依然还早,再继续等下去就是了……”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如风魔小太郎所愿,有个打着呵欠的士兵单独钻进了草丛,还没来得及脱‘裤’子,就被锋利的匕首割破了咽喉。

风魔小太郎出手如电,也就是眨了几次眼的功夫,便把这名士卒身上的甲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并迅速的参照地上的死尸给自己易了容,虽然相似度连三分都没有,但在这黑灯瞎火之中也不会有人注意。

风魔小太郎提起地上的朴刀,低着头跟随着这支三十人左右的巡逻队伍,围着大营周围方圆数里的地方巡视了一圈,在一个半时辰之后成功的‘混’入了汉军大营。

此刻已经是四更时分,夜深人静,人类最困倦的时候,就连大营里面也是一片祥和,到处鼾声四起。

风魔小太郎趁着前面的哨兵不备,悄悄脱离了队伍,凭借着自己敏捷的轻身功夫,蹑手蹑脚的朝帅帐‘摸’去。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风魔小太郎成功的靠近了帅帐,蜷缩在暗处悄悄打量。

只见帅帐‘门’口悬着一块铭旌,这是汉人出殡的风俗,‘门’前站着十名士卒正在值守,一个个肩膀上缠着缟素,脸上带着疲倦之‘色’。

风魔小太郎在黑暗中脱掉甲胄,靠着夜行衣的遮掩悄悄‘逼’近帅帐,趁着守军犯困之际,从帅帐背面一猫腰钻了进来。

帅帐里燃烧着两盏青铜油灯,火苗随风摇曳,忽明忽暗,中间横放着一口黑‘色’的棺椁,气氛有些恐怖,若是胆小之人少不得‘毛’骨悚然,起一身‘鸡’皮疙瘩。

风魔小太郎左手握紧手里剑,右手捏着一种忍者专用的叫做“撒菱”的兵器,蹑手蹑脚的靠近棺椁,脚步声轻如狸猫。

“呼啦”一声,一张大网突然从头顶上兜头落下。

“不好!”风魔小太郎大吃一惊,就地一滚,就要准备逃命。

只是这张网太大,将整个帅帐都笼罩了起来,风魔小太郎逃跑不及,被当头罩住。

“早就等候你多时了!”邓羌自黑暗中闪了出来,猛地一用力将大网牢牢拽住,“伏兵何在?”

帐外那些本来无‘精’打采的哨兵瞬间冲了进来,在被风魔小太郎手里的暗器‘射’伤两人的同时,俱都弩箭齐发,瞬间就在风魔小太郎身上‘射’了一层雕翎,犹如一只钻进了猎网的豪猪。

“哇呜……我堂堂的……风魔之里领袖,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风魔小太郎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嘶吼,在渔网中挣扎了一阵,双脚一蹬,气绝身亡。

白起从留了通风口的棺椁中跳了出来,抚须大笑:“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每一个自负的人都有强烈的好奇心,这风魔小太郎也不例外。只是看起来这个号称日本近百年来最强杀手的家伙有点名不副实啊!”

邓羌捏着下巴大笑:“不是风魔太笨,只是将军的这招引蛇出‘洞’太高明了。”

中了暗器的两人已经见血封喉,死在忍者的剧毒之下,白起挥手吩咐一声:“把殉国的两位兄弟收殓了,我一定会修书禀报朝廷厚恤其家眷。将风魔小太郎的尸体处理了,切勿走漏风声。”

邓羌拱手道:“风魔小太郎已死,不会再有人向织田信长告密,骗过倭寇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白起重新躺进棺材之中,沉声道:“看的出来司马昭素有野心,想要取我而代之。你可以与他爆发一次冲突,把司马昭囚禁起来,一定要演得‘逼’真,造成将领争权,军心动‘荡’的样子。然后率部向西奔歧阜方向撤退,引‘诱’织田信长尾随追袭。”

“末将谨遵吩咐!”邓羌抱拳领命,“我早就看司马昭不顺眼了,明儿个便收拾他一番。”

白起继续道:“我已经分别给戚继光、陆伯言二人修书,让他们这段时间连续诈败,麻痹织田信长的思想,引‘诱’日军深入追袭,给他来一次大包围,重演‘交’州之战全歼贵霜军的一幕。”

“将军雄才伟略,料事如神,就算赵阔将军也是有所不及,末将算是心服口服了。”邓羌再次抱拳作揖,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下白起重新躺进棺椁中诈死,邓羌带着七八名亲兵把帅帐清理了一番,将尸体与血渍全部销毁,好似任何事情不曾发生过一般。

次日大清早,司马昭突然早早来到帅帐,希望能够看一眼“公孙将军”的遗容,也算是不负同僚一场。

“要把公孙将军的遗体从日本岛运回大汉本土,一路漂洋过海,需要长达一两个月的时间,为了避免遗躯腐烂,医匠已经做了防腐处理,谁也不许打开!”邓羌伸手在棺椁上一拍,犹如铁塔般挡住了司马昭。

(诈死,又是诈死,怎么又是诈死?喷子就是特能喷,你怎么不去喷罗贯中就会用火?火烧濮阳,火烧博望坡,火烧新野,火烧赤壁,火烧夷陵,火烧南蛮,火烧铁笼山,火烧曹丕……罗贯中的火攻至少用了十几次了吧,是罗贯中黔驴技穷了吗?

自古打仗计策就这些,要么借火,要么借水,要么烧粮,要么埋伏,要么‘诱’敌。你还能玩出‘花’活来,还能从天上召来天兵天将?纸上谈兵谁都会,附和场景就是好计策。你能,那你来想一个锦囊妙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