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七十三 先发制人

一千三百七十三 先发制人


                自从曹仁带着英布、巨毋霸过河增援夏侯渊之后,便委任司马懿为主将,带着司马错、夏侯尚、郝昭、曹真、王凌等人镇守河内郡以及河东郡,防备南岸的汉军趁机过河偷袭。

从河东郡治所安邑到河内郡治所怀县大约五百里路程,司马懿命郝昭带着司马炎率领五千人马守安邑,命曹真、夏侯尚率领七千人守轵县,自己则与司马错、王凌率领一万八千人坐镇怀县。

巧妇难为无灭之炊,在曹仁率领五万人马出征之后,杨素又带走了一万五千人,司马懿手中能够调动的兵马已经仅剩三万,所以只能扣扣索索的几千几千的分配。

正常情况下,用三万人马守卫两个郡,兵力也不是太薄弱。

但凡事都讲究相对论,如果面对的是黄巾军、黑山军这样的叛军流寇,乌合之众,三万人完全够用。可隔着黄河相对的是久经沙场,浴血多年的汉军雄师,数量多达十五万,三倍于己,又有徐晃、甘宁等名将统率,这让司马懿不能不小心翼翼,倍感压力。

在得知薛仁贵叛汉降魏之后,司马懿就有些怀疑这是诈降之计,只是又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只好缄口不语,静观其变。

几天之后,司马懿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夏侯渊被困于许昌,危在旦夕,因此派了斥候一路快马加鞭前来河内向曹仁求援。曹仁得知噩耗后留下司马懿、司马错坐镇河内,亲提五万兵马渡过黄河,星夜驰援。

曹仁过河之后,司马懿夜观天象,只见南方一星斗急速坠落,不由得惊呼一声:“许昌之北,折损一股,不是应在夏侯妙才身上,便是应在曹子孝身上。流年不利,大魏局势危矣!”

一切果然如司马懿所料,两天以后噩耗传来,夏侯渊被薛仁贵射死在许昌城下,单雄信死于乱军之中,韩擒虎失手被擒。

此后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从许昌突围的夏鲁奇也没能走远,在阳夏境内遭到关羽军团阻击,死在汉将的围攻之下。而曹仁、曹操率领的援军被各个击破,目前正遭到诸葛亮、关羽、徐达三路人马的追袭,一直从陈郡境内穷追不舍。

“看这局势,中原怕是保不住了!”

司马懿叹息一声,立即修书一封给镇守河东的郝昭,告诉他如果徐晃军团过河来袭,千万不要恋战,主动放弃河东保存实力,不必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对于现在的曹魏来说,保存军事实力比保护疆域完整更加重要,地盘丢了可以再夺回了,如果队伍被歼灭了,就再难翻盘了。

司马错提醒司马懿道:“郝昭性格固执,善于守城,自诩若有三千甲士,便能抵御十万大军,只怕不肯轻易听从仲达你的吩咐啊!”

司马懿轻抚下巴,沉吟道:“我与郝昭谈论过防守之道,不可否认,他在防御上的确很有天分。可河东无险可守,比不得雄关要塞,一旦遭到徐晃十万兵马的围攻,只有城破人亡一条路,绝无守住的可能。”

“是啊!”司马错颔首,“我也欣赏郝昭的守城能力,他以五千人马硬扛三五日甚至半月左右的时间或许都能够做到,但现在我军已经无力增援,只要徐晃

司马兄弟很明白现在的局势,不是郝昭守不住河东,而是守住了又能做什么?

守住一天又能守住一月吗,守住一月又能守住一年吗?曹军已经无力解围,守住河东又有什么价值?

司马懿点点头:“兄长所言极是,既然安世(司马炎)侄儿就在郝昭身边担任副将,我便给他修书一封,如果郝昭不肯主动放弃河东,便把他抓起来,绝不能让郝昭刚愎自用,害我白白损失五千兵马。”

对于司马懿来说,主动放弃河东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自己的任务是守住河内,阻挡汉军从河内进犯魏国国都邺城。

而丢了河东则影响不大,因为河东北面还有平阳郡与上党郡,还有曹彬、曹参率领的四万人马扼守壶关与襄陵这两座险关要塞,那才是并州的门户。司马懿只需要集中兵力守住河内,让邺城避免遭受威胁,就算完成了使命。正因为如此,司马懿才毫不犹豫的做出主动放弃河东郡的决定。

打定主意,司马懿当即再次提笔给司马炎修书一封,命斥候快马加鞭赶往河东郡治所安邑,一封交给郝昭,一封悄悄交给司马炎。

斥候动身之后,司马懿又对司马错道:“洛阳傅友德、徐庶手里还有五六万兵马,若是得知徐晃出兵,一定会趁火打劫。兄长可联合夏侯尚与曹真,在孟津通往怀县的路上设伏,伏击傅友德。”

“仲达所言极是,愚兄这就去准备!”

司马错点头答应一声,辞别司马懿,从军营中点起一万人马,星夜离开河内郡治所怀县,并联络曹真与夏侯尚,相约在孟津到怀县的路上设伏,寻找一处地形险要的必经之途伏击傅友德。

司马懿的斥候离开怀县一路快马加鞭,日行三百余里,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抵达了河东郡治所安邑城,并把书信分别交给了郝昭与司马炎。

郝昭看完之后头摇的像拨浪鼓:“司马仲达此言差矣,一寸山河一寸血,争夺江山就应该寸土不让,岂能将三百里河东拱手相让?”

“郝伯道啊,你这话就有点犯轴了!”

司马炎看过司马懿的书信之后,决定先礼后兵,先耐心的规劝郝昭退兵,如果郝昭不听再把控制起来夺取兵权,率部从安邑城撤退。

司马炎端起茶碗,不疾不徐的道:“小弟也佩服你的守城能力,但你只能从战术上守城,却不能从战略上守城。来的可是十万汉军啊,我们只有区区五千人,敌人二十倍于我,我等又能坚守多久?到最后还不是被困在城中,全军覆没。”

“就算全军覆没,我郝昭也绝不退缩!”郝昭拍案而起,说得斩钉截铁,“我退一尺则汉军进一丈,我为大魏固守一日,便能给陛下多争取一天的时间重整旗鼓。若是人人不战而退,国将不国,纵有山河之险亦无必死之心。我郝昭心意已决,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司马炎摇摇头:“唉……既然郝伯道固执己见,我便不陪你了,我马上回去收拾下东西返回怀县,你自己与河东共存亡吧!”

“呛啷”一声,郝昭突然拔剑出鞘,拦住了司马炎的去路:“不行,你身为副将,若是擅自出走,势必会影响军心。所以,你我谁也不能离开!”

司马炎还打算返回住处纠集心腹死党,找个理由把郝昭诓骗过去抓起来,然后抢夺了虎符,率领兵马放弃河东返回怀县。没想到竟然被郝昭先下手为强,反而把自己给控制了起来。

“郝伯道,司马仲达现在才是掌管河内与河东的主将,你违抗军令不说,竟然还对同僚拔剑相向,莫非你想叛魏降汉不成?”司马炎后退一步,大声叱喝郝昭。

寒光一闪,郝昭的剑刃抵住了司马炎的喉咙:“司马兄弟,对不住了,为了拱卫河东,只好得罪你了……”

说着话扭头叱喝一声:“来人,把司马炎押解下去好生看守,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但绝不能让他擅自离开!”

“诺!”

郝昭的亲兵答应一声,十几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把司马炎控制了起来,囚禁在一座房间之内,无论白昼黑夜,轮流值守,寸步不离的看守。

就在郝昭把司马炎囚禁起来之后,张辽与甘宁率领的五万人马自郖津渡过黄河,星夜疾行,用了两天的时间兵临河东郡治所安邑城外。

“给我把城池围起来!”张辽催促胯下青鬃马,手提七星盘龙刀,大声指挥麾下的兵马围城。

一个多时辰之后,甘宁率部堵住了安邑城的北门与西门,张辽则堵住了南门与东门,一个个剑拔弩张,随时准备攻城。

“城内的守将听着,曹操已经在中原全军覆没,自己也死在乱军之中。如今你曹魏已经群龙无首,尔等若是识时务,速速开门投降,免你一死,否则打破城池,鸡犬不留!”张辽在城下立马横刀,大声施展攻心之计,诈称曹操已死。

郝昭在城上弯弓搭箭,奔着张辽就是一箭:“背主之徒,安敢在这里信口雌黄?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大魏只是输了一阵而已,他日卷土重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张辽听到风声响起,急忙挥刀格挡,把郝昭的羽箭击落在地,催马向前,喝令全军攻城。另一侧的甘宁同样策马挥枪,身先士卒的率领麾下的将士冒着箭雨强攻城池,一时间杀声震天,颦鼓动地。

在张辽与甘宁的带领下,五万汉军呐喊着朝安邑城发动了猛攻,一时间杀声震天,箭雨纷飞,城墙上滚石擂木呼啸而下,城墙下霹雳车、井栏、冲程槌等攻城器械也是全部投入使用,双方人喊马嘶,杀的难解难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