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八十二 众望所归

一千三百八十二 众望所归


                一口回绝了刘伯温的迁都提议,刘辩用威严的目光扫了满堂文武一眼,肃声问道:“诸位爱卿,哪个还有本启奏?如果没有,便就此退朝吧,朕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明日清晨便御驾亲征。”

刘辩满以为群臣这次应该作揖恭送自己离开太极殿,没想到糜竺却又跳了出来,手捧笏板道:“臣有本启奏!”

“哦……糜爱卿有什么本启奏?”刘辩双眉微蹙,肃声问道,看来满朝文武这是打算把一年的问题全部提出来的节奏啊!

糜竺手捧笏板,毕恭毕敬的启奏道“启奏陛下,自去年腊月岳雷伙同薛氏兄弟殴打太子之后,岳氏银瓶便被褫夺了太子妃的头衔,到现在一直虚位以待。而陛下这次御驾亲征,怕是要到年底才能返京,因此臣认为是否应该在陛下离京之前把这件事定下来?”

司空孔融点头赞成:“糜子仲所言极是,太子乃是国之储君,太子妃亦是未来母仪天下的继承人,不可空缺太久,应当早定人选,以安民心。”

听了糜竺与孔融的请求,刘齐的脸颊微微抽搐了几下,对于重选太子妃突然产生了一股抵触感。

虽然在岳飞的负荆请罪之下,刘齐与岳银瓶重归于好,毕恭毕敬的把岳银瓶接回了太子宫,自此之后嘘寒问暖,相敬如宾。而且刘齐也能做到雨露均沾,再也不会因为过分宠爱曹嬛而冷落了岳银瓶,看起来相处的十分融洽。

但刘齐却明白这并不是彼此内心的真实想法,只是在互相迁就而已,岳银瓶心中依旧不满自己宠爱曹嬛,而在自己心里岳银瓶的地位也始终无法超过曹嬛,这个给自己少年时期带来温暖和快乐的女人。

刘齐甚至觉得,岳银瓶之所以突然变得这么温顺,或许和她失去了太子妃的地位有关,迫不得已才委曲求全的讨好自己,才和曹嬛以姐妹相称。

而现在糜竺、孔融又突然提起重新册立太子妃,不能不让刘齐的一颗心悬了起来,唯恐岳银瓶重新成为太子妃,打破了现在的和谐。

不过,在这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年代,在身为皇帝的父亲面前,刘齐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大的权力插嘴这件事,只能听天由命。

刘辩双眉蹙起,目光转动,略作思忖后点头道:“两位爱卿说得也有道理,既然糜子仲主动提起此事,莫非心中已经有了合适人选?”

糜竺点头道:“岳氏银瓶虽然出身将门,然则胸襟不够宽广,没有容人之量,不能以大局为重,再加上刚刚被褫夺太子妃之位,显然不适合再次担任。”

“糜大人说得极是,岳银瓶惹起的轩然大波才刚刚平息,被褫夺了太子妃头衔不过才一个半月的时间,若是重新上位,未免显得有些儿戏。朝令夕改,有失天威!”听了糜竺的话,满堂文武齐声附和。

糜竺继续侃侃而谈:“而那曹嬛乃是逆贼曹孟德之女,陛下能够不究其罪,依旧旅行诺言,让她侍奉太子,已经是皇恩浩荡,仁至义尽。所以曹氏比起岳氏来更没有资格担任大汉的太子妃!”

“既然岳氏不行,曹氏也不行,该让何人做太子妃?难不成重新从民间遴选么,陛下明日便御驾亲征,哪里还有功夫。”孔融手捧笏板望着糜竺,一副你是不是搁这儿扯犊子的表情?既然这个不行,你跳出来说个蛋蛋?

糜竺大笑一声:“哈哈……司空大人莫急,不是有现成的么?陛下去年就金口玉言让太子今年春天迎娶王丞相之女,而这位王小姐知书达理,贤惠体贴,心地善良,博览诗书,认识之人无不夸赞。所以糜竺才提议由王蔷小姐来担任太子妃,上承天命,下安民心。”

听了糜竺的话,整个太极殿上的文武才恍然大悟,原来糜竺这是要拍丞相王猛的马屁啊,甚至不惜得罪岳飞!

不过话又说回来,糜竺所言句句在理,岳银瓶的确不适合再重新担任太子妃,而王蔷贤惠善良的名声已经在金陵传开,为许多百姓津津乐道,称赞他有甄皇后年轻时的风范,乐善好施,待人和蔼,将来必是母仪天下的人选之一。

再加上有领衔满朝文武的王猛做后台,这王小姐也算得上系出名门,身份丝毫不输岳银瓶,此刻被糜竺推荐为太子妃,倒也是合情合理,实至名归。

不等刘辩开口,包括医部尚书步骘、署理学部尚书顾雍,以及许多侍郎、御史纷纷站出来附和:“糜尚书所言极是,臣等也听过王小姐的事迹,坊间纷纷传言王小姐有皇后年轻时候的风范,心地善良,雍容大度,的确比岳氏与曹氏更适合担任太子妃。”

孔融颔首道:“既然这么多同僚支持,王丞相家的千金必然有过人之处,陛下就应允了此事,让王蔷担任太子妃吧?”

刘齐也急忙站出来请求:“启奏父皇,孩儿与王姑娘也曾经见过几次,对他的气质与风采深为折服,也喜欢她的学识与涵养。如果父皇打算在出征之前给孩儿定下太子妃,不如就选择王氏吧?孩儿一定会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看到就连太子都站出来接受王猛的女儿做太子妃,看起来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剩下的一些文武也都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当即纷纷站出来表示赞同。

吏部尚书鲁肃,礼部尚书张居正,农部尚书徐光启,新任金陵府府尹公孙策,以及京畿中郎将孟珙、禁军统领廖化,还有许多官员一起作揖施礼:“既然王家小姐名满天下,而太子又十分中意,请陛下成全这桩美事!”

得到满朝近三分之二的支持,王猛心中暗自欢喜,表面上却要站出来推辞一番:“承蒙诸位同僚抬爱,小女何德何能担任太子妃?只要做个妾氏侍奉太子足以,太子妃之位断不敢当!”

刘辩正紧端坐,清了清嗓子下了金口玉言:“王景略不必谦虚,既然满朝文武推荐,齐儿心里喜欢,又有百姓称颂,可见令嫒非同凡响。朕决定册立王猛之女王蔷为太子妃,择良辰吉日举行大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