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七十八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一千三百七十八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狗娘养的曹阿瞒,竟敢掘我薛家的祖坟?”

钟无‘艳’的信鸽飞跃崇山峻岭,飞跃滔滔黄河,把薛家庄遭屠,薛氏祖坟被挖的消息告知了薛仁贵,登时惹得薛仁贵勃然大怒,拍案怒骂。,: 。

诸葛亮以及朱升纷纷劝谏:“薛将军暂息雷霆之怒,曹阿瞒已经是穷途末路,丧心病狂,他这样倒行逆施下去,必然惹得民心向背,加快曹魏的灭亡。”

让薛仁贵感到庆幸的是,由于钟无‘艳’及时率部抵达薛家庄,至少挽救了三分之二村民的‘性’命,而薛家的祖坟也没有被全部刨开,被挖掘了大约十几座的样子。由于钟无‘艳’的及时抵达,这些入土多年的老祖宗也避免了被“挫骨扬灰”的厄运。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是挖祖坟的奇耻大辱?”

薛仁贵左思右想咽不下这口气,夜深人静之时趁着诸葛亮、关羽等人入睡之际,暗中召唤了数十名亲信,每人随身携带两匹坐骑,各自扳蹬认鞍,翻身上马,悄悄离开大营奔谯郡方向而去。

“你曹阿瞒竟然掘我薛家的祖坟,难道我就不会掘你曹家的祖坟么?我薛仁贵的故乡在河东,可你曹阿瞒的故乡也在谯郡。”薛仁贵心中怒不可遏,一路扬鞭策马,不停的催促随从加快度。

从白马津到谯郡大约五百里路程,在薛仁贵的催促之下,所有人两匹马轮换骑乘,昼夜急行,终于在次日晌午抵达了谯郡城外。

比起出身寒‘门’的薛仁贵,曹氏可是在谯郡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曹氏的墓地位于谯县西北方,坟茔林立,占地数顷,整个谯郡的百姓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曹‘操’控制了中原之后,曹氏族人更是大兴土木,大肆扩建陵墓,‘弄’得整个曹氏陵地雕栏‘玉’砌,飞檐翘角,秦砖汉瓦,气势恢宏,远在十余里之外便会惹人注目。

“那就是曹氏祖坟,儿郎们加快度!”

远远的看到曹氏祖坟,薛仁贵气就不打一处来,马鞭狠狠‘抽’在赤兔马的‘臀’部,手提震雷青龙戟,朝曹氏祖坟所在的山坡全力驰骋。

赤兔马嘶鸣一声,撒开四蹄,足下生风,犹如腾云驾雾一般,转眼间就把后面的随从远远甩开。十几里路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经抵达了曹氏陵地。

“吁……”

薛仁贵勒马带缰,翻身下马,手提震雷青龙戟大步流星的闯进了坟茔林立的曹氏墓地,大声咆哮:“曹阿瞒,你竟然派人掘我们薛家的祖坟,今日我河东薛礼便替先人讨回公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在曹‘操’势力被逐出中原之后,凡是跟曹‘操’有些瓜葛的族人早就收拾了家产渡过黄河去邺城谋生去了,谯郡中的曹氏族人十室九空,剩下的大多都是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眷,因此曹氏陵墓此刻已是人去墓空,空空如也。

偌大的曹氏墓地以曹‘操’的父亲曹嵩为尊,位于整个陵地的中央,状如一座‘蒙’古包,高达两丈有余,直径也过了一丈半,通体用大理石砌筑而成,墓前矗立着一块墓碑,上面用篆体字雕刻着“大魏太皇帝曹嵩之墓”。

墓碑的顶部缠绕着栩栩如生的负屃,传说中龙的儿子,体形似龙,威严不凡;墓碑的底座则是传说中龙的另外一个儿子霸下,体型似龟,传说力大无穷,专‘门’用来给达官贵族驮碑。

在曹嵩墓的一旁则是曹腾的坟墓,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让谯郡曹氏崛起,才让曹‘操’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

所以就在曹‘操’登基称帝之后,也没有忘记自己这个做了一辈子太监的养祖父,遂派人在曹嵩墓的旁边修建了一座体积稍小一些的陵墓,将曹腾安葬其中,并在墓前竖起一块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书“大魏高皇帝曹腾之墓”。

“我呸,曹贼竟敢给先人雕刻这样的墓碑?真是大逆不道!早就该把这片山林付之一炬,让曹氏的先人变成孤魂野鬼,看来我这趟谯郡之行真是来对了!”

望着曹嵩“大魏太皇帝”的墓碑,薛仁贵心中的恶气不打一处来,将手中震雷青龙戟高高举起,咆哮一声奔着大理石雕刻的墓碑狠狠砍了下去。

虽然薛仁贵这一击重逾千钧,震雷青龙戟锋利无比,但这墓碑又厚又坚韧。一戟砍下去,硝烟弥漫,只是迸裂了一块牙齿般大小的豁口。

穷人死后用土丘堆积起来的葬身之地叫做坟,而达官贵族死后‘精’心修建的叫做墓,两者虽然都是葬身之地,但挖掘起来却绝不相同。

一把铁锹,一个壮汉,半天的功夫就可以夷平一座坟丘;但若想挖开一座陵墓,可就要下一番功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是必可不少的,就算十几个壮汉忙碌一天,也不一定能够掘开。这就是穷人和富人死后的区别,看似老天一视同仁,实则不然。

“你们曹氏以为用坚石砌筑一座陵墓,我薛仁贵就挖不开了么?今日就算磕断我手中的青龙戟,也要把你们曹氏的陵墓夷为平地!”

薛仁贵一击未能得手,心中怒火更盛,高举震雷青龙戟犹如剁‘肉’馅一般朝曹嵩的墓碑砍个不停,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硝烟弥漫,石屑纷飞。

在连砍十余下之后,曹嵩的墓碑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痕,终于“咔嚓”一声,四分五裂,轰然倒塌。

薛仁贵砍断了曹嵩的墓碑之后怒气方才稍稍散去,又转身走到曹腾的坟墓前挥舞起青龙戟一阵猛砍。相比曹嵩的墓碑,曹腾的墓碑明显偷工减料过,被薛仁贵砍了三五下之后便拦腰折断,摔得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片刻之后,薛仁贵的随从纷纷策马来到山下,一个个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铁锹、铁钳、铁镐等挖坟的工具,各自在曹氏陵墓前翻身下马,‘乱’哄哄的呐喊一声,就要上前把曹嵩的坟墓给掘开,并把曹嵩的棺椁拉出来鞭尸三百,让曹‘操’尝一下先人被辱的滋味。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