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六十六 武圣暴击

一千三百六十六 武圣暴击


                就在赵云一枪挑开从天而降的镔铁大戟之时,关羽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 。

急忙催促胯下鲜血一般殷红的胭脂血,手提青龙偃月刀冲出阵来,大喝一声:“典韦,你这无胆鼠辈,躲在人群中偷施暗算,岂是英雄好汉所为?”

“沙场对决,胜者为王,哪有那么多道义可讲?”

典韦从背上摘下另外一支备用的镔铁戟,左右手各持一只,大吼一声,大步流星的冲出阵来,“关云长,别人怕你,俺陈留典韦可不怕你,就让我来砍下你的首级!”

关羽立马横刀,面‘色’如霜,卧蚕眉倒竖,丹凤眼圆睁,大喝一声:“那就来堂堂正正的一战,生死各安天命,总好过鬼鬼祟祟的偷施暗算!”

赵云手中龙胆枪一横,挡住了冲锋的关羽:“君侯且慢,你乃三军主将,不可轻出,且为赵云掠阵,看我力挫典韦!”

关羽略作思忖,单手提刀,另一只手轻抚美髯,颔首答应了下来:“也好,子龙枪法娴熟,不在关某之下,要杀这些‘插’标卖首之徒,易如反掌,关某便在这里为你掠阵。”

“驾!”

赵云朝关羽自信的一笑,猛地叱喝一声胯下‘玉’麒麟,白‘色’的骏马犹如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去。手中龙胆枪一抖,一招白蛇吐信奔着典韦的咽喉刺到。

“来得好!”

典韦咆哮一声,手中一对镔铁戟一个野马分鬃,左戟向外格挡,右戟守中带攻。凭借着超过九尺的身高,以及一双势大力沉的双手兵器,并没有因为徒步作战而吃亏。

通过遮挡典韦的飞戟,赵云知道这是个膂力过人的壮汉,与他硬拼力气并非明智之举,靠着战马的优势以及自己娴熟的枪法取胜才是王道,当即催马闪开典韦刺来的一戟,并反手还了一枪。

两员虎将,一人骑马一人步战,戟来枪往,寒光闪烁,风声霍霍,叱咤声此起彼伏,咆哮声接二连三,恶战了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而旁边的曹彰与关铃也是杀的难解难分,在凛冽的北风中俱都额头见汗,只是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这时,庞德骑乘沙里飞,手提锯齿飞镰刀,催马出阵,后面紧跟着曹‘操’、贾诩以及十几名士兵抬着一口黑‘色’的巨大棺椁缓缓而来,一个个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看到曹彰依旧生龙活虎的在战场上厮杀,曹‘操’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但为了隐瞒身份,又不敢站出来召唤曹彰归阵。万一被关羽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径直冲阵,‘弄’不好会遭到阵斩,只好悄悄吩咐士兵告诉庞德出马把曹彰换下。

庞德得了吩咐,立刻催马出阵,大声吩咐曹彰:“世子你尚且年轻,休要恋战,暂且退回阵中,看末将斩关羽父子的首级献于大魏皇帝麾下!”

曹彰正杀的兴起,哪里肯轻易退却,一边挥刀厮杀,一边叱喝庞德:“庞令明休要破坏本王建功立业,你且在旁为我掠阵,看我先砍下关羽儿子的脑袋,再砍下关某人的首级!”

“叮咚……曹彰隐藏属‘性’‘黄须’爆发,在曹‘操’面前斗将冲阵时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8。但因为没有得到曹‘操’点名出战,故第二效果并未生效!”

“若不斩下你的头颅,本王誓死不退!”曹彰气冲牛斗,吼声如雷,将虎头墨鳞刀挥舞的虎虎生风,大开大阖的朝关铃猛砍猛劈,迅速占据了上风。

关铃面‘色’冷峻,挥舞长刀沉着应战,见招拆招遇式化式,虽然略处下风,但曹彰短时间内也无法取胜。

“我来助世子一臂之力!”庞德见曹彰不肯撤退,只能舞刀助阵,与曹彰双战关铃。

“叮咚……受抬棺决战属‘性’影响,庞德武力+3,基础武力98,坐骑沙里飞+1,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以多欺少,可知羞耻二字?”

一声不怒自威的叱咤,关羽双‘腿’猛地在胯下胭脂血腹部一夹,手中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离弦之箭般杀出阵来,奔着庞德就是一招“力劈华山”。

青龙腾空,俯冲大地,光芒闪烁,光华万丈!

“叮咚……关羽当前基础武力值102,青龙偃月刀+1,胭脂血+1,断金+3,当前武力上升至107!”

“叮咚……关羽暴击发动,武力+9,当前瞬间一击武力飙升至116!”

“开!”

看到关羽的大刀来势汹汹,犹如泰山压顶,又似乌云摧城,庞德急忙双手举起锯齿飞镰刀向外招架。

但关羽的这雷霆一击实在迅猛,好似晴空霹雳一般骤然而至,庞德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锯齿飞镰刀突然“咔擦”一声拦腰折断。

青龙偃月刀带着璀璨的光华,凌空而下,铿锵一声将庞德的头盔一劈为二,锐利的刀锋瞬间在庞德的眉心开了一道血口,头颅登时开裂……

庞德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已经轰然坠地,被关云长将头颅一分为二,跌落马下,西凉白马将军就此战死沙场,未能绽放出烟‘花’一般绚烂的光芒,便结束了他正值壮年的生命。

伴随着庞德尸体轰然坠地,远在金陵的刘辩脑海中又一次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咚……关羽一合秒杀庞德,完成不死不休任务,基础武力永久+3,当前基础武力上升至105!”

听了系统的提示,刘辩不由得仰天大笑,攥拳怒吼一声:“哈哈……果然不出朕所料,在威力加强版的武圣手下,白马将军也不过一合之敌!只是可惜了庞德这个人才啊,若是当初跟着马超投奔了我大汉,今日也不至于战死沙场了!”

关羽一刀将庞德斩于马下,胯下胭脂血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雄壮的嘶鸣,似乎在为他的主人欢呼骄傲。惹得身后两万多汉军骑兵士气大振,斗志昂扬,齐刷刷的高举兵器欢呼,一时间欢声雷动,震彻云霄。

等胯下战马四蹄落地之时,关羽手中青龙偃月刀朝魏军阵中一指,卧蚕眉竖起,丹凤眼圆睁,大喝一声:“庞德已经受死,尔等何不早降?在我关某人面前,任你‘插’翅难飞!”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