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七十七 无懈可击

一千三百七十七 无懈可击


                傅友德遇伏身亡,孟津港被攻陷,船只被烧,徐庶率领的队伍一时间无法返回洛阳。

斥候又报曹‘操’已经从白马津突围回到河北,曹仁目前正率部朝河内郡返程,徐庶意识到自己率领的这支队伍很可能会遭到司马懿与曹仁的联合围剿,在不能返回洛阳的情况下只有向西攻破轵县、箕关,与徐晃军团会合一条路可走。

傅友德虽死,但徐庶统率的这支兵马依旧将近三万七千人,而对面司马懿与曹仁手中的兵马联合起来也不过才六万左右,双方的兵力差距并未到判若云泥的地步,魏军要想全歼这支汉军也不是轻松的事情。

但徐庶深知武将就是一支队伍的灵魂,一支队伍的胆魄,如果没有主将带头冲锋陷阵,没有大将压阵指挥,就如同失去了领头羊,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

在傅友德死后,无论是徐庶自己,还是副将周昂、邓盛,都没有能力扛起这支队伍,无法成为这支队伍的灵魂,只有尽快突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周昂在前开路,我率部居中,邓盛殿后,全军奔箕关疾行!”徐庶当机立断,率部重新调头北上,昼夜急行,于深夜子时抵达箕关‘门’外。

在曹真、夏侯尚出征之后,这座扼守河东与河内咽喉要道的关卡只剩下一千五百守军。

游侠出身的徐庶手提佩剑,亲冒矢石,指挥着队伍连夜猛攻,鏖战大半个夜晚,终于攻克箕关,打开了通往河东的去路。

黎明之时,箕关城头旌旗招展,汉军一片欢呼。

打通了连接河东郡的道路,徐庶反而不再急于撤兵,将队伍屯驻在关内,凭险据守,并派遣使者赶往河东向徐晃求援,同时派出斥候秘密潜回洛阳,刺探情报。

徐晃得知傅友德遇袭身亡的消息后惋惜不已,留下张辽率三万人马坐镇安邑城,接应攻打各县的程咬金、钟无‘艳’等人,自己带着陈平、南宫长万率领五万人马离开河东前往箕关会合徐庶,伺机攻掠河内,或者北上‘骚’扰并州。

曹仁率部疾行,以日行一百三十里的速度进军,当抵达河内郡获嘉县境内时得知徐庶已经攻克箕关,跳出了包围圈,并且联合徐晃卷土重来,反而让魏军的局势又紧张起来,不由得捶‘胸’顿足,叹息不已。

前来接应的司马懿安慰道:“子孝将军也不必遗憾,巧‘妇’难为无灭之炊,我军兵力远远不及汉军,要想完成一次围剿实在难如登天。若是给我一万人马守住箕关,就算徐庶‘插’上翅膀也飞不出河内,可惜没有……”

“我亦知道仲达已经竭尽所能,并无责怪之意,只是即将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心中不免遗憾。”曹仁唉声叹气,闷闷不乐。

曹仁的确没有任何理由责怪司马懿,这次的中原之战,包括曹‘操’、曹仁,以及郭嘉、范增、贾诩等曹魏‘精’英几乎倾巢而出,却被汉军打的满地找牙,元气大伤,几乎损失了曹魏三分之一的军事实力。

而司马懿却凭借手中不足三万人的兵力挡住了傅友德对河内的进攻不说,反而以攻为守‘射’杀了傅友德,两相比较,谁强谁弱高下立判。

虽然河东郡沦陷,郝昭率领的五千人马全军覆没,但这并不是司马懿的失误,而是郝昭抗命不遵的原因。可以说司马懿这段时间内的表现让整个曹魏的文臣武将感到汗颜。

“若我曹魏的文武都能够像仲达一样深谋远虑,随机应变,何愁不能开疆拓土,扭转颓势?”曹仁与司马懿朝河内策马徐行,感慨万千。

正说话间,曹‘操’的使者飞马抵达,手持圣旨将司马懿一顿褒赏,自即日起升任镇南将军头衔,并赐爵亭侯,享受真两千石的俸禄。

宣读完对司马懿的封赏之后,使者又把曹‘操’的手谕呈给曹仁。曹‘操’在书信中要求曹仁暂时以防御为主,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不要轻易出击,等待青州之战尘埃落定之后再见机行事。

如果唐军能够在青州重创汉军,对于曹魏来说自然是绝处逢生的好消息,就算唐汉两败俱伤,曹魏也可以得到喘息之机。假如唐军不幸落败,曹‘操’就只能主动放弃徐州,把乐毅、陈子云率领的十万人马撤回河北,全力防守,等待良机。

“唯今之计,也只能暂时如此了!”曹仁叹息一声,把曹‘操’的书信转‘交’给司马懿,征求他的意见。

司马懿献计道:“在汉军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我军转攻为守自然是明智之举,但如果有良机摆在眼前,就绝不能让他从掌中溜走。傅友德战死,徐庶率军奔赴箕关,洛阳空虚,我军可以渡过黄河猛攻洛阳。若能破城,自然可以打开局势,就算不能破城,劫掠一番,也能动摇东汉民心。”

曹仁击掌叫好:“仲达此言甚善,自中原之战后本将已经被打的头昏脑涨,疲于奔命,关键时刻还是仲达一针见血。”

曹仁立即下达命令,由许褚率一万人马为先锋,曹仁亲自率巨毋霸、张绣尾随其后,自成皋境内渡过黄河;命司马错带着曹真、夏侯尚自孟津过河,两路夹攻洛阳。而司马懿则继续留下来扼守河内,以防汉军趁机来攻。

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三万曹军刚刚抵达成皋境内的黄河渡口,就接到了让人沮丧的消息。

数日之前,张巡、马岱、朱桓率领三万人马一举攻克了曹魏在中原的最后一座重镇——东郡治所濮阳。

自此之后,黄河以南,包括豫州、兖州在内的千里沃土全部重回大汉版图。土地‘肥’沃,人口密集,经济繁荣的中原大地彻底回归大汉的怀抱,包括陈留、许昌、宛城、襄阳在内的军事重镇将会就此免除军事威胁,中原大地将会告别烽火连天的岁月。

镇守陈留的张须陀得知傅友德在河内中伏身亡,徐庶被‘逼’的西进河东之后,遂当机立断,立刻与箭伤尚未痊愈的霍峻率领三万人马离开陈留,穿过虎牢关,昼夜急行,并于昨日傍晚抵达了洛阳城外。

如此一来,洛阳城內外的汉军上升至四万人,如果曹仁率部过河强袭,短时间内并无胜利的把握,反而会遭到诸葛亮、徐晃的东西夹击,再次重蹈中原之战的覆辙。在现实面前,曹仁反攻洛阳的美梦终于破碎。

“唉……没机会了!”曹仁仰天长叹,一种无力的感觉在全身蔓延。

司马懿跟着叹息:“机会就这样溜走了,现在的东汉实在太强大了,兵多将广,步步推进,彼此呼应。要想抓住他们致命的弱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来的话司马懿没有再说下去,如果把天下比作一块棋盘,曹魏的灭亡已经不可避免。在这棋盘上汉军已经占据了绝大部分,只留给曹魏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除了奇迹之外,曹魏已是回天乏术。

在彻底扫平中原之后,汉军已经可以‘抽’调出近五十万大军分头向河北进攻,中原之战的惨败更是让实力不济的曹魏雪上加霜。如果唐军能够在青州之战中获胜,曹魏还能苟延残喘两年;如果唐军失败,曹魏怕是撑不到这个冬季了。

“收兵,退回河内!”曹仁无力的吩咐一声,尽管强打‘精’神,还是难掩眼神中的沮丧。

两日之后,河内郡的各路曹军纷纷后退至怀县城下安营扎寨,曹仁带着许褚、巨毋霸等人每日‘操’练兵马,鼓舞军心,一面与屯兵箕关的徐晃相互对峙,还得防备着白马津一带的将近三十万汉军渡河进攻,可谓压力空前。

曹纯奉了曹‘操’的命令,带了三百骑兵赶往河东郡绛邑县,在县令的带领下问清了薛仁贵的故乡,将薛家庄团团围住,准备屠杀村民,并将薛仁贵的祖坟挫骨扬灰。

薛仁贵虽然是系统自空间中召唤出世,可来到这个世界后便有了自己的身份,村庄、族人、亲眷一应俱全。虽然在薛仁贵飞黄腾达之后,一些本家亲戚都已经搬迁到江东谋生,但依旧有许多薛氏族人在故乡生活,更有祖坟埋葬在村外的旷野中。

“给我屠村,管他是否姓薛,老幼不留,‘鸡’犬杀光!”满腔仇恨的曹纯歇斯底里咆哮一声,挥刀砍翻一名老翁。

在曹纯的指挥下,三百曹兵与三百差役兵分两路,一部分屠杀薛氏族人,一部分人扛着铁锹、锄头在旷野里挖掘坟墓,但凡立着薛氏墓碑的坟茔一律掘开,将棺材抬出,准备把里面的尸体集中起来挫骨扬灰。

就在曹军肆意杀戮之际,忽然南面尘土飞扬,却是钟无‘艳’率领五千汉军杀到,前来攻打绛邑县城。得知曹兵正在薛仁贵的故乡作恶,便挥兵杀到,前来驱赶曹军。

曹纯见状只能匆匆上马,调头向北朝上党方向逃命,钟无‘艳’率部攻克绛邑县城,一边安抚百姓,救助薛家庄的百姓,把坟墓重新埋葬起来,一边飞鸽传书告知薛仁贵这个噩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