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八十五 植物人苏醒

一千三百八十五 植物人苏醒


                “吱呀”一声,房‘门’戛然打开。。: 。

当看到一身便装的刘辩站在眼前之时,潘金莲目光中便燃烧起了愉悦的火苗,一如与情人久别重逢的少‘女’,这是真情的流‘露’,毫无矫‘揉’造作。

潘金莲挥挥手,示意丫鬟退下,掩了房‘门’之后肃拜施礼:“金莲拜见陛下。”

刘辩借着跳跃的烛光打量面前的‘女’人,端详着这个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被当做**‘荡’‘妇’代言人的‘女’人。

弹指间,七八年的光‘阴’已经过去,潘金莲也从二十出头的少‘妇’变成了将近三十的‘妇’人,眉眼间的鱼尾纹平添了些许,终究没逃过光‘阴’的算计,不变的是一颗对待自己的心。

在历史上被当做‘荡’‘妇’典型的潘金莲竟然为自己守了七八年的贞节,一生中只有自己这一个男人,说起来实在有些天方夜谭。

在外人眼中,潘金莲是武松哥哥的遗孀,一个为亡夫守寡多年的寡‘妇’,并没有人知道这一世的武大是个天阉,直到遇上刘辩的那一刻,潘金莲还是处‘女’之身。

“也许这就是‘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的现实版吧?没有任何‘女’人天生就是‘荡’‘妇’***比起穿越之前的许多没有底线的‘女’人,潘金莲不知好了多少!”

刘辩在心底叹息一声,伸手扶起了潘金莲:“自上次一别,已经一年没见了吧?”

潘金莲莞尔一笑,眸子里全都是温柔,没有任何埋怨:“准确的说是三百七十九天。”

“你竟然记得如此清楚?”刘辩一愕,心头五味杂陈。

旁边的潘安怯生生的走上来施礼,竟然有模有样:“启奏皇上,阿母每天晚上都会等到三更方才卸妆入睡……”

听了潘安稚声稚气的话语,刘辩的心头不由得一酸,一种久违的感觉瞬间在全身弥漫,用怜爱的目光望着潘氏,问道:“为何睡的如此之晚?”

潘金莲恬然一笑:“不知陛下何时会来看我,金莲最怕的就是让陛下看到我慵懒不整的样子,所以我必须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陛下。”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作为一个‘女’人,潘金莲已经为刘辩付出了能付出的一切,刘辩知道欠她的太多。

虽然刘辩已经给了潘金莲寻常人给不了的荣华富贵,但比起刘辩所拥有的还远远不够。可潘氏却不争不夺,无怨无悔,八年如一日的做刘辩背后的‘女’人,这一份痴情就足以让无数‘女’子相形见绌。

“等朕到年底班师返京,便纳你入宫,给你一个嫔妃的名分,让你和孩子享受天伦之乐。”刘辩抬手将一片痴情的潘金莲揽进怀中,给了一个承诺。

潘金莲却摇头:“金莲多谢陛下的好意,但我是武大的遗孀,若陛下纳我入宫,一定会召来流言蜚语,金莲不能这么自‘私’,我必须为陛下着想。”

潘金莲这番话的意思很明白,自己是个寡‘妇’的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自己却是一个又矮又丑的平民百姓的妻子。

如果自己和虞芷若一样,嫁的是孙策那样的英雄豪杰,一定会欣然答应刘辩的请求,风风光光的嫁入乾阳宫,说不定能够传为一段佳话。

可现实却太残酷,或许自己的容貌并不输给虞芷若,可命运却是天壤之别,虞芷若嫁的是顶天立地的豪杰,而自己嫁的却是粗俗鄙陋的三寸丁,如果刘辩娶了武大郎的遗孀,恐怕会成为百姓的笑柄吧?谁又会去计较潘金莲为刘辩做过什么?

感动从刘辩的心头飞速掠过,听了潘金莲的话很快平静了下来,刘辩知道自己不是普通人,而是九五之尊,真龙天子,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引起天下人的关注,绝不能儿‘女’情长,意气用事。

“你能为朕如此着想,朕甚感欣慰!”刘辩轻抚怀中潘金莲的秀发,“你放心,等安儿长大‘成’人之后,朕一定会让他享受到应有的荣华富贵。”

潘金莲却微笑着提出了一个请求:“陛下,我也不求安儿大富大贵,只要能平平安安的度过此生就好。我们母子在京城呆的太久,有些闷了,可否跟着陛下御驾亲征,看看大汉朝的壮丽河山?”

刘辩沉‘吟’道:“朕此行要去青州,准备溯江而下,再从海上前往。”

朱‘唇’皓齿,白白净净,一脸清秀的潘安欢呼雀跃的上前一步:“我想去看大海,皇上你答应阿母的请求,带着我们娘俩去坐船吧?”

唯恐刘辩拂逆了爱子的请求,潘金莲喉咙一酸,请求道:“陛下请放心,我和安儿一定不会‘乱’说,我们会以探亲为名登船,不会给陛下招惹麻烦的。我叔叔武松与堂弟潘美也是大汉的臣子,说起来金莲也算是有点身份,跟着陛下搭个顺风船应当不会引人猜忌。”

“就算有人猜忌又有何妨?朕乃是九五之尊,谁敢‘乱’嚼舌头,朕便割了他的舌头!”

刘辩双眉一抖,霸气毕‘露’。

弯腰把潘安举了起来:“好啊,既然你小子想去看大海,朕便带着你去见识一下大海的‘波’澜壮阔。”

明日即将出征,容不得刘辩在潘宅缠绵缱绻,而六七岁的潘安和这个“皇帝叔叔”聊的正欢,毫无睡意,看来只能辜负良辰美景了。

“时辰已经不早,朕必须尽早回宫。”刘辩有些遗憾的轻抚潘金莲的青丝,“不过你放心,在海上要航行半个多月,会有机会的。”

潘安扑闪着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问道:“会有什么机会?”

刘辩弯腰在潘安的鼻梁上刮了一下,笑道:“会有给你创造妹妹或者弟弟的机会。”

潘金莲善解人意的催促刘辩离开:“陛下明日即将出征,宫里一定还有很多要事等着你处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金莲只要能看看陛下的容貌,和你说上几句话便已经心满意足,男‘女’之欢我真不是那么在乎。”

“你今夜就收拾好行囊,天亮的时候,朕会派人来接你们母子登船。”刘辩叹息一声,拍了拍潘金莲的肩膀,很快就从潘宅消失。

此刻正是戌时,大约相当于刘辩穿越之前晚上九点左右的样子,潘宅所处的位置就在秦淮河畔,走出安静的街巷之后就变得灯火通明,游人如织。

秦淮河上桨声烛影,秦淮河畔青楼林立,店铺鳞次栉比,寻芳猎‘艳’的纨绔公子,或者喜爱热闹的下里巴人纷纷走上街头,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一身便装的刘辩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街巷中,内心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这是自己一手创造的都市,这是自己一手缔造的帝国,金陵的繁华,大汉的昌盛皆拜自己所赐。

“嗳哟……”

就在刘辩为金陵繁华的夜景陶醉之时,不经意间与对面的一个‘女’子肩膀相撞。一个弱‘女’子哪里经得起身经百战的刘辩碰撞,即便只是轻轻一下,便已经让这‘女’子踉踉跄跄,‘花’容失‘色’。

在这‘女’子身边的一个英俊男子,一撸袖子就要上前动手:“哪里来的市井之徒,竟敢占师师姑娘的便宜?信不信我拳下无情……”

“师师姑娘?”刘辩一愕,急忙定睛看去,站在对面的这对男‘女’不正是李师师和燕青么?

就在刘辩认出二人之际,李师师也认出了刘辩,一颗心犹如鹿撞,登时狂跳不已:“陛下?”

燕青则不太敢肯定,半信半疑的道:“人有相同,貌有相近。这人莫非只是长得有点与陛下相似?堂堂的皇帝大晚上跑到秦淮河畔来做什么?”

但对于李师师来说,刘辩却是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男人,一眼就能认出此人绝对就是大汉天子。急忙伸手拽了一下燕青的衣襟,示意他不要‘乱’说,免得祸从口出。

见李师师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刘辩这才想起由于走的匆忙,忘了戴上面具,急忙示意李师师不要戳破自己的身份,免得引起百姓们的注意,节外生枝,“那什么……师师姑娘你就喊我刘大人吧!”

李师师会意,点头道:“是,刘大人!我的宅院就在不远处,是否有空赏光去喝一杯清茶?”

刘辩颔首:“师师姑娘请前面带路。”

在李师师的带领下,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刘辩跟着李师师和燕青来到了一座古朴典雅的四合院中,两个婢子开‘门’迎接,并奉上茶水。

进了房间之后,李师师便和燕青各自施礼:“拜见陛下,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免礼!”刘辩笑‘吟’‘吟’的抬手示意二人平身,并询问燕青,“不知燕护卫何时醒来的?”

原来自两年前燕青昏‘迷’之后,李师师奉了刘辩的圣旨,带着他跟随孙乾、简雍一路向东,返回金陵定居,并让华佗、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等四大神医看病。

燕青之前的身份是锦衣卫,因此这套宅院也是由李元芳给安排的,在四大神医逐个诊治并开了‘药’方之后,由李师师悉心照顾,如同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

过了一年半之后燕青竟然慢慢苏醒了过来,又在‘床’上养了半年,便恢复了十之**。现在已经是生龙活虎,健康如初,让四大神医直呼奇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