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七十 戟箭对决

一千三百七十 戟箭对决


                看着英布绝尘而去,乐羊眼中的失望慢慢变成了绝望。。: 。

许多曹军将士纷纷破口骂娘:“狗娘养的巨无霸、荆布,真是枉为大将,亏着我们还在这里浴血奋战,他俩竟然如此贪生怕死,自顾自的逃命去了。为将者尚且如此,我们还拼个屁啊,干脆投降算了!”

眼见突围无望,乐羊身边的曹军纷纷缴械投降,将刀枪投掷于地,高举双手求饶:“我等愿降,但求免死!”

王平立马横枪,望着势单力孤的乐羊,大声劝降:“乐扬,你兄长乐进已经被生擒活捉,而你也已经在劫难逃。如果识时务速速放下武器归降,或者可以保住你与兄长的‘性’命,否则死到临头,悔之晚矣!”

乐羊却是一副视死若归的表情,咆哮一声,挥舞三尖两刃戟直取王平,“大丈夫死则死矣,宁死不降!”

王平却不急于和乐羊厮杀,手中长枪一挥,喝令身边的士兵上前围攻乐羊:“儿郎们,把这不知死活的魏将给我拿下!”

得了王平一声吩咐,十余名刀盾兵一拥而上,将椭圆形的盾牌扛在头顶,手中的朴刀上砍人下斩马,一时间刀光闪烁,风声霍霍。

又有十几名长枪兵夹杂在刀盾兵之中,在缝隙中长枪‘乱’戳,此起彼伏,犹如毒蛇出‘洞’一般,将乐羊包裹其中,顷刻间险象环生。

乐羊吼声如雷,手中三尖两刃戟猛砍猛劈,砍破了两张盾牌,斩杀了三名盾牌兵;砍断了四根长枪,劈死了五名枪兵。

但随着身边的魏军士卒纷纷缴械投降,乐羊已经是双拳难敌死手,在斩杀了十余名汉军的同时,自己背部中了一枪,胯下坐骑也被砍断了前‘腿’,惨叫一声,将乐羊掀落马下,旋即被一拥而上的汉军捆了个五‘花’大绑。

立下功劳的王平喜出望外,吩咐麾下亲兵把乐羊好生看押起来,等战事结束之后再推出来邀功请赏。不管怎么说,乐羊都是曹魏杂号将军,这功劳说大不大但说小却也不小。

沙场上人喊马嘶,魏军的抵抗越来越微弱,绝望的将士纷纷缴械投降,只有部分跟随曹‘操’多年的死忠尚且在负隅顽抗,等待着杨素的救援。

许褚一路策马舞刀,先击退了追袭的徐达,又击败了被英布击败过的姜维,总算顺利逃到河边,但可惜没有战船接应。

回头望望,只见魏延、高昂率领着数千人席卷而至,齐声大喝:“曹将休走!”

许褚情急之下,把甲胄一脱,大刀一扔,纵身跳进了冰冷的黄河水中。河水虽然刺骨,但总比再次做了汉军的俘虏要好。

许褚乃是谯郡大户,庄园外面就有宽阔的河流以及大型的水坝,因此许褚的水‘性’虽然谈不上‘精’通,但泅渡个黄河还是能够做到。

虽然河水冰冷刺骨,但许褚冬日里‘操’练的时候时常赤膊上阵,长年累月的锻炼下来,对于严寒的抵抗力非同一般,尽管入水之后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还是展开双臂,奋力的朝黄河对岸游去。

就在许褚游出数十丈之后,魏延、高昂率部抵达了岸边,虽然擒获了百余名魏军将士,其中还包括一名姓夏侯的偏将,但却走了分量最重的许褚,不免让人懊恼。

“给我‘乱’箭齐发!”

魏延报仇心切,情急之下绰起一根红缨枪当做标枪朝黄河里投掷了进去,希望能够刺中许褚,同时喝令身后的士兵‘乱’箭齐发。

随着魏延一声令下,岸上弩箭纷飞,骤雨一般倾洒进黄河之中,但许褚却已经一猛子扎进水中,不知所踪。

就在与魏延相隔不远的地方,曹将文聘一路冲杀,非常幸运的避开了汉军大将,眼见距离岸边接应的船只已经只剩下两百丈左右,忽然斜刺里杀出一支五百人的队伍,拦住了文聘的去路。

文聘勒马提刀,正‘欲’死战,方才看清为首的大将正是韩擒虎,不由得连声冷笑:“我当何人拦路,原来是韩擒虎大将军啊?阁下几乎将朝秦暮楚演绎到了极致,这才不吃大魏俸禄几个时辰,便来为汉军卖命?来、来、来……摘下我的首级去邀功请赏去吧,你我好歹也算相识一场!”

听了文聘的责骂,韩擒虎面‘露’羞愧之‘色’,也不辩解,一声不吭的引兵向东而去,给文聘放了一条生路。

“哼……亏你还有自知之明!”

文聘冷哼一声,催马提刀直奔岸边,在张绣的接应下登上一艘艨艟,向黄河北岸逃命去了。

曹仁、巨毋霸、英布、许褚、曹彰、文聘等人相继逃过了黄河,只有史建瑭一人陷入了苦战,一路上先后击败南霁云、徐达、关平等多员汉将,连斩两百余名汉军,早已血染征袍,汗透甲胄,在身背数箭的情况下总算冲突到了黄河岸边。

“魏将休走,黄忠在此!”

黄忠已经盯上了史建瑭一炷香的功夫,只可惜胯下战马不给力,而史建瑭年轻气盛,手中一口凤翅亮银戟突围之时相当犀利,因此黄忠一直追到黄河岸边才赶了上来。

此刻的史建瑭已经筋疲力尽,甚至就连胯下战马的四肢都有些发软,若是再被黄忠缠住,绝无脱身的道理。危急关头忽然看到岸边一个魁梧的身影正在守候,不断的接应撤退的曹兵登船,不是典韦,却又是何人?

“典韦将军援我!”史建瑭一边策马,一边大声向典韦呼救。

典韦也看到了策马狂奔的史建瑭,急忙大吼一声,大步流星的迎了上去:“史将军莫慌,典韦前来援你!”

黄忠也发现了来势汹汹的典韦,在策马追袭的同时,悄悄将大刀挂在马鞍上,反手摘了铁胎弓,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典韦就是一箭。

“叮咚……黄忠百步穿杨技能发动,铁胎弓+1,基础武力98,五虎破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2,并在羽箭离弦瞬间降低目标人物典韦7点武力!”

典韦的身上除了携带两把常用的镔铁大戟之外,还背负了一把同等重量的备用大铁戟,此外在‘臀’部还挂了四支各重九斤九两的“飞戟”,用于远程投掷,以备不时之需。

相比重达四十斤的镔铁大戟,这些不足十斤的飞戟威力自然小了许多,力道也不可同日而语,但‘射’程却比大戟远了将近一倍。再配上典韦高达九尺有余的身高,以及拔山扛鼎的膂力,甚至能把飞戟投掷出不亚于弓箭的‘射’程,同样不容小觑。

看到黄忠来势甚急,典韦来不及多想,在狂奔中怒吼一声,反手从‘臀’部的甲胄上摘下一枚飞戟,怒吼一声,向前投掷出去“吃我一戟!”

“叮咚……典韦‘掷戟’属‘性’发动,但因为投‘射’的并非常用武器,因此效果仅能+3武力。又受黄忠‘百步穿杨’技能影响,导致武力-7,当前瞬间武力变化为108!”

“叮咚……典韦独龙属‘性’发动,压制黄忠武力下降2点,下降至100!”

弩箭破空而出,流星一般‘射’向典韦。

而典韦投掷出的飞戟也是犹如闪电一般破空而来,犹如一只小型的鹞子俯冲大地。

马蹄声起,斜刺里薛仁贵忽然拍马杀到,将万里起云烟拉得如同‘玉’盘,奔着典韦的‘胸’口就是一箭,“还我侄子‘性’命来!”

虽然隔着典韦将近两百五十丈左右的距离,但薛仁贵的羽箭却力道十足,几乎与黄忠的箭矢同时‘射’到,一左一右,犹如双鬼拍‘门’。

此刻典韦掷戟的动作刚刚做完,想要招架已经来不及,只能侧身躲闪。

只听“噗嗤”两声,两支羽箭几乎同时命中典韦的肩膀,一左一右,破甲而入,几乎就连深浅都是相同。

而典韦掷出的飞戟也出乎黄忠的预料之外,没想到竟然来的如此之快,投掷的如此之远;急忙挥刀招架,勉强卸去了一半的力道,却依旧被‘射’中了肩膀,顿时血流如注,一只胳膊再也抬不起来。

典韦双臂中箭,扭头便走,两条大长‘腿’奔跑起来好似流星赶月,丝毫不输战马,眼看距离河边的船只愈来愈近。

薛仁贵催促胯下赤兔马紧追不舍,同时在驰骋中弯弓搭箭,奔着典韦的后背就是一箭:“贼将休走,还卢俊义与我侄儿薛葵的‘性’命回来!”

典韦也不回头,发足狂奔,听到脑后风声呼啸,知道有羽箭‘射’到,只是微微侧身躲闪,拼着硬挨一箭,也不能影响了自己逃命的速度。

又是“咄”的一声闷响,薛仁贵的这支强弩之末再次‘射’中了典韦的后背,刺破甲胄,深入肌肤。

典韦一声不吭,咬紧牙关继续向岸边狂奔,并在薛仁贵距离岸边还有二十丈左右的时候,纵身一跃登上了一艘中型的战船。

提前一步上船的史建瑭弯弓搭箭,奔着追赶的薛仁贵就是一记怒‘射’:“薛贼,欺人太甚,莫非以为我魏将不会用箭么?”

在史建瑭的带领下,船上的近百名魏军将士纷纷弯弓搭箭,朝薛仁贵‘乱’箭齐发,‘逼’得薛仁贵只能勒马带缰,望着身中三箭的典韦乘船远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