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七 悲情郭嘉

一千三百五十七 悲情郭嘉


                关羽一刀剁翻阮翁仲,震惊沙场,近五万魏军顿时为之胆寒。

刚刚还生龙活虎,杀起汉军来如同砍瓜切菜的南越巨人就像一棵萝卜般被留着长胡子的大红脸一刀给剁成了两截,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就连如此骁勇善战的阮翁仲都被杀的易如反掌,其他人又岂是一合之敌?还不是谁上前谁死!

这种无形的恐惧感迅速的在魏军将士心头蔓延,让他们的斗志迅速萎靡下来,但见关羽马蹄踏处,无不惊慌失措的退避三舍,一时间阵脚大乱。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句话也不是随便说说的,吕布虽然死了,但赤兔马却依旧还在,风驰电掣的速度依旧还在。

千军万马之中,这匹赤碳般火红的战马如同羊群中的猎豹,风驰电掣一般追赶着落荒而逃的巨毋霸,逐渐的越追越近,悄悄把青龙戟悬挂在马鞍上,反手摘下万里起云烟,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巨毋霸的背部就是一箭。

“中!”

随着薛仁贵一声叱咤,离弦之箭带着呼啸的风声破空而出。

虽然相隔超过了两百丈,但巨毋霸身高体宽,目标比起平常人大了不止一倍,倒是让薛仁贵命中目标更加容易了一些。

离弦的雕翎飞越沙场上的千军万马,以抛物线的轨迹飞向骑着猛虎逃窜的巨毋霸,下坠之时不偏不倚的射中巨毋霸的背部,“咄”的一声穿透甲胄。

幸亏巨毋霸皮糙肉厚,虽然疼的呲牙咧嘴,但幸好并无大碍,当下更是不敢停留,双腿死死夹住胯下斑斓猛虎,不顾一切的逃窜,反而冲撞的魏军阵脚大乱。

“叮咚……薛仁贵射中基础武力103的巨毋霸,箭神属性生效,基础武力永久+1,上升至106!”

冲锋的薛仁贵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悄无声息中基础武力已经突破了人类极限,而远在金陵,准备御驾亲征青州的刘辩倒是又惊又喜。

“这便宜姐夫简直是系统的宠儿,出场时候99的基础武力值,经过十年的戎马生涯,不断的增强自己,现在竟然突破了人类极限,你让里存孝情何以堪啊!”

沙场上人喊马嘶,刀光剑影,包括薛仁贵在内的所有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刻薛仁贵已经突破了人类极限。

当然,对于普通的将士来说,薛仁贵是否突破人类极限对他们都没有任何区别,只需要一戟便可以结果他们的性命。

局势的变化大大出乎英布的意料之外,没想到刚才还大出风头的巨人组合转眼间就一死一伤,当真是乐极生悲。随着两名尖刀人物的折戟沉沙,魏军的局势急转直下,被反攻的汉军打的晕头转向,渐渐出现溃败之势。

金戈铁马的战场上,关羽父子四人犹如麦田中的收割机,引领着近万名汉军铁骑一往无前的冲锋,杀的魏军尸横遍野,节节败退。

英布虽然瞧不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巨人组合,但对于这对怪人的武艺还是敬佩三分,心中还是有自知之明。假设自己与二人交手,对付阮翁仲还轻松一些,如果和巨毋霸决战,只怕胜算不足五成。

既然阮翁仲被关羽一刀剁了,赵云一枪挑了巨毋霸的耳朵,只怕自己也不是对手,如果上前硬拼,下场怕是非死既伤。以英布的为人,自然不会这样精忠报国,当即拨马回头,率部向北撤退,保存实力才是明智的选择。

随着阮翁仲战死沙场,巨毋霸负伤逃窜,英布不战而退,曹军顿时变得群龙无首。虽然曹仁极力督战,甚至亲手砍杀了十余名后退的魏卒,但依然难以止住溃败的局势。

论兵力,汉军在十万左右,而魏军只有五万;论武将,汉军有关羽父子、赵云、薛仁贵三大猛将带头冲锋,而曹军的带头武将却是死的死,逃的逃;在绝对的优势之下,不要说曹仁无法扭转败局,便是韩信在此只怕也是回天乏术!

“罢了,罢了……退兵!”

看到关羽策马舞刀朝自己的帅旗冲杀过来,曹仁只能拨转马头,下令朝鄢县方向撤退,做好接应曹操的准备。

在夏侯渊全军覆没,自己的援兵又遭遇迎头痛击的情况下,面对诸葛亮、徐达、关羽的三路夹击,驻守在谯郡的曹军怕是难逃失败的结果。

摆在曹操面前的出路只剩下一条,迅速从谯郡撤退,要么向东进入徐州会合乐毅、陈子云等人,要么向北从白马津撤退到黄河以北,凭借着黄河死守黎阳,阻挡汉军继续向北推进。

曹仁扬鞭策马,仓惶逃窜:“传我命令,全军朝鄢县方向撤退,做好接应主力大军的准备。并阻断道路,防止汉军绕路截断我军的退路!”

在曹仁的带领下,这支曹军且战且退,向北奔鄢县方向而去,同时派使者赶往睢阳通知曹彰、乐进、庞德等人火速出城支援,免得曹操率领的主力大军遭到围剿。

薛仁贵与关羽挥军掩杀,一直向北穷追了三十余里,斩首两万左右,看看路途逐渐崎岖,天色昏暗了下来,方才鸣金收兵,全军向东疾行,准备包抄曹操主力大军的退路。

就在半天之前,几乎是关羽一刀秒杀阮翁仲的同时,典韦的镔铁戟破空飞出,从背后飞向薛葵的背部,犹如一只黑色的苍鹰从天空俯冲下来,声势骇人。

旁边的黄忠刚与许褚厮杀成一团,就看到典韦掷戟偷袭薛葵,只恨分身乏术,只能一边挥刀死战,一边大声提醒:“那用锤的小将军当心了……”

薛葵闻言急忙扭头躲闪,只可惜却是迟了,这一支四十斤的镔铁大戟挟带着飞行的力道,何止千钧!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镔铁戟结结实实的击中了薛葵的背部,巨大的力道生生撕裂了薛葵的甲胄,锋利的戟刃狠狠地刺透了薛葵的肩膀,戳透了五脏六腑,鲜血犹如泉水一般瞬间汩汩冒出。

“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我……死不甘心啊!”

薛葵仰天咆哮一声,手中双锤再也拿捏不住,“叮当”一声跌落在地,整个身体也失去了支撑,颓然坠地。

沙场上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角斗场,没有人会获得对手的同情,就像夏侯渊、单雄信、阮翁仲的死亡一样,薛葵的阵亡同样不会换来对手的怜悯。

看到薛葵被典韦一戟刺于马下,史建瑭毫不留情的策马踏过,越过尸体之时弯腰拔剑,娴熟的斩下薛葵的首级,丢掉头盔,将发髻挽在马颈上,继续向前冲锋。

“魏将休要猖狂,燕人张翼德在此!”

随着一声叱咤,张飞策马杀到,手中丈八蛇矛一招白蛇吐信奔着史建瑭当胸刺出,又快又疾,气势不凡。

史建瑭不敢大意,手中凤翅亮银戟一招“铁索横江”向外遮挡,与张飞厮杀成一团,一时间戟来矛往,三五回合之内倒也难以轻易分出胜负。

就在这时,徐达、韩世忠、姜维等人挥兵杀到,率领着数不清的汉军,犹如蝼蚁一般向曹军发起了猛攻,目标直指曹操的黄罗伞盖。

旷野中杀声震天,曹操派出联络夏侯渊、曹仁的探子相继返回,垂头丧气的禀报:“启奏陛下,夏侯渊将军率领的五万兵马已经全军覆没,夏鲁奇、单雄信两位将军已经尽皆战死,韩擒虎将军被俘。而曹仁将军也被关羽击退,还折损了阮翁仲将军!”

“唉……与汉军正面死磕果然不是明智之举啊!”曹操闻言心如刀绞,总算体会到了汉军的强大,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悲凉之感。

拼谋略拼不过,斗武将斗不过,比国力比不过,在汉帝国强大的实力面前,曹魏的灭亡似乎只是迟早的事情,这种感觉不能不让曹操感到悲哀!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又有斥候来报:“启奏陛下,薛仁贵、关羽击退曹仁将军之后,忽然率部向东而去,意图不明,请陛下速做定夺!”

旁边的司马穰苴急忙拱手提醒:“陛下,关、薛二人十有八九是去抄谯郡的退路了,若是被二人得逞,谯郡将会变成一座孤城,迟早会步许昌的后尘。所以请陛下当机立断,下令放弃谯郡朝睢阳方向撤退吧?等会合了曹仁将军的败兵之后退过黄河,再以黄河为屏障,与汉军打持久战,只有如此才能维持我大魏的国祚!”

“唉……天不助我,大势已去,退兵吧!”曹操叹息一声,不甘心的下达了退兵的命令。

“郭嘉愧对陛下啊……”

看着曹操绝望的表情,郭嘉的眼神更加悲伤绝望,满满的全都是怨恨,恨天恨地恨刘辩恨自己,恨自己不能帮助曹操力挽狂澜,恨自己没有生一双慧眼,帮曹操看清东汉的阴谋诡计……

甚至可以这么说,夏侯渊、夏鲁奇、单雄信、阮翁仲这些东汉的栋梁之才全部都是被自己害死的,全都是拜自己所赐!

“呵呵……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可我郭嘉却接二连三的被戏弄于股掌之中,呵呵,我简直就是一个废物!”郭嘉的脸上露出哀怨的表情,只感到气血逆流,两耳轰鸣,头昏眼花,在马上已是摇摇欲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