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八十四 女皇蛰伏

一千三百八十四 女皇蛰伏


                “自即日起,改元大一统!”

刘辩略作思忖,干脆利索的做了决定,不给群臣**的机会。。: 。

不必讲究文青,也不必文绉绉,简单粗暴明了,什么贞观、开元、洪武统统一边去,拾人牙慧的事情我刘辩才不干!

一个大字阐述了帝国的特点,别的没什么,老子就是大!

天上地下,唯一的帝国,除了我大汉没有其他的,什么贵霜、安息、罗马,统统俯首称臣,三叩九拜,万邦来朝。大巧不工,大象无形,便是如此。

年号而已,再好听的年号都是年号,比起之前出现过的建元、元光、元鼎、甘‘露’、黄龙、建武等年号,刘辩脑‘洞’大开的年号明显不在一个频道。

不过,刘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些皇帝都是些守成之君,一个个只能在先人的基础上循规蹈矩,墨守成规,自己要是随便取一个圣元、圣武这样的年号,岂不落了下乘,和他们一样相提并论?

自己可是坐拥一百五十万大军,正在朝两百万发展,麾下拥有李靖、吴起、岳飞、卫青、霍去病、薛仁贵、诸葛亮、徐达等统帅,拥有张良、陈平、孙武、孙膑、王猛、刘基等谋士,拥有萧何、荀彧、商鞅、谢安、房玄龄、高熲等内政狂人,拥有李存孝、宇文成都、关羽、高宠、薛礼、冉闵等猛将的伟大皇帝。

自己建立的帝国囊括了日本岛、东南亚、中南半岛、吕宋群岛、印度半岛、西亚地区,甚至将来还要包括欧洲大陆的伟大皇帝,岂能和汉哀帝、汉桓帝、汉灵帝这些辣‘鸡’皇帝并列?

“臣等谨遵圣谕!”群臣俱都身体一震,齐刷刷的捧着笏板作揖施礼。

史官司马光在旁边笔走龙蛇,在笏板上刷刷的做了记录“建安六年‘春’正月二十六,天子金口‘玉’言,改元大一统。”

改元是一件庄重的事情,需要设置丰盛的祭祀物,祷告天地,向祖宗祭祀说明,然后昭告天下。但刘辩急于出征,因此也没时间筹备这些繁文缛节,因此把这些事情统统‘交’给七位顾命大臣处理。

“退朝!”

在张居正改元的提议结束后,终于不再有人抱着笏板跳出来说“臣有本启奏”,随着郑和尖着嗓子喊了一声,这个比以往漫长的早朝终于结束,满朝文武山呼万岁,一起作揖恭送刘辩离开。

等刘辩从太极殿的后‘门’离开之后,满朝文武这才站直了腰板,在王猛、刘基的带领下,三三两两的走出了太极殿,沐浴越来越明媚的‘春’光。

今天的早朝王猛明显成为了大赢家,一脸‘春’风得意,脸上的笑容比大好的‘春’光还要灿烂,一路上不停的接受着同僚的祝贺。而提议迁都遭拒的刘基则一脸郁闷,闷闷不乐的和王猛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刘辩回到后宫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东西两宫的皇后甄宓与武如意,还有穆桂英、卫梓夫、陈圆圆、上官婉儿、孙尚香、貂蝉、步练师、杨‘玉’环、赵飞燕、糜真、大乔、薛灵芸、张出尘、冯蘅、虞芷若、樊梨‘花’等所有的嫔妃聚集到麟德殿,在临走之前给她们上一堂课,告诫她们好自为之,切莫勾心斗角,惹起后宫纷争,免得作茧自缚,自取祸端。

“臣妾等谨遵陛下教诲!”

也许是被刘辩的强势压制了权力的‘欲’望,或者武如意已经在刘辩的强大之下绝望,第一个带着众嫔妃齐声唱诺,一副贤内助的风范,让刘辩看向武氏的眼神和蔼了许多。

没了爪牙的猛虎让人不足为惧,没了江东士族支持的武如意连任命一个小官吏的权力都没有,更是不敢踏入乾阳宫正宫一步,纵然有心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刘辩自去年十月底返回了金陵,在乾阳宫里待了三个月,先后纳娶了杨‘玉’环、虞芷若,以及樊梨‘花’等三位美人。

相独宠曹氏,刘辩在驾驭‘女’人这方面明显高明了许多,即便美如貂蝉、杨‘玉’环,也没有万千宠爱于一身,六宫粉黛无颜‘色’。而是轮流夜宿,雨‘露’均沾,除了两位皇后可以多享受一晚宠幸之外,其他的嫔妃俱都一视同仁。

而刘辩在夜访象山,用赤霄剑杀死左慈的时候无心‘插’柳获得了一本《御‘女’心经》和《遁甲天书》。一本让刘辩的房中术如虎添翼,把后宫嫔妃调教的服服帖帖,心满意足;一本让刘辩学会了一些小把戏,时常把自己的‘女’人哄得叹为观止,大开眼界,更是让孩子们欢呼雀跃,对自己的父皇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三个月以来,卫梓夫、陈圆圆、貂蝉、薛灵芸、步练师、杨‘玉’环、虞芷若等七位嫔妃陆续有了身孕,表现了刘辩强大的繁殖能力,相比文治武功毫不逊‘色’。

这次去青州千里迢迢,在海上旅途寂寞,刘辩决定带着樊梨‘花’、张出尘随行。一来可以在海上派遣寂寞,打发时光;二来两个‘女’人可以在海上为自己梳洗,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三来樊梨‘花’武力不俗,也可以当做武将使用,正好一举三得。

训诫完了嫔妃,刘辩又去了一趟诸位王子与将二代读书练武的地方,勉励教导了一番孩子们,看看天‘色’将晚,便悄悄回到御书房换了面具,准备出宫探视潘金莲母子。

潘金莲来到金陵已经七八年的光‘阴’,默默地给自己生育了一个叫做潘安的儿子,今年已经六岁,母子相依为命,说起来也是颇为不易。刘辩虽然给了潘金莲足够的锦衣‘玉’食,也让潘安享受了王公贵族家的子弟才能享受到的教育,但却不能给他们母子名分,内心不免愧疚。

当灯火阑珊之时,刘辩悄悄来到潘宅‘门’外,抬手拍响了‘门’环。

丫鬟闻声前来开‘门’,见到刘辩之后喜出望外,急忙毕恭毕敬的让进院子里。虽然她们并不了解这个公子的真实身份,但却知道这人就是‘女’主人的姘头,是个身份非凡的大人物,要不然也不能让潘氏母子享受到这样优渥的生活。

“主人与小公子都在屋里呢!”丫鬟热情的打着灯笼,带着刘辩直奔‘女’主人的厢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