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八 魂去来兮

一千三百五十八 魂去来兮


                凛冽的北风虽然寒冷,但却不如郭嘉心头的绝望寒冷,这一刻郭嘉总算体会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滋味,天大地大,却已经生无可恋。

“咳咳咳……”

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让郭嘉几乎把五脏六腑都咳了出来,只感到五脏翻滚,气血逆流,一口血箭喷射而出,吐了曹操一身。

“奉孝,你怎么了?”正待催马离开的曹操吃了一惊,急忙扭头查看,却发现郭嘉脸色蜡黄,在马上已是摇摇欲坠,急忙大喊一声,“医匠何在?快来救人!”

“噗通”一声,郭嘉最终还是失足坠马,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伸手召唤曹操:“陛下……陛下……陛下!”

曹操急忙翻身下马,踉跄几步将郭嘉揽在怀中,嘶声道:“奉孝,你没事吧?你坚持住,医匠很快就会来救你,我们一起退回河北,再图良策。”

躺在曹操怀中的郭嘉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摇头道:“陛下,嘉愧对你的厚爱,三番五次的遭到刘辩父子君臣的戏弄,害得大魏损兵折将,我郭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死不足惜啊……”

曹操一脸悲伤的抚摸怀中郭嘉的额头,动情的道:“奉孝啊,朕比你年长十五岁,你我虽然名为君臣,但在朕心中却如同父子。这次中了刘辩君臣的诡计,绝不是你一个人的过失,包括朕与范丞相及其他谋士同样被蒙在鼓里,我们君臣都有责任。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把心放宽一些,你我君臣退回河北,他日卷土重来,胜负未知。”

“咳咳……”

伴随着一阵剧咳,郭嘉又是一口鲜血全部吐在了曹操的身上,“谢谢陛下对……嘉的信任与栽培,可惜臣不堪大用,非但不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反而屡次弄巧成拙,害得陛下损兵折将……”

曹操一手揽着郭嘉,一手轻轻帮他捶背:“奉孝你还年轻,你的聪明才智天下皆知,将来必有一雪前耻之日,所以你要坚强,切勿自暴自弃。”

郭嘉摇头,剧咳:“咳咳……臣怕是没希望了,看起来阳寿已尽,臣死不足惜,临死之前只有一句话嘱托陛下……”

“奉孝你说!”曹操十指扳着郭嘉的肩膀,郑重的点点头。

郭嘉字字珠玑的道:“我大魏其他谋士之中,范丞相老而缺变,贾文和明哲保身,司马仲达忠心不足,荀公达能力不足,程德谋年事已高,唯有范离可堪大用,请陛下……日后多多重用范离,或许大魏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嗯……奉孝所言极是,朕现在也十分看好范离,等青州大战结束之后,朕就会把范离调到身边出谋划策。”曹操轻轻拍了拍郭嘉的肩膀,和颜悦色的答应下来。

郭嘉又道:“随着元让与妙才将军先后殉国,我大魏的名将也是日渐凋零,剩下的大将之中,唯乐义与郭子仪两位可堪大用,陛下可把兵权多交付于二人独掌一军,定然不会负陛下所望。”

“唉……比起刘辩的东汉来,我大魏的确缺少能够独当一面的帅才!”曹操摇头叹息一声,“你说的乐义与郭子仪都值得一用,但比起李靖、岳飞来还是逊色不少啊,朕现在深感独木难支,可惜上天却不能赐我一员大将!”

郭嘉的呼吸却越来越微弱,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溢出,顺着清秀的下巴慢慢流淌到修长的脖颈上,此情此景分外凄凉,轻声呻/吟道:“嘉有心辅佐陛下一统天下,只可惜力有不逮,三番两次屡遭刘辩君臣戏弄,虽死亦不瞑目也……”

话音落下之时,郭嘉双手颓然垂下,再也没了呼吸,一代鬼才就此谢幕,告别了这个群雄争霸的乱世。

“奉孝,奉孝!”曹操悲痛欲绝,揽着郭嘉大声呼喊,“医匠何在?快来救人,如果救不醒郭奉孝,朕让你们统统陪葬!”

几个得了召唤的医匠背着医药箱,气喘吁吁的小跑到曹操面前,七手八脚的把身体已经有些发凉的郭嘉接了过来,一阵紧张的救治,却是无济于事,只是让郭嘉的身体更加僵硬一些罢了。

“叮咚……郭嘉临死之前特殊属性‘遗计’发动,受嘱之人曹操统率、智力、政治三项属性全部提升一点,当前四维变化如下:曹操——统率102,武力72,智力97,政治97.”

听到系统的提示,远在金陵的刘辩露出诧异之色:“咦……真是没想到郭嘉竟然真有遗计的特殊属性,只是朕记得曹操之前的统率就达到102了吧?智力好像也有98了,为何得到郭嘉遗计提升之后反而下降了?”

系统应声给出答案“叮咚……系统提示,由于司马懿夺运属性的作用,在近年来,曹操的统率被下降了1点,智力被下降了2点,因此在得到郭嘉遗计补充之后,曹操的属性变化如此。”

刘辩恍然顿悟:“哦哦……原来如此啊,幸亏有司马仲达从中作梗,否则有范增辅佐,再加上郭嘉遗计的加持,怕是曹操将会变得空前强大。”

只是还没等刘辩高兴完毕,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叮咚……遗计第二功效,当受嘱人对目标人物使用谋略之时,将会在谋略结束之前,降低目标人物10点智力,10点政治。”

刘辩听完不由得吓了一跳:“唉呀……这个厉害啊,要是曹阿瞒对朕使用计策,几乎让朕的智力与政治下降一大截,完全拉低了两个档次啊,日后自当小心提防曹阿瞒对朕使用阴谋诡计。”

就在刘辩患得患失之际,沙场上的曹操已经陷入了悲痛之中,望着郭嘉的尸体潸然落泪,对司马穰苴、文聘道:“这次许昌惨败,夏侯妙才、夏鲁奇等人的死亡固然让朕心痛,但最痛莫过于奉孝的辞世!世间俊杰千千万万,而奉孝却只有一人,呜呼哀哉,颍川郭奉孝,魂去来兮,何日再见?”

文聘与司马穰苴俱都泪水盈眶,一起作揖道:“军情紧急,请陛下节哀顺变,若奉孝在九泉之下得知陛下如此悲伤,想来足可欣慰!”

“抬一口棺椁来,朕要亲自把奉孝运回河北!”曹操霍然起身,大声吩咐亲兵去置办一口棺椁。

沙场上马革裹尸再寻常不过,因此每支队伍或多或少都会随军携带几口棺椁,以便收殓重要人物。得到曹操一声吩咐,早有士兵火速寻觅了一口棺材,用马车拉了过来。

曹操在文聘、司马穰苴等人的协助下亲自动手,把郭嘉装进了棺材之中,这才恋恋不舍的翻身上马,下令士兵押运着郭嘉的棺椁,寸步不离自己左右,准备运回河北邺城厚葬。

“全军向睢阳方向撤退!”

收敛了郭嘉的遗躯之后,曹操下达了退兵的命令,以免被薛仁贵和关羽截断了向北撤退的路线,同时飞鸽传书送到谯郡,命令留守的乐羊、朱灵、范增、贾诩等人率领城里的三万人马火速向北撤退,与主力大军在睢阳会合,然后向北朝白马坡方向撤退,暂时退出中原。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战场上的七八万曹军开始向北撤退,由文聘在前引路,曹操与司马穰苴居中坐镇,典韦、许褚、史建瑭三员大将殿后,一路且战且退,向北奔睢阳方向而去。

“宜将剩勇追穷寇,全军追袭!”诸葛亮在白马上羽扇一招,下令全军追袭,绝不能让曹操这么轻易的退出中原战场。

在诸葛亮的率领下,黄忠、张飞奋勇当先,韩世忠、姜维、徐达、马岱、朱桓等人不肯落后,漫山遍野的率兵穷追不舍。

从晌午时分一直向北追袭,到了半夜时分,累计歼敌两万左右。而文聘、司马穰苴在曹操的指挥下,交替设伏,利用地利优势伏击汉军,总算遏制了汉军追袭的势头,诸葛亮下令暂时收兵,待天亮之后再做计较。

曹操率领着剩下的五万多人马一路向北,连夜疾行,在清晨时分遇上了曹仁率领的援兵,这才惊魂稍定。急忙下令埋锅造饭,吃饱喝足之后再向北撤退。

司马穰苴进言道:“关羽、薛仁贵没有阻截到我曹魏主力大军,定然会改道拦截从谯郡撤退的兵马,主公当火速派人接应,以防不测。”

曹操好生安抚了巨毋霸、英布一顿,命他二人与典韦、许褚带领着五万兵马,跟随着曹仁向南接应从谯郡撤退的乐羊、范增等人,而曹操自己则与司马穰苴、文聘、史建瑭等人寻找险要之处设伏。

果然不出司马穰苴所料,薛仁贵与关羽拦截曹操不成,便继续挥兵向东,一直深入柘县境内严阵以待,果然遇上了从谯郡撤退的乐羊、范增等人,正待一鼓全歼,却不料曹仁带着巨无霸、英布、典韦、许褚等四员悍将从背后杀出。

一场混战,双方人困马乏,各有伤亡,厮杀到天黑之时,各自鸣金收兵,曹仁带着军心惶惶的曹军向北仓惶逃窜,而关羽、薛仁贵则派人联络诸葛亮、徐达,准备乘胜追击,把魏军一举逐出中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