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七十四 无情碾压

一千三百七十四 无情碾压


                郝昭还是那个郝昭,但河东却不是陈仓,张辽与甘宁也不是诸葛亮,历史不能再次重演。,: 。

历史上郝昭之所以能够以三千人据守陈仓,挡住了诸葛亮十万大军二十多天的进攻,原因无非有三。

其一,郝昭善守,并提前做好了准备,甲胄、羽箭、滚石、擂木准备的一应俱全,并在费耀、张郃的增援下成功的守住了陈仓关,导致诸葛亮以“粮尽”为名而退走。

其二,陈仓位于秦岭脚下,依山而建,易守难攻,纵然汉军多达十万,但真正能够同时投入进攻的也不过万余人。否则双方兵力差距接近三十倍,光用人头堆的话也能够攻破陈仓。

其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诸葛亮这次攻打陈仓并没有下定决心,在出兵之前接到了胞兄诸葛瑾的求援信,因为司马懿、曹休率领的魏军大举进攻庐江、濡须一带,诸葛亮意图围魏救赵,给盟军东吴减轻压力,所以才匆忙起兵进攻陈仓。

在出兵之前,诸葛亮就打定主意能打下陈仓便顺手收入囊中,打不下来就围魏救赵替东吴解围,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有铁了心攻打陈仓。

结果合‘肥’之战以东吴大获全胜而告终,在陆逊的指挥下,周鲂断发赚曹休,徐盛大显身手,把曹休、贾逵爆的满地找牙,损兵折将狼狈败走。

比起东吴的大获全胜来,诸葛亮遇上了郝昭这块难啃的骨头,司马懿又派遣了张郃、王双提兵来援,因此诸葛亮只能诈称“粮尽”退走,并在撤退的路上斩了曹魏大将王双,挽回了一些颜面。

而如今郝昭据守的河东郡治所安邑城与陈仓却是有着天壤之别,城池坐落在盆地之中,周遭地形平坦,面积广袤,最适合大兵团作战,别说五万人,就是再来十万人、二十万人,也有足够的空间投入战斗,从四面八方围攻安邑城。

“杀啊,先登城池者赏黄金十两,官升三级!”张辽在城下策马舞刀来回驰骋,大声指挥将士们攻城。

安邑城四面城墙大约二十里左右,平均下来每面城墙的长度大约五里左右,而城里的守军只有五千人,还要留下部分人在城里巡逻,严防内应,因此平均下来每面城墙上只有不到一千二的守军。

一千二百人的守军分布在两千五百米的城墙上,差不多两米一名士兵,防守起来可谓稀稀拉拉,根本无法对城下的汉军形成有效的震慑。‘射’出的弩箭零零碎碎,砸下的滚石也是寥寥无几,更是让汉军可以毫无顾忌的攻城。

反观城下的汉军多达五万,而张辽、甘宁又采取集中兵力猛攻一面城墙的策略,分别只派了五千人攻打北‘门’和东‘门’,而各自统率了两万人马猛攻西‘门’和南‘门’。

城墙上杀声大作,箭雨纷飞,城下颦鼓动地,号角呜咽,数不清的汉军犹如过江之鲫般涌向城墙脚下,头顶着盾牌,肩上扛着云梯,呐喊咆哮着朝安邑城发起了惊涛拍岸般的攻势。

“给我狠狠地‘射’!”

张辽策马驰骋,大声喝令弓弩手‘乱’箭齐发,用火力压制城墙上的魏军,掩护攻城的将士,尽可能的减少本方的伤亡。

南城墙脚下的两万汉军之中专业弓兵接近五千,得了张辽一声令下,一个个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同满月,朝城墙上‘射’出一‘波’又一‘波’箭雨。

“嗖嗖嗖……”

一时间,箭如雨下,飞蝗般从天而降,‘射’的城墙上的魏军叫苦不堪,奈何本方兵微将寡,不要说压制城下的汉军弓兵,甚至无法给扛着云梯的汉军造成像样的杀伤。

这让攻城的汉军肆无忌惮,冲锋呐喊声中夹杂着畅快淋漓的大笑,脚下踩踏的尘土飞扬,很快就‘逼’近了城墙,把一架又一架云梯靠在城墙上,将椭圆形的盾牌抗在头顶,奋勇向上攀登。

十几架霹雳车发出“吱呀呀”的声音,缓缓靠近护城河,将一块又一块岩石投掷出去,带着呼啸的风声飞上城头,砸的城墙上的守军叫苦连天,惨叫声此起彼伏,被巨石砸的骨骼断裂,脑浆迸流者不计其数。

一个时辰的互‘射’下来,南城墙和西城墙上的魏军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城下密集的箭雨以及霹雳车‘射’死‘射’伤了一千余人,导致本来就捉襟见肘的防守更是顾此失彼,漏‘洞’百出。

甘宁左手举着盾牌,右手提着单刃戟,披坚执锐,身先士卒,顺着云梯一直攀登到顶部,纵身一跃,第一个飞上了城头。

“不知死活的叛卒,还敢负隅顽抗?”甘宁短戟飞舞,连续砍翻数名守军,冲开一片空旷地带,掩护身后的将士登城,“识时务者放下武器,束手就擒,饶尔等不死!”

紧随着甘宁的步伐,一个又一个悍卒登上城头,挥舞刀枪朝守军发起猛攻,冲的城墙上的守军阵脚大‘乱’。

随着时间的推移,数不清的汉军顺着一架又一架云梯攀上了城墙,从一开始的数十人慢慢发展到上百人,再到数百人,最后突破千人,完完全全占据了上风,杀的守军步步后退,最终军心崩溃,纷纷抱头鼠窜。

甘宁挥舞铁戟,一阵猛砍,斩断铁索放下吊桥,冲城锥呼啸而过,对城‘门’发起了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很快城‘门’就“轰然”敞开,数以万计的汉军蜂拥而入,瞬间就把可怜兮兮的魏军淹没在人‘潮’之中。

眼见五千守军折损了一多半,郝昭自知大势已去,手提佩剑翻身上马,打算率部突围。刚刚下了城墙,便与手提七星盘龙刀的张辽狭路相逢。

“你这魏将便是河东守将郝昭吧?”张辽手中大刀一指,高声劝降,“识时务者为俊杰,速速下马归降,饶你不死。”

郝昭咬牙怒目,催马向前,挥舞佩剑直取张辽:“大丈夫死则死矣,何须多费‘唇’舌?今日郝昭唯死而已,吃我一剑!”

“自不量力!”

张辽冷哼一声,手中盘龙刀挥舞的虎虎生风,只一合便将郝昭的佩剑斩断。反手一刀,用刀背将郝昭击落马下,大喝一声“来人,给我绑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