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九 大义灭亲

一千三百五十九 大义灭亲


                (解释下上一章的郭嘉‘遗计’功效二,这个的备注为只能生效一次,上传的时候遗忘了这句,所以造成了错误理解,特此说明。)

从谯郡撤出来的人马在鄢县与曹操合兵一处,清点损失。

前后折损了夏侯渊、夏鲁奇、单雄信、于禁、阮翁仲等五员大将,又导致谋士郭嘉吐血身亡,累计折损兵力超过十万,可谓遭遇了汉魏之战的最惨痛失败,比起合肥之战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风吹来,残破的旌旗猎猎作响,每个曹兵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恐与不安,士气几乎降落到了低谷。

登上鄢县最高的山脉向南眺望,依稀能够看到谯郡城池的轮廓,那是曹操出生并长大的故乡,而如今却已经不再属于曹魏。隐约能够看到城头上飘扬着大红色的汉军旗帜,如同扎进了曹操心坎中的一根芒刺。

“生我养我的故乡啊!”曹操双目微闭,攥着双拳轻声呢喃,犹如负伤的野兽,“我曹孟德在此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重返谯郡,夺回我的故乡!”

站在曹操身边的范增看上去苍老了许多,身材也变得有些伛偻,伸手向南一指:“目测汉军距离鄢县还有四十里路程,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北上会合睢阳的兵马,撤到黄河以北再图良策吧?”

虽然故乡难舍,但曹操也终须舍弃,微微颔首:“撤兵!”

这次由乐羊、文聘在前面开路,曹操带着司马穰苴、范增、贾诩等人押送着郭嘉的遗体居中,由曹仁率领了巨毋霸、英布、典韦、许褚、史建瑭等五员大将殿后,将不必要的辎重全部舍弃,向睢阳轻装疾行。

距离鄢县四十里的地方。

诸葛亮与徐达、关羽合兵一处,命马岱、朱桓、张巡三将各自统率五千兵马分头攻掠已吾、砀县、下邑等地,趁着曹操撤退之时大肆抢夺土地,力争将中原大地全部收入囊中。

“吾等遵命!”

马岱、朱桓、张巡三将各自奉命引兵而去,张巡攻已吾,马岱攻砀县,朱桓攻下邑。小小的县城守军不过三五百,料来不过一两日的功夫,定然如泰山压顶,一击即摧。

三将走后,诸葛亮又对关羽道:“曹操已是势穷力孤,料来已经不能在中原立足,此番退到睢阳之后定然会继续向白马津撤退,退到黄河以北凭险据守。君侯可与子龙将军率领一支骑兵,快马急行,从襄邑县境内北上,占据白马津,截断曹操的退路。”

关羽抚须答应下来:“孔明所言甚善,某当即可出兵!”

诸葛亮与关羽的将衔在伯仲之间,又各自统率一军,也谈不上谁指挥谁,因此诸葛亮的语气极为谦恭,一直都是商量的语气。这也赢得了关羽的好感,对诸葛亮委托的任务一口答应了下来。

兵贵神速,商议停当之后关羽立刻与赵云点起麾下一万五千骑兵,又向诸葛亮借了八千,带着关平、关铃、关银屏等子女以及周仓与大军分道扬镳,顺着小道踏上了前往襄邑县的路途,准备快马急行,绕道白马津堵截曹操的退路。

临行之前,关羽吩咐张飞、黄忠道:“吾不在时你二人须当听从孔明差遣,不得有误。”

黄忠一贯忠厚老实,所以关羽并不担心,倒是张飞的鲁莽让关羽有些担忧。

张飞拍着胸脯道:“二哥尽管放心,有你这句话,孔明让俺向东俺绝不向西,让俺撵狗俺绝不骂鸡!”

得了张飞保证,关羽这才放下心来,与赵云一起辞别诸葛亮、徐达等人,引领着骑兵向北绝尘而去。

诸葛亮又对韩世忠、徐达道:“曹操要想从睢阳向河北撤退,除了白马津之外,还有可能走东郡,从濮阳退过黄河。可修书一封给驻守在定陶的魏文长、高敖曹,命二人在途中设伏,伺机偷袭魏军。”

韩世忠与徐达一起赞成:“孔明将军算无遗策,此计可行。”

朱升与陈宫却更加钦佩李靖的先见之明:“李药师真是料事如神啊,早早把魏延、高昂两位将军留在了定陶,简直就是在曹操撤退的路上埋了一颗钉子。我们大汉君臣一心,曹贼焉有不败之理!”

诸葛亮立即提笔给魏延修书一封,通过飞鸽送往定陶,请求魏延与高昂出兵在睢阳到濮阳的必经之路设伏,争取最大程度的重创曹操率领的主力魏军。

调兵遣将完毕,诸葛亮下令把韩擒虎押解上来,大声喝问:“韩擒虎,你的旧主公冉闵已经投降了大汉,而你却*从贼,如今既然已经被擒,何不早降?”

想起冉闵对待自己的恩义,韩擒虎默然不语,无言以对。

诸葛亮继续劝谏:“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连冉闵都已经归顺了大汉,莫非你还要为曹操尽忠殉节,做出这般愚蠢之事?”

韩擒虎叹息一声:“雁过留声,人活留名,大魏皇帝待我不薄,若是就此叛国求荣,怕是会背上千载骂名。”

“哈哈……韩将军此言差矣!”诸葛亮手持羽扇放声大笑,“你本是冉闵的部曲,突围之时被曹操擒获,为求活命才委曲求全,何来背叛之说?若你今日幡然悔悟,弃暗投明,世人只会夸赞你不忘旧主,又岂会责骂你卖主求荣?”

听了诸葛亮的话韩擒虎内心顿时为止一动,蝼蚁尚且惜命,更何况是七尺男儿?

“不过,我终究跟着曹操做了叛国逆贼,按照大汉律例,当处以夷灭九族之罪,大汉天子又岂能容得下我?”韩擒虎低着头沉吟不决,并将担忧道来。

诸葛亮再次放声大笑:“若是为此担忧,韩将军大可宽心。若论滔天大罪,谁能与僭越称帝的曹孟德相比,依韩将军看来是否应该诛灭九族?可陛下对曹孟德的两个女儿以礼相待,一个做了太子的姬妾,一个被许配给了北海王。就连曹操的女儿都能够得到宽恕,更何况韩将军你这种为形势所迫而降曹的人才?”

朱升也在旁边帮着劝谏:“你的旧主冉闵当年啸聚黑山贼,多达十余万,占据并州自立为王。最后弃暗投明,归顺大汉,现如今已经是我大汉四象大将之一,所以韩将军大可把心放宽。只要你真心悔过,朝廷必然会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

在诸葛亮和朱升的劝谏之下,韩擒虎最终折节归降,单膝跪地抱拳道:“承蒙诸葛将军抬爱,不吝口舌规劝,韩擒虎岂能不识好歹?愿就此归顺大汉,为朝廷戮力死战,将功赎罪。”

诸葛亮笑吟吟的起身扶起韩擒虎:“此乃明智选择,既可以保住性命,又能名垂青史。”

待韩擒虎退下之后,诸葛亮又把目光扫向文稷:“呵呵……文将军,许昌之战的结果让你很意外吧?”

“呃……孔明将军此话怎讲?”文稷又惊又怕,脸色张的通红,硬着头皮反问诸葛亮。

诸葛亮手摇羽扇,放声大笑:“哈哈……本将这是准备要论功行赏,这次能够引诱夏侯渊进入许昌,并重创曹操,功劳最大的并不是薛仁贵将军,而是你文稷啊!”

“我……小将只是杀了十几名曹兵而已,岂敢当此谬赞?”文稷猜测自己的身份十有*已经暴露,把心一横,决心抵死不承认。

诸葛亮笑吟吟的道:“若非你向桑梓曹阿瞒通风报信,暗通款曲,薛仁贵将军又怎能骗过曹操及他的幕僚?所以本将才说这次许昌大捷的首功并非薛仁贵将军,而是你文稷。”

“诸葛亮,你血口喷人!”文稷仗着自己没有留下证据,当即反咬一口,“你见我不肯对你阿谀奉承,所以才造谣诬陷,你说我与曹操互通书信,可有证据?”

“父亲,不要再狡辩了……”

寒光一闪,一柄佩剑从文稷的背后刺穿了身体,而握着剑柄的正是他十六岁的儿子文钦。

“你……敢弑父?”文稷捂着伤口,身体慢慢瘫软了下去,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文钦。

文钦面色如霜,毫无表情:“自古忠孝难两全,父亲既然能够做出叛国之事,孩儿便能大义灭亲。你无数个夜晚鬼鬼祟祟的爬起来给曹操修书,只当我被蒙在鼓中,却不知我早已察觉,只是希望父亲能够迷途知返。可你顽固不化,到如今被诸葛将军拆穿了还矢口否认,我文钦羞做汝子!”

文钦话音落下,将佩剑从文稷的背后抽了出来,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文稷捂着伤口摇晃了几下,颓然倒地,一脸死不瞑目的样子。

文钦弃剑玉地,跪地请罪:“小将文钦早知父亲私通曹魏之事,却碍于亲情没有站出来揭发,有负朝廷,有负孔明将军的栽培,愿受军法处置,虽死无怨!”

诸葛亮微微颔首:“好一个文钦,能够大义灭亲,实在难得。也幸亏你当初没有阻止你父亲,否则又怎能瞒过曹操,取得这场许昌大捷?你父亲的行为与你无关,你日后好生为朝廷效力,本将定然会为你论功请赏,一视同仁!”

文钦喜出望外,叩首拜谢:“多谢诸葛将军高抬贵手,文钦定当誓死相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