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二 专欺老将

一千三百五十二 专欺老将


                双拳尚且难敌四手,更何况单雄信只剩下单臂。

“呼”的一声,南霁云的金背大砍刀迎面斩来,裹挟着呼啸的风声,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在阳光照耀下格外刺眼。

“开!”

单雄信面色铁青,单手握紧了金顶枣阳槊,全力向外格挡。

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刀槊相交,撞击的火花四溅,单雄信凭借着单臂之力硬生生的撞开了南霁云六十五斤的金背大刀,惹得南霁云忍不住刮目相看,对这个独臂将军心生敬畏。

“吃我一锤!”

就在南霁云和单雄信厮杀成一团之际,薛葵飞纵胯下五花马,挥舞手中八棱鎏金锤,从斜刺里杀出助阵。

伴随着一声虎吼,一对各重一百斤的鎏金锤被挥舞的虎虎生风,挟带着两团黄灿灿的光芒,犹如两块从天而降的陨石,奔着单雄信的脑门当头砸下。

锤棍之将不可力敌,用锤用棍的武将都是身负蛮力之人,几乎个个都有扛鼎之力,更何况单雄信此刻已经只剩下单臂,更是不敢迎接薛葵的大锤。

只是薛葵的大锤来得太快,而且一左一右,好似双鬼拍门。

单雄信虽然躲过了左面的大锤,但右面的大锤却是无论如何再也无法闪避,只能咬紧牙关,绰起一丈七的枣阳槊硬扛薛葵这一锤。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单雄信虎口迸裂,手中的枣阳槊瞬间扭曲,变得歪歪斜斜,好似拉长了的丈八蛇矛,脱手飞上了天空,不知所踪。

“再吃我一锤!”薛葵暴喝一声,另外一只大锤就要奔着单雄信的脑门抡过去。

“锤下留人!”

千钧一发之际,竟然是韩世忠大喝一声,长枪如电,硬生生挡住了薛葵的致命一击。锤枪相交,火花四溅,震的韩世忠双手发麻,如同触电一般,方才知道自己有些小瞧薛葵的本事了。

“韩将军,因何拦着俺杀了这员魏将?”薛葵策马倒退几步,双手倒提着大锤,一脸大惑不解。

韩世忠将长枪插在马前,朝单雄信拱手道:“久闻单雄信将军以仁义闻名,未出仕之时曾获得‘再世孟尝’的雅号,为人慷慨豪爽,乐于济危扶贫。像你这样的忠义之人,本应该成为国之栋梁,为何却**从贼?若能幡然悔悟,振臂一呼,率领着漫山遍野的败卒弃暗投明,定然可以将功赎罪!”

“哈哈……”单雄信放声大笑,一脸的视死如归,“韩世忠,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于禁那样贪生怕死吗?”

薛葵手中大锤一横,张牙舞爪的威胁道:“韩将军亲自劝降于你,已经给足了面子,你若是不知好歹,信不信俺一锤把你砸成肉饼?”

南霁云也双手握刀劝降:“单雄信,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你除了投降之外还有别的选择么?你睁眼看看我大汉这漫山遍野的将士,难不成你能插翅飞走?”

“哈哈……”单雄信放声大笑,“岂不闻还有句话叫做士为知己者,大魏皇帝待我恩重如山,单雄信今日唯死而已!”

单雄信话音未落,用血淋淋的手掌拔剑出鞘,奔着脖颈就抹了过去。

锋利的剑刃一下子撕开了单雄信的喉咙,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出,让人触目惊心。呼啸的寒风自撕裂的伤口灌进单雄信的腔子里,让体温急速下降,瞳孔飞快的扩散。

“拦住他,莫要让单雄信自尽!”当察觉到单雄信准备挥剑自刎之时,韩世忠大喝一声,企图阻止单雄信的行为。

只是为时已晚,单雄信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从马上跌了下来,挣扎着大喊一声:“大魏皇帝,臣先……走……一……步!”

看着单雄信的尸体再也不能动弹,韩世忠一脸惋惜:“这单通倒是个忠义之士,只可惜跟错了主公,以至于战死沙场。来人,把尸体收殓了,厚葬!”

得了韩世忠一声吩咐,早有七八个亲兵答应一声,上前用苇箔包裹了单雄信的尸体,扛着放在了后面的马车上,免得被纷纷扰扰的脚步践踏的不成样子。

“单雄信已经阵亡,识时务者速速缴械投降,否则别怪俺薛葵锤下无情!”

薛葵纵马提锤,在沙场上来回冲突,但凡撞见曹军,当头一锤砸下,轻则兵器震飞,重则骨骼寸断,直杀的曹军尸横遍野,惨叫连天,纷纷跪地求饶。

南霁云也不肯示弱,手提金背大刀在曹军阵中来回冲突,一口大刀左砍右劈,上下飞舞,直杀的人头乱滚,如同砍柴伐木。

面对着三员虎将率领的汉军,魏军一片悲歌,人心涣散,军无斗志。

蝼蚁尚且贪生,再继续顽抗下去,也只能是死路一条,当即纷纷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吾等愿降,但求饶命!”

既然魏军已经失去了斗志,韩世忠便下令停止杀戮,命南霁云收编降卒,清扫战场。自己则与薛葵、梁红玉率领着大队人马向北追赶逃窜的夏鲁奇,力争全歼进入了许昌的这五万曹军,布袋扎的这么大,岂能有漏网之鱼!

许昌成北三十里的地方,夏鲁奇率领着两千多骑兵突破重围,惶惶如丧家之犬般向谯郡方向逃窜,徐达亲自率领着八千多骑兵,漫山遍野的穷追不舍。

夏鲁奇亲自断后,且战且走,逃窜了一夜,眼看着即将甩开追赶的汉军主力部队,正要长舒一口气,忽然东方号角呜咽,一支队伍自斜刺里杀了出来,拦住了夏鲁奇的退路。

一员大将胡须微白,胯下黄骠马,手提八卦龙鳞刀,背后飘扬着“黄”字大旗,威风凛凛的挡住了夏鲁奇的去路:“魏将夏鲁奇哪里走?黄忠在此恭候多时,还不快快下马束手就擒!”

夏鲁奇苦笑一声,握紧了手中的丈八滚云枪,嘀咕一声:“看来汉军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我夏鲁奇今日是插翅南飞了。也罢,也罢,拼死一战就是,我夏鲁奇最喜欢欺负老头,今日就算要死,也要拉上你这老匹夫垫背!”

“哈哈……败军之将还敢大言不惭,我黄忠就在这里,有本事放马过来!”黄忠立马横刀,摆出恭候大驾的姿态。

夏鲁奇叱咤一声,握紧了长枪,双腿在坐骑腹部猛地一夹,挥舞着丈八滚云枪,一招白蛇出洞疾刺黄忠的咽喉,又快又疾,迅若惊雷。

“不愧是曹魏四灵大将之一,这枪法果真不凡!”黄忠赞叹一声,手中龙鳞刀画出一圈弧形,奋力向外遮挡。

“叮咚……夏鲁奇‘欺老’属性发动,降低黄忠2点武力,导致黄忠当前武力下降至97。夏鲁奇自身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3!”

两员大将在千军万马之中你来我往,马踏连环,踩踏的烟尘滚滚。长枪飞舞,刀光霍霍,厮杀的惊心动魄,令人眼花缭乱。

恶战二十回合左右,黄忠渐感不支,似乎自己每次出手都在夏鲁奇意料之外,被他提前做出变化,从而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势。这让黄忠倍感难受,简直是从未遇上的事情,只能虚晃一刀,拨马调头就走。

夏鲁奇占得上风,士气大涨,咆哮一声,催马紧追:“老匹夫哪里走,有本事来与我一决生死啊,仗着兵多势众,算什么英雄好汉?”

黄忠才不理会夏鲁奇的激将计,一边策马狂奔,一边悄悄把龙鳞刀挂在马鞍的武器钩上,不动声色的摘了铁胎弓,自箭壶中拈了雕翎箭,不动声色的寻找最佳的放冷箭机会。

夏鲁奇挥舞长枪,冲开黄忠身后的士卒,全力追赶,企图拼着性命也要把黄忠刺于马下。发现黄忠身后还飘扬着“关”、“张”、“赵”等大旗,夏鲁奇猜测十有**是关羽、张飞等人杀到,看起来自己插翅难逃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拼死将黄忠刺于马下,一命换一命,说起来也不亏。

眼看着彼此相距不过三十余丈,黄忠突然在马上转身,拉得弓弦如玉盘,奔着夏鲁奇的面门就是一箭。

“叮咚……黄忠百步穿杨属性发动,弓箭在手,武力+1,瞬间降低夏鲁奇7点武力,下降至96!”

为将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夏鲁奇听到破空的风声扑面而来,急忙在马上俯身躲闪。只听“噗”的一声,这一箭正中盔缨,吓得夏鲁奇额头冒汗。

“呔……魏将休要猖狂,燕人张翼德在此,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一声惊雷般的叱咤在旁边响起,一员身高八尺,豹头环眼,满脸虬髯的虎将催促胯下青骓马,手提丈八蛇矛,呲牙瞪眼的拦住了夏鲁奇的去路。

“来的可是燕人张翼德?”夏鲁奇勒马喝问,仰天大笑,“能够惹得东汉五虎上将出动四人,我夏鲁奇真是荣幸啊,今日就算战死沙场,也足以瞑目!”

忽然北面尘土大起,一支五万人的队伍掩杀而来,为首大将正是魏国车骑大将军曹仁,接到夏侯渊的飞鸽传书之后从白马津率部而来,随行的大将除了荆布之外,还有巨毋霸、阮翁仲这对巨人组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