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七十一 有仇不报非君子

一千三百七十一 有仇不报非君子


                当典韦退走之后,已经无人再坚守黄河南岸接应败退的曹军,失去了希望的曹军终于完全丧失了斗志,纷纷放下兵器缴械投降。

沙场上尘土弥漫,烽火狼烟,遍地血肉模糊的尸体,到处都是负伤不起的战马,残破的旌旗随着猎猎北风飘荡。

当诸葛亮策马来到河边的时候,关羽、薛仁贵、赵云、韩世忠、徐达等人已经纷纷聚集,望着黄河对岸的曹军,议论着下一步该如何用兵?

看到诸葛亮来到跟前,薛仁贵露出惋惜的表情,叹息道:“唉……终究还是被曹阿瞒逃走了,真是可惜!”

尽管北风猎猎,但诸葛亮手中的羽扇却是四季不离的标配,听了薛仁贵的话,爽朗的大笑一声:“呵呵……薛镇北不必惋惜,这一战先后累计歼敌十五万余人,斩杀了夏侯渊、夏鲁奇、庞德、阮翁仲、单雄信等曹魏大将,俘虏了韩擒虎、乐进、乐扬等人,算的上一场振奋人心的大捷,还有什么值得惋惜的呢?”

薛仁贵闻言亦是大笑:“呵呵……孔明所言极是,倒是薛礼贪婪了,难不成还想一口把曹魏吞掉?毕竟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曹阿瞒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要想完全灭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能够重创曹魏,薛镇北的功劳居功至伟。”诸葛亮向薛仁贵抱扇致谢,“忍辱负重,不惜身背骂名,方能骗过曹操及他麾下的幕僚,我大汉有你这样的忠臣,何愁不能扫平诸侯,一统江山?”

就在这时,谋士朱升也策马赶了过来,接过话茬道“呵呵……或许用不了几天我们对薛镇北的称呼就得改变咯!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是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为君分忧乃是分内之事,岂敢奢望加官进爵。”

薛仁贵笑吟吟的谦虚几句,心里却在盘算着自己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忍辱负重,如果小舅子再不给自己加官进爵,就有点不够意思了。

朱升继续吐槽:“薛兄当初演的那么逼真,把我这个老友都蒙在了鼓里,坑的可是不轻,待升官之日可得请我好好小酌几杯。”

薛仁贵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犬子薛刚自作自受也就不说了,我平白无故的挨了孔明四十军棍,却还要清酒赔罪,这是何道理?要请也应该是孔明请,当初打我军棍可真是痛快啊,这顿酒是决计少不了的。”

“呵呵……待大军扎下营寨之后,亮自当斟酒赔罪。”诸葛亮爽朗的大笑一声,一口答应了下来。

白马津这一段的黄河宽达五百余丈,水流浑浊而湍急,二十多万汉军一时间弄不到许多船只,只能暂时后退二十里,在白马坡寻找一块合适的地形安营扎寨,并派出斥候八百里加急赶往金陵报捷,并请示下一步该如何用兵?

对于这支饮马黄河的兵团来说,接下来最好的战略就是乘胜追击,渡过黄河强攻河北,争取一举把战线推进到曹操的老巢邺城。

利好的消息是天气已经转暖,汉军将会获得大量的用兵时间,不利的消息是中原地区缺少战船,曹军临河据守,短时间内要想筹集到足够的过河船只,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在诸葛亮、徐达等人喜忧参半,为如何渡过黄河灭魏而苦思冥想,劳心费神之时,韩世忠却是踌躇满志,认为到了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水战,我韩世忠在行啊,是时候与号称“江北水神”的杨素掰一掰手腕了!“

而关羽军团下一步该何去何从,究竟是协助诸葛亮强渡黄河,抑或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向东进入青州参战,这同样需要刘辩这个大汉天子做出决策。

一家欢喜一家愁,就在汉军士气如虹,摩拳擦掌,准备乘胜追袭之时,曹操正率领着哀兵在黄河北岸苦思御敌良策。

这次中了薛仁贵的诈降之计,曹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折损了十五万兵马不说,还折了夏侯渊、夏鲁奇、单雄信、庞德、阮翁仲、韩擒虎、乐进、乐羊等中流砥柱,甚至还把曹操最器重的谋士郭嘉气的吐血而亡。

唯一让曹操庆幸的是典韦体魄过人,虽然身背三箭,却没有伤到骨骼,都是一些皮外伤,经过医匠处理包扎之后并无大碍,估计一个多月之后便可以重返战场。

望着身边仅剩的曹仁、许褚、巨毋霸、荆布、史建瑭、曹彰、文聘、朱灵等武将,这让曹操的内心倍感凄凉。毕竟折损了将近一半的大将,这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是一场元气大伤的惨败,就连曹操这样心狠手辣的枭雄也是黯然神伤,悲痛欲绝。

“牵子经凭借三千兵马力阻关羽的骑兵,死守要塞,才让朕及诸位将军逃过黄河,功勋卓著,朕决定即日擢升为安北将军,赐爵关内侯。”

牵招的表现让曹操赞不绝口,同时为了振奋士气,树立典型,所以曹操把偏将牵招连升三级,直接擢升为安北将军。

杨素昔日的身份是曹操的盟友,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曹操的臣子,身份不免有些微妙。

杨素向曹操提议道:“汉军获得这场大捷之后,在兵力上已经完全占据上风,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渡河强攻冀、并二州。所以陛下需要尽快返回邺城坐镇,招募兵马,制造舟楫,筹备兵器甲胄,竭尽所能将汉军挡在黄河以南。若被汉军渡过了黄河,则邺城危矣,大魏危矣!”

在许昌大战开始之前,驻扎在谯郡的曹军有十四万,驻扎在睢阳的有四万人,跟随曹仁渡过黄河来救援的兵马有五万人,投入的总兵力多达二十三万,超过了曹魏现有兵力的一半,投入不可谓不大。

但遗憾的是这二十多万曹军没有统一作战,无法形成合力,因为中了薛仁贵的诈降之计被分割包围,遭到各个击破,导致曹魏元气大伤,损失惨重。

许昌之战夏侯渊率领的五万兵马全军覆没,之后被汉军一路追袭吊打,从陈郡追到睢阳再追到白马坡,六百里的逃亡路程,让曹军累计折损了十万兵马,到今日渡过黄河,死里逃生回来的已经只剩八万左右。

除了跟着曹操逃回来的这八万将士,杨素手里有一万五千水军,坐镇河内的司马懿、司马错、郝昭、曹真手里还有三万人;镇守上党、壶关的曹彬、曹参手里还有三万人,再加上邺城曹植、满宠手里的拱卫国都的两万人马,整个河北的曹军已经不足二十万。

而对面的诸葛亮、关羽、徐达三个兵团加起来总兵力将近三十万,再加上洛阳张须陀的五万人马,长安徐晃的十万人马,可以说曹魏在兵力上处在绝对劣势。

“唯今之计,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青州与黄河上了!”曹操抚须叹息,一脸愁容。

只有协助李唐在青州获得大捷,对汉军予以重创,曹魏才有绝处逢生的希望。若唐军败走青州,等待曹魏的只能是灭亡的下场。

杨素拍着胸膛道:“陛下直管放心,青州之战谁胜谁输,素不敢妄下结论。但有我扼守黄河,决不让汉军渡过一兵一卒!”

听了杨素的豪言壮语,曹操振作精神,起身拍了拍杨素的肩膀,夸赞道:“朕亦知道杨处道水战厉害,‘江北水神’之名岂是浪得?这几年岳飞在水上就没少吃你的亏,朕现在就把黄河沿岸的防御交给你,朕回邺城招募兵马,补充兵力。”

曹操当即做出决定,把手中的兵马分给杨素五万,与他手中的一万五千兵马合二为一,留下荆布、曹彰、史建瑭、文聘、朱灵、牵招等人听候调遣,以黎阳为根据地,阻挡汉军渡过黄河。

又命曹仁率领其他三万兵马,带着巨毋霸、许褚、张绣即日启程向东赶往河内郡,会合司马懿、司马错、郝昭等人,据守怀县,防止汉军从洛阳过河攻掠河内,继而威胁邺城。

做好了安排之后,曹操带着负伤的典韦,以及范增、贾诩、刘馥等谋士,押运着郭嘉、庞德的灵柩朝邺城返程。

遥想两年前渡河进攻合肥之时兵强马壮,旌旗遮天,刀枪映日,而现在返程时只剩下两千余人随行,曹操心中倍感凄凉,黯然神伤。

想起合肥之战以及许昌惨败全都是拜薛仁贵所赐,曹操就恨得咬牙切齿,勒马大喝一声:“曹纯何在?”

曹操的宗族曹纯立刻策马向前,翻身下马:“微臣听令?”

曹操朝并州方向一指:“薛礼祖籍河东绛邑县,乃是我曹魏治下,你马上带人去一趟河东绛邑县,把绛邑薛氏诛灭九族,找出薛仁贵的祖坟,给朕挖地三尺,挫骨扬灰!”

“诺!”

曹纯答应一声,引领了三百骑兵掉头向西,快马加鞭奔河东郡疾驰而去。有仇不报非君子,奈何不了薛仁贵就干脆掘了他的祖坟算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