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八十九 女王攻略

一千三百八十九 女王攻略


                织田信长话音刚落,伊达政宗、丰臣秀吉、明智光秀等人无不喜出望外,同时又感到惊讶:“在我日本岛上最强的杀手难道不是风魔、半藏、宫本这三个人么,难道还有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

织田信长嘴角微翘,伸手轻抚浓密的胡须:“本座所说之人就是风魔小太郎的真身。”

“风魔小太郎的真身?”伊达政宗等人闻言,俱都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织田信长手抚胡须娓娓道来:“风魔小太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代号。他是‘风魔之里’的领袖,每一代的继承人都会自称风魔小太郎,而数百年以来,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也包括关白大人你吗?”丰臣秀吉一脸惊讶的问道。

织田信长点头:“也包括我!我只知道前往唐国帮李世民刺杀长孙无垢的是现任‘风魔小太郎’,而我所说之人却是他的师父,上一任风魔小太郎。”

“没想到风魔小太郎竟然如此神秘,那么这个前辈身手一定非凡,如果能够得到他出手,刺杀公孙齐一定事半功倍。”一直不说话的柴田胜家闻言喜出望外,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还是丰臣秀吉考虑的比较周全:“既然这位老先生如此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要请他出山怕是不易吧?”

织田信长朝东南方向一指,肃声道:“在江户东南方向的奈良县境内有一座飞鸟寺,寺庙中倒立着一顶青铜大钟,如果能够用黄金把这顶大钟填满,并留下书信告知要托付的事情。上一任风魔小太郎,也就是传说中近百年来最强的忍者就会接下任务,并在一个月之内达成。”

“如此的故弄玄虚,不会是江湖神棍的骗术吧?”伊达政宗双臂抱在胸前,手抚下巴沉吟道。

织田信长肃声道:“这个秘密我也是从这一任风魔小太郎的嘴里听到的。他的本事你们也都见识到了,论武功他也许不及服部半藏与宫本武藏,但论杀人的手段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端起茶杯滋润了下喉咙,继续道:“作为风魔之里的领袖,他门下的忍者不下数百人,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应该不至于跟我信口雌黄,他也不敢。”

听了织田信长的话,全场尽皆默然。

风魔小太郎及他门下的忍者虽然厉害,但在日本霸主的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就如同刘辩穿越前的黑/帮对抗政府,纯粹是自寻死路,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作为在江湖上混迹了多年的成名人物,就算这一任风魔小太郎还年轻,应该也没有胆量戏弄织田信长。如果完不成任务,就算用黄金把飞鸟寺填满,只怕他也是有命赚没命花。

丰臣秀吉第一个点头赞同织田信长的观点:“关白大人说的极是,作为风魔之里的领袖,他们应该不敢信口雌黄。只是不知道飞鸟寺的钟有多大,需要多少黄金才能填满?”

“打开国库,不管这口钟有多大都给他填满!”织田信长站在巨型地图面前,望着米粒一般大小的飞鸟寺,霸气十足的吩咐一声。

话锋一转,奸诈毕现:“公孙齐乃是汉军主将,手下掌控着五万雄师,就算风魔小太郎刺杀成功,又有多大的把握全身而退?到那时这些黄金依旧是我们的军饷,只是借飞鸟寺的大钟储藏几天而已。”

听了织田信长的话,在场四人尽皆露出心悦诚服的表情:“哎呀……还是关白大人深谋远虑,高瞻远瞩,我等倒是鼠目寸光了。”

织田信长伸手拍了拍丰臣秀吉的肩膀:“猴子……呃,不,秀吉啊!”

丰臣秀吉露出讨好的笑容:“呵呵……关白大人你说我是猴子就是猴子,谁让我长得这么像猴子呢?”

说着话做了个猴子挠痒的动作,嬉皮笑脸的道:“我就是只猴子,关白大人你看我的动作像不像猴子?如果不像,回头我在家里养几只猴子慢慢模仿。”

旁边的明智光秀双臂抱在胸前,脸上全是鄙夷之色,对丰臣秀吉的前倨后恭说不出的恶心,心里暗自骂道:“难道信长说你是只狗,你就是只狗么?我看你连狗都不如!”

织田信长大笑着拍了拍丰臣秀吉的肩膀:“哈哈……开几句玩笑也无伤大雅,你的脸皮够厚,将来一定能够成就大事。要想在这世上出人头地,要么脸厚要么心黑,小伙子我看好你!”

“呵呵……承蒙关白大人褒奖,小的一定会以你为榜样。”丰臣秀吉一百八十度鞠躬,恨不能把脸贴到地面。

织田信长言归正传,拍着丰臣秀吉的肩膀道:“秀吉啊,这件事就委托在你的身上了,连夜打开国库,用马车运送足够的黄金前往奈良县的飞鸟寺,雇佣老一代的风魔小太郎出马刺杀公孙齐,不得有误!”

“嗨!”丰臣秀吉躬身作揖,转身而去。

望着秀吉的背影,织田信长叹息一声:“但愿这个故事是真,也希望这位号称岛国百年来最强的忍者不要让我们失望。”

伊达政宗上前一步,拱手道:“关白大人,卑职还有一个计划,或许可以一试。如果能成功,或许比刺杀公孙齐还能

织田信长闻言精神一震,一脸期待的道:“我就知道整个日本国论谋略和统帅没有人能超过政宗,你有什么好的计划,快点说来听听。”

伊达政宗压低声音道:“如今汉军势大,三路进军,就算杀掉公孙齐,不是还有陆逊、戚继光两路人马么?而且大汉朝人才辈出,这公孙齐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用兵便这般厉害,如果刺杀了公孙齐,刘辩又派来了诸葛亮、徐达、薛礼这种级别的来侵略我国,到时候又再去哪里找另外一个风魔小太郎?”

听了伊达政宗的话,织田信长神情一滞,叹息道:“是啊……大汉朝真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随便出来一个无名之辈用兵便这般了得,如果来讨伐我国的是李靖、吴启这种级别的统帅,只怕我们大和已经亡国了。”

织田信长说着话在议事厅里来回踱步,话语逐渐变得铿锵有力:“然则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能杀掉公孙齐至少能够延缓汉军的攻势。只要唐军能够在青州重创汉军,我们便能迎来绝处逢生的机会。”

“或许除了我们之外,对青州战场拭目以待的国家不在少数吧?”话语不多的柴田胜家再次插了一句,“除了我们和曹魏之外,只怕西方的安息和罗马也在翘首期盼,等待青州大战尘埃落定。”

织田信长颔首道:“的确如此,如果唐军败走青州,刘辩三年之内可安定整个东方,十年之内平定西方。如果唐军获胜,将可以一路南下,由徐州直捣金陵,到那时鹿死谁手就不一定咯!”

伊达政宗接过话茬,继续陈述自己的计划:“在我看来,要想挫败汉军,或许关键就在卑弥呼身上……”

“卑弥呼?”织田信长一脸意外,“政宗此话怎讲?她的王国被我打得土崩瓦解,狼狈逃窜到汉朝求援,怎么会帮我们挫败汉军?”

伊达政宗微微一笑:“关白大人听我慢慢分析,这卑弥呼乃是个权力**极强的女人,当初走投无路才去向汉人求援。而现在随着汉军一路攻城略地,把我们日本岛设置成了瀛洲,又派遣了刺史、太守等人来治理地方,完全把我们岛国当成了汉朝的领地,这绝对是卑弥呼当初想不到的结果。”

“是啊,这卑弥呼真是个日奸!”织田信长恨恨的骂道,“这婊/子引狼入室,宁肯让大好山河被汉人蹂/躏,也不肯让有德者居之。现在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被汉人坐收了渔翁之利,自己还给刘辩生下了一个野种,她就算死了也是岛国的耻辱!”

伊达政宗分析道:“这卑弥呼到三十多岁依旧不肯嫁人,说明她对男女之情完全没有兴趣,被迫为刘辩产下一子想来也受了不少屈辱。而现在看着日本岛的土地被汉人一步步纳入掌中,她自己甚至连个傀儡都没捞到,只怕对刘辩的恨意将会愈来愈浓……”

“我明白了,政宗的意思是想要策反卑弥呼?”织田信长精神一震,抚须沉吟,忽然觉得这个计划的确值得一试。

伊达政宗点头:“卑弥呼现在还有一定的声望,各地的支持者不下数十万,军队也有数万人。如果能够蛊惑她与我军精诚合作把汉军击退,将来平分岛国,大有希望。”

“汉军现在已经在岛上站稳了脚跟,就算卑弥呼肯和我军合作,胜算最多只能增加一成。”听完伊达政宗的叙述,织田信长眸子里的光芒不由自主的黯淡了许多。

伊达政宗捏着下巴大笑一声:“借用关白大人的一句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让卑弥呼找个名义设宴,把公孙齐、戚继光、陆逊等人全部毒死,那么汉军群龙无首,岂不是我军反攻的大好机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