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八十一 迁都之争

一千三百八十一 迁都之争


                金陵,乾阳宫,太极殿。

听闻天子又要御驾亲征,满朝文武无不肃然起敬,心中的钦佩之情更添几分,一个个将身板站的笔直。

自刘辩定都金陵,重整山河以来,几乎每年都要御驾亲征,从淮南到青州,从中原到巴蜀,从荆襄到河北,从渤海到南疆,普天之下,四海之滨,几乎到处都留下了刘辩的脚步。

拥有这样一个兢兢业业,身先士卒,不辞辛苦的皇帝,作为臣子,又有什么理由怠慢,又有什么理由抱怨?

刘辩也感受到了朝堂上热血澎湃的气氛,当下将身板站的笔直,朗声道:“唐魏狼狈为奸,在青州云集了将近五十万大军,侵我土地,掠我河山。朕身为天子,当御敌于国门之外,朕决定明日清晨乘坐大船顺江而下,由海上重返青州,坐镇指挥,争取重创唐寇,一举收复冀、幽二州。”

满朝文武都知道刘辩的性格,向来都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唯有在立后的时候迁就了臣子们一次,其他时候从来都是言出如山,金科玉律。

而在御驾亲征这件事上,刘辩已经习惯性的一年一次,根本容不得臣子劝阻,所以满朝文武也就不再劝谏,齐刷刷的作揖施礼:“臣等恭祝陛下旗开得胜,所向披靡!”

群臣施礼完毕,忽有一人大步出列,怀抱笏板启奏:“陛下御驾亲征青州定能让将士们备受鼓舞,三军用命。但俗话说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陛下已经由海上往返青州多次,臣唯恐唐军注意到陛下这个习惯,做出针对性安排,在路途之中设伏,陷陛下于险境之中。因此臣认为陛下应该改变思路,由陆路前往青州。”

刘辩举目望去,说话之人正是兵部侍郎张良,便淡然一笑:“朕亦知道子方向来谨慎,这样考虑也是为了朕着想。但大海茫茫,唐军即便能够猜到朕要由海路前往青州,又怎知朕何时动身,从哪里登陆?”

“陛下乃是万金之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冒险。”张良长揖到地,苦苦劝谏。

刘辩颔首道:“朕心中自有计较,子方不必多言,你只需回家收拾行囊,做好随行准备便是。”

见刘辩未置可否,张良只好应诺一声,躬身退下。

刘辩目光扫向王猛、刘基等人,沉声道:“朕不在金陵之时,依旧由七位顾命大臣辅佐太子监国,小事自行决断,由太子加盖监国印章。大事飞鸽传书于朕,朕自会做出裁决。”

王猛与刘基带着众臣一起作揖领命:“臣等遵旨!”

刘辩目光如炬,朗声道:“朕不在金陵之日,决定任命左丞相王猛、右丞相刘基,吏部尚书鲁肃、礼部尚书张居正、户部尚书糜竺、刑部尚书狄仁杰、京畿中郎将孟珙等七人为顾命大臣,辅佐太子,裁决朝堂上相关事宜。”

在满朝文武的羡慕之中,七位顾命大臣一起出列作揖:“承蒙陛下信任,臣等誓要庶竭驽钝,竭尽所能的辅佐太子。”

经历了“薛刚风波”的刘齐看起来成熟了许多,跟着七位顾命大臣一块向前施礼:“父皇请放心,孩儿一定会听从七位大人的建议,将国事打理的井井有条,让父皇免去后顾之忧。”

刘辩点点头,对太子以及七位顾命大臣勉励一番,又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满堂文武一眼:“诸位爱卿可还有本启奏,若是没有了,咱们就此退朝吧?”

刚刚退下的右丞相刘基再次站了出来,手捧笏板施礼:“启奏陛下,臣还有本启奏。”

“哦……刘卿还有什么本要奏?请平身道来。”刘辩笑容和蔼的看向刘伯温,对于自己这个曾经的老师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刘伯温稍微直了直身子,朗声道:“臣所奏非为别事,乃是长安、洛阳皆已平定,作为大汉国都,两地皆是风水宝地,都曾经做了两百年的国都。长安有秦岭天险,八关之固;洛阳表里山河,两地都是龙脉之地,风水宝地,所以臣提议迁都长安或者洛阳可好?”

刘伯温话音刚落,整个太极殿一片哗然。有人支持刘伯温的提议,更多的人持反对意见,一时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个派系之间谁也难以说服谁。

对于迁都之事刘辩也不是没考虑过,但再三权衡,刘辩还是更愿意把京城放在金陵,因为这是打上自己烙印的一座城市,这是一个王朝的象征。

无论长安还是洛阳都无法给予刘辩这样的荣耀,因为这两座城市都深深的打上了刘邦和刘秀的印记,重新统一了江山的刘辩立志要获得与刘邦、刘秀平等的地位,甚至取而代之,自然不会热衷于拾人牙慧。

其次,在刘辩看来,自己一手缔造的这个超级帝国与之前的大汉王朝已经明显不同,现在的这个大汉帝国已经变成了区域性的帝国,将来甚至会成为世界性的超级帝国。所要联通的地区不仅包括朝鲜、日本、东南亚、中南半岛,甚至还包括中东地区以及遥远的欧洲,所以海上交通至关重要。

考虑到这个原因,坐落在长江岸边的大都市金陵无疑比长安与洛阳更有优势,这个因素也可以让刘辩理直气壮的拒绝刘伯温的提议。

“我大汉帝国连续开疆拓土,东至瀛洲群岛,南达吕宋群岛,西抵贵霜大陆,将来还要兼并安息,鲸吞罗马,建成一个日不落的超级帝国,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帝国。要连接各地,只能靠海运,相比长安与洛阳,金陵无疑更有优势,所以迁都之事就此打住吧!”刘辩清了清嗓子,一口否决了刘伯温的提议。

刘辩话音一落,许多文武纷纷高声附和:“还是陛下高瞻远瞩,宏图伟略,金陵的人口现在已经超过了五十万,再下去二三十栽,金陵城的规模必然超越长安、洛阳,所以根本不需迁都。”

刘伯温闻言只能黯然退下,颔首道:“既然陛下心意已决,老臣便不复多言。”

(到十一点左右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