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六十一 曹门虎将

一千三百六十一 曹门虎将


                魏延很无辜,为什么别人设个伏就能重创对手,譬如孙武在绵竹关外伏击刘裕,一战射杀常茂,生擒刘寄奴。

其他的伏击战更是不胜枚举,大多数以设伏者大获全胜而告终,就更不要提被誉为“捕神”的马忠了,几乎每次设伏都必有收获,以至于孙策、黄忠、王贲、张郃这种赫赫有名的大将,陈宫、朱升这样的善谋之士都成了其网中之鱼。

可为何到了自己头上,还没有乱箭齐发,就被一把大火烧的焦头烂额,狼狈不堪的从山上逃了下来?这让魏延很受伤,怎么想都觉不公平。

之前的出阴谷偷袭邺城计划被乐义、范离看破,导致两万五千将士全军覆没,自己也做了魏国的俘虏,这让魏延刻骨铭心,深以为耻,在无数个夜晚立下誓言,誓要一雪前耻。

而现在终于等来了向曹魏复仇的机会,所以接到诸葛亮的飞鸽传书之后,魏延毫不犹豫的与高昂率军出城伏击曹操,不曾想还没等到曹军钻进口袋,反而先等来了一场大火,烧的将士们焦头烂额,抱头逃窜。当真是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为何……这是为何?”魏延一边策马逃窜,一边仰天怒问,只可惜苍天不会给他答案。

原因无非就是魏延不能根据对手做出变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统帅乃是在泱泱华夏历史上排的上号的曹孟德,而不是一般的酒囊饭袋,不能审时度势,随机应变,失败自然在所难免。

孙武当初之所以伏击刘裕成功,就在于选择对了地势,并没有在最险要的地点设伏,因为危险的地形往往会让睿智的主将产生警惕。

相反,地势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往往会让对方主将麻痹大意,更加容易走神中伏,这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异曲同工,可惜没人把它写进兵法之中,所以魏延也就不能领悟到这个道理。

“魏延休走!”

“留下人头!”

好不容易吊打了汉军一次,魏军岂肯轻易罢休,在乐羊、文聘的率领下,紧紧咬住魏延的尾部,穷追不舍。

魏延拖刀断后,奋力死战,单打文聘、乐羊,见招拆招遇式化式,虽然倍感吃力,倒也能够支撑一会,护卫着将士们且战且走。

文聘与乐羊都不以武力见长,虽然以二敌一,但短时间内也难以占到便宜,一边指挥兵马追杀汉军,一边派遣驿卒飞报曹操,请求派遣一员猛将来斩杀魏延。

不等文聘的驿卒赶来禀报,曹操已经吩咐庞德出战:“文聘与乐扬不以武力见长,短时间内怕是奈何不了魏延,庞令明当火速出马,斩魏延首级来献!”

“不需庞将军出马,孩儿这就去斩了魏延的首级来献给父皇!”不等庞德答话,虎背熊腰,少年气盛的曹彰已经策马出列,主动请缨。

曹操上下打量了爱子一眼,只见曹彰头戴双龙戏珠紫金盔,身披黄金鱼鳞甲,胯下爪黄飞电,手提虎头墨鳞刀,当真是威风凛凛,器宇轩昂。

这让曹操倍受鼓舞,精神为之一阵:“好、好、好……难得我儿有这般气势,为父就在这里静候佳音,看你斩魏延首级回来祭奠夏侯妙才与三军将士的亡魂。”

曹操话音刚落,远在金陵的刘辩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咚……曹彰被曹操点名出战,‘黄须’属性爆发,武力+5。在曹操面前冲锋陷阵时武力+3,基础武力100,坐骑爪黄飞电+1,武器虎头墨鳞刀+1,当前武力上升至110!”

听了系统的提示,刘辩虎躯微微一震,倒吸一口冷气,“嘶……黄须儿小母牛过生日——牛逼大了啊!”

这几天死亡碎片收的有点爽,先是单雄信、夏鲁奇,接着又是阮翁仲,虽然本方也折了丁延平与薛葵,但诸葛亮送回的飞鸽传书说又招降了韩擒虎,而且风传郭嘉吐血身亡,再加上歼灭了十万曹军,可以说许昌之战大获全胜,曹魏元气大损。这让刘辩龙颜大悦,满朝文武精神为之一振。

“自从曹操僭越称帝之后,其子曹彰得到强化,基础武力从95一下子飙升到100,而且获得了‘黄须’这个相当不错的属性。在曹操的面前,曹彰简直就是一头猛虎啊,简直就是开了作弊器!”刘辩在心中暗自感叹。

放眼整个三国之中,在吕布战死之后,目前基础武力最高的三人分别是同为102的关羽、赵云、典韦三人,而这其中关羽能攻善守,爆发力强悍,取上将首级只在瞬间,隐约间已经成为了三国的扛鼎人物。

赵云输出稳定,虽然爆发力比起关羽略显不足,但胜在可以随时激发潜能,立于不败之地,在这世上能够轻易击败赵云的也是凤毛麟角。

而典韦自从被薛仁贵射瞎一只眼睛后因祸得福,非但获得了“独龙”属性,而且基础武力也从100上升到了102,步战之时可以稳稳的把武力提升到106左右,遇上了基础武力不高于自己的人还能压制对手3点武力左右,相当于爆发到将近110。

再配上典韦无坚不摧的“掷戟”能力,全力一击的情况下可以爆到117的武力值,几乎是许多武力100左右又没有强力技能护体的武将的噩梦。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基础武力98的卢俊义,99的薛葵都先后成为了典韦手下的亡魂,其他的孙新、安禄山、慕容儁之流在典韦还未强化之前便已经丧命戟下。

除掉这三位基础武力102的猛人,曹彰所拥有的100基础武力与西凉马孟起旗鼓相当,只不过被羌人奉为“西凉战神”的马孟起身上光环太多,在面对异族火力全开的情况下可以爆发出118的火力,这却是曹彰不能相比的。

但除掉以上四人之外,曹彰的武力却已经隐隐上升到了三国第五的地位,不说胜出黄忠一筹,在父亲掠阵的情况下甚至比张飞还要强一些。

可以说曹操的这个儿子是除了刘辩方武将之外,从系统获益最大的幸运儿,从一个介于一流和二流之间的武将一跃强化为超一流武将,真是何其幸运!

这边,刘辩还在乾阳宫里感慨曹彰运气太好,那边,曹彰却已经策马舞刀杀出阵去。

“魏延休走,可敢与小王大战三百回合?”曹彰尚未出阵,便远远的大喊大叫,恨不能肋生双翼,飞过前面的千军万马,一刀斩下魏延的首级。

魏延正愁无法摆脱文聘和乐羊的纠缠,就看到曹军阵中两员威风凛凛的大将冲杀了出来,一人骑黄马,一人骑白马,俱都是虎背熊腰,金刚猿臂的骁将,一眼便认出来的是庞德与曹彰。

“庞德乃是昔日马腾手下的悍将,而曹彰也是不输典韦、许褚的悍将,不可力敌,全军速退!”

魏延被双骑冲阵的庞德和曹彰震慑,不敢再恋战,虚晃一刀掉头就走,也顾不得再亲自断后。已经做了魏军的一次俘虏,魏延决不允许这样的悲剧再发生一次,识时务者为俊杰,再强撑下去结果只能是战死沙场,或者是再次成为阶下之囚。

“魏延休走!”看到曹彰与庞德前来支援,文聘狐假虎威,挥舞大刀咆哮着紧追不舍。

危急关头,忽然一声鼓响,一彪人马自山坡后面转了出来,“高”字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为首大将胯下青鬃马,手持黄金槊前来支援魏延:“魏文长休慌,高敖曹前来接应!”

得了高昂接应,魏延心中稍安,合兵一处奔定陶方向且战且走,由高昂提槊断后,护卫着大军且战且走。

曹彰马快,迅速的超越文聘、乐羊,纠缠住了高昂,从麾下将士嘴里得知了高昂的身份后大声讥讽:“原来你就是昔日袁本初麾下的高敖曹,虽然生的一表人才,可惜却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你的主公被刘辩所灭,而你却为刘辩做起了走狗,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

“我高敖曹生是汉臣,死是汉鬼,俯仰无愧于天地,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有何颜面讥笑于我?也亏着你们曹氏自称相国曹参之后,也不怕曹相国从坟墓里爬出来骂你们这些不肖子孙!”

高昂一边与曹彰互相辱骂,一边挥槊死战,战有六七回合,便渐感不支,只能虚晃一槊拨马就走。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无胆鼠辈,就这些本事么?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再走!”曹彰破口大骂,催促胯下爪黄飞电,挥舞虎头墨鳞刀紧追不舍。

高昂在撤退途中弯弓搭箭,连射数矢,稍微阻挡了下曹彰的追赶势头,侥幸逃脱,与魏延率领着残兵败卒向东而去。

曹彰、庞德、文聘、乐羊四将挥军猛追,掩杀了十几里路程,斩首三千余级,唯恐被后面的诸葛亮大军追上,方才鸣金收兵,回报曹操,总算出了一口心中恶气,稍稍振奋一下萎靡的士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